揉弄性器前端不许射文 可以随时随地做的学校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言朗抬头望天,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呀,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手臂上的柔软触感如丝丝电流,在端木寒的体内四处乱窜,他看着叶玫瑰那张明媚又精致的脸,脑海里莫名就想起了那一晚的翻云覆雨。那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失控与疯狂,两具身体的抵死纠缠,那种快感与满足,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他有洁癖,那是一种病态,他知道。哪怕他与朱媛认识十几年了,她也从来没有越过雷池一步。所以,外界这些年来不只一次传他与言朗有不正当的关系。对于这些脑残的言论,他从来不屑一顾。只是眼前这个女人……

虽然不承认,但端木寒却知道,那一晚之后,她对于他而言,是有那么一些不同了。

比如,对于她的靠近,对于她的纠缠,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感到反感,反而,有种淡淡的愉悦。这种愉悦,是从身体深处发出来的。每一次拒绝她之后的那种失落感,让他非常的讨厌。

所以,就这样吧。

“放手。”

“不放,除非……”

“你想去,我不阻拦你,但你若是敢……”

“我发誓,我绝对绝对乖乖的。”叶玫瑰眨巴着眼睛,一脸的真诚,嘴角却扬了起来。

她只是随便说说呀,他居然同意了?同意了?同意了!

言朗震惊的看向端木寒,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寒少,你就这样准备抛弃我了?”

“哪里凉快赶紧滚哪里去!”叶玫瑰上前,一脚踹开言朗,打开车门,殷勤的伺候端木寒上了车后,自己也跟着坐到了后座。座好,见言朗还在发呆,叶玫瑰摇下车窗,有些嫌弃的道:“赶紧上来开车,耽误了时间,你赔得起吗?”

言朗的嘴角抽了抽。

一路无话的到了端木国际大厦。

叶玫瑰下车,跑到另一边,再次殷勤的打开车门,在端木寒下车后,自动自发的挽上他的胳膊。

端木寒看向她。

叶玫瑰也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三秒,叶玫瑰败下阵来,松开他的手,默默跟在他的身后,朝大厅走去。

当年叶玫瑰与端木寒的婚礼是很盛大的,虽然结婚这几年,外界给的评价一直是两人的感情‘不好’,但并不影响叶玫瑰的身份。

跟着端木寒坐电梯直达八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

在细过秘书室时,朱媛拿着两分文件出来,一身绵质即膝白裙,大波浪的卷发在脑后绑成一个丸子头,妆容精致,笑容如一缕春风般恰到好处,清纯中又不失性感,“总裁……”

一抬眼,见到叶玫瑰,朱媛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

直接从春天过度到了冬天。

“朱秘书,好久不见。”叶玫瑰笑得很灿烂。

“你怎么在这里?”朱媛脸色不愉。

叶玫瑰挑了挑眉梢,好笑的看着朱媛,“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你已经跟总裁离婚了。”朱媛脱口而出。话一出口,脸色立即一白,下意识的看向端木寒。端木寒正看着她刚递过去的两份文件,似乎并没有看到她与叶玫瑰的争执。朱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微微的失落。

叶玫瑰看看黯然的朱媛,又看看事不关已的端木寒,最后目光又落到朱媛身上,“你怎么知道我和端木寒离婚了?”

她当然知道!

朱媛怒瞪着叶玫瑰。

“你瞪着我做什么?就算我跟端木寒离婚了,端木国际的少夫人也轮不到你呀。”打击情敌什么的,叶玫瑰表示,这事她最拿手了。

看朱媛白里泛青的脸色,叶玫瑰啧了一口凉气,上前拉着端木寒的胳膊,有些害怕的问端木寒,“朱秘书好像快晕倒了,怎么办?”

端木寒抬起眼皮看了眼朱媛。

朱媛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明白,跟叶玫瑰斗嘴皮子,她永远斗不过。不过,那又怎么样?朱媛脸上重新扬起得体的笑容,她上前一步,不再看叶玫瑰,“总裁,十点半是这个月的财会总结会议,下午两点约了庆扬的朱总……”

一谈到工作,朱媛总是自信又高傲。

叶玫瑰撇了撇嘴,松开端木寒,朝总裁室走去。

她来端木国际的机会并不多,进总裁室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难得今天端木寒心情貌似不错,叶玫瑰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朱媛见叶玫瑰进了总裁室,而端木寒并没有阻止,心里刚刚压下去的一股火又‘腾’的一下燃了起来。

“总裁……”

端木寒将签好的两份文件递给她,“将会议资料传给我。”

“好。总裁,叶小姐……”

“不用管她。”端木寒冷淡的丢下四个字,转身也进了总裁室。

朱媛恨恨的看着总裁室的门,一转身,就对上另一个秘书秦然八卦的脸。朱媛心里怒火立刻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不好好工作,看什么看?”

秦然撇了撇嘴,“媛媛姐,不是说总裁已经和少夫人离婚了吗?怎么又在一起了?”

朱媛冷笑,“就算总裁和少夫人离婚了,也轮不到你,你操那个心做什么?”

“可是轮不到我,轮得到媛媛姐你呀。”秦然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看少夫人完全就是个狐媚子样,哪一点比得上媛媛姐你了,哎,总裁样样都好,就是眼光不怎么样。媛媛姐,我支持你打败少夫人,早日拿下总裁。”

朱媛的瞳孔轻轻一缩,看一眼秦然,转身进了秘书室。

秦然看着朱媛的背影,眼里划过一丝不屑。

哼,追了总裁十几年又怎么样?总裁还不是看不上你?

秦然望一眼总裁室,眼里开始放光。她自问不比少夫人差什么,要差也只差了一个让总裁发现她的机会而已,凭什么就轮不到她呢?

既然少夫人谁都可以做,凭什么就一定是她朱媛?

端木国际叶玫瑰实在是不熟,所以,除了刚来的时候气气朱媛,后面的时候,她就一直一个人呆在总裁室里。以前不知道,在总裁室坐了一上午,叶玫瑰才知道端木寒有多忙,会议一个接着一个,中途基本没有什么休息。

叶玫瑰本来就不是个闲得住的人,翻完了两本杂志之后,见端木寒还在开会,拿着包就准备走了。

出了总裁室,没想到,又遇到朱媛。

朱媛抱着一堆文件,正准备进秘书室,见到叶玫瑰,她的嘴角勾起一丝不屑,“不好意思,忙得忘记告诉叶小姐了,总裁已经先一步离开公司与客户去吃饭了,总裁交待,叶小姐请随意。”

叶玫瑰走到朱媛面前,摇摇头,“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坐上少夫人的位置了吗?”

朱媛脸色微变,很快又笑了起来,“叶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没有关系,你只需要记住,你追了端木寒十几年都没有成功,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朱媛冷笑,“叶小姐不是与总裁结婚三年都没有成功,现在离婚了反而成功了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没有机会?”

叶玫瑰点头,“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不过有一点你显然忘记了,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曾经是端木国际的少夫人,端木寒的老婆。你呢?是什么身份?秘书?近水楼台这么多年都没有成功,可见,有时候能力,并不证明一切。”

“呵,叶小姐说得对。可是现在叶小姐又是什么身份呢?端木国际前少夫人?总裁的前妻?”朱媛抿着嘴角,笑得温雅又贵气,“我虽然没有什么身份,就算最后得不到总裁,我也还是朱家的大小姐。而你呢?除了总裁,你还有什么?你什么都不是!”

“哟,你说对了。好像除了端木寒,我还真什么都不是呢。”叶玫瑰故做忧伤的捂着嘴,“可是怎么办?我只需要有端木寒就抵得上你的全世界呀?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朱秘书,不打扰你继续工作了,拜拜!”

朱媛看着叶玫瑰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门后,气得差点将手里的文件摔了出去。

叶玫瑰坐在电梯里,打电话给端木寒。以为又会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正忙’之类的话,没想到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叶玫瑰一时反应有些不急,等了三秒才开口,“那个,我先回去了。”

“嗯。”端木寒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叶玫瑰傻不拉几的看着手机,愣是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真实的感受到疼痛之后,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端木寒今天吃错药了?还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挂断电话,端木寒的嘴角愉悦的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

果然,只有永远掌握主动,才会让人心生愉悦。

端木寒眼底划过一丝所有所思。

因为端木寒的异样,让叶玫瑰宅在家里整整两天没有敢去找他。

直到第三天,叶玫瑰从床上爬起来,望着从窗外斜照进来的阳光,拍了拍额头,她怕什么,难不成她还怕端木寒将她吃了不成?吃了更好呢?

整装重新出发。

从电梯里出来,叶玫瑰转身再次进了电梯。

“叶小姐。”云初始叫住她。

叶玫瑰装假没有听到。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