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都能c 你的嘴就是我的夜壶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小姐,好久不见。”玛莎拉蒂的车窗摇下,露出云初始那张阴柔的脸。

叶玫瑰一口口水差点噎死自己,她翻了个白眼,“我跟你很熟吗?你要找端木寒,麻烦自己去找,姑奶奶没有空陪你玩!”

特么,真是阴魂不散!

“不,这次我是特意来找叶小姐的。”云初始一派温和的看着叶玫瑰,“叶小姐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请你走?”

欺负姑奶奶没有后台是吧?

叶玫瑰瞥一眼四周包抄过来的四辆车,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瞪着云初始,行,你后台硬,你说了算,“我自己走。”

云初始笑得十分骚包的关上车窗,在前面带路。

哎,她只是想要睡一睡端木寒,怎么就这么的难呢?

结婚三年,爬了几千次床,没有一次成功过。离了婚,趁着他防备松懈好不容易才成功一次,这第二次的路怎么就越来越坎坷了呢?

叶玫瑰唉声叹气,回过神来,拿起手机给梁伯挂了电话,还不知道云初始要干什么呢?在B市,她也就只认识端木寒,希望他看在一日夫妻白日恩的份上,能大发慈悲的救她一命吧。

车子很快进入市区,停在星巴克咖啡馆楼下。

叶玫瑰不想下车,但在十几个保镖慢慢围上来的时候,不得不下车,跟着云初始坐电梯上到位于二楼的星巴克。

点过咖啡,叶玫瑰半秒也不想多呆的直接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在害怕?”云初始戏谑的看着叶玫瑰,“害怕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在害怕了?”叶玫瑰挑着眉梢,一脸的不耐。比起云初始的阴晴不定,她宁愿面对端木寒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

云初始轻笑出声,“你与端木寒已经离婚了?”

“那又怎么样?”

“没什么?”云初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只是在想,既然端木寒有眼不识金镶玉,不要叶小姐了,不如,叶小姐跟我如何?”

“跟你?好呀。”叶玫瑰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她倾过身,捏了捏云初始白嫩细腻的脸颊,嘴里啧啧有声,“这脸,简直比豆腐还要嫩,我喜欢。不过,这身子板……”

叶玫瑰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太单薄了,得加强锻炼,我现在才二十六岁呢。”

噗——

言朗一口咖啡喷了出来,他真的不是想要偷听的。

他只是今天刚刚才回国,然后约了端木寒来这里喝杯咖啡。哪知道,端木寒还没有来,倒是先遇上叶玫瑰和云初始了。

叶玫瑰这么开放,不知道端木寒知不知道?不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一定要告诉端木寒。言朗拿出手机,打视频电话给端木寒。打通之后,言朗直接将视频对准了叶玫瑰那一桌。

太有意思了,有没有?

她说,她现在才二十六呢?

简单一句话,言朗却瞬间明了了她话里隐含的意思。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云初始那风一吹就要跑的身子板,可不就是要加强锻炼么?言朗看着端木寒那张没有任何情绪的冰山脸,笑得十分欠揍。

“原来叶小姐喜欢魁梧的男人。”云初始说得十分意味深长。

叶玫瑰翻了个白眼,并没有反驳。

“OK,既然叶小姐喜欢,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努力锻炼,争取早日达到小玫瑰的要求。”

小玫瑰?

叶玫瑰嘴角抽搐了两下,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逗得云初始哈哈大笑。

端木寒静静的看着手机,脸上依然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只是车内的温度猛然一降,一双眼,深沉如墨。

“这个是以后的事,并不着急。我们来说说现在的。”

“好,小玫瑰你说。”云初始似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声音柔得跟一阵风似的。

叶玫瑰假装听不到他的称呼,双腿交叠,手指倒扣着轻轻敲了敲桌面,“作为端木家的少夫人,我对生活,一向很精细。比如端木寒每个月会给我五百万的零用钱,当然,这是嫁入他第一年的行情,现在是八百万,跟了你以后,这个不能少;除了这个,每个月还有三十套的新衣裳,这个钱也得由你出。”

“OK,没问题。”钱是多了点,但想到她所能带来的利益,区区几百万的前期投资,云初始并不放在心上。

特么,真有钱!

叶玫瑰与言朗同时在心底咒骂了一声。

言朗看向端木寒,只见端木寒背靠着椅子,手背伸展,搭在椅背上,手指倒扣,一下一下,轻轻的敲击着。言朗下意识的看向叶玫瑰,叶玫瑰也敲着桌子,有一下,没一下,但神奇的,竟与端木寒保持着同样的频率。

“我就知道,你跟端木寒并称为新一代的并世双雄,只能比他强,怎么可能会比他弱。”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叶玫瑰说得特别溜。

“是吗?你真认为我比端木寒要强?”云初始似笑非笑的问道。

“当然,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叶玫瑰眨巴着眼睛,一脸的真诚。

“OK,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

“看在我这么有眼光的份上,云少必定会对我予取予求。”叶玫瑰抢过话头,快速说道。

云初始看一眼她,勾了勾唇,正要开口,叶玫瑰扒着手指,又抢先了一步:

“我喜欢的品牌新款上世,不管是珠宝还是衣裳,你记得买给我,这不能算在三十套之内,如果买晚了,得另外作为补偿给我一百万;”

“我不高兴了呢,你得第一时间买钻石珠宝哄我,如果没有哄我,我会更不高兴,我更不高兴了呢,你就得另外再花两百万哄我;”

“没有我的允许呢,你不能再找别的女人,找也可以,每找一个,都得给我三百万的精神损失费……”

“叶小姐……”

“怎么样?云少有意见可以说,我很民主的,若是没有意见,我们马上签合同,签完,我就是云少的人了。”叶玫瑰根本不给云初始说话的机会。

“闭嘴!”云初始脸一沉,打断叶玫瑰的话。

叶玫瑰眉梢一扬,“看来云少有意见,你说,我听着呢。”

不是喜欢叫小玫瑰么,我让你叫个够!

言朗第二口咖啡又喷了出来。

正好喷在手机屏幕上端木寒的那张脸上。

言朗抬头望天花板,直到端木寒带着寒气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来,“擦干净你的手机屏幕!”

言朗抽过几张纸,默默擦手机的时候,被叶玫瑰堵得哑口无言的云初始终于又开口了。

“叶小姐的伶牙俐齿真是世所罕见,难怪寒少要与你离婚……”

“谁告诉你,我跟她离婚,是因为她的伶牙俐齿?”端木寒似急似缓的走过来,走到叶玫瑰身边,有些嫌弃的看了眼她身旁的沙发。

叶玫瑰福至心灵的赶紧抽出几张纸,将并没有一点灰尘的沙发仔细擦过一遍。端木寒看她一眼,跟着坐下。

“相反,我最喜欢的恰恰是她的伶牙俐齿。”端木寒看向云初始。脸上依然没有表情,甚至眼神都是波澜不惊的,但云初始却还是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嘲讽。

云初始长腿交叠着窝进沙发里,“哦,那寒少为什么要与少夫人离婚?”

端木寒侧头,看着叶玫瑰。

叶玫瑰清咳一声,笑容如春光般明媚,“这云少就不懂了吧,这就是一种情调。属于夫妻之间的一种情调,等云少哪天结婚了,就明白了。”

叶玫瑰抱住端木寒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笑得没心没肺。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也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了线,破天荒的帮助她。叶玫瑰抬头看着他,心里有一丝丝的甜,还有一丝丝的暖,剩下的就是得意。

看着两人的眉来眼去,云初始的目光变得幽深难测。他站起来,敲敲桌子,“那就不打扰两位的情调了。叶小姐,哪天寒少真不要你了,记得来找我,本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看着云初始张狂离去的背影,叶玫瑰撇了撇嘴。一回头,就对上端木寒冷厉的双眼。

叶玫瑰眼珠一转,“那个……”

“放开!”端木寒的声音冷冽如冰。

叶玫瑰下意识的松手。端木寒站起来,朝外走去。叶玫瑰赶紧跟上,“喂,端木寒……”

端木寒停下脚步,目光如雷达般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叶玫瑰,一边的嘴角随着打量慢慢的扬起来,“伶牙俐齿、先发制人、咄咄逼人、死缠烂打、不择手断……我倒从来没有发现,你竟然有这么多的优点。”

优点两字,端木寒咬得特别重。

叶玫瑰绞着手指,嘿嘿笑道:“也就一般般啦,你现在发现也不算晚。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魅力迷住,今天晚上约……”

“没兴趣!”不等她说完,端木直接拒绝。

叶玫瑰撇了撇嘴,继续跟在端木寒身后。

楼下,在端木寒的车前,言朗看着一同走出电梯的两人,扬手打招呼。

眼看端木寒又要离开,叶玫瑰上前拦住他,“端木寒……”

“让开。”端木寒看着她,脸上凝了一层冰。

“不让,我今天没事,我要跟你一起去公司。”叶玫瑰又上前去抱住端木寒的胳膊,抱得紧紧的。

“叶、玫、瑰!”

“我耳朵没有聋,听得见,你不用这么大声。”叶玫瑰扬着笑脸,看着他阴沉得脸,心里暗爽。她终于找到怎么对付他的法子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