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an放在里面给我走路 自己塞跳D不能掉出来上学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跳dan放在里面和外面走路都是可以的。它的具体使用方法为:
1、将一支放入阴道里,另一个放在阴蒂部位,两个同时刺激,可以达到阴蒂与阴道同步高潮的作用;

2、还可以将它放在阴唇两侧,相互刺激阴蒂,可以很快的达到多次阴蒂高潮;

3、置入阴道内,开启震动,帮助达到高潮。跳蛋的玩法有很多,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到正确的方法,在使用期间还需要做好清洁工作,以免造成私处感染的情况。

晨风吹动窗帘,黑白错落相间的卧室,一男一女交卧而眠。

男人容颜如铸,纵然睡着,眉宇依然冷厉如冰,睁眼的瞬间,似有寒芒迸射而出。

“唔……”叶玫瑰动了动,一条腿更是直接横架到男人的腰上,姿势暧昧而豪放。

“叶、玫、瑰!”端木寒冷冽的俊脸上凝结着一层寒霜,他粗鲁的将叶玫瑰踢到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

一双淬过毒冰的眼睛紧盯着从床下爬起来的叶玫瑰,似要喷出火来。

叶玫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珠灵活的转动了两圈,想起昨晚的一切,嘴角慢慢的扬了起来。

她从地上爬起来,扬着大大的笑脸,朝端木寒挥了挥手,“早上好。”

端木寒脸上寒霜更甚,昨晚记忆如潮,他撇过头去,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眸子危眯,“你敢在我水里下药!”

叶玫瑰眨巴了两下眼睛,从地上捡起衣裳,一件一件的穿上。

然后爬到床沿,朝他挑逗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错,药是爷爷命管家下的,我跟你一样,是受害者。”

她得意洋洋的,哪有受害者的样子?

端木寒猛然回头,房间里的空气瞬间凝滞,肃杀之气铺天盖地朝叶玫瑰凝聚而来,“你知道管家下药了还喝?”

端木寒紧紧的盯着叶玫瑰,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因为意外救了他爷爷从此登堂入室嫁进端家,无论他怎么奚落、厌弃她,她就跟石头一样油盐不进。

可是现在,他居然被这个女人给睡了,在他终于甩开她的第一天!

“不是鄙视我爱钱么?为了钱,爷爷让我嫁给你我就嫁了,所以爷爷安排我睡你我就睡了,要是这一夜就能怀上宝宝,爷爷就有孙子或者孙女了……”

“那我现在就掐死你……”端木寒咬着牙,大手掐住叶玫瑰的脖子,结实的手臂上青筋暴起。

“咳咳,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话好好说……”

“想怀上我的孩子,你做梦!”

叶玫瑰脸色涨的通红,却没有半分害怕,她的眼睛快速的在他果露的胸膛上打着转,抬头对上端木寒恨不得杀了她的双眼,扬唇一笑,“先别急着杀我,孩子又不是我想要,咳咳……爷爷看你恶心我到不行,大发慈悲同意我们离婚,他说我要是能给他生个孙子就给我一大笔奖励,不如咱们再来一次,中奖了我就不会再缠着你了……”

“无耻!”还想他再碰她一次,这个女人真是脑子秀逗了。

“我一直很无耻,你现在才知道吗?”叶玫瑰嘟着嘴,对着他隔空亲了一口,手指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像蚂蚁爬树一样爬上他的胸膛。

“贱人!”端木寒眼里闪过厌恶之色,掐住她脖子的手一点一点收紧,“叶玫瑰,你缺钱我可以给你,不要妄想在我爷爷身上打什么歪主意,要是你缺男人,我也可以给你,要多少有多少!就看你吃不吃得消!”

叶玫瑰被他掐的翻白眼,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拽紧床单,仍旧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死鸭子嘴硬道:“你说的要多少有多少,指的次数么,呵呵,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没有被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你不怕精尽人亡?”

该死的!

“滚!”一想到自己昨晚碰了这个女人,端木寒抑制不住的恶心,像扔虫子一样把她挥开。

叶玫瑰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四仰八叉的躺着,看的他又是一阵血气上涌。

“滚就滚,反正我还会回来的!”叶玫瑰缓过劲来,开始摸索替自己穿鞋子。

听着叶玫瑰那尖细的高跟鞋踩在地上‘蹬蹬蹬’的声音,竟跟他的心跳渐渐合上节拍,端木寒脸上的阴寒不减反增。

他掀开被子,看着凌乱的床单上那一朵红梅,完美的俊颜上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他冷凝着脸走到浴室,冰凉的水从花洒喷薄淋下,厌恶的将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洗了三遍,似要将昨晚的所有记忆都洗去。不经意间一抬眼,扫向落地镜,瞧见后背和胸膛上的抓痕,端木寒的目光微微一顿。

昨晚旖旎的一幕幕如电影从脑海涌出,小腹一热,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

“该死的女人!”

端木寒有洁癖,众所周知。没他的允许,无人能靠近他三尺之内。

结婚三年,叶玫瑰无数次想要爬上端木寒的床,都以失败告终。端木寒千防万防,没有防到,离婚后,她依然死性不改!关键她还成功了,并且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端木寒的内心是崩溃的,崩溃的同时,心里的怒火就像奔腾的火山,刚才他就应该杀了她!那个该死的女人!

端木寒把叶玫瑰轰出了别墅,只要是她的东西,都命人收拾好了一股扔出去,并且下令再也不许她踏足。

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叶玫瑰都宅在家里修身养性和琢磨二次睡端木寒的计划,准备实力打脸。别墅短期内,以她对端木寒的了解,她大概是进不去了。但谁说睡他,一定就要在别墅内?

叶玫瑰傲然的表示,只要她想睡,想在哪睡就能在哪睡!

研究了一个星期,将端木寒经常去的几个场所都踩好点后,叶玫瑰打了个响指,“OK,今晚开始行动。”

吃过晚饭,叶玫瑰洗了个澡,化上妩媚的妆容,换上黑色的露背晚裙,脚踩银色七寸尖跟鞋,大波浪的长发斜在一边的肩膀,对着镜子抛了媚眼,拎着包出了门。

晚上九点,对于年轻人而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灯红酒绿,霓虹闪耀,将这座城市的繁华体现得淋漓尽致。

BONBON酒吧。

音浪滚滚,震耳欲聋。

这是端木寒为之不多的两个朋友之一的言家未来的继承人,言朗的产业。

叶玫瑰走到吧台,朝英俊的服务生抛过去一个媚眼,“帅哥,一杯威士忌。”

两杯威士忌下肚,叶玫瑰的脸颊浮上一层绯红,她眼尾一挑,抬头望向酒吧三楼的某个方向,而后一仰脖子,将第三杯威士忌一口饮下。

放下杯子,叶玫瑰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扭身朝舞台的方向走去。

舞台上,几个年轻的女郎正跳着钢管舞,台下,一群年轻的男女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尽情的释放着体内多余的荷尔蒙。叶玫瑰走到台上,拍了拍其中一个女郎的肩膀,指了指台下。年轻的女郎不明所以,叶玫瑰微微一笑,“今晚,这里被我承包了。”

也不待女郎反对,叶玫瑰一手握上钢管,以一个极其高难度的动作,开始了她今晚的第一个表演。

台下尖叫声、口哨声不断。

叶玫瑰媚眼横生,高难度、极尽挑逗的钢管舞动作行云流水般一个接着一个,引起尖叫声一片接着一片。

三楼三零八,一个神秘且尊贵存在。

此刻,三零八房间里,言朗与端木寒相对而坐。

“不是已经离婚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崩着个脸?”言朗摇着手中的玻璃杯,血红色的红酒在杯中轻轻的晃荡着,在杯壁染上一层鲜艳的色泽,灯光下,反射出炫目的色彩。他挑了挑眉,“该不会是离了婚才发现舍不得?”

端木寒蕴含杀气的目光直射向他,言朗举了举杯,“OK,说错话,我自罚一杯。”

话毕,一口饮尽了杯里了的红酒。

“你找个人,杀了她。”端木寒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吩咐道。

“杀谁?”言朗又倒了杯酒,浅抿了一口,暗中赞叹道:八二年的就是八二年的,这口感果然是不一样的。

“叶玫瑰。”端木寒冷声说道。

噗——

一口红酒从言朗的嘴里喷了出来,他看向端木寒,目光里带着探究,“不就是离个婚,也不至于吧?”

砰砰砰——

轻轻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言朗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进来。”

进来的是酒吧的经理,他快步走进来,附在言朗耳边快速的嘀咕了两句。言朗挥挥手,待经理走后,他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的按了一下,斜对面的墙壁上缓缓降下一个巨大的隐形液晶屏幕。

打开屏幕的过程中,言朗意味不明的看向端木寒,“看来不需要你动手了。”

屏幕打开,出现的是楼下酒吧的画面。

只见在画面的中,叶玫瑰还抱着一根钢管,妖娆的卖弄着舞姿。而在吧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S市与端木家有着并世双雄之称的云家之子云初始正双目湛湛的看着她。

某一刻,云初始抬头,挥了挥手。

“妈的!”言朗低咒了一句,“这小子真是欠扁。”

端木寒望着屏幕里的叶玫瑰,脸色阴沉似海。他早就知道她不是一个安份的女人,没有想到她竟然不安份至此。一股莫名的怒火涌上端木寒的胸腔,让他有种想要一把掐死她的冲动。极力压下这种陌生的情绪,端木寒又看向了角落处的云初始。

“不自量力。”面对云初始的挑衅,端木寒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言朗看一眼云始初,又扫了一眼舞台上的叶玫瑰,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这位的作风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言朗眼角余光瞄向端木寒,“如果你真的想要她死,这是一个机会。”

云初始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可不能用巧合来解释。再看他看叶玫瑰的目光,他有什么打算,简直不言而喻……

云初始对着摄像头打过招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台上的叶玫瑰,“有意思,堂堂端木家的少夫人,竟然……”

他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人走上前来。云初始指向舞台上的叶玫瑰,“去将她给爷请过来。”

黑衣人理解的请与平常人所知道的请,自然是不一样的。叶玫瑰被强行带到云初始的面前,云初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被人打扰了今晚的计划,叶玫瑰很不高兴,一屁股坐下后,有些不耐的问道:“有事?”

“叶小姐,我是云初始,很高兴认识你。”云初始将一杯红酒推了过去。

叶玫瑰端起红酒轻轻的摇了摇,“我不高兴认识你。”

敢打扰她睡端木寒的人,都不是好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