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女把自己给了老爸当礼物 我的爸爸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爸爸迎上傅谨言深邃的眸子,那双墨黑的眸子是一望无际的深幽,让爸爸一时间失了神,差点就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了。

他说和她结婚这件事,是真的一样。

顿了两秒,爸爸从恍然中回过神来,她伸手,纤细的手臂攀上傅谨言的脖子,媚眼如丝地看着男人。

爸爸的父亲给她取名字的时候,大抵是想让她成为一个特异的,突出的女孩儿。但现在傅谨言看来,爸爸的尤,是尤物的尤。

性感,撩人。

就算是牡丹花下死,也在所不惜了。

“傅九,你想和我结婚,诚意呢?就不说你和别人还有婚约的情况下,非要和我结婚。没个鲜花钻石就想让我嫁给你,虽然秦家破产了,但我也不至于那么廉价地就把自己嫁出去,你说是吧?”

爸爸浅笑着,女人精致的面容在灯光下看来,更让人着迷。

“让你觉得诚意不足,是我不对。”傅谨言低沉着声音说道,“等诚意足了,是不是得嫁给我了,嗯?”

诚意足不足,不还是爸爸的一句话?

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傅谨言又怎么不知道爸爸的打算,她的这些小伎俩,在他眼中看来,都像是过家家一般。

虚张声势,故作勇敢。

傅谨言不拆穿。

他低头,重重地吻着她的耳垂,低咬。

“唔……”猝不及防地被亲,爸爸没忍住低吟出声,想到秦啸还在后座上,她瞬间想咬了自己的舌头。

她伸手抵在他的胸口想要将人推开,却在要用力的时候,男人已经松开她。

男人呼出的热气萦绕在她脖颈边,火烧火燎的,挠得爸爸浑身难受。

“爸爸,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嗯?”

爸爸才不想知道他想做什么,只想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当她寻思着怎么和这个男人斗智斗勇的时候,男人已经用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

瞬间,爸爸脸红,从脖子根红到脸颊。

她用力,将傅谨言从身上推开,也只说了两个字——流氓。

说完,爸爸马上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座的车门将秦啸给拉了下来,秦啸一脸懵,这不是还没睡醒么!

倒是傅谨言,眼眉含笑地看着爸爸有些气急败坏地拉着秦啸上楼。

他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很多人注意爸爸,大抵是因为她那张妖精一般的面容,毕竟很多人都是视觉动物。

傅谨言想想自己,他可能也免不了俗。

但他比他们知道更多一点关于爸爸的事情,比如,她比想象中的,有意思多了。

和这样的人结婚,往后的日子,才不会觉得无趣,不是吗?

想到这儿,傅谨言抬头看了眼楼上,爸爸那一层已经开了灯,他这才启动车子往市区开去。

车载电话响了起来,傅谨言看了眼来电,沈徽音三个字落入他的眼中。

男人的眉头,不自觉地皱在一起。

傅谨言先腾出一只手点了烟,然后才接了电话。

“沈小姐,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事?”傅谨言换上一副官腔的样子,和别人说话的他,多少有些疏离和淡漠。

隔着电话,对面的人都能感觉得清清楚楚。

“我以为这个点,傅九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沈徽音淡声怼了回来,“你回来时间不短了,我们怎么也是有婚约的,见一面吧!”

“见面这种事,还是得让男人来提。”

“我怕傅九少流连花丛,忘记了正事儿。”

“那行吧,见一面,我也正好有话要和你说。”傅谨言想着解除婚约这话,还得当面和人家姑娘说。

当然,他知道沈徽音这个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人,看上的,是他五哥傅慎思,心里估计也想着怎么和他解除婚约。

但是傅慎思啊……

傅谨言想着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哼笑了一声。

整个傅家,不是这个在算计那个,就是那个在阴这个。说不定傅慎思也在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把他再赶出榆城。

傅谨言不喜欢榆城,如果不是有万不得已要回来的理由,他不想回来。

挂了电话,傅谨言开着车往沈徽音说的那个地方去。

……

爸爸前脚回到家中,秦啸后脚就问她。

“姐,九哥是不是真的要成为我姐夫了?可以说很棒了,姐夫身手那么六,谁要是欺负你,他可以保护你!”

爸爸不知道一顿饭的时间,秦啸和傅谨言都已经称兄道弟了?这到底是什么革命友谊?

“他以后不会是你姐夫,你胡言乱语!赶紧回房间写作业去,不能落下功课,我一定会给你找到学校的!”

“找不到我就给九哥当小弟去!”

“我说你以后要是再说傅谨言,我弄死你!”

看着姐姐似乎要发火了,秦啸连忙往房间里面跑去,关上房门前,还不忘说道:“姐,话别说那么满,当心以后打脸!”

爸爸顺手捡了沙发上的抱枕,往秦啸那边砸去。

秦啸眼疾手快地关上了门。

爸爸被秦啸的人小鬼大气到差点吐血,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想着的,却全部都是刚才傅谨言在她耳边说的那两个字。

抬头,爸爸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红了脸颊,白皙的脸颊上透露着一股子可疑的红晕。

就像初初恋爱的那种女生一样,心头有小鹿乱撞的心情。

那是一种……和傅嘉树在一起都没有的感觉。

可她知道,以她和傅谨言的关系,是不可能也不能喜欢他的!何况,她现在哪儿有时间去谈情说爱。

爱情这个东西,都是吃饱穿暖之后,闲暇时光的消遣玩意儿,她现在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保证,何谈感情?

爸爸收起自己的小心思,打算洗个澡就睡觉,明天要开节目的剧本会,她也要见到该档节目的主策划。

当爸爸将衣服口袋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准备丢进洗衣机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张黑卡!

她先前明明将卡还给傅谨言的,怎么又跑到她口袋里面来了?

这张没有上限的黑卡放在爸爸这边,对她来说,是巨大的诱惑!

十点半,傅谨言抵达moonlight酒吧,熟稔地将车钥匙交给门童,由他们去停车。

一路进来,都在和他打招呼,一口一个“九爷”地喊着,而傅谨言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沈徽音看着款款而来的傅谨言,说实话,不喜欢他这般地痞流氓的做法,作为一个豪门少爷,他竟然和这些人打成一片,难道不是自降身价了?

但迎上傅谨言那双深邃的眸子时,沈徽音心似乎漏跳了一拍,记忆中的傅谨言好像还是那个沉闷一言不发的少年,怎么不过十年,他变成这样?

完全不输傅慎思的帅气,不对,应该说他和傅慎思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种男人。

傅慎思是优雅绅士,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他总是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但傅谨言不一样,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内搭黑色T恤,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之中,他是黑色最好的代言人。

他那张俊美的脸上露着的不是谦谦绅士的笑,是不怀好意的笑,根本不知道他那张笑脸之下,掩藏着什么。

沈徽音现在知道,傅谨言是个危险的男人。

但,不管再危险的男人,都会成为她的裙下臣。

“原来沈小姐也喜欢这种地方。”傅谨言在沈徽音对面坐下,淡声道。

沈徽音回过神来,说道:“为了迁就你,我怕九少不喜欢太正经的地方。”

“也是,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人,不喜欢太正经的地方,也不喜欢太正经的人。”傅谨言倒是不介意被人怎么看待他,“沈小姐你太正经了,咱们结婚,会耽误你。”

沈徽音怔了一下,没想到傅谨言一上来就说解除婚约的事情!

措手不及。

其实按照沈徽音的性格,他不喜欢她,她也对他没意思,婚约解除就解除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爸爸进来插了一脚,她就不可能这么轻易放手。

“婚约是两个家庭定下的,不是你我一句解除就能解除,如果九少有任何不满,可以回去跟你爷爷说。”沈徽音保持优雅的笑。

傅谨言耸了耸肩,看样子是没办法谈下去了。

“整个榆城的人都知道,我和爸爸睡了,这样,你还要结婚?”

“我不管你婚前做了什么,只要婚后你忠于你我的婚姻。”

“我不是傅慎思,你这么想嫁给我的原因是什么,嗯?”傅谨言敛了笑,目光沉沉地看着沈徽音,“还是说,你打算接近我,帮傅慎思做什么事?”

傅谨言的目光太过直接,看得沈徽音无所遁形,他知道她和傅慎思……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一声,想解除婚约,你自己跟你爷爷说。”说完,沈徽音拿着包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等到沈徽音走了,傅谨言明白过来,沈徽音这是想让他主动去和爷爷说解除婚约的事情。

他傻啊!他刚刚大赦回来榆城,要是这个时候和老爷子说解除婚约,不是分分钟被赶走么?

至于这件事怎么解决,他还想再斟酌斟酌。

……

翌日,爸爸早早起来,给秦啸做了早饭,叮嘱他好好在家看书,再给他留了五十块钱才出门。

本来就临近期末开始,这时候不会有学校收学生的,她打算等过了年再慢慢考虑这件事。

现在,她要去公司,今天有他们那档节目的会,而且今天是那个神秘的金牌制作人第一次出现。

先前她从宋其琛那边旁敲侧击也没能得到制作人的消息,今天她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制作人,让宋其琛放弃用她。

爸爸想了好几个业内的知名制作人,最后一一否定,他们不是有自己的节目,就是和原公司还有合约在,不可能出来接新的项目。

当然,不排除他们其中一个解约过来宋其琛的这档节目。

想了很多人的爸爸,到底是没想到,最后和宋其琛一起走进会议室的,会是沈徽音!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从纽约梦工厂请回来的概念设计师沈徽音小姐,从今天起,她会担任我们《寻梦夺宝》的总策划人。”宋其琛向整个会议室的人介绍沈徽音。

话音刚落,众人鼓掌表示欢迎,爸爸跟着他们一起鼓掌。

但心里,已经十分……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

概念设计师?和节目策划有什么关系?

宋其琛为什么用一个概念设计师,而不用她这个有很多经验的制作人?

爸爸和沈徽音的目光对上,后者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挪开眼。

好似,她们以前不认识一样。

“大家好,我是沈徽音,以前我没接触过节目制作,还是个新人,请多多指教。”

沈徽音的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里面都安静了。

要知道,这档综艺投入上亿,却请了一个新人制作人过来,这怕是要扑到姥姥家了!

“那就直接切入正题吧,来上班之前,我做过一些节目的场景设计,不知道你们的意见怎么样?”说完,沈徽音就用自己的电脑连接上了投影。

投影上放出一张张出自于沈徽音手笔的场景设置。

“我根据宋总给我的资料画出了这些场景设置,如果都能实现,那它将会成为国内第一个实景制作的综艺。”

那些被冠上“第一个”这样前缀的东西,总能吸引不少目光。

这不,会议室里面很多人开始欣赏沈徽音的画作,的确很美,很梦幻。

但是爸爸却没有表态,直到宋其琛问道:“爸爸,你有什么意见?”

被点名的爸爸回过神来,道:“沈小姐的场景设置做的真的很精美,国内几乎没人能做到她这个程度。”

沈徽音脸上是骄傲的神色,她沈徽音有才气,有样貌,什么都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傅谨言竟然要和爸爸结婚?

“但是……”爸爸的但是一出,整个会议室里面又陷入了安静当中,“如果要把沈小姐设计的场景都实现出来,那我们就要不断不断地往里面投钱。我说一句丧气的话,要是最后我们的节目扑了,那这些投出去的钱,就会打了水漂。”

爸爸很现实,她在乎的是能不能把投出去的钱收回来,并且盈利。

那必然和沈徽音是站在对立面的,一时间,会议室里面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用宋其琛的话来说,这天的会议就是暗潮汹涌。

为什么没有发生激烈的争执呢?因为这不是所有主创人员第一次会议么,要是第一次就吵起来了,以后怎么办?

会议就在一派并不和谐的气氛当中结束,当然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所以然来。

“爸爸,来一趟我办公室。”宋其琛离开前,跟爸爸说道。

爸爸也想找宋其琛问问能不能提前预支工资的事情,应了下来。

随后,同事接二连三地出去,最后会议室里面只剩下爸爸和沈徽音两人。

大概是默契,两人都留到了最后,大概就是想单独谈谈。

“徽音,刚才我只是实话实说,不好意思,如果有任何冒犯到你的意思,我再次道歉。”爸爸工作的时候素来是公事公办,不存在因为她是主策划人,她就要一味地同意她的观点。

沈徽音脸上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她看着爸爸,目光冷冷。

这样的沈徽音,说实话,爸爸是第一次看到。

她知道他们两个的友谊可能不复存在了,但没想到会变得这么糟糕。

因为,她从沈徽音的眼神当中看到了敌意。

“爸爸,我做什么事,不需要你来指点,请你别忘记了,这档节目我次啊是主策划人。”沈徽音冷声道,她不想和爸爸维持最后那一点脸面。

不如直接撕破脸皮的好。

爸爸怔了一下,却也……意料之中。

爸爸知道,女生之间的友谊,很微妙。

“虽然你是主策划人,但我们也有给意见的权利。如果最后亏钱了,大家的心血就都白费了。”

“也是,你爸爸现在缺钱。”

“沈徽音,我不想你讨论这件事。可能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我之间的感情……”

“爸爸,你我之间不可能再有感情。当你上了傅谨言的床起,我和你就只能是敌人。”

爸爸彻底怔住,她以前没听沈徽音说过她喜欢傅谨言啊!而且,她和傅谨言发生关系,真的是被傅嘉树给设计的!

“我不知道你喜欢傅谨言,我……”

“呵!”沈徽音冷笑一声,“许言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我和傅谨言有婚约,可你,却和他发生了关系,整个榆城的人都知道。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

爸爸彻底怔住,想起先前傅嘉树说傅谨言有婚约,沈徽音也说自己有婚约,她还觉得巧,身边的人都有了婚约。

她就没想过这两个有婚约的人,是同一个婚约!

“爸爸,你是不是觉得赢了我特别有成就感?以前就是这样,你不好好学习,却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不在乎票选榆城第一名媛,却以最高票数成为第一。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爸爸听着沈徽音的话,不知道她原来对自己,这么不满。

“爸爸,现在不一样了,你不再是秦家二小姐,不再是榆城第一名媛。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抢?”功成名就的沈徽音看着碌碌无为为了钱奔波的爸爸,满是成就感。

爸爸回过神来,道:“沈徽音,我从来没和你抢过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对我的恨意是从何而来的,如果你非要将我当成假想敌,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至于傅谨言的事情……”

爸爸想到傅谨言,眉头微微地蹙在一起,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和傅谨言的关系。

而且,傅谨言明知道她和沈徽音的关系,还一直让她嫁给他。

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和傅谨言是被人设计陷害的,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能保证的是,以后不会再和傅谨言有任何关系。”

显然,沈徽音并不相信,“除非你离开公司。”

“沈徽音,你别咄咄逼人。”爸爸不可能离开公司,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而且工资不错,还能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努力积累人脉,为以后重建秦氏做准备。

“一山不容二虎,爸爸,以后你小心点。”沈徽音警告爸爸。

待沈徽音离开后,爸爸表情才松懈下来。

这些天经历了不少的事情,失身、失恋、失去朋友……爸爸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够失去的。

失心?

爸爸怕是差点,就失心了。

在会议室里面调整了心情之后,爸爸就去了宋其琛的办公室。

宋其琛让她另外做一份企划,包括节目拟邀的艺人在内的所有规划。

爸爸问了一句,那沈小姐的企划呢?

宋其琛答: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烧不起。

爸爸还问了能否预支工资,宋其琛说公司没有这个先例,不过他可以私人借给她。

想了想,爸爸还是拒绝了宋其琛的好意,随便向一个不太熟的人借钱,爸爸不想这么做。

下班,爸爸拿着傅谨言的黑卡,去找他。

这东西要还给他,然后说清楚,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给傅谨言打电话,这人手机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去傅宅,门卫说他不住在这儿。

最后,她只能硬着头皮给宋其琛打电话问傅谨言可能在哪儿。

他说傅谨言晚上常去的,大概就是酒吧,但是是哪家酒吧,就得看傅谨言的心情。

爸爸只能穿梭在榆城各大酒吧之间,想要将傅谨言找出来,找到这个神出鬼没的男人。

当爸爸从第八家酒吧出来的时候,瞥见旁边巷子那边调情的两人,本不想打扰,但粗粗一看,那人竟然有点想傅谨言!

不是有点像,那个人就是傅谨言!

爸爸找了傅谨言许久,脾气都快要磨光了,现在看到傅谨言竟然在和别的女人调情,她整个人都要炸了!

她几步走过去,拉开了那个想要往傅谨言身上蹭的女人。

“你谁啊?我先看上他的!”女人惊呼一声。

“不想死的就赶紧滚,他有病,会传染!”爸爸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那女人脸上马上换上惊慌的表情,连忙跑了。

在女人跑了之后,傅谨言忽然间伸手,将爸爸拦腰拉到自己怀中,带着酒气的呼吸喷洒在爸爸脖颈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