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的抽插好爽 桌子底下吃棒棒糖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尤不喜欢这样大张旗鼓的方式,搞得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傅谨言有关系,更加坐实了他们发生过关系这件事。

秦尤看了眼手中餐盘里面精致的食物,然后将餐盘放在桌子上,再看了眼傅谨言,道:“惹不起惹不起,我现在就滚。”

秦尤当真觉得自己惹不起这些人,一年的时间教会了她很多事情,包括惹不起就溜。

说完,秦尤在众目睽睽之下,仰着她的天鹅颈,优雅地往宴会厅外面走去。

就算秦家破产,就算她现在为了五十万到处求人,就算她一无所有,她还是那个高傲到不可一世的秦尤。

不能怂。

但是秦尤出来,就后悔了。

盘古七星作为榆城首家七星酒店,坐落在半山之中。而来盘古七星的,非富即贵,出行交通工具都是私家车,在这儿根本不可能看到出租车!

她穿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怎么从这边离开?

人艰不拆。

秦尤脱下高跟鞋,打算走下去,出了这里再打车回去。

但她细皮嫩肉的,脚板踩在水泥路上,都膈得生疼。

虽然这个宴会真的很扎心了,但起码她在宋其琛那边找到工作,明天和他商量一下,如果能预支工资……

“嘀嘀嘀——”

汽车鸣笛声响起,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秦尤身侧,她扭头看去,驾驶座上是傅谨言。

他还跟出来了?

男人打开副驾的车窗,对秦尤说道:“上车,我送你出去。”

秦尤在看到是傅谨言之后,并无上车的打算,她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她继续提着高跟鞋往山下走去。

没有等到秦尤上车的男人,甚至没有多一秒的挽留,竟然直接关上了车窗,启动车子,开走了!

开走了……

秦尤站在原地愣了两秒,难道刚才傅谨言不该再邀请一下吗?如果软的不行,不能直接下车将她塞进车里!

他就这么开走了!

“傅谨言你个王八蛋!”秦尤一时间没有忍住,怒声喊了出来!

可是人家的车子都已经开远了,哪里听得到她的声音?

秦尤气炸,她刚才就稍微端着一下,不知道是他真看不懂,还是看懂了装作没看懂。

秦尤只能赤脚往山下走。

前面黑黢黢的一片,秦尤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一个转弯,秦尤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那边停着一辆车子,车门边靠着一个男人,嘴边有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在抽烟。

而秦尤后一秒发现,那个抽烟的男人,是傅谨言。

他没走。

夜色之中,男人慵懒地靠在车门上抽烟的动作,多了几分颓废。不似白天看到的那般凌厉,也不似刚才在宴会厅里面的犀利。

现在,他就只是他。

当秦尤发现自己看着傅谨言出神之后,很快暗骂自己一声。

没事儿关注傅谨言做什么?

她将高跟鞋放下,穿上,往傅谨言那边走去。

很久以后,秦尤想起来这个晚上,她觉得自己穿上高跟鞋往傅谨言那边走,是仪式感。

她想以最优雅的方式,走到他面前。

秦尤走过去,看着靠在车门上的男人,他也不嫌背上的伤这么压着疼。

“不是走了,怎么还把车停这儿?”秦尤问,刚才看到傅谨言的车子停在这儿的时候,有那么一秒钟的意外。

心想这个男人真的是……口嫌体正直。

对他,秦尤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那些人都怕他,觉得他十恶不赦。

但是从那事儿之后,傅谨言到底没有对她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帮了她。

秦尤看不懂这个男人。

“我怕你两条腿走折了都出不去。”傅谨言瞥了眼秦尤的脚,倒是把高跟鞋穿上了。

“我有办法。”

“找宋其琛?”男人冷哼一声,他一语双关,说她不要他的五十万,却去找宋其琛帮忙。

“他以后是我上司。”

“哼。”男人这一声,哼得更冷漠,“宋其琛有喜欢的人,你死了这条心。“

秦尤蹙眉,“思想肮脏的人才会把别人的关系想得不堪,我秦尤也不是非要靠男人才能翻身。”

秦尤最讨厌傅谨言的一点是他非觉得她只有靠着他才能让秦家重回巅峰,让哥哥可以继续接受治疗。

傅谨言扔掉手中的烟头,踩灭,随即往秦尤这边走了一步。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很近,傅谨言忽然间靠近,秦尤下意识往后退。

但是男人伸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让秦尤的身子不得不贴近他的。

秦尤心头一颤,脑海里面瞬间浮上先前在酒店的画面,虽然记得不太清,但脑海中仍旧有些片段。

男人扣着她的腰,发狠地冲撞,每一下都直抵她灵魂最深处……

秦尤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很烫。

还好是晚上,夜色是她完美的掩饰。

但紊乱的呼吸,骗不了人。

“秦尤,你心跳很快。”男人在秦尤耳边低声说道,他略带沧桑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戳着秦尤的耳膜,再抵入心脏。

当时,秦尤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男人很危险。

在秦尤还为来得及开口的时候,男人继续在她耳边说道:“我不觉得靠男人是什么丢脸的事,最怕,你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这话,狠狠地戳到秦尤的心上。

现在的她,的确没有依靠的男人。

父亲去世,哥哥昏迷不醒。

以为深爱的傅嘉树,结果亲手摧毁了她心中的那座城。

最后,她还是一个人,没有人可以依靠。

“依靠你们男人,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一个傅嘉树已经够呛,你以为我会再相信一个傅家的男人?”秦尤回过神来,慢条斯理地说道。

何况,傅谨言本身,就不值得秦尤相信。

她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有婚约的男人对她说她可以依靠他这样的话?

真是,最近有婚约的人真多。

一个沈徽音,一个傅谨言。

凑一对多好?

忽的,一道刺眼的车灯打过来,秦尤下意识地抬手想要遮住双眸,但她的动作没有傅谨言快。

男人托着她的下巴,将冰凉的唇,压了下来。

猝不及防的吻,让秦尤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这个放肆的男人身上,以至于忽略掉了从他们身边开过的那辆车。

车上后排,沈徽音惊诧地看着站在路边拥吻的两人。

秦尤整个人都是愣住的,只感觉到傅谨言抱着她转了个身,将她压在车门上,将原本蜻蜓点水的吻变成深吻!

当傅谨言试图撬开秦尤的唇时,秦尤回过神来,连忙要将这个男人从自己身上推开!

“唔……你……”秦尤挣扎时,张开了嘴,男人便趁机探入舌,在她嘴里一阵狂风暴雨。

秦尤怒视傅谨言,可这人一点都不在意,闭着眼享受这个吻!

她一气之下,照着傅谨言的舌头,狠狠地咬了下去!

瞬间,两人的口腔里面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男人吃痛,这才松开秦尤,他用手背蹭着嘴,眯着眼看秦尤。

秦尤直接用手粗鲁地擦着嘴巴,“傅谨言你有病啊!”

看着秦尤气急败坏的样子,傅谨言有点伤心呢。

“睡都睡了,就不能亲一下?”

“这是两个概念!”秦尤气炸,“和你睡,是我在不清醒的状态之下做的事儿,顶多算是两具没有感情的躯体的碰撞。但是接吻不一样!”

吻,只能和最亲爱的人才能接。

秦尤觉得和这个粗鲁的人没什么好说的,转身就走,也不需要坐他的出去,她还就不信,她自己走不出去!”

但是刚刚走两步,就被傅谨言拉住手腕,拽着她往副驾那边走去。

这不是秦尤刚才想的画面么……

她不上他的车,但是这个男人强势将她塞进去。

但是这种感觉,真他妈难受。

“松开!”秦尤怒道。

“秦尤,看来你是觉得我很好说话了是吧?”说这话的时候,傅谨言已经将她塞进车里,单手撑在车门上,目光沉沉的看着秦尤。

那双墨黑的眸子让秦尤看了,觉得浑身一颤。

她怎么能忘记傅谨言是个无恶不作,喜怒无常的男人?惹怒他,就等于自寻死路。

秦尤不说话,闷声坐在副驾上,就这样吧!

他爱怎么样怎么样!

傅谨言看着一言不发的秦尤,这才关上了车门,绕过车头往驾驶座这边走来。

秦尤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好像恍然间看到傅谨言小幅度地动了一下手臂。

他后背有伤,很严重的鞭笞的伤。

刚才,她很大力的反抗,该是碰到他的伤口了吧……

哼,疼死他算了,这种大坏蛋,老天不敢收他,就让他自己作死吧!

一路上,傅谨言和秦尤都没再说话,车里甚至没有开收音,安静到吓人。

最后,车子停在秦尤家楼下,她也没问傅谨言是怎么在没询问她家地址的情况下能准确将车开过来。

秦尤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头也没看傅谨言一眼就往里面走去。

车内的傅谨言眉头紧紧地蹙着,这丫头,脾气真的是一点都不小!傅嘉树能容忍她三年,也是不容易!

但她要是一直这样,傅谨言觉得很难弄。

见过麻烦的,没见过像秦尤这么麻烦的。

傅谨言叹了口气,这才启动车子离开。

……

秦尤已经不奢望回家能有一口热菜热饭吃,许真真不冷嘲热讽就已经谢天谢地。

但是回家,除了先前离开时候的一地凌乱没被收拾之外,里面安安静静。

许真真连卫生都不打扫一下,能不能行了?

但是现在,秦尤一点和许真真吵架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