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快点插我啊 我想要你裤子里的一个东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尤颇为意外,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傅嘉树给她的甜头,让她知道只有和他合作,她才有钱给哥哥治疗。

当然,秦尤还想到发话的人可能是傅谨言。

现在对他们两个来说,谁先得到她,在明争暗斗这件事上就抢到了先机。

但是,秦尤不想让他们两个任何一个得到她,她不是物品,不会成为他们争权夺利的工具。

她要再想想办法……

晚上七点,秦尤准时出现在盘古七星,今天晚上在这里有个商业酒会,里面有人可能会帮得上秦尤。

“对不起,没有请柬您不能进去。”门童将秦尤拦住,没有请柬,一律不得入内。

秦尤气得脸都白了,以前她去任何一个宴会酒会,需要请柬吗?

刷脸就够了。

但是现在,门童还是那些门童,但她被拦在门外。

彼时,几个打扮得年轻漂亮的富家千金从一辆林肯加长上面下来,被左拥右簇的,是傅家十小姐傅巧思,以前就和秦尤是死对头,现在秦尤是个落魄千金,被挡在门外,还不得被傅巧思奚落一番。

“哟,这不是咱们榆城第一名媛秦尤嘛?怎么在外面不进去啊?难道是因为你这条过季的礼服,门童拦着不让你进去了?”

“呵,现在的秦尤怎么可能买得起当季最新款礼服。估计来这宴会,也是想钓金龟婿。”

“不是前头才爬上九少的床吗?怎么这么不甘寂寞?巧思,你九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吧?”

几个女人站在秦尤面前,尖酸刻薄地说着。

傅巧思一直没有开口,直到被问到她九哥的事情。

傅巧思一双清冷的眸子落在秦尤身上,淡淡道:“九哥向来在花丛中走惯了,估计只是想试试秦尤到底有多厉害。”

傅巧思的话一出,那几个女人笑得花枝招展。

秦尤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她不是来吵架的,她是过来找宋其琛谈合作的!

“傅巧思,”秦尤开口,声线清冷,眉宇间那股子清高劲儿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撕开她的面容,“就算我从榆城第一名媛的位置上下来,照样也轮不到你。虽然这么说很不文雅,但傅巧思,想睡我秦尤的,比想睡你傅巧思的,多了去了。”

秦尤的话直接而又不留情面,但又很有道理。

的确,整个榆城,除了秦尤的亲人以外,就没有几个不想睡她的了!

傅巧思被秦尤怼了回去,脸色很难看,最后只说道:“狐狸精就是狐狸精,不要脸。”

秦尤不以为意,不要脸的人活得容易多了,她为什么要脸?

彼时,她看到宋其琛从车上下来,但是那车……

是傅谨言的车。

傅谨言和宋其琛认识?

秦尤之所以来找宋其琛主要是因为他是造梦传媒的总裁,她先前是秦氏娱乐的金牌节目策划人,后来秦氏娱乐破产,她的节目自然跟着流产。

宋其琛本来想将她挖过去给他制作一档综艺,但她一心想要让秦氏娱乐起死回生,所以没答应。

但是现在,秦尤别无他法,只能来宋其琛这边碰碰运气,看看宋其琛还愿不愿意用她。

只是秦尤没想到的是,宋其琛和傅谨言还认识,看他从傅谨言车上下来的状态,他和傅谨言的关系应该很好。

倒是傅谨言,明明背上伤得几乎没有完整的皮肤还要出来晃悠,也不怕伤口感染!

当秦尤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担心傅谨言伤口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

而傅巧思看到宋其琛,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少女心思,但这细微的情绪变化,还是被秦尤看到了。

秦尤在傅巧思迈开步子之前,往宋其琛和傅谨言那边走去。

当傅谨言将车钥匙交给盘古七星车童抬头时,就看到秦尤往这边走来。

秦尤穿着一身浅蓝色缎面及脚踝礼服,很低调的款式,但是穿在秦尤这个尤物身上,就不再低调。

曼妙的身姿,纤细的腰肢,勾人的容颜……

傅谨言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这个女人啊……就应该用棉被紧紧地裹着藏在家里!

“宋公子,您好,我是秦尤。”秦尤站在宋其琛面前自我介绍。

宋其琛扭头看了眼傅谨言,两人那眼神交换得暧昧,旁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大概,是傅谨言先前跟宋其琛说过什么。

随后,宋其琛才转过头来看着秦尤,道:“我知道,你是我三顾茅庐都没请到的金牌制作人。”

秦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之前一直忙着家里的事情所以没办法出去工作,现在忙完了,就不知道宋公子那边……”

虽然这个理由说出来,秦尤自己都不相信,但是面子上的功夫还要做。不过她感觉到几道不容忽视的目光。

一道来自傅谨言,这个男人目光浅浅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淡漠,仿佛在说:哟,拒绝我的钱,是因为还有别的办法啊?

还有一道是门口那边的傅巧思的,她一眼就看出傅巧思喜欢宋其琛,但估计,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所以她只能幽怨地瞪着她。

“秦小姐这是来找工作?”没等宋其琛开口,傅谨言就先说道,“不过听其琛说,他的那档综艺,已经找到业内知名的策划人。”

宋其琛再度转头看向傅谨言,后者置若罔闻。

这两人的小动作落在秦尤眼中,知道他们暗中有什么交流,但秦尤没办法拆穿。

“的确,已经找到策划人,项目已经提上日程。”宋其琛生生地将话锋改了,“不过,如果秦小姐找工作的话,我那边还有岗位——”

“咳咳。”傅谨言轻咳两声,像是在警告宋其琛。

但宋其琛是什么人,哪里会受傅谨言的警告,“具体的,等你什么时候方便,去公司谈。”

秦尤意外,没想到宋其琛这么好说话,但同时,她感受到了傅谨言身上散发的,浓浓的寒意。

“秦尤,你很棒。”傅谨言忽然开口。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让秦尤觉得这个男人可能在谋划什么。

秦尤本来以为和宋其琛谈妥了之后,她就可以回去,但是没想到他邀请她一起进去,说他们两个大男人这么携手走进去不好。

她即将成为宋其琛的员工,老板说什么她当然不能拒绝,便答应下来。

转身和宋其琛傅谨言往里面走的时候,看到傅巧思还站在门口那儿,眼神越发冷厉地看着她。

秦尤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刚才傅巧思说的话还历历在目,那就……

“哎哟……”秦尤脚下忽然间崴了一脚,毕竟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呢,而她还未顺势往身侧的宋其琛靠,男人就已经眼疾手快地扶着她的手臂。

本就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伤,但秦尤就是为了给傅巧思找不愉快,她刻意在宋其琛怀中停了两秒,并且给傅巧思做了个“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才从宋其琛怀中出来。

傅巧思的确是被气炸了,但是她要优雅,不能在宋其琛面前表现出什么来,只能转身就走!

等到傅巧思走了,秦尤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再对宋其琛说道:“谢谢宋公子。”

“不用,走路小心点。”宋其琛将双手揣在口袋里面,微微颔首之后才往里面走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将空间留给她和傅谨言。

秦尤不想和傅谨言单独待在一块儿,打算快点跟上宋其琛的步子。

但是刚走两步,就被傅谨言拉了回来,直直地撞入他的怀中。

这么一撞,秦尤的脸撞进他的怀中,但是男人倒是闷哼一声。

毕竟,他后背上是被他爷爷鞭笞的伤。

“你不跟家里好好待着,出来凑什么热闹?当心破伤风死了!”秦尤站稳,从傅谨言怀中出来,但挣脱不开他扣着她的手。

“和我说话就牙尖嘴利,和宋其琛讲话就软声细语。秦尤,你看碟下菜的功力,炉火纯青啊!“

“宋公子没有你这么不讲理。”秦尤不客气地回了过去,“倒是你,故意说他的节目有了制作人,没想到堂堂傅家九少,竟然会和一个女人过不去。”

“你是女人吗?”她应该是只狐狸,狡猾的狐狸。

“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清楚?”秦尤淡声怼了回去。

她是不是女人,傅谨言的确知道得清清楚楚,“嗯,你知我长短,我知你深浅。”

秦尤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傅谨言的荤段子,白皙的脸颊上瞬间晕染上一层淡淡的粉。

“傅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流氓?”秦尤用她那双情浅的眸子,瞪了傅谨言一眼。

“你不喜欢?”男人意味深长地说着,“昨天晚上,你可喜欢得紧。”

秦尤决定不要再和这个男人说任何一句话,他能不能不要三句话不离那些事儿?

还好她还能用一身本事找到工作,不然就真的要收下傅谨言的卡出卖自己,这个局面想想,就很可怕!

她转身要走,只听着傅谨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尤,你最好快点做决定。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那个残废一样等不了。”

秦尤以为自己找到工作,找到办法给哥哥凑集治疗费,就能和傅谨言傅嘉树划清界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