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的好妈妈就是你的老婆 母亲中考将自己奖励给孩子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最近几天,卫子瑶对他可不就是这么个态度?

不争不抢不喜不悲,他怎样都行,都可以,再不就是气他怼他无视他。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

“不是的王爷!”翠喜知道,自己给小姐惹麻烦了,“小姐只是说说而已,只是……”

“小姐?翠喜,你这张嘴不想要了是吧?既然已经入了我殷王府,她还是什么小姐?”

祁千澈一甩衣袖,朝着药园走去:“你们两个,给我滚过来!”

翠喜和洪豪连忙跟上。

到了药园门口,就能闻到里面阵阵香气。

祁千澈怔了一下,大步迈进去,然后就愣住了。

整个院子,完全变了一个样。

这本就是王府最大的院子,如今被卫子瑶打理的,就像是个农家大院一样。

田地弄的规规矩矩甚至还用东西盖了棚子,有草药,有青菜,虽然都不高有的只是刚发呀,却也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

远处还养了鸡鸭兔子。

这……这还是他的王府吗?

“洪豪!你柴还拿的回来吗?一会火灭了,你还吃不吃饭!”

她毫无王妃形象的冲外面喊了一声,就像是普通人家喊丈夫回家吃饭的妻子,祁千澈瞬间心理有些不是滋味。

“柴给我。”他冲旁边抱着柴火的洪豪伸手。

“王爷,这些粗活怎么能让您干?”

祁千澈看着他,没有说话,眼神已经代表了一切,洪豪乖乖的把柴递了过去。

他抱着柴走进厨房,看卫子瑶此时穿的早就不是繁复的纱衣长裙了。

她此时一身白色劲装,小臂上是红色的护腕,脚踩红色踏云靴,头发扎成马尾,配着一顶简单的少年发冠。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是卫子瑶。

她如今哪里是变了一个人?说是脱胎换骨也不足为过。

“真是慢死了,现在正要大火收汁……”她转过头要去接柴火,怎料看到的却是祁千澈那张倒胃口的脸。

她知道,祁千澈一出现,她就没有安宁日子过。

“王爷怎么来了?”虽然看不出欢迎,但也看不出不欢迎。

“本王过来吃饭。”

“哦,行,让翠喜多准备一副碗筷。”

该死的佛系!祁千澈咬牙切齿。

“你就跟他们一起吃?”

“嗯,怎么了?”卫子瑶纳闷。

“他们都是下人。”

“下人就不是人吗?”卫子瑶更纳闷了。

祁千澈到是震惊了。

他当然知道下人是人,可在从前卫子瑶的心理,下人确实不是人。

跟她关系最好的应该就是翠喜,可她对待翠喜也向来是主仆分明的态度,何时准许她上桌吃饭了?

“你要是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吃的话,我可以吩咐洪豪给你单独送一些过去。”

快走快走,回你院子吃去,卫子瑶不停在心里祈祷。

“不必,本王不讲究这些的,一起吃吧。”

晴天霹雳!

没办法,只能一起吃了。

现在天气暖和了不少,他们都直接坐在院子里吃。

显然,这种农家乐行为对于祁千澈来说还是有些新奇的。

平常在外面吃,不是亭台阁楼就是湖心小筑,在菜园子用膳还是第一次。

只是这一口菜下去,他也来不及新奇了。

“这是什么东西?”

“鸡呀,没吃过?”卫子瑶纳闷。

但是洪豪和翠喜却很懂他,连连热泪盈眶的点头。

“很好吃对不对?这些日子晚饭我都是在药园吃的,王妃变着花样的四菜一汤简直太绝了。”

洪豪越说越激动,却没注意到自家王爷越来越黑的脸色。

可是脸色发黑,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键饭菜太过可口,有些扰乱他的思绪。

“添饭。”他高冷的把饭碗递到卫子瑶面前。

看着空了的饭碗,卫子瑶眨了眨眼,“平日我只做三人份的饭,您再舔添一碗就没了,翠喜去给王爷添饭。”

其实是洪豪比较能吃,所以锅里还有一碗,祁千澈是在跟洪豪抢粮食。

“你去。”

“你!”卫子瑶瞪着他,祁千澈却只是举着碗。

“行,我去!”她无奈的起身去添饭。

她的妥协,到让祁千澈有些郁闷。

这个女人,愈发难懂了。

根本摸不清她什么时候会生气,什么时候又会是好脾气。

有时候只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她就会火力全开的怼回去。

可像现在似的,把她当下人使唤,她又一点脾气都没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佛系?

“王爷,饭。”卫子瑶把饭碗放在他面前。

很快,他又吃完了,祁千澈承认,她的手艺,确实是至今为止,他吃到过最好的。

“明日开始,本王来药园用晚膳。”

还要天天来!?

卫子瑶听后,脑浆炸裂,“王爷,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分工的,体力活洪豪做,我负责做饭,翠喜洗碗,您来的话,是打算伸手吃白食吗?”

他身为王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可被卫子瑶这么一说,就好像在药园干吃饭不干活是很羞耻的事情似的。

“本王也可以做体力活。”

洪豪,危!

“你笨手笨脚的……”卫子瑶有些嫌弃,不过想想……前几日刚说了套路他就是为了留在王府,这个时候拒绝恐怕显得有点假。

好不容易因为她恶心的话语,祁千澈有几天没来烦她,现在不是大好的时机?

“王爷,您来当然可以,妾身为您做饭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正好我嫌弃洪豪笨手笨脚呢,您能过来是妾身的荣幸。”

说着她还不忘跟祁千澈动手动脚,直接握住了他放在桌子上的手。

“王爷~您能来药园是对妾身的关爱,妾身自然……”

卫子瑶话刚说一半,祁千澈反手抓住了她的手,俩人的手瞬间变成十指紧扣状态。

要不是脑子反应够快控制住了自己下意识甩手的举动,卫子瑶就无情的把他的手给甩开了。

“咳……王爷您这热情来的有点突然呀。”

“突然吗?只不过是觉得王妃言之有理,你我本就是夫妻,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既然如此,今日本王就在你院中歇下了。”

“我去!?”卫子瑶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大眼睛。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准备?”祁千澈催了她一句。

卫子瑶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她没有听懂,是真的没有听懂。

“准备……什么?”

“去沐浴。”

“咳……”卫子瑶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翠喜,去准备沐浴的水,顺便把我的被褥……”

“不许,今日你跟我一起睡,这种事情还需要本王跟你交代吗?”

“好。”卫子瑶豁出去了,“睡,谁不睡谁王八蛋!”

说完她放下筷子就走了。

也不知道前几天还对她厌恶透顶的祁千澈今天是怎么了!

她就不信一直讨厌她的人,会突然对她有兴趣。

吃完饭,祁千澈稍微在药园里转悠了一下。

这院内小动物养了不少甚至还养鸽子了,菜地井井有条。

“这些都是你弄的?”他问身边跟着的洪豪。

“王爷这不是抬举我了吗?我不过是个粗人,帮王妃提提土还行,这种细致的活可不是我能做的,全都是王妃亲自弄的。”

“她弄的?”祁千澈还真不知道,这卫子瑶什么时候开始会做农活了。

关键……她还会做饭。

“你之前在这院子里都吃过什么?”他像是盘问一样的语气。

洪豪吓坏了,连忙把自己吃过的东西,是什么味道都形容了一遍。

祁千澈自诩是没有什么口腹之欲的人,可听他说的,竟然有些流口水。

“对了,王妃还自己酿了佳酿,味道特别好,平日都会赏我和翠喜喝一杯的,今日也不知为何,没有拿出来。”

“还能为何,因为本王来了呗!”

这个女人,对下人竟然比对他都好,有好东西分给丫鬟和护卫,可他这夫君来了,竟然藏起来!

正气着呢,那边翠喜已经准备好洗澡水了,“王爷,洗澡水已经准备好,您去沐浴吧。”

“这院子里,就你一个人伺候着吗?”祁千澈来了觉得有些别扭,可始终也不知道哪别扭,现在发现,是这里没有下人,有些冷清。

“是的,就我自己,关键平常也没有什么活,洪豪还会过来帮忙。”

关键是,殷王府的人根本没有给他们院子安排过下人。

“去沐浴吧。”祁千澈也没有多说什么,迈步往浴室方向走。

这个浴室当年也是费了些心思的,浴池非常大,旁边还有软塌,只是洪豪伺候祁千澈沐浴的时候翠喜端了一个东西进来。

“这是何物?”一个花朵形状彩虹颜色的东西,祁千澈根本没见过。

“这个是王妃每次沐浴都会放进浴池中的东西,王爷不需要的话奴婢这就拿下去。”

“不必,放进去吧。”按理说祁千澈应该不信任她的任何东西才对。

可最近那女人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让他都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那女人又能搞出什么花样。

接下来,让他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翠喜把花朵放进水里,那花朵竟然遇水则化慢慢在浴池里形成了一道彩虹,还带着淡淡幽香。

“这……”祁千澈从来没觉得自己没见识过,现在他觉得了。

“这个东西叫浴球,王妃亲手制作的。”

又是她亲手做的?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祁千澈陷入了沉思。

翠喜退下,洪豪继续给祁千澈脱衣服。

“这浴球特别神奇,泡过之后不仅放松还可以舒缓疲劳有助睡眠,关键第二天一整天都是香喷喷的,心情都特别好。”

洪豪只是想给王爷介绍一下,怎料渣王爷却冷笑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你又用到了本王前面?”

“……”

洪豪觉得自己以后还是闭嘴吧,关键他也不想的,是王妃要给他用的呀。

“咳……王爷,王妃人真的很好,像是这种东西随随便便就会赏给我和翠喜,所以跟她打好关系……”

“给本王滚出去!”祁千澈不想听他在这里废话。

把洪豪赶出去,祁千澈慢慢走下了浴池,确实,那个东西弄的水里香喷喷的,泡着也特别舒服。

关键上面有一层丝滑绵密的泡沫,用手轻轻抚过,触感有些新奇。

等他洗完澡出来,回到卧室,发现卫子瑶已经洗好在屋里喝茶了。

他自来熟的上去拿起茶杯喝了以后,惊喜的挑了挑眉。

“这是何物?”好像在卫子瑶这里,这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

“水果茶,很好喝的。”卫子瑶说着又给他添上了一杯。

“你有这么多好东西,怎么都不见你拿出来给本王品尝?到是洪豪和翠喜比本王还要优先。”

“王爷有那么多钱,也没见您给我花呀。”说完她耸了耸肩,“知道我们吃的、喝的、用的、还有外面那些鸡鸭鱼都是怎么来的吗?”

“不是管家送来的?”这还用问,祁千澈有些纳闷。

“并不是,全都是我变卖了首饰换来的,我在这院子住着也有些日子了,管家和厨房的人一次也没来过,若不是我自己会做饭,恐怕已经饿死了。”

这些话,还是卫子瑶第一次跟他说,祁千澈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并不知道你受到的是这种待遇。”

“对啊,你不知道,我也不需要你知道,我们这样就很好,你没有把我放在优先的位置上,就也别要求我多么特殊的对待你,你愿意过来吃口饭,我也愿意给你碗筷,你不愿意过来,我也不盼着你来。”

这话说的有理,就连祁千澈都觉得很对。

当初他娶卫子瑶,目的就是这样。

让她一个人在后院孤独终老的过去,他不烦她,她最好也一辈子别出现。

可现在反过来,为什么心里这么不是滋味?

“今后你每个月的例银我会让管家按时给你,吃穿用度也全都是王妃标准,伙食上……”

“免了。”卫子瑶连忙摆手,“没看出来吗?您对我什么态度,您府上的人对我就是什么态度,在他们心里,我就是个不受宠的空架子,所以他们没有人把我放在眼里,这样就很好,银子和吃食都不需要,您是您,我是我,还是不要有太多牵扯的好。”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准备?”祁千澈催了她一句。

卫子瑶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她没有听懂,是真的没有听懂。

“准备……什么?”

“去沐浴。”

“咳……”卫子瑶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翠喜,去准备沐浴的水,顺便把我的被褥……”

“不许,今日你跟我一起睡,这种事情还需要本王跟你交代吗?”

“好。”卫子瑶豁出去了,“睡,谁不睡谁王八蛋!”

说完她放下筷子就走了。

也不知道前几天还对她厌恶透顶的祁千澈今天是怎么了!

她就不信一直讨厌她的人,会突然对她有兴趣。

吃完饭,祁千澈稍微在药园里转悠了一下。

这院内小动物养了不少甚至还养鸽子了,菜地井井有条。

“这些都是你弄的?”他问身边跟着的洪豪。

“王爷这不是抬举我了吗?我不过是个粗人,帮王妃提提土还行,这种细致的活可不是我能做的,全都是王妃亲自弄的。”

“她弄的?”祁千澈还真不知道,这卫子瑶什么时候开始会做农活了。

关键……她还会做饭。

“你之前在这院子里都吃过什么?”他像是盘问一样的语气。

洪豪吓坏了,连忙把自己吃过的东西,是什么味道都形容了一遍。

祁千澈自诩是没有什么口腹之欲的人,可听他说的,竟然有些流口水。

“对了,王妃还自己酿了佳酿,味道特别好,平日都会赏我和翠喜喝一杯的,今日也不知为何,没有拿出来。”

“还能为何,因为本王来了呗!”

这个女人,对下人竟然比对他都好,有好东西分给丫鬟和护卫,可他这夫君来了,竟然藏起来!

正气着呢,那边翠喜已经准备好洗澡水了,“王爷,洗澡水已经准备好,您去沐浴吧。”

“这院子里,就你一个人伺候着吗?”祁千澈来了觉得有些别扭,可始终也不知道哪别扭,现在发现,是这里没有下人,有些冷清。

“是的,就我自己,关键平常也没有什么活,洪豪还会过来帮忙。”

关键是,殷王府的人根本没有给他们院子安排过下人。

“去沐浴吧。”祁千澈也没有多说什么,迈步往浴室方向走。

这个浴室当年也是费了些心思的,浴池非常大,旁边还有软塌,只是洪豪伺候祁千澈沐浴的时候翠喜端了一个东西进来。

“这是何物?”一个花朵形状彩虹颜色的东西,祁千澈根本没见过。

“这个是王妃每次沐浴都会放进浴池中的东西,王爷不需要的话奴婢这就拿下去。”

“不必,放进去吧。”按理说祁千澈应该不信任她的任何东西才对。

可最近那女人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让他都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那女人又能搞出什么花样。

接下来,让他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翠喜把花朵放进水里,那花朵竟然遇水则化慢慢在浴池里形成了一道彩虹,还带着淡淡幽香。

“这……”祁千澈从来没觉得自己没见识过,现在他觉得了。

“这个东西叫浴球,王妃亲手制作的。”

又是她亲手做的?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祁千澈陷入了沉思。

翠喜退下,洪豪继续给祁千澈脱衣服。

“这浴球特别神奇,泡过之后不仅放松还可以舒缓疲劳有助睡眠,关键第二天一整天都是香喷喷的,心情都特别好。”

洪豪只是想给王爷介绍一下,怎料渣王爷却冷笑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你又用到了本王前面?”

“……”

洪豪觉得自己以后还是闭嘴吧,关键他也不想的,是王妃要给他用的呀。

“咳……王爷,王妃人真的很好,像是这种东西随随便便就会赏给我和翠喜,所以跟她打好关系……”

“给本王滚出去!”祁千澈不想听他在这里废话。

把洪豪赶出去,祁千澈慢慢走下了浴池,确实,那个东西弄的水里香喷喷的,泡着也特别舒服。

关键上面有一层丝滑绵密的泡沫,用手轻轻抚过,触感有些新奇。

等他洗完澡出来,回到卧室,发现卫子瑶已经洗好在屋里喝茶了。

他自来熟的上去拿起茶杯喝了以后,惊喜的挑了挑眉。

“这是何物?”好像在卫子瑶这里,这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

“水果茶,很好喝的。”卫子瑶说着又给他添上了一杯。

“你有这么多好东西,怎么都不见你拿出来给本王品尝?到是洪豪和翠喜比本王还要优先。”

“王爷有那么多钱,也没见您给我花呀。”说完她耸了耸肩,“知道我们吃的、喝的、用的、还有外面那些鸡鸭鱼都是怎么来的吗?”

“不是管家送来的?”这还用问,祁千澈有些纳闷。

“并不是,全都是我变卖了首饰换来的,我在这院子住着也有些日子了,管家和厨房的人一次也没来过,若不是我自己会做饭,恐怕已经饿死了。”

这些话,还是卫子瑶第一次跟他说,祁千澈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并不知道你受到的是这种待遇。”

“对啊,你不知道,我也不需要你知道,我们这样就很好,你没有把我放在优先的位置上,就也别要求我多么特殊的对待你,你愿意过来吃口饭,我也愿意给你碗筷,你不愿意过来,我也不盼着你来。”

这话说的有理,就连祁千澈都觉得很对。

当初他娶卫子瑶,目的就是这样。

让她一个人在后院孤独终老的过去,他不烦她,她最好也一辈子别出现。

可现在反过来,为什么心里这么不是滋味?

“今后你每个月的例银我会让管家按时给你,吃穿用度也全都是王妃标准,伙食上……”妈妈开玩笑的对我说,只要我考的好,就帮我介绍一个好的老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