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每个星期都要 闺女把自己给了老爸当礼物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所有的宾朋都走了,祁千澈和蕊儿终于回了自己的院子。

蕊儿看到他了这院子有些疑惑,“王爷,为何不去海棠园?”

那是王爷之前就给她准备好的院子,里面种满了她最爱的海棠花。

里面从家具到古董全都价值连城。

“今夜先不去那边,到我的院子去。”大喜之日,祁千澈懒得跟蕊儿解释那个院子的事情,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把那院子给了卫子瑶。

“好……一切都听王爷的。”蕊儿知道,整个王府都是她的,根本就不在乎一时半会。

她娇羞的靠在祁千澈的胸膛,等待这个男人将自己变成女人。

回到房间,祁千澈把蕊儿放在床上,他看着蕊儿慢慢退去衣衫。

妙龄女子的一切都是那么吸引人,作为男人,祁千澈竟然对她生不起半点兴致。

与蕊儿相识多年,都没有越矩的行为,今夜……

祁千澈此时把所有激情都投放到了蕊儿身上,看着少女任他采撷的娇羞模样,他还是没什么兴趣。

身体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更没有……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蕊儿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告诉他,她已经准备好了。

可他……

祁千澈一把拽起旁边的衣服,披到了身上,“本王突然想起来,大哥交给我的一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先去书房看看。”

说完,他披着衣服大步离开,躺在床上的蕊儿傻了。

“王爷!”她焦急的喊了一声,“是臣妾做错什么了吗?”

别说做错什么,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呢呀!

这幅身体,从小精心保养,无论身材还是皮肤,都堪称完美。

为的就是今天,可祁千澈却只是看了几眼就走了?

“王爷,您不满意臣妾吗?”

“不是。”祁千澈摇了摇头,“是大哥那边还有事。”

祁千澈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催眠自己了,但他就是对那女人兴不起什么想法。

果然有些事情能装,但有些事情是强装不来的。

他一个人在王府里转悠,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药园?

府里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个院子?

正想着呢,院子里传来了那欠揍的声音。

“不对!哎呀不对,你们这样弄得弄到什么时候去?不用在乎这些树,这么小心翼翼的做什么?”

卫子瑶?这里是海棠院?

这才一会功夫没看住,她竟然把海棠院的名字都给改了?这该死的女人可真能折腾。

他走进院子,正看到卫子瑶带着翠喜和洪豪在围着海棠树转悠,旁边已经有好几棵树都被他们给砍断了,现在好像正挖根呢。

好好的院子,已经被她弄的到处是坑和图了。

“你们在做什么?”他的声音蓦然响起,那三个人动作都顿了一下。

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卫子瑶。

“王爷?您这新婚之夜不在房里逍遥快活,怎么到这来了?”

卫子瑶说着,眼神控制不住的往祁千澈敏感部位瞟,意思很明显。

她就是怀疑祁千澈是不是不行。

祁千澈被她这眼神看的心烦,侧了侧身子,“这是本王的王府,本王想在哪就在哪,还需要跟你汇报啊?”

“哦~不用,随便逛,你开心就好。”

应付着说完,她又转头使唤起洪豪了,“我说你是习武之人吗?还是说你家王爷不给你吃饭?力气这么小还不如翠喜,赶紧挖。”

“你们在做什么?”祁千澈不知道这女人又抽什么疯。

“这么好,土地这么肥沃的院子,我打算用来种些草药。”

这是什么鬼话?

“种草药?好好的海棠树你砍了就是为了种草药?什么药买不到?宫里要什么有什么,用得着你在这祸害人?”

“祁千澈,没学问你就把嘴给我闭上!你知不知道有些稀缺药材入药必须是新鲜的,长途运输不行,晾晒干了也不行,宫里?宫里那些草药能跟我亲手种出来的比吗?”

这种恋爱脑渣王爷,竟然还敢说她祸害人,真是没天理。

“海棠是什么?解语花吗?再怎么解语它也只是花!而我要种的,是药,关键时刻能救你命的东西,挺大个人了,别老惦记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祁千澈觉得这女人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教育起他了。

可是她的话,竟然还无法反驳。

无法反驳他也有办法治她,“去给我准备洗澡水,我要沐浴。”

祁千澈这话说完,不光卫子瑶,其它两个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可他却挑着下巴,“怎么?本王在王妃这里过夜很奇怪吗?”

“不奇怪。”卫子瑶点了点头,“翠喜,去给王爷准备洗澡水,然后把我的铺盖送到厢房去,我晚上跟你住。”

祁千澈听了这话,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什么意思?这女人还不打算跟他住一起?

虽然本来就没打算住一起,他就是故意气卫子瑶的。

可卫子瑶这个反应,反到气坏了他。

他甚至有点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卫子瑶了。

“本王突然想起起还有公务,先去忙了。”

说完他迈步就走,看着他的背影,洪豪叹了口气。

“王妃,您说您也真是的,王爷好不容易到您这来一次,不留他也就算了,您怎么还把他气走了?”

卫子瑶是发现了,争宠这事她自己不着急,洪豪比她着急多了。

“今天是那为侧妃入府的日子,你家王爷不在屋里跟她温存跑到我这来,这不是给我拉仇恨吗?我不想惹事自然不能留他。”

她这话说完,洪豪看她跟看怪物一样。

“看我干什么?”

“王妃,您变了,您不会真的不爱王爷了吧?换做往常,王爷跟别人洞房您定会闹的整个王府鸡犬不宁。”

何止是变了,她这是完完全全的换了个人,可又不能直说,只能装深沉。

“被伤过的心爱能爱谁……洪豪,你不懂,每次期待这盼来的都是冰冷的绝望,久了,便不再期待。”

卫子瑶觉得自己真是当代爱情大师了。

看着王妃悲伤的样子,洪豪干活都卖力了许多,就当是帮自家那没良心的王爷赎罪了。

只是树都砍完了,没地方放也是麻烦。

“这么多树,放到哪里去啊?”

“放你们家王爷院门口去吧,他不是喜欢吗?留着给他当念想吧。”卫子瑶大手一挥。

“是。”

洪豪答应,开始慢慢往外运那些被砍了的树。

砍了这些树,接下里就是买弄药园的事情了,今天她心情还算好,美美的就睡下了。

可她虽然美,对于有些人来说,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蕊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床和被子上满是那个男人的味道。

可那个男人竟然在关键时刻把她扔下,去处理什么政务了?

侮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蕊儿越想越气,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的陪嫁丫头进来给她梳洗,从头到尾都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蕊儿看着她,脸色阴沉的可怕,“你丧着个表情给谁看?连你也瞧不起我是不是!?”

说着,蕊儿一个耳光抡了过去,那小丫鬟慌忙跪到地上。

“不是的蕊儿姑娘。”

“我跟你说过什么?要叫我公主!”此时面目狰狞的蕊儿哪有平常温婉可人的样子。

以往就算是私下她也绝不会如此歇斯底里,显然是昨晚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

“是的公主殿下。”小丫鬟委屈的抽泣了起来,“刚刚在府里,我听到有人在嚼舌根,说昨日新婚之夜,王爷撇下你去了王妃院子,后来还吃了闭门羹被王妃给赶出来了。”

丫鬟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蕊儿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现在府里都说……说……”

“说什么!”蕊儿要气炸了。

“都说王爷和王妃是真爱,而您太不懂事惹的王妃生气,所以王爷连新婚洞房都没给您,就是为了让您涨涨记性。”

“胡说八道!”蕊儿一脚踹过去。

“他们两个是真爱?就那卫子瑶也配!?她就是个废物,丑陋的废物!澈哥哥如果真的爱她,就不会新婚不足半月就迎娶我,更不会让我穿上王妃礼制的嫁衣!”

其实蕊儿比谁都明白,祁千澈不喜欢卫子瑶。

可她咽不下这口气,就算不喜欢,她也太生气了。

“还有……”丫鬟已经不敢往下说了,但是她知道,不说的话蕊儿会更加责备她。

“别吞吞吐吐的!”

“还有就是,海棠院的树昨夜都被王妃砍了,砍下来的树就堆在院子外面,现在海棠院已经给王妃住了,而王妃给那里改名叫药……啊!”

丫鬟话还没有说完,蕊儿一个茶杯砸了过去。

然后起身就往外冲,刚到房门口,果然就能看到院外堆着很多树干。

“卫子瑶!卫子瑶!她就是成心跟我找事,成心给我过不去!我一定不会放过她!”蕊儿真的是气疯了。

……

“阿嚏、阿嚏!”刚刚爬起来吃早饭都不想下地的卫子瑶睡眼惺忪,下意识骂了一句,“哪个王八蛋骂我。”

这次蕊儿还真是冤枉卫子瑶了,她根本没有找茬的意思。

只是完全没想到,新婚之夜蕊儿竟然住到了祁千澈的院子里。

“王妃,起吧,我给您洗漱,一会侧妃就要过来敬茶请安了。”翠喜在旁边催促她。

“什么王妃,叫小姐就好。”王妃这两个字听的她脑袋疼。

她这正懒洋洋的准备起身呢,外面就传来了蕊儿的声音。

“姐姐,姐姐在吗?没有人通报妹妹擅自进了院子却不敢进屋,妹妹能进去吗?”

她站在门口,冲里面问,声音柔的卫子瑶骨头都酥了。

“进来吧。”她应了一声,然后伸手给翠喜让她伺候洗脸和穿衣。

怎料蕊儿进来,连忙上前。

“这些事下面人伺候的不够细心,让妹妹来吧。”

“使不得!”卫子瑶连忙拦住了蕊儿,“你是新过门的媳妇,王爷偏爱你,你这样伺候本妃,如果让有心的小人传出去,还以为本妃仗着自己主母之位欺负你个妾室呢,说出去不好听。”

说完她正了正身姿,“翠喜,伺候本妃洗漱。”

卫子瑶让翠喜伺候她洗漱,可没说她洗漱的速度这么慢!

蕊儿坐在旁边,看着她挑个耳环就挑了半盏茶的时间,不是嫌太女人,就是嫌没个性。

直到将一个耳钉带在耳朵上,她才像想起什么了似的。

“对了妹妹,昨天还说要送你新婚礼物,后来就忘了,翠喜,把这个拿给侧妃。”

说着她从梳妆台上拿起了一个锦盒,里面是一套上等红玛瑙的首饰,十分漂亮。

要不是诶子瑶不喜欢这些东西,还真舍不得给她。

看着首饰,蕊儿脸色已经有些不好,但还是接了过去,然后敬了茶马上找借口就走了。

出门之后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小丫鬟冬梅在旁边嘟着嘴。

“这王妃真是好手段,送这么一套大红的首饰,不就是拐着弯的怪您昨日穿了红嫁衣吗?这东西,您也不能戴,看着就膈应。”

听着冬梅的话,蕊儿牙咬得更紧了,这该死的卫子瑶!

……

要不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卫子瑶哪能知道自己就这么躺枪了,翠喜还纳闷呢。

“小姐,你为什么要把那套首饰送给侧妃呀?我看着挺好看的,再说是大红的,她也没资格戴。”

“怎么没资格?王爷宠着她,她连大红嫁衣都穿得,一个红色首饰怎么就戴不得?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大红色给她,王妃之位给她,只要别整幺蛾子,什么都给她,让我安静的做个美女子就好了。”

“小姐您也真是的,怎么能把王爷让出去呢。”翠喜觉得自家小姐真是奇怪,原来还爱的要死要活,现在竟然不爱了。

卫子瑶想了想,“傻丫头,你也不看看你家小姐原来是什么条件,长得丑没特长,当然要抓住一个不放,赖上他死活要嫁,不然不就嫁不出去了?”

说着她站了起来,转了个圈,“现在呢?小姐我要脸蛋有脸蛋,要医术有医术,这样优秀的本小姐,什么样的帅哥找不到,为什么非要在那个渣王爷身上吊死?”

卫子瑶得意的臭美时,翠喜已经石化了。

“所以,你想要找个什么样的?”

“嗝……”听到渣王爷的声音,卫子瑶被吓得打了个嗝,“嘿嘿,王爷,您最近还真是关心臣妾呢。”

“本王还真没想到,原来王妃还存着这分心思。”祁千澈一脸冰冷。

看着祁千澈温怒的脸,卫子瑶这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马改口:“嘿嘿,王爷误会了,纵使人间美男千千万,能与王爷并肩的那也只是屈指可数。”

“嗯?”祁千澈瞥了卫子瑶一眼。

“不不不,没有天下美男千千万,您祁千澈绝对独占鳌头无人能及。”卫子瑶尽可能捡他爱听的说。

“卫子瑶,你别以为拍两下马屁本王就能放过你,说吧,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靠!这什么人?

怎么就揪着不放呢?

“王爷,既然您今天问了我是什么意思,那我就坦白跟您说吧,是这成亲之后,我思来想去觉得耽误了王爷您,您如那九天之上的仙人,而我只是人界一颗小草,你我云泥之别实在是难以相配,更何况,您与蕊儿两情相悦,我这种棒打鸳鸯的行为让人不耻。”

“有话直说。”祁千澈脸色已经沉了下去,总觉得她不会说出什么好话。

“我的意思呢,就是您找个机会,赏我一张和离书,不!休书都行,您把我逐出府去,这王府不就剩下您和蕊儿缠缠绵绵翩翩飞了吗?何必留着我碍您的眼?”

祁千澈瞥了她一眼,“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懂事?有事没事出言顶撞本王,冷嘲热讽,今日倒是会说话。”

“王爷~~人家今日这不是有事相求吗?当然得拿出求人的姿态了,您看您也说了,平常我总是顶撞您,还对您冷嘲热讽,这是大不敬您就休了我吧。”

看着她这幅谄媚的样子,祁千澈偏就不想顺了她的意。

“做梦!你不行的时候赖着本王非要嫁给本王,现在你要脸蛋有脸蛋要医术有医术了,想一脚踹开本王去找别的野男人?呵……”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卫子瑶发誓:“离开王爷我绝对终身不嫁,得!我干脆削发为尼您看怎么样?”

“卫子瑶!”祁千澈终于忍无可忍了:“你是说削发为尼终身不嫁都比跟着本王强是吧?那你当初非折腾着嫁给本王做什么?”

“哎哟,那不是年少无知吗……”卫子瑶话还没说完,就被盛怒的祁千澈打断了。

“年少无知?现在你不年少了?竟敢戏耍本王,你别想着离开王府!”

说完祁千澈一甩衣袖,快步离开。

“我话还没说完呢王爷,我是说我年少无知影响了你和蕊儿的感情,我……”

“王妃您还是别说了。”翠喜在旁边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卫子瑶,“哪有您这样的,我要是殷王殿下,我都生气,之前做了那么多事非要成亲,现在又要和离,您这不是耍他吗?”

正说着呢,洪豪一脸懵逼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爷怎么回事?好吓人,我跟了王爷这么多年,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我从未看过有人能真正激怒他。”

“王妃刚刚说要跟王爷和离,把王爷气走了。”翠喜无奈耸了耸肩。

“啊?这不是王爷朝思暮想盼着的事情吗?他为什么生气?”

“因为王妃说没了王爷,天下美男都是她的。”

“……”

洪豪无语了,这王妃还真是一天一个作死小技巧。

卫子瑶也郁闷了,第一次这么郁闷。

她这些天一直想着找个时间跟祁千澈说和离,本以为只要她一提,祁千澈立刻签字盖章的事情,现在却闹成了这样。

直到中午吃饭,她还没有从和离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撤了吧,本小姐没胃口。”

正说着,祁千澈突然闯了进来。

看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卫子瑶笑了下,“怎么着王爷,想好了来休我额……”

怎料祁千澈却黑着脸:“解药!把解药给本王拿出来!”

他这凶神恶煞的抓着卫子瑶,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王爷!您这是做什么!”翠喜看了差点吓死,“您快放开小姐,小姐要被您掐疼了!”

“掐死?她今天如果再不交出解药,本王掐死她又何妨。”

卫子瑶被他捏在手里,她发现只要面对蕊儿发病,完全变了一个人那般。

被抓了将近一分钟,祁千澈终于放手了。

卫子瑶晃了晃自己被捏疼的手腕:“祁千澈,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演的很好?但在我眼中,却总觉得你对蕊儿不是真爱,更像是有别的目的。”

祁千澈看着她,脸色依旧冰冷:“本王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祁千澈,你想要解药是吧?好,我给你。”

说完她起身:“走啊,去给你的蕊儿解毒。”

到了蕊儿的住处卫子瑶才知道,原来她说自己毒发,一直在床上躺着。

面色煞白,看上去确实有些唬人。

难怪祁千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姐、姐姐……恕妹妹不能起身给您请安了。”还在演。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根本没看卫子瑶,而是看着卫子瑶的身后。

“别找了,祁千澈没来,他让我过来给你解毒就去忙别的了。”

听卫子瑶说完这个,蕊儿明显放松了不少。

见此卫子瑶上前一步,坐到了她床边,神色很凝重。

“蕊侧妃,你这毒是怎么回事,咱们俩心理都清楚,你让祁千澈来跟我要解药,是你不知道我懂医术吧?现在你知道了,我给的解药你还敢吃吗?”

这还是卫子瑶第一次跟蕊儿正式对线,原来的卫子瑶百口莫辩这哑巴亏吃下了。

现在的卫子瑶,如果这件事不影响到她,她也愿意背锅,但事实明显不是那样。

“你、你什么意思?”此时蕊儿有些心虚。

“我什么意思?你现在活的好好的,没必要跟我这作死,这解药我敢给你敢吃吗?本来活的好好的,一副解药下去你可就死了。”

“你……”蕊儿有些被她吓到了。

要是原来她打死不信卫子瑶的话。我在学校回来到时候。我爸爸每个星期都要我做饭给他吃。说我做的很好吃的。我也经常带好的东西礼物给我老爸的。我知道爸爸对我很好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