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盘坐整根吸入 低位两阴夹一阳之后大幅上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卫子瑶,既然你来了老夫也不怕当着你的面说,我年轻时游历江湖就曾听说过一个阴毒的功法,它可以使将死之人回光返照数日,只是数日后这人会死的更加痛苦,你用的想必就是这个吧?”

没想到张太医编故事的本领太挺强。

“更痛苦?啊!!我的女儿啊!”纪贵妃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往日的端庄,她就是个普通母亲,哭的撕心裂肺。

卫子瑶是没想到张太医竟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她现在也没有办法为自己辩驳。

“不是?传言这个功法是个邪术,可以把将死之人的好运转到自己身上,你看看你这些天多风光,恩赐无数,就连容貌都变得倾国倾城,你还敢说你没用妖术?”

卫子瑶想要证明自己并不难。

“父皇,儿臣绝对不是他说的那样,不如你让儿臣继续给公主治疗,我可以保证……”

“住口!”这时盛怒的北文帝终于开口,“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想坑害吾儿,来人啊!把她给我拖进天牢!”

愚蠢!

卫子瑶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栽了。

心理虽然不服,但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好在还有时间,就算在监狱里,她相信也会有转机。

可是这天牢,她想的太简单了。

恶臭味熏天,惨叫声不断,外面能听到各种酷刑的声音,蛇虫鼠蚁满地爬。

就算没罪,在这里呆一段时间都会精神失常的吧。

正想着呢,天牢的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卫子瑶认识他。

“有事儿?”

“师父让我来告诉你,把你给八公主治病的那些东西交出来,他有办法保你不死。”

卫子瑶之前见到他,他就是跟在张太医身后。

“你是张太医的徒弟?我记得你悟性不错,是个好苗子。”

“别跟我废话,东西拿出来。”那人不想跟卫子瑶多说。

可后者却笑着摇了摇头,“医者仁心悬壶救世,你师父那脏心烂肺的不配行医,你跟着他学不到东西的,他根本不会教你,毕竟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我说的对吧?”

这句话,还真说道刘少音的心坎里了。

当初他被无数人看好,挤破脑袋拜师到张太医门下,可这么多年过去,除了一些肮脏手段,他什么都没学到。

看出自己说中了他的心事,卫子瑶急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角。

“你也是懂医之人,应该知道公主前几天就是已经好转,可突然发生意外必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如果能帮我一个忙,助我脱离这里,我承诺出去后我教你医术绝不藏私。”

“就凭你?”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明显心动了。

“张太医束手无策的病症,我一个晚上就治好了,你说呢?而且你也不用怕你师父,因为我出去了,就是他的死期!”

刘少音听了她的话,沉吟片刻,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吧,要我做什么?”

“这个给你,每天给找机会给公主服下,每日两次,还有尽可能的控制公主膳食,不要有糖,不要重油重盐的东西。”

刘少音看着手里的药,有些迟疑。

“哎呀,你还担心什么?你偷偷喂药就算公主死了也是我背黑锅,但是公主要是活了,你就平步青云了!”

在卫子瑶的忽悠下,那小太医拿着药走了。

卫子瑶也松了口气,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天无绝人之路。

正想着呢,旁边草垛里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

“咳咳咳……好黑心的小丫头,也即使那小子傻会被你忽悠。”

听到这声音,卫子瑶吓了一跳,她根本不知道监牢里竟然还有个人。

“什么人?”

“不用怕,老夫不动你。”

“谁怕你了。”卫子瑶嘴上这么说,可刚刚确实吓了一跳。

“我可没忽悠他,我说的都是实话,只要我出去,那些人就都别想活。”

“哈哈哈哈……果然年轻气盛。”老人家笑的苍凉,“谁进这里的时候不是像你这般豪言壮语,可是进到这里,又有几个人能出去?天真……”

这大实话说的,还真扎心。

卫子瑶懒得理会他,坐的离他远远的,过来一会有人来送饭,那人相当粗鲁的把饭碗扔在地上,带着馊味的饭洒了一地,卫子瑶嫌弃的别过脸去。

而别的牢房内,那些人竟然如同狗一般,趴在地上疯狂的抢食。

这时,房间内的老人家也坐了起来,卫子瑶也终于看清了他。

竟然是个精致到不行的老者,胡须修整得体,发髻也是十分板正,根本就不像是阶下囚的样子。

他举止优雅,蹲下捡起馊饭,“还是吃一些吧,不然扛不住的。”

卫子瑶怎么可能吃得下这种东西?

她转念一想,差点高兴的跳起来,她作为资深吃货,实验室三楼有个设施超级豪华的厨房。

那里光对开门的大冰箱就有两个,各种水果食材数不胜数,零食架子更是堪比超市。

要是能把那里的东西搬过来……

想到上次她受伤手链耍脾气不肯给药,她瞬间没那么热情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素手一挥,桌子上多了一带方便面和一根火腿肠。

“我去!”卫子瑶服了,她现在想要的不是方便面火腿肠,她想要的是自嗨锅……

算了还要啥自行车,有的吃就不错了。

她正想吃,抬头看到那边举止优雅的老人,想到自己爷爷,突然有点于心不忍。

起身走过去,将手里的火腿肠递了过去。

“这是何物?”

老者拿着手中火腿肠,不知道是什么。

“吃的东西,放心吧,没毒。”

“我一个糟老头子,还在乎什么有没有毒。”

他说自己是糟老头子,卫子瑶可不信。

这里是天牢,没两把刷子的想进来都难。

老者吃了火腿肠十分新奇,话匣子也就此打开了。

卫子瑶本就不是什么高冷性格,俩人聊的到是火热。

原来这位老者是太上皇挚友,是上任宰相。

太上皇并非是死了,而死选择潜心修道,如今已经退位十多年。

这位老宰相在京城过的到也算安逸,只是前阵子雪灾,皇上派人去治理,可经过调查却发现,有人私吞赈灾款,调查下来源头竟然是这位宰相大人。

“那事情不是您做的?”

“当然不是!”老人家语气坚定,“老夫清廉一辈子,怎么会做出这种对不起百姓的事情!”

“那您为何会在这里?皇上不信您的话?”

“皇上?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会在这就是他的旨意,辩驳又有什么用?”

说着老者拉开了自己的衣袖,只见衣袖下的胳膊上长满了毒疮。

“怎么会这样?”

“当日吃了皇上赏赐的汤,就这样了,我被抬进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哪有时间去辩驳,进了这里谁还会听我的话?”

这话说的太过悲凉也太过现实,到这里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卫子瑶抓过老者的胳膊反复看了看,“您这……好像不是中毒。”

“你个小娃娃懂什么?”

“真的不是中毒,这只是严重的过敏反应而已,当时您吃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说是叫什么羹,是御厨新研发出来的菜品。”老宰相想了想,“味道甘香,有些像榛果的味道。”

卫子瑶大概能猜测到可能是腰果过敏,在原身的记忆里,这个世界并没有腰果这样东西。

如果真的是这样……

“我懂医术给您看看。”卫子瑶一边医治一边闲聊,“皇上特意把新菜系送给您品尝,也许只是想让您尝尝鲜,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说明白的好,被冤枉之后人死了不要紧,可一世英名不能被践踏。”

卫子瑶这话说完,老者看她的眼神已经不像之前,“你这丫头见解独到,是谁家的小姐呀?”

“卫家,卫子瑶。”

“卫子瑶!?”老者语气惊诧,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是卫子瑶,再打量她一番之后,又释然了,“老六各方面都不错,可惜眼光不行,放着你这般女子不选,竟看上了那么个蕊儿。”

“别提他,扫兴,您还是想办法见皇上吧,见到他误会一定能解开的。”

“见皇上?”文宰相摇了摇头,“这天牢中哪个不想见皇上?恐怕是没有人愿意为老夫传话的。”

“那还不简单,到时候我出去,自然会像皇上说明这件事。”卫子瑶把事情揽了过来。

“这么有自信能出去?”

“当然,刚刚那小太医早就不服他师父的压迫,在这宫里,只要是聪明人就会抓住一切机会,我给他的有可能是他今生唯一一次翻身的机会。”

“不错,真是不错。”文相赞赏的点了点头。

“您也觉得这计划不错?”

“老夫是觉得你不错,没想到卫恒那榆木脑袋竟然能生出你这般灵动的丫头,看来传言真是不可信。”

也许是可信的……卫子瑶在心里补充。

有相爷在,卫子瑶的蹲大狱之旅还算轻松。

这为文相,真不愧是相爷,见识广博知识丰富,骨子里带着文人的傲骨,当然也带了一定的迂腐。

聊累了,卫子瑶想弄点瓜子饮料什么的出来,可惜,手链不给。

只是雷打不动的在饭点变出来一袋方便面和一根火腿肠。

卫子瑶就这么在监狱里耗了整整两天,终于有人来了。

“卫小姐,老奴奉皇上之命来接您出去。”

听到这话,卫子瑶与文相对视一眼。

“怎么了?”卫子瑶问。

“是公主殿下醒了,她哭着为您求情,皇上叫您过去呢。”

福公公说话十分恭敬,他是皇帝身边老人,能让他亲自过来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最起码现在祁简宁醒了,就说明张太医那套说辞不可信,否则八公主该痛苦的死去才对。

“走吧。”

说完卫子瑶起身跟着福公公走出了监牢,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她竟然有种重获新生的错觉。

里面的味道真是太难闻了!

一路跟着福公公回到祁简宁的宫殿,外面跪了一片人,那位张太医就在其中。

到了祁简宁寝殿,她正虚弱的靠在床头,皇上和纪贵妃坐在旁边。

因为已经有人通报过,祁简宁现在十分激动。

“子瑶,对不起,都怪我,怪我没有听从你的嘱托偷偷吃了甜食和大肉,害了你,都怪我嘴馋。”

她这哭诉,明显是在给卫子瑶暗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