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人把我当马桶 每天肚子里都是他的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清漪有些想笑,就是那时候那突然的脑子一热,她就真的跟唐景殊走了。

可以说,唐景殊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让她不仅仅只是顾清漪,还是颜盏。

“啧,你是蜗牛吗?从你打电话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

顾清漪一走进去,就遇到正从里面出来的唐景殊,狭长的眼眸中带着戏谑。

“……准备走?”

顾清漪不理他的调侃,目光在他旁边的几人身上转了一圈。

“这是主办方的王经理,这位是艺术中心的冯主任。”

唐景殊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两人,往顾清漪身边挪了一步,对两人道:“这位就是颜盏。”

“没想到从不露面的颜盏小姐,这么的年轻漂亮。你好,我是王琛。”王经理年纪不大,三十来岁,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

一旁的冯主任笑了笑:“幸会。”

“你好。”顾清漪朝着两人礼貌的欠了欠身。

画展的场地已经确认过了,唐景殊与两人又确认了一下细节后,这才看向顾清漪:“画展的门票已经售卖一空,王经理的意思是,希望能够补签一份合同,将画展时间延长一周,并增加几个其他城市的画展。”

“为什么?”

顾清漪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

“颜盏小姐有所不知,您虽然是第一次回国举办画展,但前期宣传做的很不错。画展虽然还没有开始,票都已经一售而空,很卖座。我们是商人,商人自然要挣钱。”

王琛笑着解释,明明话说的如此的市侩,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市侩。

顾清漪大致明白了一些。

工作室的事宜一向都是唐景殊在打理,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些,所以也一直没有过问过。

“颜盏小姐不用急着做决定,可以考虑一下再做回复。”

见顾清漪没说话,王琛笑着给顾清漪找了个台阶。

“不好意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确定了,我们再和您联系。”顾清漪有些不太好意思。

“行,那就这样。”

待王琛和冯主任离开后,唐景殊清冷的脸上,狭长的凤眸中浮起了一抹危险:“顾清漪小姐,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顾清漪身体一僵。

“宫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如果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

唐景殊的声音有些冷淡。

顾清漪抿了抿唇:“我知道。”

“你知道个P!”唐景殊睨了她一眼,如玉般冷隽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嘲弄:“别到时候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一个个对你虎视眈眈,就你这蠢萌的样子,你能斗得过他们?”

“我没打算跟他们斗……”

“怂!”

唐景殊伸手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冷笑:“我这几年白教你了?一回来就怂成这样!”

“……”

顾清漪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我已经决定了,等知沁换好骨髓,我就回法国去,以后都不回北城了。”

唐景殊凤眸眯了眯。

“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王经理的提议你看着处理就行,画展也不一定需要我出席。”

顾清漪被他看的有些心虚。

不由自主的拢了拢围巾。她可没忘记换衣服时才发现,自己脖子上被宫凛种了多少的草莓。

青紫的痕迹太明显了。

“谁让颜盏其丑无比呢,还是看画比较实在。”唐景殊耸了耸肩,大步朝着艺术中心外面走去。

顾清漪:“……”

你才其丑无比!

……

不得不说,宫老爷子的速度很快。

第二天早上顾清漪就接到夏婉儿的电话,说她已经同意让顾知裕给知沁捐献骨髓,而且人已经在医院了。

顾清漪换了衣服就要出门,在门口碰见买早餐回来的唐景殊。

唐景殊听说已经可以做手术了,就和顾清漪一起去了医院。

唐景殊去停车,顾清漪先行一步走了进去,正好碰见了夏婉儿,得知顾知裕已经被推进去做术前全身检查了。

“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手段。”

夏婉儿见到顾清漪,冷哼了一声,眼里闪过一抹不屑。

顾清漪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你也不差。”

“哼!别以为我答应让知裕捐骨髓,我就是怕了你。我告诉你,不管是我还是宫老爷子,都不可能让你呆在宫凛的身边,所以还是那句话,离宫凛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夏婉儿神情阴翳。

其实夏婉儿保养的是真不错,四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跟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差不多。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身材仍然保持的很好,否则也不可能这几年把顾有明迷得找不着北。

顾清漪懒的理她,直接去病房看知沁去了。

夏婉儿看着她的背影,勾唇冷笑:“我不知道你怎么跟宫老爷子联系上的,但我还是得提醒你,在这件事情上,我和宫老爷子的立场是一致的。所以,顾知沁能不能好,你的态度最重要!”

顾清漪脚步顿了顿,她没有回头,“不用你提醒。”

“你!”

夏婉儿被顾清漪堵的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

如果不是宫老爷子发了话,她是断然不会让知裕去给那个小贱人换骨髓的。

苏雅的女儿,也配接收她儿子的骨髓?

只是没想到顾清漪在她这里没讨到好,竟然联系上了宫老爷子。一想到她这二十几年都活在宫老爷子的阴影之下,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这种境遇,却没想到现在,宫老爷子对她的态度还是这么的冷硬!

顾知沁有救,顾清漪真是一眼都不想看到夏婉儿,也不管她在后面怎么说,顾清漪权当做没听见,直接去了知沁的病房。

却没想,一推门她就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顾清漪抿着唇,有些不善的看着病房内的男人。

清瘦的身形站在房间内,给人一种淡漠冷凉的感觉。

宫凛看了顾清漪一眼,勾了勾唇,声音带着一种薄薄的冷:“听说知沁生病了,我来看看知沁。”

“……”

顾清漪脸色并不很好看。

“姐,小凛哥哥来看我的。我和小凛哥哥几年都没见了。”顾知沁开心的说着,并没有意识到顾清漪和宫凛之间的气氛,有那么的一丝微妙。

顾清漪点了点头:“你们先聊。”

“姐,你和小凛哥哥不也有七年没见了吗?坐着一会儿聊会天呗。”

顾知沁说着就要来拉顾清漪,走到一半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了,目光狐疑的在两人视线扫视了一番:“不对。姐,你是不是已经见过小凛哥哥了?”

“……顾知裕的检查做的差不多了,我去看看情况。”

顾清漪转身就出了门。

还好宫凛并不知道她之前去金碧辉煌的目的。

顾清漪在心里祈祷,宫凛不会这么八卦的把这件事情告诉知沁。

说看情况,只是一个借口。

顾清漪站在走廊尽头,目光看向远方,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你就不担心,我会把你做的那些事情,告诉知沁?”清清冷冷的声音,让顾清漪身体骤然一僵,连心都不由的提了起来。

顾清漪深吸一口气:“你不会的。”

“那可未必。”

宫凛嗤了一声,一手从身后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带着转过身来。

他的眸子中倒映出她的影子,漆黑的眼眸中,酝酿着一种陌生而难以察觉的情绪。

“你想怎样?”

“我能怎样?”

宫凛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手放开她,伸手从裤子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

深吸一口,烟圈从他薄凉的双唇中轻吐而出,缭绕在两人之间。

这是顾清漪第一次看到他吸烟。

有些震惊。

咬了咬唇,她侧过脸,语气有些不太自然:“不要告诉知沁这些,她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告诉她什么?你不觉得,你应该好好解释一下吗?”

宫凛神色仍旧是淡淡的,但那双眼眸盯着顾清漪,仿佛看到她的心底。

“为什么在金碧辉煌拍卖自己?给你钱你不要,为的是什么?”

“……”  

顾清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咬咬牙:“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出卖自己?顾清漪,连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觉得你难道能够骗得过我?”

宫凛双手撑在窗台上,目光悠远。

顾清漪垂了垂眸,忽然抬起头笑了起来:“你既然知道我是骗你的,那就说明,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讲真,你还是不知道真相的好。因为一旦知道,你会不开心的。”

“所以,你是觉得我现在过的很开心?”

宫凛侧过身看了她一眼,眸子底一片冰凉。

“手术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我说了,等知沁手术过后,只要你想知道,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顾清漪压下心里的不安,直直的看着宫凛,“所以在这之前,请不要再问我了。与其让我骗你,不如再等等。”

顾清漪转身就走,被宫凛拉住了手腕。

正欲说话,忽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道中传来。

“你没骗我吧?阿凛真的在上面吗?”

“他在知沁的病房里,你现在去肯定能看见他。”

顾清漪没想到夏婉儿和顾有明会上来。

她不能让夏婉儿看到她和宫凛在一起,马上就要做手术了,她不能让夏婉儿反悔。

她一脸慌张的想要躲进旁边的洗手间,可手腕被宫凛拉住,她根本就动不了。

“放手!”

顾清漪压低了声音,一脸急切。

宫凛眸光眯了眯,显然也听到了那两个声音。他盯着顾清漪,一字一句:“为什么要躲?”

“就当我求你好不好?”

顾清漪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就那么渴求的看着宫凛。

……

直到脚步声渐行渐远,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小,顾清漪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皙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

“谢谢。”

顾清漪想要转身,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她的身体被抵在门板上,根本就动弹不了。

宫凛墨眸深了深,薄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讥诮:“既然谢我,就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什么?”

顾清漪脑子还有些没转过身来。

她只是礼貌性的说了一句而已,如果不是他拉着她的手腕,她用的着求他吗?

“诚意。”

宫凛压低了头,用他低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道。

温热的气息吹进顾清漪的耳蜗,一股触电般的酥麻,从脊椎一瞬间蔓延至尾骨。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弯下头,避开他的呼吸。

“……我请你吃饭。不过,要等到知沁手术结束以后。”

顾清漪的脸有些泛红,一颗心跳的有些快。

宫凛眸光深了深,“不够。”

“你还想怎样?”

顾清漪皱了皱眉,想要推开他,但她的手被他握住,她根本就动弹不了。

闻言,宫凛松开了她。

他站的笔挺,清朗的身姿冷冽的气息,浑身都散发着禁欲系的矜贵。

他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淡淡的从她的身上扫过,声音清冷而极具威慑力:“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我的耐心并不多。如果你敢玩消失,那你就先预测一下,结局会是什么。”

顾清漪一怔,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宫凛已经大步离开了洗手间。

“除了离开,我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顾清漪自嘲一笑,站直了身体,整了整衣裙,这才往外走去。

刚出去,就听到夏婉儿一脸泪目的对着顾有明哭泣:“阿凛为什么不想看到我?他就这么的讨厌我吗?”

“可能只是刚好错过了。”

顾有明有些敷衍的说着,一转头就看到了顾清漪。

想到昨天被宫老爷子请过去喝茶,顾有明看着顾清漪的眼神,带上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讨好。

毕竟,宫老爷子昨天开出的条件可是非常的诱人。

“小漪你来了?知沁说宫凛去找你了,见到他没有?”

顾有明扶着夏婉儿,眉眼间带着一丝兴奋,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疏离和冷淡。

一见顾清漪,夏婉儿的脸就变了变。

“没有。”

顾清漪神色冷漠的直接越过两人,朝着知沁的病房走去。

如果说她对顾有明还有那么一丝作为女儿的情分的话,从那日在天台上顾有明对她说出那番话开始,那最后的情分也消失了。

宫老爷子来找过她,她提出条件后,夏婉儿和顾有明就直接把顾知裕送到了医院。

难道要她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

没有宫老爷子的推波助澜,顾有明和夏婉儿只怕还想借着这件事情,在她身上再做点文章吧。

夏婉儿眸光阴鸷的盯着顾清漪,声音有些尖锐:“我警告过让你不要再接近宫凛,你为什么还要见他!”

“他想出现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我能控制的了?连你都不知道他会出现在医院,我又怎么会知道?”顾清漪看着夏婉儿,眸光冰冷。

“我不管这些,总之手术结束后,你立刻离开北城,再也不要回来了!”

如果不是顾忌到宫老爷子,夏婉儿现在只怕是早就一巴掌扇到顾清漪的脸上了。

顾清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顾有明蹙了蹙眉。

他有些不耐的看了夏婉儿一眼,对顾清漪道:“你先去看看知沁吧,有什么事等手术结束以后再说。”

顾有明有他的打算。

他是真没想到,宫老爷子会横插一杠。

不过,宫老爷子昨天可是许诺他了,只要顾知裕给知沁捐骨髓,等顾清漪离开北城后,他就让宫家大力扶植顾家,将顾家送上北城的一流名圈。

等到顾家真的位列北城的顶级豪门时,他顾有明想要什么没有?

“老公,你!”

夏婉儿在顾有明的手臂上狠狠的揪了一下,一脸的怒容。

顾有明吃痛,忍着怒火,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不是忘记宫老爷子昨天跟咱们说什么了?你这个时候去惹她做什么,要是被宫凛知道你对清漪做的这些事情,你觉得他这辈子还会再见你吗?”

“……”

夏婉儿脸色一白。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不能让顾清漪再接近宫凛!

……

顾清漪再到病房的时候,唐景殊已经到了。

“别告诉我,你连走个医院都能迷路?”

见顾清漪面色不好,唐景殊凤眸眯了眯。

一旁,顾知沁见状,垂了垂眸,笑嘻嘻的看着唐景殊:“我姐怎么可能走错。刚刚凛哥哥也来看我了,我姐和凛哥哥一前一后出去,凛哥哥肯定是去找我姐了。”

“知沁……”

“姐,凛哥哥跟你说什么了?你们这么快就聊完了?老实交代,回到北城后你是不是已经见过凛哥哥了?”

顾知沁笑眯眯的逼问着,视线却看着唐景殊。

唐景殊微微蹙了蹙眉。

“没有的事。”顾清漪别过眼,“在楼梯口碰见顾有明和夏婉儿,不舒服,所以找个地儿呆了一会儿。”

说完,她伸手揉了揉顾知沁的头发,鼓励道:“马上要进手术室了,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和景殊在外面等你。”

“知道啦。”

顾知沁抱了抱顾清漪,走到唐景殊面前,笑的有些腼腆:“景殊哥哥,抱一下。”

凤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唐景殊敲了敲顾知沁的头顶,往后退了一步:“存着。等你出来了再说。”

“一言为定!”

顾知沁眸子倏的一亮。

在顾知裕做完一切的检查后,两人一同被推进了手术室。

“聊聊?”

唐景殊看着顾清漪,目光有些深。

顾清漪心里有些慌,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点了点头,早说晚说,总归都得说。

楼梯口,顾清漪看着一身雅痞的唐景殊,迟疑了一下,才道:“夏婉儿,是宫凛的母亲。”

唐景殊愣了一下,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顿了几秒钟,他才嗤了一声:“得,藏的够深的。”

“夏婉儿怕我和宫凛在一起,用顾知裕的骨髓做筹码,让我去金碧辉煌拍卖自己。因为她知道宫凛有洁癖,被别人碰过的女人,宫凛是不会要的。“

顾清漪靠在墙上,眼底是一片苍凉。

唐景殊凤眸骤然一凝,薄唇紧抿。

“得知是宫凛拍了我后,她更生气了,让我必须再去金碧辉煌拍卖一次,这个人一定不能再是宫凛。我没办法,我只能去。

这次拍我的,是一个很恶心的男人。但他没有碰我,因为宫凛赶到了。

宫凛给了那人一笔好处,所以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的人已经换了。夏婉儿知道我被别的男人睡了后,才答应让顾知裕给知沁配型。”

顾清漪见唐景殊脸色难看至极,笑了笑,“很有趣是不是?还有更有趣的。”

“顾有明明知道这一切,却不阻止,还想利用知沁来控制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宫老爷子知道我了,跟我做了一笔交易,说可以让顾知裕马上给知沁换骨髓,但条件就是,等知沁好了以后就离开北城,离开宫凛,再也不要回来。

我不知道宫老爷子给顾有明和夏婉儿许诺了什么,但你看就是这么的有趣,夏婉儿主动带着顾知裕来医院捐骨髓……”

“不要说了。”

唐景殊沉着脸打断了她的话,将她按在自己怀里,语气少了一贯的毒舌,多了一抹沉冷:“等手术结束后,我们回法国。”

“我本来就没打算瞒着你,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你说。告诉你,不是想让你同情我,可怜我,对我来说,他们都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从七年前我选择离开,我就没打算把他们当亲人。”

顾清漪靠在唐景殊的怀里,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内心的委屈在这一刻,汹涌而出,顾清漪不明白,为什么人生,要这么的艰难。

“你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怜悯。你已经站在了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顾清漪,这些不过是蝼蚁,不高兴就一脚踩下去,没什么大不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