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镜子里我是怎么C你的 自己照镜子玩给我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清漪站在别墅门口,心里有些慌,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是李嫂。见到顾清漪,李嫂似乎惊讶了一下,打开门让她进来。

“小姐是来找先生的吗?”

李嫂记得,这是宫先生抱回来的女人。当时她提出来照顾,还被宫先生拒绝了,宫先生亲自照顾了一晚上,可见这位小姐在宫先生心里的地位不同寻常。

顾清漪不知道是谁给她发的消息,只好问道:“他在吗?”

“先生在房间。不过……”

李嫂顿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想了想,还是道:“小姐上去吧,还是上次那个房间。”

顾清漪点点头。

上次她醒来就是在宫凛的房间,虽然到现在她都不太明白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她明明在酒吧喝酒,怎么醒来就在宫凛的房间里面。

顾清漪抿了抿唇,没有注意到李嫂的异色,脚步有些沉重的朝着楼上走去。

走廊最里面那间就是宫凛的卧室,房间的门关的并不严实,一丝昏暗的光线从门缝中透出来。

顾清漪心跳有些快。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声娇媚的喘息声从门缝中飘出来,飘进顾清漪的耳朵。

她几乎是一瞬间僵在了原地,全身的血液一瞬间变得冰凉。

这样的声音,她太熟悉了。

仿佛定在了原地般的,她的脚沉重的没办法往前拿出一步。

她忽然明白了,那条短信的意思。

发那条短信的人,就是想让她看到这一幕吧。

心,疼的厉害。

一千遍一万遍告诉自己不再爱他了,可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作爱。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楼梯的。

“小姐?”

李嫂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有些担忧。

顾清漪充耳不闻,她一步一步的迈出别墅,抬头看向宫凛的房间。厚重的窗帘已经拉上,隐隐的,有一丝的光线从细缝中穿透出来,昏暗的颜色,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那张她曾经躺过的大床上,又有另一个女人睡了上去,被他狠狠的压在身下。

顾清漪苦笑。

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拍了几下,寂静中,“啪啪啪”拍打着脸的声音,让她的思绪越来越清晰。

她和宫凛,早已经分道扬镳。他有没有女人,她又有什么资格过问。

她没资格。

顾清漪深吸一口气,驱车离开。

厚重的窗帘轻轻的撩起了一条缝隙,女人倚靠在窗边,看着车子从楼下疾驰离开消失在黑暗中,唇角扬了扬。

……

一连几天,顾清漪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唐景殊问了几次,顾清漪也不说,索性他就不再问了。

医院传来消息,顾知裕与知沁的骨髓匹配成功,顾清漪蓦地松了一口气。但想到顾有明那天的话,顾清漪一颗心又提了起来,不管是顾有明还是夏婉儿,他们都不会轻易的让顾知裕给知沁捐骨髓。

画展的时间已经定下来了,就在半个月后,唐景殊也忙得脚不沾地。

顾清漪去了一趟医院,知沁看到她很开心,医生已经把结果告诉她了。一见到顾清漪就追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

顾知沁等这个时机已经等了很久了。

“只是配型成功,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知沁,别太着急,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不差这几天。”顾清漪安抚着知沁,她不确定顾有明想做什么。

顾知沁收敛了笑,低着头有些压抑:“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终于找到了匹配的骨髓,你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谁说的,我很开心,我们知沁很快就会康复了。这个世界上,我是最希望你健健康康的人。”

顾清漪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有些飘远:“知沁,我们去看看妈妈吧?”

“不去。”

顾知沁脸色骤然一变,她走到病床前,声音有些冷硬:“我不想去看她。”

“知沁——”

“姐你别说了,我是不会去看她的。从她选择自杀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没有妈妈了。你总说她的人生难过,可她自顾着自己解脱,她有没有想过,她死了我们就成了没妈的孩子了?”

顾知沁的脸上带着恨意。

“你恨妈?”顾清漪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知沁,七年了,她竟然从来不知道,顾知沁的心里竟然是这样想的。

“我不该恨她吗?她死了,她解脱了,我却因为她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生病,每天守着希望,却等不到希望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姐,我不会去看她的。”

顾知沁躺在病床上,背对着顾清漪。

“那你为什么不恨顾有明?如果不是他出轨在先,妈也不会自杀,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顾清漪简直是难以置信,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她一母同胞的妹妹。

“我为什么要恨爸?”

顾知沁翻过身来看着顾清漪,像是看傻瓜般的看着顾清漪:“我生病了,爸让顾知裕来给我配型,因为他还记得我是他女儿。爸是有错,他不该出轨,可是他从来没有抛弃我,至少他还能活在我的世界里,可妈呢?她抛弃了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顾清漪震惊了:“知沁,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个。”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顾知沁说这些,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跟你说有用吗?你恨爸,是因为你一直都喜欢凛哥哥,因为你知道夏婉儿嫁给了爸以后,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跟凛哥哥在一起!可我呢,我是无辜的呀,你们从来都没有人为我考虑过!”

顾知沁吼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慌乱的低下头,本就苍白的小脸,此刻竟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敢抬头看顾清漪,攥了攥被角懊恼道:“姐,我刚刚都是说的胡话,我是一时冲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姐,你就当没听到,行吗?”

顾清漪沉默。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顾知沁。这个跟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妹妹,她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你先休息吧。”

顾清漪语气疲倦的说完,走出门去。

顾知沁不敢说话,只能默默的目送她离开。

顾清漪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唐景殊。她的脸色难看极了,不知道唐景殊究竟听到了多少,她扯出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越过他就要离开。

“为什么不告诉她?”

唐景殊抓住她的手臂,俊美的脸上带着怒意。

顾清漪脚下一顿,苦涩一笑:“你要我告诉她什么?把一切都告诉她,让她像我这样活的这么的绝望吗?”

“清漪……”

“不要说了,不要告诉知沁,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一切。”

唐景殊看着已经紧闭的病房门,他气恼的抓着她走上天台:“顾清漪,你觉得你这样是在帮她吗?你这样是在害她!”

“那你要我怎么办?”

顾清漪挣脱他,她双手撑在天台的栏杆上,看着这个已经错过多年的城市,眼泪如断线般的往下落。

“要我告诉她,在顾有明的心里,她的命还抵不过顾知裕的一点骨髓?让我告诉她,顾有明让顾知裕来给她配型是有条件的,让她心中仅存的一点父爱崩塌?还是让我告诉她,为了得到这个机会,我抛弃尊严去拍卖自己,让夏婉儿作践自己,让她一辈子背负良心的谴责?”

顾清漪哽咽。“我做不到。我不能让她和我一样,活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里。”

风吹过天台,吹走了她脸上的泪珠,吹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一脸坚强的看向唐景殊,仿佛刚刚的撕心竭力和痛苦从未出现过。

“唐大哥,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知沁。原本她就不应该承受这些,这本来就是我欠她的。”顾清漪朝着唐景殊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唐景殊漆黑的眸子凝视着顾清漪,心中莫名的懊恼:“你叫我什么?”

“……景殊。”

顾清漪忽然笑了起来,“真的要拜托你啊。如果当年不是遇见了你,我和知沁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你见我做过慈善?”

唐景殊睨了她一眼,伸手在她的头顶重重一揉:“我看中的是你的天分和价值。事实证明,我的眼光很准确。”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势利。”顾清漪挥掉他的手。

“不然呢?”

唐景殊双手环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视线落在她胸前,啧道:“你不会以为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吧?这都过了几年了,啧,跟刚见到你时,真没区别。”

“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

顾清漪连忙捂住胸,大步朝着阳台下跑去。

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唐景殊看着她的背影,抿了抿唇,摇了摇头,不由的笑出声来。

……

夜,宫凛回到西山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先生,您回来了。需要准备宵夜吗?”李嫂听见车子响的声音,连忙迎了出来。

“不用。”

宫凛目不斜视,大步朝楼上走去。

李嫂跟在宫凛身后,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跟宫先生说一下。上次那位小姐走的时候,不让告诉宫先生她来过。自那之后,宫先生也一直没有回西山别墅。

“有事?”

见李嫂欲言又止的跟在身后,宫凛蹙了蹙眉。

李嫂一慌,连忙道:“先生之前带回来的那位小姐,上周来找过您。就是您喝醉的那个晚上,那位小姐来了后上楼去找您,没几分钟就走了。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还让我不要告诉先生她来过。”

闻言,宫凛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来做什么?”

“那位小姐没说。”宫凛的忽然变脸,让李嫂有些害怕。

宫凛眸光倏然一凛,就连声音中都带着一股寒凉:“之前为什么不说?”

“先生第二天和沈小姐匆匆离开了,我没来得及说。”

“我知道了。”

宫凛沉着脸往上走了两步,脚步一顿,转身下楼身形清冽,走路都带着一阵冷风。

直到宫凛离开,李嫂才蓦地松了一口气。

黑色的玛莎拉蒂一瞬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宫凛开出很远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吱——”

车身突然刹住,宫凛胸腹重重的撞在方向盘上。

“砰”的一拳狠狠的捶下,眸子漆黑,还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暗红。宫凛一把解开安全带,有些颓气的靠在椅背上,薄凉而白皙的过分的脸上,勾勒出了一抹近乎残忍的弧度。

“……呵。”

过了许久,宫凛蓦地轻呵一声。墨眸中的嗜血已经消散,唇角噙起了一抹冰冷而慵懒的弧度。

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他眸光眯了眯,拇指轻轻一点。

发送。

夜,静的有些撩人。

宫凛摇下车窗和顶棚,看着夜空中璀璨密布的新光,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影子。

看起来五六岁的模样,扎着精致的辫子。她一脸懵懂的走向一个坐在台阶上的小男孩,用她稚嫩的声音问道:“小哥哥,你也是偷偷跑出来看星星的吗?”

小男孩没理她。他没有朋友。

小小的影子有一个肉肉的小脸,她笑着戳了戳他的手臂,指着夜空道:“你看到那颗最亮的星星没有,我妈妈说,这颗星叫清漪星,用我的名字命名的哦。我叫顾清漪。”

其实他根本就不是出来看星星的,他也知道她妈妈是骗她的,那颗星明明就是北极星,哪里是什么清漪星。

可那时鬼使神差的,他抬起头忽然看到了她的眼睛,黑黑的,亮亮的,好像发着光。

他呆呆的恩了一声:“恩,我看到了最亮的星星。”

宫凛随手拍了一张星空,手指轻点了几下,按了发送。

顾清漪收到短信的时候,正靠在阳台上看星星。顾知沁今天的那番话,给了她巨大的冲击,以至于她能够说服唐景殊,却没办法说服自己。

她喝了一点酒,原本是想喝醉了睡一觉,没想,越喝反而越清醒。

手机搁在房间的桌子上,顾清漪听到短信的声音,没有理会。

第二遍响起的时候,顾清漪光着脚走进去拿起手机。

【你找过我?什么事?】

顾清漪有一瞬间的僵硬,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点开第二条短信。

是一张照片。

应该是随手拍的一张星空图,没什么技巧可言,只能看到深蓝色的夜幕中,闪亮而密集的星。

照片下有一行字。

【看到了吗?清漪星。】

一股热流瞬间冲上了眼眶,顾清漪扬起头,紧抿着唇,不让眼泪流下。

这个世界上,知道清漪星的只有三个人。她妈妈已经去世了。

顾清漪紧紧的抓着手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精充斥着她的神经,她的大脑有些混乱,心里更乱。

闭上眼睛,她努力让自己不受控制的心,一点一点的沉静下来。

再次睁开眼时,她盯着手机看了好久,然后,关机。

不能再有联系了。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不能再和他有联系。

就这样吧。

至少,他还记得清漪星,足够了。

……

夜幕下,宫凛迟迟没有等到顾清漪的回复,直到他拨出电话后才发现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宫凛矜贵冷沉的脸上,闪过了一抹阴翳。

他直接拨出了陆一航的电话:“查一下,顾清漪的位置。”

“凛哥?”

陆一航声音有些沙哑,明显被人搅了清梦,语气有些懵逼:“三更半夜,凛哥你不睡觉吗?”

“现在,立刻,马上!”

电话中传出宫凛冷如寒川的声音,陆一航一个激灵,整个人立马清醒,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凛哥你稍等,我马上查!”

求生欲很强烈呀!

墨眸中凝结着寒霜,宫凛清贵的容貌紧绷,看起来越发的凌厉。

五分钟之后,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陆一航怕死的没有给宫凛打电话,而是直接发了一个定位,标注了房间号。

宫凛收了手机,脚下油门一踩,车身在夜色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而后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咚咚咚。”

敲门声重而急促。

顾清漪用枕头把耳朵压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宫凛给她发的星空,怎么挥都挥散不去。

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顾清漪懊恼了低骂了一声,趴在床上躺尸。

反正不是找她的,唐景殊会去开门。

唐景殊睡着了又被吵醒了,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那道冷冽的身影时,睡意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晚上的敲门,真是扰人清梦。阁下最好有要紧的事情,否则我会很生气的。”

唐景殊倚着门,狭长的凤眸中,带着一丝冷意。

黑眸在门被打开时,骤然一缩。宫凛凌厉的视线在唐景殊的身上一扫而过,薄唇亲启,带着一抹慵懒的寒凉:“你是谁?”

“你来敲我的门,还问我是谁?”

唐景殊略带敌意的嗤笑,将门掩上了半分,不让他看到里面。

“顾清漪。”

宫凛冷漠的吐出三个字,浑身散发出一股压倒性的气势。他睥睨着唐景殊,墨眸眯了眯:“是让她自己出来,还是我自己去找?”

“这里没有叫顾清漪的人。还有,我姓唐。”

唐景殊说完就要关门,被宫凛出手挡住。

凤眸中凝出了一丝冷意,唐景殊瞧着宫凛,语气森冷:“私闯民宅,我是会报警的。”

“那你试试。”

宫凛的神色仍然是淡淡的,但心里却犹如酝酿着海啸的大海。

他忍不住的猜测这个男人和顾清漪的关系。

男朋友?情人?亦或者……丈夫?

不管是哪一个,宫凛都接受不了。

他眯了眯眼,忽然想起来,在金碧辉煌的时候,她明明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和她睡过。”

宫凛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不止一次。”

唐景殊隽秀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现在立刻离开。”

“是吗?”

宫凛笑的有些邪佞,他眸光一沉,看着唐景殊的身后忽然道:“顾清漪。”

唐景殊下意识的回头,宫凛一脚踹在门上,大步走了进去。

突然的响声,让顾清漪一下子从枕头里抬起头来,狐疑的爬下床,她拉开门问道:“景殊,怎么了?”

一抬头,顾清漪就看到了一道清贵冷冽的身影。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即把门关上,躲进了房间。

宫凛的脸色更阴沉了,这个女人,竟然在躲他!

“宫先生,你也看到了,清漪她并不想见你,请你离开。”唐景殊挡在顾清漪房间的门口,一脸冷沉的看着宫凛。

两个人身形差不多,四目相接,空气中火花四溅。

唐景殊在气势上,并不比宫凛差。尤其是那一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生起气来时,那种妖冶冷沉的气质,莫名的让人感觉到害怕。

宫凛嗤了一声,冰冷的视线越过唐景殊,落在那扇紧闭的门上。

他松了松领带,笑了一声,对着门道:“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进去请你出来?”

“宫凛!”

唐景殊牙根一咬,身形迅速向前,快如闪电的一拳直直的朝着宫凛的脸飞去。

他的动作快,宫凛的动作比他更快。

一个侧身挡过他的拳头,他雷厉风行的出了一记勾拳,直逼唐景殊。

“砰砰砰”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

两人的身手都利落如风,难分难舍,打的是平分秋色。

顾清漪靠在门板上,一颗心乱如麻,听到门外的打斗声,她迅速拉开门。

看着面前你来我往毫不留情的两人,顾清漪一脸着急:“别打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