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好了一滴都不能掉 要…要坏掉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清漪往旁边让了一步,给妖艳女人腾地儿,转而问侍从道:“如果邀请函不对,麻烦还给我,我现在就离开。”

侍从一愣,拿着邀请函不知道该不该还给她。

正踌躇间就听见妖艳女人继续道:“既然来了,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绾绾能叫了你来,那是你的福气,毕竟像你们这样不入流的,想要踏足这样顶级的豪门宴会,可谓是千载难逢。”

“真遗憾,像我这样不入流的,还是不碍你们的眼比较好。”

顾清漪面无表情的从侍从的手里抽回邀请函,转身就准备离开。

“顾小姐既然来了,又何必这么着急离开?”

婉转动听的声音从大厅内传来,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

顾清漪转过身就看见一个身穿迪奥当季高定流苏裙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眉眼很漂亮,精致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高高在上的贵气,看向顾清漪的眼神带着深究和一种道不明的意味。

“刚刚下面的人多有得罪,还请顾小姐不要介意。”

顾清漪看了女人一会儿,心中已然明白,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这次宴会的主角——沈家小姐。

顾清漪神情淡然:“沈小姐。”

“绾绾,这真的是顾家的大小姐?我怎么记得,顾家好像只有一个小少爷,貌似才六七岁的样子。”红衣服的妖艳女人站到了沈绾绾的身边,斜睨着顾清漪,眼神充满了鄙夷。

“顾家不仅有大小姐,还有二小姐。”

沈绾绾笑着看向顾清漪:“顾二小姐身体还好吗?听说病的有些严重。”

“谢谢沈小姐的关心,舍妹一切安好。”顾清漪微微抿唇,总觉得沈小姐的态度让她有些不太自在。

更何况,她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宴会。

“不要站在门口了,大家都进来吧,宴会马上就开始了。”沈绾绾说着,走到顾清漪的面前,牵着她的手往宴会厅里面走去。

妖艳女人眼底闪过了一抹嫉恨。

顾清漪一进大厅,就感觉整个大厅的视线仿佛一瞬间都集中了过来。

沈绾绾一向出众,顾清漪和她站在一起,竟然毫不逊色。珍珠白鱼尾晚礼裙与沈绾绾的高定流苏裙各有千秋,仿佛两颗闪耀的夜明珠,让人挪不开眼睛。

沈绾绾大家是认识的。

所以更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顾清漪的身上,能让沈绾绾亲自“请”进来的女人,面容还如此的陌生。

好奇的眼神越来越重。

顾清漪被沈绾绾直接拉到了台上。

“欢迎大家来参加绾绾的宴会,今天这个宴会的主题,就是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美女——顾清漪。清漪才回到北城不久,大家可能对她比较陌生,大家以后都在一个圈子里面,希望都能成为朋友。”

沈绾绾隆重的介绍顾清漪。

顾清漪不太明白沈绾绾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她和沈绾绾从未见过,沈绾绾为何要将她介绍给北城最顶层的明贵圈?

难道,是因为宫凛?

顾清漪有些不太确定。

“清漪,跟大家打个招呼?”沈绾绾微笑着提醒。

顾清漪回过神来,抿了抿唇,目光越过整个大厅,语气淡然:“你们好,我是顾清漪。”

“顾清漪?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呀!”

台下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紧接着有人问到:“是哪个顾家?”

“北城姓顾的?没听说过,不入流的吧?”

宾客们看顾清漪的眼神,渐渐变得玩味儿起来。能进入到这个宴会的,并不只是有钱就行,在场的哪一个不是有权有势?

而面前这个被沈绾绾隆重介绍的女人,竟然只是来自于一个不入流的家族?

啧,他们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顾清漪紧抿着唇,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沈家小姐会邀请她来这个宴会了。

不过是想羞辱她罢了。

只是她很好奇,她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出身不能选择,顾家也并非不入流的家族。顾大小姐还是很有能耐的。”沈绾绾的声音稍稍提高了一些。

台下的宾客们顿时噤声。

“我想起来了,我就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前几天,宫先生可是在金碧辉煌花了一千万拍下了这个女人的一夜!”

宴会厅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激动的声音。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顾清漪的身上。

探究的,鄙夷的,好奇的,惊讶的,各不相同。

静默。

宴会厅内静的只能听到一阵阵的抽气声。

顾清漪僵在了原地,小脸一瞬间变得惨白。

原来如此!

原来,邀请她来的目的,就在这里!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住,她看着宴会厅内的男男女女,仿佛一个个吃人的恶魔!

顾清漪忍不住的轻颤。

沈绾绾侧过身看向顾清漪,眼底闪过一抹及不可见的讥诮。随即她轻轻扶住顾清漪,对着台下斥责道:“谁在这里胡说!顾家虽不是一流世家,但也不会让清漪缺钱花吧?”

“绾绾,你莫不是被她给骗了吧?宫先生花一千万拍顾小姐一夜的事情,当日在金碧辉煌的人可都知道。你可是宫先生的未婚妻,她都这么勾引宫先生了,你居然还为她举办宴会?”

妖娆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似乎在为沈绾绾打抱不平。

身穿红色礼裙的妖艳女人一脸讥诮的瞧着台上的顾清漪,讽刺道:“一个出来卖的,也敢到这里来?见过不要脸的,可还真没见过像顾小姐这样的。”

尖锐的声音,就这么一字不落的钻进了顾清漪的耳朵。

顾清漪抬起头,看着人群中那张妖艳的脸,那双杏眸中毫不遮掩的恶意,顾清漪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妖艳女人蓦地一阵心虚。

沈绾绾脸色并不好看,她同样看着妖艳女人,眼神有些冷:“孔诗曼,我不管你跟清漪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清漪是我请来的朋友,如果你觉这次的宴会拉低了你的档次,你可以离开。”

红裙妖艳女人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沈绾绾。

“还有,我和宫凛并不是未婚夫妻,男未婚女未嫁,清漪和宫凛之间有些什么,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并不存在勾引不勾引。”

沈绾绾说完,放缓了语气:“好在今日是我,若是宫凛在此,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吗?”

孔诗曼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宴会厅内,再没有人敢乱说什么,大家看向顾清漪的眼神,已然贴上了宫凛的标签——

她是被宫凛拍下过一夜的女人!

顾清漪神色淡然的看了沈绾绾一眼,虽然沈绾绾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是在为她开脱,可深究起来,每一句话都在坐实顾清漪勾搭宫凛的事实。

轻描淡写,她顾清漪就成了破坏沈绾绾和宫凛的坏女人。

无需一言,就能巩固她在这些上流名媛贵女心中的形象。

“沈小姐说错了一点。”

顾清漪勾了勾唇,目光在气氛异常的宴会厅中一扫而过:“我和宫先生并非你情我愿,认真的说,应该是宫先生一厢情愿。毕竟,我没得选择,不是吗?”

“嘶!”

宴会厅内骤然响起了一阵抽气声,众人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顾清漪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同样站在台上的沈绾绾。

整个北城的上流圈子里面,谁人不知沈绾绾爱慕宫凛,谁人不知宫老爷子一直把沈绾绾当孙媳妇儿看待。

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是宫凛从未公开承认过罢了。

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大放厥词,说她和宫凛之间是宫凛的一厢情愿!

也是,否则一向不让女人近身,甚至一度被怀疑是Gay的宫凛宫先生,怎么会一掷千金去拍一个女人的一夜呢!

沈绾绾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端着酒杯的手指攥的紧紧的,连指甲掐入手心都没有感觉到,她看着顾清漪,深吸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才微微一笑,道:“清漪,你这是在怪他吗?阿凛向来如此,你别介意。”

阿凛都叫出来了。

顾清漪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这场宴会的意义,那她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

但是……

顾清漪抿了抿唇,唐景殊说了,这次和他们工作室合作的,是沈氏旗下的子公司,如果在这里得罪了沈绾绾,那唐景殊做的这些努力就白费了。

“沈小姐说笑了。”

顾清漪没有再说什么,她还是很识时务的。

该羞辱的羞辱了,该指教的指教的,沈绾绾也没必要继续碍自己的眼,借机离开了。

顾清漪好了个偏僻的角落,打量着这宴会厅的男男女女。

以她的身份,这宴会厅内的很多人,她都接触不到。说起来,她还应该感谢沈绾绾,让她看清了北城的贵族圈子,以后哪些人可以结交,哪些人应该避开,她心里大致也有了个认知。

“传闻,宫先生不举,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身边忽然传来了一句调笑,打断了顾清漪的思路。她没兴趣听别人说八卦,转身欲离开。

“顾小姐且慢。宫先生能花一千万拍下你一夜,是不是能够证明,宫先生不举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一条玉臂拦住了顾清漪离开的脚步。

原来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顾清漪侧过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位千金小姐,抿唇笑道:“几位是想听到什么答案?如果说他不举,你们肯定会失望。要是说他器大活好,我想,你们会更失望。”

果然,话音刚落,几人的脸上都变了。

孔诗曼有些阴翳的盯着顾清漪:“你再怎么得意也没用,不过是个出来卖的女人。绾绾心好,她不与你为难,但有些话呢,还是得跟你说一说,毕竟,绾绾可是要嫁给宫先生的!”

几人刚刚面露的难看,此时又变成了高高在上。

“就是,不要以为跟宫先生睡了一夜,就以为自己能够跻身上流圈子。就你这样的女人,绾绾都不屑跟你玩手段!”

顾清漪一听到“卖”这个字,心中的屈辱就喷涌出来。

夏婉儿的目的达到了,现如今整个北城的上流圈子都知道,她顾清漪是一个在金碧辉煌卖过身的女人。还是被宫家掌权者豪掷千万拍下的。

豪门千金的恶心嘴脸,她并不想看。

“不说话?该不会是指望宫先生来英雄救美吧?啧啧啧,真是天真!不过是个玩物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呢!”

讥诮声越发的过分。

顾清漪面色铁青,但她能忍。

这是沈绾绾的宴会,她不能在这里闹事,她不想唐景殊的努力白费,即使她一点都不希望在北城举行画展。

可,这是她母亲生前的愿望。

顾清漪抿着唇,有些牵强:“你们说的对,我只是一个玩物,我看得清我的位置。几位又何必跟我这样一个玩物在一起多费唇舌呢?”

“你!”

孔诗曼嫉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

宫先生居然会花一千万拍下这么个肮脏的女人?

“失陪。”

顾清漪不想再与她们纠缠下去,打算就此告辞。

孔诗曼看着她优雅的转身,忽的眼睛发红,抓起旁边的红酒杯,就泼向顾清漪。

顾清漪毫无防备。

红酒沿着顾清漪的头顶蜿蜒向下,红色的液体流过她白皙莹润的脖子,流向她珍珠白的抹胸鱼尾礼裙。

狼狈。

顾清漪还有些发懵。

孔诗曼一脸得意的玩转着手里的酒杯:“不过是个千人骑万人睡的东西,也敢在本小姐面前拿乔?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你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嘭”的一声,孔诗曼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炸裂出一片的玻璃渣。

这里的动静瞬间吸引了宴会厅内的众人的目光。

冰凉的红酒穿透肌肤,顾清漪感觉到了一股寒凉,从心底一点一点的腾起。

她有些想笑。

她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可笑,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些人心里有多么的畅快。

这不就是她们的目的吗?

顾清漪真的就笑起来了。

宴会厅内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缓缓的集中到了顾清漪所在的角落这里。

看着周围人面露的嘲笑,顾清漪伸手,沾了沾流淌至胸前的红酒。

她看向孔诗曼,笑的有些妖冶:“千人骑,万人睡?孔小姐懂的还真不少。孔小姐刚刚问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

孔诗曼一愣,她刚刚好像没有问什么问题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顾清漪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宫先生的体力确实很好。他不仅仅体力好,技术也很好。只可惜,你这辈子怕是都没有机会享受了。”

顾清漪的声音不大,可此时的宴会厅内很静,静的周围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听清楚她所说的话。

孔诗曼脑子还有些懵,等她反应过来时,众人看她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异样的色彩。

顾清漪对沈绾绾说了声抱歉后,大步朝着宴会厅外走去。

沈绾绾脸色有些沉,顾清漪要走,她自然不会留。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但是……

她侧过头看向孔诗曼,眼里闪过了一抹轻蔑和冰凉。

“孔诗曼,我提醒过你,顾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没想到,你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在我的宴会上,让我的客人难堪。”沈绾绾声音冷淡,神色高傲而冰冷:“以后我沈绾绾的宴会,孔小姐不必再来了。”

说完,沈绾绾大步离去。

“绾绾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

孔诗曼连忙跟上去,可还没走出两步,就有两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直到她被架出宴会厅,她才反应过来,她是被顾清漪摆了一道。

沈绾绾美曰其名是在为顾清漪出气,可实际上,她是在为自己扫清障碍。

她眼里容不得任何对宫凛有觊觎之心的女人!

“顾清漪!”

孔诗曼咬牙切齿,“我跟你势不两立!”

……

顾清漪走出门时,顿时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她的唇角溢出了一抹苦涩。

还好没让唐景殊陪她一起来,否则指不定他又怎么嘲笑自己。

驱车离开,夜风吹的有些凉,顾清漪却觉得自己此刻更加的清醒。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顾清漪已经快到市区了。

陌生的号码让顾清漪蹙了蹙眉:“你好,哪位?”

“……在哪?”

低冷的声音,让顾清漪蓦地一紧张,一脚踩下油门。

骤然的加速,顾清漪根本就没来得及看路况。眼看就要和对面的车撞上,她迅速调转方向盘,车子猛然转变方向,朝着路边上冲去。

几乎是下意识的,顾清漪护住头。

“嘭”的一声,车子撞上路边的大树。

“顾清漪!你在哪里,说话!”

手机里传来宫凛带着怒气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顾清漪,你听不听得到?”

顾清漪忍着痛,从车椅缝隙中找出手机,她喘着粗气,一手还捂着头,空气中已经有血腥味弥散开来,让她有些作呕。

“听得到。”

顾清漪虚弱的应了一声,靠在车椅上,有些晕。

“……发生什么事了?”

宫凛有一瞬间的停顿。

顾清漪苦笑一声,艰难的推开车门,摇摇晃晃的从车子里面钻了出去。

她喘了喘气:“我出车祸了,在川岛路,我,我流了,很多血……”

“你别动,我马上到。”

宫凛的声音有些暴躁。

“恩,我有点疼,我想休息……”顾清漪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喘息的声音也越来越弱。

“顾清漪,你给我清醒点!”

宫凛的声音急促而暴戾。

顾清漪躺在地上,看着夜空,星星在闪烁,一眨一眨的。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握着手机的手,有些疲软。

手机里不断的传出宫凛恼怒的声音,顾清漪忽然就清醒了过来,她对着手机,低声道:“恩,我很清醒。”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消毒水的味道,让她有些难以忍受的皱了皱眉。

“醒了?”

低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宫凛坐在床边,墨眸直直的盯着病床上还有些发愣的人,心里蓦地一阵烦躁:“撞傻了?”

“……”

顾清漪一阵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索性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昏迷了多久?”

“真傻了?”宫凛挑眉。

顾清漪闭上眼睛索性不理他。

宫凛眼神眯了眯,往椅子上一靠,慢条斯理道:“为什么会去川岛路?酒驾、车祸?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

“我没有喝酒,我也没有酒驾。”

顾清漪转过头来看向他,目光冷静。

“说谎前,先动动脑子。你当我闻不到?”宫凛墨眸幽深,语气冷嘲。

顾清漪差点被气笑了,她盯着宫凛,嘲弄道:“你闻到酒味,就确定我一定喝酒了?那你看到我在川岛路,你知道我在那里做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指责我?如果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根本就不会躺在这里。”

宫凛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他冷笑一声:“老子马不停蹄的去救你还救错了?既然没喝酒,那你倒是说说,你身上这酒味儿是哪儿来的!”

“我这身酒味,还不是拜你——”

顾清漪蓦地收了嘴,抿了抿唇,她压下心中的恼怒,嗤道:“我喝不喝酒,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身上的酒味,拜我所赐??”

宫凛把她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整。

低低的声音,带着一丝狐疑和探究。

墨眸落在她的脸上,看着她有些躲闪的眼神,宫凛靠在椅背上,唇角扬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