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代表的水真多啊 课代表的兔子又大又好吃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宫凛手臂缩紧,冷然的脸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说完,他抱着课代表大步朝外走去。

课代表浑身一颤,紧咬着唇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连陌生男人的床都敢上,这世界上,还有你会害怕的事情?”宫凛讥诮一声。

课代表小脸刷的一白。

她忽然偏过头来,清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恨意和倔强,“对,你说的没错。随便一个男人的床我都敢上,我有什么好怕的?”

“在你心里,我就是随便一个男人?”

宫凛脚步一顿,垂眸看向怀里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危险。

课代表连忙别过脸去,她的心直打鼓,只觉得一道炽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

见她不说话,宫凛脸色又沉了几分。

想到方才接到的那通电话,这个心狠的女人,竟然想当做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心里的怒火就又忍不住的往上蹭。

感觉到宫凛周身散发出的源源不断的怒火,课代表有些紧张道:“你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

“是吗?然后又一不小心的摔倒在地上?”

宫凛毫不留情的讽刺,但说归说,却并没有拒绝,而是躬身将她送回了地面。

被宫凛抱了一会儿的课代表,这会儿腿的酥麻感也消失了。

“宫先生,我不知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在这里跟我说。我很忙,没时间陪你玩。”课代表往后退了两步,想要和宫凛拉开距离。

勾了勾唇,宫凛眼底闪过了一抹阴翳:“宫先生?”

“是,宫先生。”

课代表扬了扬头,逼迫自己看着他。

“知沁生病,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宫凛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

即使是北城最顶级的私人医院,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很多,大多非富即贵。

对于北城最为翘楚的宫先生,大家并不陌生,以至于不时的有人将目光投向两人。

但,谁都不敢上前搭话。

听着宫凛冷冽中带着无奈的语气,课代表怔了一下,随即自嘲一笑:“我们姐妹两和宫先生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去找你?”

“你非得这么说话?”

宫凛这话说的,颇有些咬牙切齿。

“不然呢?宫先生想要我怎么说话?我课代表不过是个不知廉耻登台卖身的女人而已,宫先生可是掌管着整个北城经济命脉的宫家当家。”

课代表忘不了七年前,她是如何在一夕之间失去一切的。

她忘不了她是在怎样的绝望与仇恨中,带着知沁一起离开北城的。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要从眼前的这个男人开始说起。

课代表的阴阳怪气惹得宫凛的脸色又黑了几分,怒极,他忽然嗤笑了一声:“连登台卖身都做得出来,你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课代表,你走了就不应该再回来!”

“宫先生觉得碍眼,大可以不必出现在我面前。”

课代表说完,大步往回走去。

知沁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她得回去守着。

手腕,蓦地被紧紧的攥住。

宫凛冷笑一声,用力的钳着她的手,拉着她就朝着外面走去。

“你放开我!你是不是有病!”课代表想要挣脱。

“我有没有病跟你有关系吗?”宫凛步伐加快,就连手里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

“……”

课代表被噎了一下,拉扯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停车场。

车门被拉开,宫凛几乎是粗鲁的将她塞进了副驾驶,自己快步绕过车头坐进了车里。

只听得“咔”的一声,车门落了锁。

车子瞬间发动,宫凛紧抿着唇,连看都不看身边的女人一眼,油门一踩,车身疾驰而去。

课代表也不挣扎了。

她侧过脸看向窗外,从回到北城后发生的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到了与这个城市的格格不入。

车内,静的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宫凛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紧绷的脸上散发着莫名的压抑,让他恨不得一拳狠狠的砸在车上。

“吱——”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声音,车身骤然一停。

惯性驱动着课代表朝着前方扑去,可还没撞上前挡板,就被拥入到一个冷硬的怀抱中。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课代表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唇已经被人攫住,狠狠的吮吸。

宫凛急切而粗暴的吻着她。

他有力的双臂紧紧的箍住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七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他终于又等到她了,可她却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她。

他重重的吻着她,攫取着她的气息,仿佛要把这七年所消散的气息全部都补回来一般。

他从没想过,他竟如此的渴望。

课代表懵了。

唇舌上的酥麻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她的心蓦地抽痛,她想要推开这个人,可整个人仿佛定住了般的,连抬手臂的力量都没有。

“清漪……”

宫凛呢喃着她的名字,轻啄着她的唇舌,一点一点的描摹她的唇形。

哑致而迷离的声音,轻轻的飘进课代表的耳中。

“啪!”

课代表猛地推开他,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掌心发麻。

精致的脸上,带着泪痕。课代表看着被她扇的别过脸去的宫凛,她的眼底满是凄楚。

“闹够了,就请放我下去。我很忙,没时间陪宫先生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课代表的声音,有些哑,有些哽咽。

她撩起衣袖擦了擦嘴,唇角勾起了一抹嘲弄。

宫凛抬起头来,白的有些透明的脸上,五个纤细的手指印,格外的明显。他的眸光有些猩红,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课代表,像是一头饿极的狼,散发着危险而嗜血的光芒。

四目相接。

宫凛的眼神,莫名的让课代表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往后靠。

“呵……无聊的游戏?”

宫凛薄唇忽然勾了勾,眼底宛若万里冰川:“课代表,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就像一只被全世界所抛弃流浪猫一样,明明可怜的要死,却还要在意那毫无用处的尊严!哦不,从你被我拍下的那一夜,你就已经没有尊严了。”

“是,我可怜,我可笑,我可悲,那又如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宫凛,你凭什么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如果不是认识你,就不会发生七年前的那些事情,我也不会被全世界所抛弃,我更加不会沦落到要去被别人践踏我的尊严!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指责我,唯独你,没资格!”

课代表用手指着他,一字一句,都仿佛是从她的灵魂深处呐喊出来的。

她冷笑,她痛斥,她就这么的盯着他,眼里,只有憎恨。

宫凛浑身一僵,双手死死的攥紧,手背早已经是青筋突起。

“你恨我?”

宫凛几乎是颤抖的问出这句话的。

课代表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凄惨:“是,我恨你!我恨你入骨!”

恨你入骨……

宫凛猛地闭上眼睛,喉结剧烈的滚动。

两人都不再说话,车内,弥散着一股及其压抑的气息。

“咔。”

车锁打开的声音,打破了车内的沉静。

课代表连看都没有看宫凛一眼,推开车门,大步离去。

“砰”的一声,车门被狠狠的摔上。

终于,车内只剩下宫凛一人。

他睁开眼睛,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副驾驶,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气息,在他的周围,轻轻的缭绕。

他伸出手,在半空中僵住,又重重的垂下。

黑色的迈巴赫疾驰而去,仿佛它从未出现过。

……

课代表回到医院时,买了顾知沁最喜欢吃的甜点。

“景殊哥哥,你什么时候来呀?我一个人在医院,好害怕!”

刚欲推门,课代表就听到顾知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出来。

“我姐?谁知道她去哪里了。回到北城后她把我一个人扔在医院,刚才来看了我一眼之后,又不见了。”隔着门,顾知沁的语气并不太好。

课代表握着门把的手,蓦地收紧。

“景殊哥哥,你说我会不会死呀?我姐说让我再等等,她说我爸爸已经答应了,可是这都过了这些天了,我爸爸他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景殊哥哥,我姐是不是在骗我,是不是我爸爸根本就不知道,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想救我?”

顾知沁的声音,楚楚可怜。

靠在门边上,课代表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如果当年不是她执意要带着知沁离开北城,知沁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苦涩一笑,课代表转身,朝着医院外走去。

坐在楼下的长椅上,课代表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拨出了顾有明的电话。

“你好!”

电话只响了三声就接通了。

课代表手心有些冒汗,顿了顿,在电话那头再次说到“你好”时,她张了张嘴,道:“我是课代表。”

“……小漪。”

顾有明的声音,有些不自在。

“听说你带顾知裕出国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课代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顾有明迟疑:“……可能需要久一点。”

“多久?只是骨髓配型而已,你是怕抽骨髓对你的宝贝儿子有伤害吗?”课代表忍不住的嘲讽。

那是命啊,是顾知沁的命!

顾有明被说中心思,有些恼羞成怒:“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也知沁也是我的孩子!”

“是吗?”

课代表讥诮。

“你怎么对我说话呢!我是你爸爸!”顾有明被课代表那一声“是吗”闹得一阵心虚,不由的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

课代表勾了勾唇,满脸的不屑:“真庆幸,你还记得有这层关系。如果你还认知沁这个女儿,那可以麻烦你早日回国吗?你女儿的命,等不起。”

“……”

顾有明没想到七年来,第一次和女儿的通话,竟然这么的不愉快。

他压下心中的气恼,语气却也没和善多少:“该怎么做,我心里清楚,不用你来教我。小漪,你现在连一声爸爸都不会叫了吗?”

“那你做到了一个爸爸应该做的事情吗?”课代表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

七年了,从母亲去世,从他娶了夏婉儿那个女人开始,他从未关心过她们。

不,别说关心,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过。

“你!”顾有明气急,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课代表真想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

想到自己回到北城后这些天屈辱的日子,课代表开着车直接去了酒吧。

北城长港路,著名的酒吧街,课代表下车后随便进了一家酒吧。

九点过后,酒吧中人声鼎沸,灯红酒绿,到处都充斥着荷尔蒙和暧昧的气息。

课代表坐在吧台前,一杯一杯的酒直接下肚,不一会儿,面上已经泛起了粉红。

“美女,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不如哥哥陪你喝一杯如何?”轻佻的声音,从课代表的旁边响起。

课代表眉眼间带着醉意,瞥了男人一眼,吐出了一个字:“滚!”

“你!”

男人脸色一变,正欲发火,忽然心生一计,嘿嘿笑道:“美女,别着急着拒绝我,这里可是我黄有天的场子,哥哥带你去玩玩别的怎么样?”

他搓了搓手,盯着课代表美艳绝伦的脸,神色贪婪而淫靡的想要去抱她。

“啪”的一下,课代表下意识的反手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

“胆子不小,竟然敢对老子动手!”

黄有天神色瞬间阴翳下来,一把抓住课代表的手腕,将她从吧台上拉下来。

吧台的酒保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喧嚣的酒吧中,这里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任何的骚动。

课代表整个人晕晕沉沉的,被黄有天拉扯着,竟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

课代表大声喊道。

“哼!放开你?放开你刚刚那一巴掌怎么算?”黄有天冷哼一声,瞧着课代表精致中带着醉意的脸蛋,一个用力将她抱住,想要往就把外面拖去。

课代表想挣扎,可四肢仿佛早已经不是她的般,完全不听使唤,就连意识也开始一点点的涣散。

酒吧门口,一行人正乐呵的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去。

黄有天驮着课代表,一不小心撞上了其中的一个年轻男子。

“看着点!”

男子皱眉斥了一声,正欲往里走去,余光忽的瞥见黄有天怀里女人的脸,脚下一顿。

他往后退了两步,直直拦住了黄有天的去路。

“你要做什么?”黄有天一脸不善的盯着面前的男子,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

“做什么?”

年轻男子挑了挑眉,在确定黄有天怀里的女人是课代表后,上下打量了黄有天一番,有些玩味儿道:“这个女人,是你朋友?叫什么?”

黄有天一愣,眼底闪过一抹阴霾,有些恼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如果你跟她不认识,那就请你把她交个我,她是我朋友。”年轻男子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站在黄有天的面前。

黄有天心中不由的暗骂一声,但脸上却带着一贯的嚣张:“你说是她朋友就是她朋友?你有证据吗?我凭什么要把人交个你?”

年轻男子眼神微眯。

“一航?不进来吗?”沈绾绾站在台阶上喊道。

被黄有天撞到的年轻男子,正是陆一航。

“不着急。”

陆一航应了一声,但没看她,而是对着黄有天笑道:“不交给我也行,那就等着吧。连宫少的女人都敢动,我看看啊,你是有几条命不够活!”

“宫……宫少?”

黄有天脸色骤变,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一航,又低下头看了看还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

宫少的女人……

“这位朋友,你说笑呢!”黄有天的脸变得很快,他一脸谄媚的看着陆一航,嘿嘿道:“那个……我是看这位小姐在酒吧里喝醉酒了,想送她回家来着。既然你们是朋友,那……那我就把她交给您。”

黄有天说完,就要把课代表往陆一航的怀里送。

陆一航一手接过课代表,在黄有天想要溜走的瞬间,一把拦住了他的去路。

“别急着走啊,你既然这么热心的送宫少的女人回去,宫少一定会很感激你的。”陆一航说完,就给宫凛打电话。

黄有天腿都快软了!

他动了宫少的女人,宫少肯定不会放过他!

黄有天撒丫子就要跑,陆一航挑了挑眉,对站在沈绾绾旁边的其他几人喊道:“别让他跑了!”

沈绾绾一脸阴沉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杏眸死死的盯着陆一航怀里的课代表,有些恼怒道:“你刚刚说,她是谁的女人?”

“凛哥啊!”

陆一航想也没想的就答道。

话音刚落,他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闭上嘴巴,低下头去想要唤醒课代表。

“凛哥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女人?我怎么不知道?”沈绾绾一把捏住课代表的脸,仔细的打量着这张脸。

当她看到课代表比她还要精致的容貌时,眼底闪过了一抹嫉妒。

陆一航打掉她的手,有些无奈道:“这个……你还是自己去问凛哥吧。”

宫凛来的很快。

黑色的迈巴赫一个急刹,稳稳的停在了酒吧的门口。

宫凛紧绷着脸,见课代表醉的不省人事的被陆一航扶在怀里,墨眸几乎凝结成冰。

“凛哥,你……”

沈绾绾一见宫凛,连忙迎了上去。话还没说完,宫凛直接从她身边越过,径直走向了陆一航。

沈绾绾气结,转身正要质问,却没想宫凛直接打横将课代表抱起,转身朝迈巴赫走去。

“凛哥,这个男人怎么办?他方才趁顾小姐喝醉酒,想将她带走。”陆一航怀里一空,耸了耸肩喊道。

宫凛脚下连一刻的停顿都没有,他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

“废掉!”

“OK!交个我处理。”

陆一航比了个“ok”的手势,一脸玩味儿的朝着黄有天走去。

沈绾绾没想到宫凛竟然连看都不没看她一眼,更没想到,一向不喜欢女人触碰的宫凛,竟然会直接将这个女人打横抱起!

心里的嫉妒早已经泛滥,她狠狠的跺了跺脚,快步跟上宫凛,想要问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宫凛小心翼翼的将课代表放置在副驾驶上,替她绑上安全带后,又躬身将座椅往下放了一点,让她能靠的舒服一些。

做完这些,他绕过车头坐进了车里。

“轰”的一声,沈绾绾还没来得及靠近,黑色的迈巴赫已经绝尘而去。

望着迈巴赫离去的方向,沈绾绾脸色阴沉的可怕。

如果她刚刚没听错,陆一航称那个女人为顾小姐?

姓顾的女人……

沈绾绾眼底的嫉恨一闪而过,宫凛是她沈绾绾的,任何人都休想抢走!

……

西山别墅,宫凛的私宅,鲜少有人踏足这里。

车子停稳后,宫凛没有立刻下车,而是下意识的放慢了呼吸。他侧过脸,墨眸落在课代表沉静的睡颜上,迟迟没有移开。

课代表睡着的样子很温顺,她的睫毛细密而长,像一把小扇子一样。

手不由自主的覆上了她的眼睛。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他才会看不见她眼里的疏离和憎恨,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她还和曾经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课代表眉头皱了皱,头无意识的开始晃动。

宫凛蓦地收回手。

“水……”

课代表难受的声音从她的嘴里溢出,眼睛却始终紧闭。

宫凛从侧椅旁拿出一瓶水,一边拧瓶盖,一边试图将课代表叫醒:“起来喝水。”

课代表仿佛听不到般的,她无意识的晃动着头,一脸的难受。

宫凛脸色微沉,看着她蹙着的眉头,墨眸深了深。

夜凉如水,车内的气氛,却染上了一抹暗暗的幽香。

宫凛有些躁动,他仰头抿了一口水,在课代表的不清醒间,他忽然扶住她的双肩,欺身压下。

许是感觉到了宫凛唇上的凉意,课代表急切的张开嘴,找寻着,像极了在沙漠中渴水的人。

宫凛浑身一颤。

她软嫩的唇紧紧的吸住他的,柔软纤细的双臂下意识的攀上他的,一点一点的将他的脖子压下。

她想要的太多。

宫凛蓦地闭上眼睛,紧抿的唇一点一点的打开。

清凉的水,浸润着两人的唇舌。

课代表还不满足,似乎这一股清凉并不能缓解她的口干舌燥,她的舌尖甚至越过了宫凛的齿缝,一点一点的撩起他体内的火热,让他冰凉的身体倏地紧绷起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