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案 自己安慰看的短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王虎透过后视镜无意的观察着从上车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陆少,阴冷的气息从陆景修的身上扩散到整个车室中。微蹙的眉宇一挑吓的王虎立马收回目光,装模作样的注视着前方。

“有屁就放!”不耐的语气从后座传来,王虎惴惴不安的瞥了一眼陆少。

“陆少,既然柳慕现在已经交给骇龙去追踪,那么你为什么不放了苏小姐啊。她也——”

无视王虎的欲言又止,陆景修扯了扯有些让人觉得发闷的领带,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座椅。

“这个世界上,可从来不缺可怜人。”

看到了陆家那壮观的大门,王虎不禁已经为少爷担心起来。却听到陆景修这样说道。

啪的一声。

待反应陆景修是回答他的问题时,陆景修已经大步的走进了陆家。

“大少爷回来了!”随着老管家的一声高喝,穿着统一雪白服饰的仆人站成了两排,齐声问好。这样的场面,也与总统的待遇不相上下了。让人不禁想到了旧社会。

陆景修不屑的哼笑,老爷子就喜欢这种传统守旧的地主阶级统治生活方式,一副高高在上的唯我独尊。理也没理两边哈腰的仆人,他直径走进了偌大简洁的客厅,跟外面的庭院比起来,客厅显的简洁大方的多,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等着老管家上茶。

“老爷子呢?”

“回大少爷,和夫人出门了。知道今天你回来,已经特意嘱咐过,马上就到家。”老管家将一壶茶烹好,放到了陆景修面前,将茶杯反复烫了了三遍,才将茶递过来。并不忘井然有序的回答陆景修的问话。

“我记得,陆家只有少爷,对吧?曹叔叔——”

“是——是的,少爷。我去为你准备餐点。你先垫垫,打小胃就不好,出去住了之后照顾自己更是不周到。”

陆景修看着客厅的一切早已经不是最初的模样,越想越闹心,越看越心烦,打发走老管家。便起身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家,对他最大的意义便是这个充满母亲和儿时回忆的房间。那个女人即便将整个陆家都改新换面宣誓自己的主权,也不敢动自己的房间。

女人?陆景修握紧双手,手心的刺痛提醒着这个世界上女人的欺骗与无耻。都如同那个女人,下贱的抢夺属于自己母亲的一切,害的他的母亲抑郁而终,她却还想要让跟她一样下贱肮脏的儿子来争夺不属于他们的东西,看来是时候该给他们一些教训了。

“少爷,老爷回来了。让你去书房——”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揉了揉太阳穴。商场的厮杀都不会比回到陆家更让他感觉到头疼与疲惫。

充满檀香的书房中,陆老爷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中,手中的佛珠不停的转动,楠木桌上摆着一份文件,和一杯没有动过的热茶。半眯着眼睛,没有一丝的表情。

“坐——”

陆景修,刚开门走进去,便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睁开眼睛,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呵——

这还真是他父亲的一贯作风,对于他们之间,除了公司的事以外,他还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一点点父亲的关心,即便是一个眼神他也从来没感觉到。

“最近公司有些传言,我不管到底是谁挑起的事端,但是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把这些事处理好。股票不稳,会影响新的合作项目的推进。”

“谁挑起的,父亲想必心知肚明。我在公司辛辛苦苦加班,也请你看好你的女人,不要总是使一些老鼠伎俩去做跳梁小丑。毕竟,有些事放在明面上也不好。”陆景修对视着自己的父亲,嘴角勾起一丝浅笑,恭敬的让人无从反驳。

“景修啊,你沈姨已经跟我说过了。那个陈七是一直跟着她了,但是她也看走了眼,对于那个陈七盗取公司文件贩卖他人的事情,她也很是自责啊。”说道自己的老伴,陆老爷子多了几分妥协,语气不自然的软了下来。

“那样最好了,毕竟她可也是你儿子的母亲呢!”陆景修笑道,将你这个字咬的死死的,好像别有寓意。

“她也算是你的母亲,毕竟他也是你的亲弟弟啊。”

“亲弟弟不亲弟弟暂且不论,但是我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我的母亲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因为你乱搞女人,被气死了——”

“你——你,现在是越发放肆。你以为我没权利收回你的一切嘛!”看着被他气的将佛珠摔倒书架上的老父亲,陆景修邪恶一笑,只是那眼中的笑意透露着阴冷的光亮。

“随时,欢迎!”

不理会自己的父亲,他转身离去。看了看表,很好,他还可以赶回去吃晚饭。这的味道,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有些想念自己的那个家,也许他也并不知道原因。

“哟,景修又惹你父亲生气了。你啊——”

“呵——我看沈姨可是很会哄人的,哄的不只我父亲这么宠爱你啊。”打断沈雅芝的惺惺作态,他停靠在走廊墙壁,眼睛不屑的看着地毯。

啧啧,这个女人的品味庸俗到了极致,什么贵就买什么,一点审美都没有。

“你——你,什么意思!”好像被人抓住了痛脚,沈雅芝磕磕巴巴的问道,慌张的看着楼廊两边。

“没什么意思,你说——我把陈七带到父亲面前,父亲还会维护你,和你那个不学无术的蠢儿子嘛!”走到沈雅芝面前,附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靠的如此近却让沈雅芝耳边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不可能!他根本不在本市!”陆景修耳边传来刺耳的喊叫声,再没有刚刚的优雅而言。

意识到上当,沈雅芝拢了拢耳边零碎的头发。当着陆景修的面敲开了书房门。

呵呵……

愚蠢的女人,以为凭借着父亲的宠爱,和生下儿子的地位就妄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简直是好笑至极,也不想想,对于传统观念极强的陆老爷子。庶子永远是庶子,嫡子才有继承一切的资格。还以为放纵就是偏爱。

他的父亲,才是一只不愿意放权的老狐狸……

别墅内——

夜色已经开始笼罩在整个天空,孤寂的星空淅淅点点的繁星带着泪珠的剔透,闪烁着仅有的光芒。诉说着糜烂的人世,悲悯的望着这无法改变的狼藉。

凌乱的被褥中缓缓的探出一截犹如白藕般的胳膊。然后是一张迷茫素洁的脸蛋。

楚楚动人的在漆黑的房间中足足愣了有十分钟神,咕噜咕噜——

感受到来自肚子的抗议,苏向雪才想起来从陆景修那个大变 态走了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进食。

所谓,饭菜就是力量。

没有吃饱饭,逃跑没力气,反抗恶势力还是没力气。犹豫半刻,她决定还是喂饱自己之后再来研究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让陆景修放过她吧!

陆景修刚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厨房传来声音。这个时间,佣人都已经去休息了,谁在厨房里。透光幽暗的灯光,一抹浅粉色的身影在那翩翩起舞,不亦乐乎。

呵——

原来是个偷吃的小贼,陆景修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文件。缓缓的向厨房走去。

苏向雪嘴里不住的抱怨着,这陆变 态这么有钱,怎么冰箱里都是些乱七八糟没有营养的东西啊,只能煮点青菜面条给自己填饱肚子了。

说着,将鸡蛋拿出了两个关上冰箱,一转身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一股来自恐怖片的教育效应。一把将鸡蛋一边一个砸到了黑影身上!

“啊——”伴随着尖锐的吼叫声,啪的一声灯亮了。

只见陆景修一脸阴黑的表情看着她,雪白的衬衫上挂着恶心的鸡蛋液。

不带半点起伏的眸光,冷漠坚毅的五官带着一种透骨的寒意,让苏向雪忍不住退避三尺。

“你——是你,自己吓人在先!”

刚刚还因为肚子饿而竖起的斗志,在看到对面这个冷到骨子里阴沉的男人,她已经开始后怕了起来。

“饿了?”低头看了看昨天刚刚从米兰空运回来的私人定制衬衫,陆景修一用力将粘着污物的衣服沿着纽扣扯裂,修长的眉宇带着一丝怒气。

衣服撕裂的声音滑过苏向雪的耳边,吓的浑身都在颤栗。不敢抬头去看那件衬衫的命运,仿若下一个被撕碎的便是自己般,这时候听到陆景修开口说话,下意识的拼命点头。

“所以,是怪我没有喂饱你了!”

还未等苏向雪反应过来,陆景修已经将她一只手拽起扛在肩上,向楼梯口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我,我是真饿了!陆变 态!你快放开我!”感受到自己后背被敲打的柔软,陆景修不耐的加快了步伐。

“所以我准备喂饱你,还有,女人,你以为我是聋子嘛?你再叫一遍试试,你是想在野外享受嘛!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欲仙欲死——”

嘭的一声,陆景修将房门踢开,直径向浴室走去。将苏向雪扔在按摩浴缸旁边的大水池中。

“你带我来你的房间干嘛!”

“你这个变 态,把我扔在这么冷的池子里干嘛!”苏向雪被池子中的冷水激的浑身颤抖,嘴唇不停的抖动。浑身上下唯一的一条真丝睡裙已经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全毫无遮掩的展示在陆景修面前。

在明亮的欧式水晶灯的照射下,浑身抖动,满面苍白挂着水珠的苏向雪就像个猎物一样等待着猎人采颉。

“啊——”

“闭嘴!等该叫的时候你再叫,你这个疯女人!”脱光的陆景修,让苏向雪抖动的更加厉害,这个男人就是个变态!

愤怒的抬眼望去,陆景修已经进入池子,一把将她唯一的遮蔽物给扯裂扔在地上,用力的将她搂了过来,没有任何抗拒的机会,一声声水拍打身体的声音传到苏向雪的耳朵里,眼泪早已经漫步满脸,突然的炽热将她包围,既想反抗却又无力,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贴的陆景修更近。

这一细小的举动,让陆景修眉宇间隐隐浮起一丝浅笑,更加卖力的动作。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