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的大白兔子又大又好吃 英语老师把自己当奖励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英语老师被陆景修吓得打了个哆嗦,生怕他将刚才说的那些尽数加诸在自己身上,便磕磕巴巴将柳慕的下落说了出来。

虽然英语老师心里难受,但是想着左右都是柳慕对不起她,她又为什么还要替柳慕遮掩?更可怕的是,她要是不说,就可能会被陆景修折磨死,为了柳慕那样的人,她真的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像烈士一样。

对于英语老师的识时务,陆景修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一旁没有存在感的黑龙道:“快去抓人,务必要把东西给我找回来。”

黑龙默默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便走了出去。

英语老师见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可是陆景修还是没有放下掐着她脖子的手,不由得又有些害怕,又有些恼怒。

英语老师气呼呼的瞪着陆景修,“我都已经说了,你怎么还不放手?”

陆景修目光淡淡的向她瞥了过来,吓得英语老师像小鹌鹑一样的缩了缩脖子,只是奈何脖子还掌握在陆景修的手上,就算缩也缩不到哪里去。

陆景修盯着他,仔细欣赏了一会儿她这副又气又怕的模样,然后才放手。

终于得到了解放,英语老师连忙向旁边一跳,离着陆景修好几步远,她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用戒备的目光看向他,生怕他又在发什么疯,直接一把将自己给掐死了。

她现在就万分怀疑自己脖子上,已经被陆景修掐出了一圈红色的印子。

陆景修没有在意她的小动作,缓缓开口道。“陈七是我继母最得力的一条狗,因此要人也最凶!我继母为了让他的儿子,成为帝豪集团的继承人,无所不用其极……”

英语老师听得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陆景修为什么突然跟她讲起这些东西来,而且,这样的东西相当于算得上是他的隐私吧,这样的隐私不是只有最核心的人才能够接触得到吗?

不会是……

英语老师心头一突,瞳孔猛然一缩,不会是陆景修想要杀了她,故意告诉她的吧……

毕竟有句话叫做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像这些核心的消息怎么也不可能会让她这个不相干的人知道啊!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陆景修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然后再杀了她灭口!

这样想着英语老师连忙伸手抱住脑袋,把耳朵紧紧的捂住,不停摇着头道:“别说了,我不听,我不会听的!”

陆景修走上前,一把将她提起来,直接扔到旁边的沙发上,粗暴地将她的手拉开。

陆景修继续道:“陈七这个人背靠着陆家,在本市的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他手里有一个硬盘,里面是帝豪集团的核心信息资料……”

英语老师将头偏向一边,有些惊慌地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陆景修要杀了她,所以才会跟她讲这么多秘密。要么陆景修就是想威胁她,让她去帮陆景修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控制她。

“当然有关系,”说到这里,陆景修顿了一下,伸手将英语老师的脸掰过来,让她看着自己,语气森然地道:“结果就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这个截下硬盘的机会……”

陆景修嘴角渐渐勾起,浮现冷冷的笑容,“现在陈七恐怕已经把这个硬盘卖给了我的对手集团,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帝豪集团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他最后的一句话问得英语老师的小心肝一颤,有些心虚地闪了闪眸光,听陆景修这样说起来她还真是罪大恶极的样子……

但是不对啊!感受到身上的酸痛,英语老师皱了皱眉,貌似她什么都没有做,反而一直是受害者才是,她被陆景修强暴,差点丟了小命,现在反而陆景修来叫苦说自己是受害者……

英语老师被陆景修的无耻说法刺激到了,一时之间忘记了害怕,一挺胸脯道,“什么叫因为我?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陆景修感受到了身下传来的柔软,差点倒吸一口凉气,只想将英语老师直接就地正法了,但是为了自己的打算还是强忍着。

因为他这一忍耐,面部表情看起来就比较僵硬,就像是在飕飕放着冷气一样。

英语老师还以为他是要发怒了,吓得又缩了回去,一双眼睛悄悄瞥着他却不敢再开口。

陆景修面无表情道:“按照计算的结果来看,你给我造成了最少五百个亿的损失,所以这笔损失应该由你来承担。”

五百个亿?英语老师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个十百千万……十二位数!她的手指还不够用!!现在的她只拿的出五百个一,至于五百个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敲诈吗?就算敲诈也要找一个对方出得起的价格好吗?这五百个亿就算你把我论斤卖了也远远不够的!”

看着明显被刺激到了的英语老师,陆景修眸光闪了闪,瞥了她单薄的身体一眼嫌弃道:“论斤卖恐怕没人要!可能还得倒贴些!”

英语老师:“……”她是认真的好吗?

“这根本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你们这些大人物之间的博羿我怎么能插得进来?所以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去找陈七而不是抓着我不放,这些损失要负责赔偿也该是陈七来,而我只是一个无幸被你们伤害的路人。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搞清楚。”

“但是我就是想要你赔!”陆景修的话里带着不容回绝的感觉。

“赔偿你妹啊!真正需要收到赔偿的人是我好吗?你平白占了我的身体,还囚禁我!到底我们谁的损失更大?”

“谁本事大谁就是苦主,现在的你有能力反抗吗?”陆景修轻蔑地觑着气得跳脚的英语老师,说出的话也是万分拉仇恨。

英语老师语气一滞,脑海里冒出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她现在在人家的掌控里,就算反对又能怎么样?

这样想着,英语老师索性破罐子破摔,暗中咬咬牙,却非得假装的万分随意地道:“好啊,赔偿就赔偿,五百亿是吧?我觉定多赔你一点,就算成五千亿好了,反正我也赔不起。”

“也许——你可以选择更容易一点的赔偿方式”

突然贴近的胸膛,让还在发疯的英语老师突然安静了下来。经过陆景修的调 教,她已经不是那个未经人事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了。

忽闪忽闪的睫毛在光亮下显的有些俏皮,由于刚刚的激动让英语老师胸前的柔软忽上忽下。静谧的空间流动着暧昧的气息,王虎默默的退下,再不走更待何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你——你,要怎样”磕磕巴巴的英语老师,逞强的抬起头,然后默默的又低下来。堂堂的苏氏千金,虽然已经落魄,但是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吧。

不想还好,一想背上情绪立马从四面八方赶来涌入她的心田。

“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忘了自己的身份,怎么——”勾起对面低着头不说话的女人那小巧精致的下巴,陆景修才发现这个女人又哭了。

眼睑的泪滑过柔软粉嫩的嘴唇带着致命的诱惑,陆景修不禁喉咙一紧,该死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他难道最近对于公司的事压力太大了吗!怎么总有一种想要上她的冲动!

“咳咳——”

“那个,我觉得按斤卖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你先回楼上吧。我今天晚点回来。”奇怪,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烦乱的放开手中的柔软,陆景修迈着急促的步伐转身离开,带着一种逃跑的意味。

还在愣神的英语老师,摸了摸有些大麻红肿的下巴,看着挺拔刚毅的后背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久久才缓过神来。

他,刚刚是在像我解释吗!还真是个奇怪匪夷所思的变 态,啧啧。

回到房间的英语老师,带着懊恼,悲伤和气愤。

懊恼是刚刚为什么不跟着陆景修离开这个荒郊野外一样的别墅,悲伤的是她既不相信柳慕会为了钱让自己陷入这种困顿,也后悔自己把柳慕同样也给出卖了。她不安的祈祷,柳慕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烦躁的揉乱一头飘逸柔顺的长发,披着毛毯坐在了诺大的落地窗旁,看着外面寥寂的景色透漏着同她一样的无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向雪,你不要哭了,即便你被你那个可恶的二叔赶出来,你还有我啊,还有爱你的人,对吧!那个糟老头,比谁活的久都能把他靠死,诅咒他生了儿子也没屁眼!那个小脑萎缩的小矮人下次见到他姑奶奶一定让他好看,敢欺负我们雪雪!”

“柳慕,可是你一定不会见到他啊,他都在公司里,可是公司——我,我连爸爸的公司都守不住——呜呜”

刚刚失去爸爸,又失去公司。万人追捧的公主变成了人人饭后八卦的笑柄,英语老师柔弱的肩膀上再也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

“小雪,你要坚强!只有你强大了,才能守护你想要的东西!难道你就甘愿把苏氏拱手相让!别忘了,你学的是什么!”明明刚刚还张牙舞爪的人突然抓住英语老师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讲道。那坚毅的不被任何打到的那种精神让还在哭的人为之震撼,停止了哭泣。

“我,可以吗?”怯懦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无助,仿若想要抓住救命稻草般不停的询问对方,想到得到肯定和安慰。

“相信自己,小雪,你,一定可以!”

坚定的眼神,有力温暖的肩膀,带着玩味和教训的安慰。那是她每当无助和困顿时候的全部力量来源,就像是一种信念。

而如今,有人告诉她,信念背叛了她,友情在利益面前变的廉价,英语老师还是不肯相信!她始终觉得柳慕一定不会这样对她,十几年的同风同雨,是陆景修这样高高在上的变 态所理解不了的牵绊。

紧蹙着眉头,英语老师沉浸在无边的回忆中,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