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老师用自己给我们讲课 生物老师的特殊教育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生物老师这名字听起来倒是神秘霸气,但是他本人却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长着一张大众的脸,中等的身高,穿着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灰色外套。站在男友面前,生物老师也是塌着肩,垂着眼睑,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平庸无能的中年男人,这样的人可以说扔进了人群后就再也找不回来。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的男人会是一个顶级杀手。

生物老师从一进屋来就没有开口说过话,哪怕王虎给他打招呼,他也没有搭理,王虎倒是习以为常,毕竟这个家伙向来都是这样。

陆景修也没指望生物老师会主动问他什么,沉声吩咐道:“去给我查一查陈七这件事情,我需要知道现在屋里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不是柳慕,最重要的是,陈七手里的那个硬盘一定要拿回来。”提到这个硬盘,陆景修面部的线条绷得更紧了些,一字一顿地道:“你知道的,它至关重要。”

生物老师一直垂着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深沉的颜色,紧接着便消散于无形,又恢复了那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他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陆景修却可以看得出他已经接收到了自己的命令,于是对生物老师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生物老师很平静的走出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在街上闲逛,耸着肩抱着手臂,怎么看怎么窝囊。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生物老师又回到了陆景修的住处,仍旧是那副窝囊的打扮,但这么短时间内带来的消息却显示出他非凡的能力。

“苏向雪?那个家产易了主的苏家的独生女儿?”陆景修拿着手中苏向雪的资料,心中对这件事情有了推断,看来应该是陈七使得拖延之计,既然他抓回来的根本就不是柳慕,那么真正的柳慕究竟去了哪里?

“去把她给我带出来!”

……

苏向雪恍惚又焦急地在地上蹲了很久,许久过后才反应过来陆景修已经出去了,她没有想到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竟然会就这样放过她。苏向雪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反而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觉得他这又是在耍着花招。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开门声,苏向雪本来就提着一颗心放不下来,听到这声音顿时惊惧地看向门口,让她松了口气的是进来的人并不是陆景修,而是王虎。

如果可以,她情愿面对长得狰狞脸上还带着吓人疤痕的王虎,而不是长相俊秀斯文的陆景修……

苏向雪裹着被子缩在床上,王虎目不斜视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个纸袋子。

“陆少要见你,收拾一下换上这身衣服赶紧出来。”说完 不等苏向雪应声,王虎放下了手中拿着的一个纸袋子,便立刻走了出去,一副极度匆忙的样子。

陆少看起来对这个女人挺上心的,他还是少靠近些为好……

不得不说,跟了陆景修这么久,王虎真的学会了这趋利避害的本事。

确定王虎已经离去了,苏向雪才小心翼翼地裹着被子挪到王虎放的纸袋旁边,从被子中伸出一节藕臂轻轻将袋子提了过去。

她打开袋子一看,里面装着一套天蓝色的长裙,还有内衣内裤。

这个裙子的牌子苏向雪认识,是国际上的一个奢侈品牌,这个牌子的裙子还是以前她还是苏家大小姐的时候她才买过,只不过也买得很少。

苏向雪又看了眼内衣内裤,发现也是顶尖品牌的东西,几乎是有钱也不好买到的。

“这个恶魔又安的什么心?”苏向雪看着这一袋子普通人奋斗一生可能都买不起的衣服,心里又是疑惑又是不安,实在搞不懂这个恨不能逼死自己的男人为什么还要在自己身上花这么多钱?不安的则是怕陆景修又起什么坏心思想要害她。

只是她确实想多了,以她现在的情况,陆景修根本就没有必要和她耍什么花招,毕竟耍花招这样的事是对同一个力量级的人才会做的,而像苏向雪这样的阶下囚来说便是要做什么就可以直接动手。

苏向雪穿上衣服,深吸一口气才缓缓拉开门走出去,哪怕她不想见到陆景修,但她更不想在这里一直被关下去。

短短几步的距离,苏向雪觉得自己的心越跳越快,最后都要跳出身体,身体也忍不住僵硬,神经绷紧显然紧张到了极点。

“过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苏向雪身体忍不住一缩,循声望去,便见到陆景修正坐在沙发上翘腿看着报纸,头也没有抬。

苏向雪僵在原地没敢动弹,害怕再靠近陆景修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过来!”陆景修重复道,虽然语调没怎么改变,苏向雪还是敏感度捕捉到他声音中透着的不耐。

她慢慢挪着步子蹭了好半天才走到陆景修身前,低着头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有、有什么事?”

陆景修缓缓抬起头,将放在报纸上的目光投向了苏向雪,不带情绪地念道:“苏向雪!”

听到这熟悉的三个字,苏向雪猛然看向陆景修,面上又惊喜又惊愕,惊喜的是陆景修终于知道了自己不是柳慕,惊愕的是不知道陆景修怎么查到的这一点。

紧接着,一句平淡的话语从陆景修的薄唇中吐出:“柳慕在哪里?”

苏向雪万分欣喜,觉得陆景修既然查到真相了,就代表着她要脱离苦海了,便激动地道:“对,我不是柳慕!她在……”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喜悦的笑容也凝在了脸上。

如果她说出了柳慕的下落,柳慕要是被抓了会不会落到和她一样的下场?

不,或者说应该是比她还惨才是,毕竟她只是个冒牌货,而柳慕才是真正的陆景修要抓的人。

苏向雪看向陆景修那张俊朗平静的脸,眸中闪过犹豫之色,不过转念一想,柳慕可是在害她呀!要不是柳慕,

这样想着,苏向雪也不敢替柳慕掩饰了,正想说话时,却突然被陆景修掐着脖子,一把摁到了墙上。

苏向雪还没反应过来,陆景修冰冷而嘲讽的声音便劈头盖脸向她砸了下来。

“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替她掩饰,你以为你不说她就会感激你吗?真是愚蠢,你的好朋友可没你这么讲义气,现在只怕已经拿着陈七给的钱跑了!”

“她是被收买的?是为了钱才陷害我?”苏向雪不可置信地看向陆景修,她以为就算柳慕这样害她也会是被逼迫,或者有什么苦衷,结果竟然是为了钱?

她都被逼成这样了,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柳慕的信息供出来,可是柳慕却为了钱把她卖了,让她沦落到这个地步,她们十几年的友情,她最要好的闺密……呵呵,说起来多么讽刺啊!

又或者说是陆景修为了让她说出柳慕的下落故意这样说的?苏向雪向来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了出来。

陆景修见她这模样,轻嗤一声,“不是为了钱她为什么会在宫廷那种地方工作?那里可不是什么干净美好的的方,凡是进去了的人都会被染得漆黑!”

“而且,我有什么必要骗你?”陆景修突然靠近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苏向雪的身上,苏向雪想要挣扎,可是考虑到紧紧钳在她脖子上的那只手便不敢轻易动弹,只是目光怯怯地看着陆景修。

“只要我想,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你说出柳慕的下落,就我知道的拷问手段来说,没有一样你挺得住的,你想想,如果你的肉被一片一片割下来,同时在伤口上撒着盐你还不会说吗?如果你的手指一根根被剁下来,你还不会说吗?如果……”

说到这里,陆景修斜肆一笑,“如果我把你在宫廷里看到的那些男人用在女人身上的手段都在你身上施展一遍,你……还能帮她守得住消息吗?”

陆景修每问一句,苏向雪便忍不住哆嗦一下,陆景修说的这些逼供手段,她光在脑海里想想就觉得汗毛根根竖起,冷汗涔涔地流着。

陆景修说得对,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弱女子,不是什么钢铁英汉,陆景修说的这些她一样都扛不住。

“说吧,柳慕人在哪里?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陆景修温热的气息随着话语喷洒在苏向雪的脸上,让她忍不住战栗浑身冒气鸡皮疙瘩,她知道这人的呼吸是有温度的,手也是有温度的,可是那颗心确实冰凉的。

感受到陆景修手上渐渐加大的力度,苏向雪脸色发白,连忙从嘴里挤出一句:“我说……”她的声音几乎都带着哭腔,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陆景修。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