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吧人家都等好久了 啊这么大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六月再次抬眸,看到的还是光洁的肌肤以及……性感到极致的下巴。

秦六月眼珠子转了两圈,极力的回想了一下,还是不记得自己昨晚做了什么。

难道自己有梦游的病症,自己一直没发现?

不然的话,自己明明是在沙发上睡的,怎么睡着睡着就爬上床了?

不行,不能让他发现!

昨晚刚刚达成的协议,自己一定要遵守约定,做好自己的本分,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梦游爬上了床!

打定主意,秦六月蹑手蹑脚的抽回了手脚,然后掀开被子,刺溜一下就滑下了床,跟做贼似的窜回了沙发,装作还没睡醒的样子。

其实秦六月醒来的时候,宗铭皓就已经醒了。

他忽然恶作剧的想看看秦六月会有什么反应,看看她会不会借口上了床而提出过分的要求。

哪里知道,这个小东西竟然落荒而逃?

自己有这么糟糕,以至于她逃的这么快?

难道自己不帅了?

怎么可能?!

宗铭皓装作睡醒的样子坐了起来,秦六月也假装刚好睡醒的样子打哈欠,还顺便跟他打招呼:“呵呵,早啊!”

看着秦六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宗铭皓莫名的就想笑。

宗铭皓并没有拆穿秦六月的假装,点点头:“早。”

说完,宗铭皓低头一看,枕头上一根长发,赫然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如果是往常,宗铭皓发现床上出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早就情绪暴躁了。

可是今天,他完全没有,反而装作很惊讶的表情,挑起那根长发说道:“嗯?我的房间是管家亲手收拾的,怎么会有头发,而且还是根长发?”

秦六月眼睛一瞪,什么?长发?完了,自己就是长发!难道是睡着的时候掉头发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抓住自己爬上床的证据!

秦六月再也顾不得装刚睡醒了,嗖的就跑了过来,一把夺走了宗铭皓手里的长发,藏进了自己的口袋之中,脱口而出:“哪里有什么长发嘛,你一定是眼花了!呵呵呵呵,对,眼花了,完全没有嘛!”

看着秦六月的反应,宗铭皓的心底,忽然就笑翻了。

这个小丫头,怎么可以蠢的这么可爱!

像小时候一样,蠢的可爱!

宗铭皓装作信了的样子:“啊,可能是眼花了吧。你打算在我的床上呆多久?”

秦六月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火烧屁股似的跳了下床,抱着衣服就往外跑:“我去换衣服,再见!”

看着秦六月狼狈的逃走,宗铭皓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手指抬起,那根长发还在。

这个小丫头……

宗铭皓下意识的将长发放在唇边一闻,果然是她的味道。

过了半晌,宗铭皓忽然将手里的头发狠狠丢了下去。

他一定是疯了,居然觉得逗她很有趣!

他分明是要折磨她的!

他一定是疯了!

不对,是被这个臭丫头给气的!

宗铭皓快速的起床,冲进洗手间冲澡。

头顶水声哗哗,脑海里反复闪烁的却是昨晚相拥的画面。

他居然不知不觉的愉悦的哼起了歌。

等等,他为什么要觉得开心?他不应该是觉得解气吗?

宗铭皓用力甩甩头,那些念头才被他甩出了脑海。

冲完了澡,宗铭皓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秦六月,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

“什么事情?”宗铭皓故意让自己变得冷漠起来,对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给她好脸色!

“我……我该去上班了。”秦六月咬着嘴唇,纠结的说道:“我只请了几天假。”

而且请的还是事假,不是婚假。

潜意识里,她不想让公司的同事们知道自己结婚了,而且嫁的人,还不是自己喜欢的人。

宗铭皓瞬间想明白了秦六月的潜台词,鹰隼的眼眸瞬间幽暗了几分,大步朝着秦六月走了过来。

秦六月见宗铭皓不说话,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你愿意帮我调查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死因,我已经很知足了。我知道,我不配做宗家大少奶奶,所以,我不会花你的一分钱的。我也不会做出让别人误会的事情,你需要打掩护的时候我会全力配合……”

秦六月的话,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宗铭皓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单手挑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向宗铭皓的眼睛。

“上班?”宗铭皓眼角一斜,嘴角一压:“在哪?”

秦六月迫于压力,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兴明广告公司。”

宗铭皓的手指倏然收回,继续擦干头发:“月薪多少?”

“八千。”秦六月略带局促的回答。

“嗯。”宗铭皓转身离开了,并没有说什么。

秦六月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没说什么不用上班,乖乖在家听话这种话。

不然,她分分钟要暴走的!

她不上班怎么可以?怎么生活!

秦六月得到了宗铭皓的首肯,不敢在庄西别院呆太久,拎着包就跑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首席特别助理小赵笑容可掬的站在一边,还有一辆枣红色的莲花跑车静静的停在一边。

小赵见秦六月下来,马上笑着打招呼说道:“少奶奶,总裁吩咐,这辆车以后就是您的座驾了。您有驾照吧?”

秦六月点点头,然后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还是……”

“少奶奶,这里叫车的话,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赶过来的。您确定,要叫车吗?”小赵依然笑容可掬的说道。

秦六月张了张嘴,过了半天才说道:“那好吧。谢谢!”

秦六月刚伸手接过了钥匙,小赵又将一张邀请函递给了秦六月:“少奶奶,这是严家大小姐给您的邀请函,总裁说,您可以去。”

严锘的邀请函?

秦六月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她万万没想到,一面之缘的严锘竟然会如此正式的给自己一份邀请函。

那么,这个宴会,是去,还是不去呢?

“少奶奶,您参加宴会的衣服鞋子已经都放在车上了。”小赵继续说道:“如果觉得不合适,请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派人给您进行调换。”

秦六月微怔:“这也是他的意思?”

小赵微笑着颔首:“是。”

“谢谢。”秦六月略显狼狈的上了车,适应了很久,才启动了汽车离开。

说好不花他的钱的,却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真是纠结啊。

真是的,他不是不喜欢自己的吗?

干嘛还对自己这么好?

既然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讨厌到底?

搞的自己都有点分不清,他到底想怎么样了。

算了,不想了,随便他吧。反正走的时候,这些东西都要还给他的!

还是想想,怎么参加严锘的宴会吧。

秦六月开车离开了庄西别院,到了市区之后,并没有直接开车去公司,而是将这辆招摇的莲花跑车停靠在了附近的一家停车场,然后打车去的公司。

她不想让公司的同事们知道自己已经结婚,反正,这个婚姻也只不过是一场交易,早晚要回归的。

一进公司大门,公司前台小妹一下子拉住了秦六月,笑的很是鬼鬼祟祟:“六月,你这两天干嘛去了?”

“我家里有点事情,请假了啊。”秦六月被前台小妹笑的浑身发毛:“你这是怎么了?”

前台小妹笑的更加神经了:“六月,你跟我说实话,你跟你男朋友怎么样了?”

秦六月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跟陈高分手的事情,公司里的人还都不知道。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就像经历了半生,已经疲惫不堪。

“我跟他……”秦六月刚要筹措组织语言,跟前台小妹解释一下陈高已经不是自己男朋友这件事,还没等她开口,前台小妹忽然气愤的开口说道:“简直过分!”

“啊?”秦六月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什么?”

“六月,你还不知道吧?前天咱们公司新来了一个职员,你的那个男朋友送她过来的!而且两个人在公司门口就亲热!”前台小妹义愤填膺的说道:“公司里很多人都看到了!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话呢!”

“什么!?”秦六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新来的职员,是陈高的新女朋友?

要不要这么狗血!

要不要这么巧合?

前台小妹看到秦六月脸色都变了,赶紧安慰她:“六月,别难过啊!人生总要经历几个渣男,才能彻底成长!算了,跟你说这个也没用了。你要小心啊,那个女人,听说是总监的亲戚,走关系进来的,看起来可不像是好相处的人!……”

秦六月已经听不进去前台小妹絮絮叨叨的叮嘱了,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往里走了进去。

脑海里反复回放的是那天自己看到的验孕单,以及那个女人那天嚣张的嘴脸。

感情说放下了,其实哪能这么轻易的说放下就放下?

心就像是玻璃杯,摔碎了,总是会有裂痕。

就算用强力胶粘合,依然也会伤痕累累。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五年的感情,到头来,什么都不是。

秦六月刚刚推开门,一个人影旋风一般的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下子撞在了秦六月的身上,手里的豆浆一下子泼了秦六月一身。

“你这个人走路怎么不张眼睛啊?”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骤然响起,顿了顿,紧接着又说道:“咦?是你?!你居然还有脸来上班?”

秦六月定睛一看,还真是冤家路窄!

撞了自己并且洒了自己一身豆浆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高的新欢!

秦六月扫了一眼她的胸牌,上面写着:后勤部 王兰。呵呵,竟然跟自己同一个部门。

秦六月不想理她,转身就要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身上的污渍。

她还没走出两步,王兰一下子拦住了秦六月,一脸挑衅的看着她:“秦六月,我已经怀孕了,我跟陈高要结婚了!”

秦六月心底蓦然一痛,脸上极力保持平静:“是吗?那么恭喜你们了。”

“到时候,来喝喜酒哦!可别装孙子不敢来!”王兰一脸的得意洋洋:“我还以为你多么了不起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哼!”

王兰用力一撞秦六月,抬头挺胸,像只大公鸡一样,踩着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

秦六月被撞到另一边,抬手按着被撞的手臂,眼神一黯,默默转身去了洗手间。

将水龙头开到最大,这样就没人听到自己落泪的声音。

洗一把脸,这样就没人看出自己脸上的泪痕。

自己已经退让到了这个程度,为什么还要一再咄咄逼人?

她来兴明公司上班,只是为了向自己炫耀吗?

那么,恭喜她,她的目标达成了。

前台小妹从外面跑了进来,装作洗手的样子,对秦六月说道:“六月,你没事吧?”

秦六月关上了水龙头,抽出几张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水珠,摇摇头,强装平静:“我没事。我跟陈高已经分手了,谢谢你。”

“分了好!没事,咱以后找个更好的!比陈高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的!”前台小妹还在安慰秦六月:“这种渣男,就让那个女人捡去吧!”

秦六月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们赶紧工作吧,不然被总监看到,又要挨骂了。改天,一起吃饭。”

前台小妹看到秦六月脸色恢复正常,这才挥挥手,悄悄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

秦六月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域,还没坐下,旁边的同事就跟她说道:“六月,总监找你。”

说完,又小声补充了一句:“你小心点那个王兰。”

秦六月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人缘还可以。

“知道了,谢谢你啊。”秦六月将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转身就去敲总监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总监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秦六月推门进去,就看到总监穿着制服坐在电脑前,抱着手臂,一副审视的目光看着秦六月。

“总监,您找我有事儿?”秦六月规规矩矩的打招呼。

“六月,你也是老员工了,可不要有什么负面情绪啊!”总监脸上堆起一抹假笑,说道:“王兰是新来的,又刚刚怀孕不久,你可要多多照顾她。”

秦六月的心底一堵。

总监既然是王兰的亲戚,她不可能不知道王兰的男朋友,是自己刚刚分手的前男友吧?

“没有。”秦六月低声回答。

总监这才满意的说道:“那好,从今天开始,宗氏那边的广告,就交给王兰吧。”

秦六月马上抬头看着总监:“可是这个广告的素材,我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总监马上收起笑容,板着脸说道:“怎么?刚刚还说要照顾新人的,不就是一个广告素材吗?又不是问你要idea,你用得着这么小气吗?王兰刚来公司,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出一单广告,怎么过试用期?”

秦六月刚要反驳,总监马上又说道:“你这几天事假请的这么突然,我都没说什么。这样好了,这几天事假不扣你工资和奖金了。这个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回去工作吧!”

一想到事假要扣掉三分之一的工资和奖金,秦六月只能忍了下来。

谁叫她缺钱呢?

现在姑姑从秦家搬出去了,一切都要用钱,自己的钱又被陈高都给花掉了。

所以,这个月的薪水,说什么都不能扣了。

秦六月看到总监不耐烦的表情,只能回答说道:“是,总监。”

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王兰耀武扬威的过来往桌子上一坐,说道:“资料给我吧?”

秦六月忍气吞声的将资料从抽屉里拿了出来,交到了王兰手里。

王兰得意洋洋的说道:“秦六月,你是不是特别不甘心?那又能怎么样呢?这就是现实!我王兰有颜值有身材有关系,你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拿什么跟我比?陈高会选择我,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可以给他生孩子,我家的钱足够买一套大房子,可以让他少奋斗二十年!看看你,你有什么?你看看你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不到三百块吧?啧啧啧,难怪留不住男人,这么寒酸,哪个男人愿意看你?”

秦六月的心,针扎一样的疼。

是啊,自己拿什么留住男人?

自己什么都没有。

自己没有钱,没有关系,想要救自己的亲人都需要用自己的婚姻来换。

这样的自己,还是大方的成全他们的好!

“是吗?恰好,我也不那么爱他。谢谢你把他从我身边带走,这样,我也就不必辛苦的想理由跟他分手了。”秦六月强撑着脸上的淡定,对王兰说道:“祝你们幸福!”

“哼!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王兰粗暴的抽走了资料,蹬蹬蹬,趾高气昂的走了。

王兰一走,旁边的同事忍不住探头过来:“六月,总监跟你说什么了?这个王兰刚来公司就这么嚣张,不过是仗着跟总监的亲戚关系,你也别往心里去。”

秦六月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工作,尽快查出当年的真相。

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同事又说道:“过几天就是年会了,你打算带男伴吗?”

秦六月一怔,男伴?自己哪里有什么男伴儿?

原先公司年会的时候,自己都是带陈高来的。

可是如今……

秦六月苦涩一笑,轻轻摇头,说道:“到时候再说吧。我先工作了。”

同事笑了笑,也回去工作了。

秦六月却是盯着电脑屏幕发呆了很久,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

终于挨到了下班的时间,秦六月不等其他人围上来打听消息,打了卡匆忙的离开了公司。

她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多呆一分钟,胸口就憋闷一分。

打车到了停车场,开了莲花跑车的车门,秦六月忽然想起了严锘送来的请帖。

打开请帖,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邀请秦六月赴宴。

去,还是不去?

想到那天在米可儿的别墅里,严锘挺身而出替自己说话,秦六月踌躇片刻,决定赴宴。

从后座上拿过了衣服鞋子,找附近商场的洗手间换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秦六月视线一阵恍惚。

好像穿上这一身衣服之后的自己,整个都变了。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我秦六月,永不服输!

秦六月给自己快速化了一个简洁大方的妆容,遮住了憔悴的容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拎着包,毅然决然的开车奔赴了宴会目的地。

严锘的宴会,就在严家的本家。

秦六月开着车一到门口,马上就有人恭敬的过来开车门。

“请问是秦小姐吗?”对方恭敬的问道:“小姐嘱咐过,您来的话,请直接去三楼。”

“好的,谢谢。”秦六月下了车,在佣人的带领下,通过一条长长的甬路,走到一座白色小洋楼建筑前。

严家的建筑风格以简洁明快的白色调为主,很少有繁琐的装饰,这与宗家的恢弘大气完全不同。

这座小楼偏安一隅,处于严家建筑群的西北角,相对安静很多。

在国学中,西北角的位置,一般都是很重要的位置。

所以坐落在西北角的这座白色小楼,显然是严家重中之重的重点建筑。

严锘住在这座小楼上,足见严锘在严家的地位,是多么的深受宠爱了。

“我家小姐在房间里等您。”佣人带着秦六月到了楼底,说道:“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

秦六月颔首致谢:“好的,谢谢。”

等佣人离开之后,秦六月踩着台阶缓缓上了三楼。

三楼是一整个大套房。

白色的地毯,粉色的墙壁,粉色的家具,一切都是少女的颜色,充满了梦幻与绚丽。

秦六月一抬头,就看到严锘穿着一身纯白色公主裙,带着皇冠,正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的吃着东西。

额,好吧。

严家的公主,向来都是这么率性的。

严锘看到秦六月过来,马上冲着秦六月招招手:“过来吃东西。”

秦六月刚要婉拒,可是一想到严锘的性格,乖乖的走到了严锘的对面坐下。

严锘将一盘子食物往秦六月的前面一推:“喏,吃掉。”

秦六月很想吐槽,她虽然是来参加宴会的,但是真的不是为了吃而来的啊!

当然宴会上都有食物,但是那些食物,基本上都只是看看,不是为了吃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