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扇贝夹你的乌龟 两只大兔子来回晃动的图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宗铭皓的视线落在了秦六月的嘴角上,因为他刚才的强吻而略显肿胀。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的嘴唇,却娇艳动人的让人想一再咬下去。

宗铭皓的眼神暗了暗,下意识的抬手抚摸了上去。

那饱满柔软的嘴唇,令他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他绝不会承认,他是因为秦六月跟严琛笑的那么开心才想吻她的!他只是单纯的要惩罚她!仅此而已!

秦六月呆呆的看着宗铭皓,眼睁睁的看着他变得越来越危险的眼神,一脸无助。

或许是秦六月的眼神太过楚楚可怜,宗铭皓似乎想起了什么,眼角一垂,忽然就松开了秦六月。

终于获得自由的秦六月,赶紧站直了身体,略带不安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宗铭皓扫了她一眼,视线落在秦六月那如天鹅颈一般漂亮的锁骨位置,想到她的美好会被其他男人看到,心底忽然一阵烦躁,一下子抓起了自己的外套,丢在了秦六月的身上:“穿上!”

秦六月看了一眼已经狼狈不堪的小礼服,只能默默的将宗铭皓的外套披在了身上,讷讷的说道:“我回去洗干净了还你——”

宗铭皓回头看了秦六月一眼,秦六月下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小赵如图幽灵般出现在了一侧位置,宗铭皓看向他,小赵马上从善如流的回答说道:“总裁,老夫人给您和少奶奶安排了庄西别院做婚房。您现在就要过去吗?”

“庄西别院?”宗铭皓倒是略带意外,然后又看了一眼秦六月,审视了一番之后才缓缓说道:“奶奶倒是挑了个好地方,就是不知道受得起受不起!”

小赵马上低头领命,转头对其他人说道:“去庄西别院。”

小赵马上开了车门,对秦六月说道:“少奶奶,请上车。”

秦六月一看宗铭皓没上这辆车,果断的转身上车。

坚决不要跟那个疯子在一起!

宗铭皓原本要自己开车的,看到秦六月躲自己躲的比谁都溜,车门一甩,径直走向了秦六月所在车辆门前,小赵非常机灵的给宗铭皓开了车门。

宗铭皓大喇喇的坐在了秦六月的一侧,秦六月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怎么?”宗铭皓挑眉看着秦六月。

月色轻柔,车内灯光黯淡。却依然无损宗铭皓半分容颜。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美好的会令周围的环境都相形见绌。

宗铭皓恰好就是这么一种人。

秦六月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赞叹一句美不胜收。

难怪会有那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他确实是有这个资本。

秦六月慌乱的收回自己的视线,低声回答:“没,没什么。”

宗铭皓不再说话,小赵上了驾驶座,亲自开车往回走。

秦六月坐在那边规规矩矩,动也不敢乱动。

整个车里,都弥漫着宗铭皓的气息,这令秦六月有点无所适从。

最令人懊恼的是,她的身体似乎并不排斥这种气息。

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经习惯了他的气息。

简直是见鬼了!

怎么会这样!

好在宗铭皓也很安静,没有再找秦六月的麻烦,一路上彼此沉默着。

看着车外的流光溢彩,秦六月静静的出神。

自己该从哪里入手调查呢?

如何才能调查出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死因呢?

自己虽然嫁给了宗铭皓,也成为了外面那些女人们最想要的宗家少奶奶。可是,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自己只想调查清楚那些过往而已。

宗铭皓跟自己说的已经够清楚了。自己不过是秦家交易的货品,在宗家的眼里,自己算的哪门子少奶奶呢?不过是冲喜的工具罢了。、

一个工具,有什么资格跟宗家谈条件呢?

思绪烦乱,秦六月烦躁的按下了车窗玻璃。

清风送拂,秦六月单手撑住下巴,看着外面的景色发着呆。

宗铭皓眼角余光,一直看着秦六月。

外面的车水马龙,似乎完全没有惊扰到她的思绪。

她在想什么?

宗铭皓第一次忽然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想法。

十八年不见,她已经从那个邋遢的小女生,变成了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

如果不是她手腕上留着自己当时咬过的牙印疤痕,他几乎都认不出她来了。

小赵通过后视镜瞄了后面的两个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汽车在一处清幽的别院处停下了,秦六月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

到了?

这是哪里?

小赵转头对秦六月解释说道:“少奶奶,这是庄西别院。是宗家在Q市最大的一处别院,也是整个Q市最大的别院。整个别院占地两千公顷,拥有自己的私家花园、园林景观以及天然温泉、马场、高尔夫球场、影院、小型机场等设施。主体建筑占地面积大概三千平方米。”

宗铭皓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秦六月。

秦六月的脸上闪过一丝的讶异,随即归于平静。

再美的别院,跟自己又有什么相关呢?

自己不过是暂住的过客罢了。

富贵,从来都不是自己的第一追求。

如果自己是贪图财富的人,当初怎么会跟一穷二白的陈高在一起呢?

秦六月只是淡定的点点头,说道:“确实很美。”

汽车开进别院大门,小赵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解释说道:“庄西别院有自己的安保系统,人脸扫描和虹膜扫描识别之外,每个主体房间都有自己的单独密码。一会儿会有人跟少奶奶采集数据,这样少奶奶以后出入就方便多了。”

“谢谢。”秦六月淡淡的回应,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兴奋。

到了主体建筑门前,马上有人过来替秦六月开门:“少奶奶,欢迎回家。”

秦六月拖着长裙下了车,这才发现门口竟然站了两排人,穿着红白黑相间的制服,一起给自己行礼。

秦六月顿时有点不自然了:“谢谢。”

宗铭皓也下了车,看了一眼秦六月,秦六月愣了一下,这才跟了上去。

宗铭皓这才满意的继续往前走了过去,说道:“去准备点宵夜,容易消化的。有人没吃饭。”

秦六月马上明白过来,这宵夜是给她准备的。

这一天下来,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秦六月略带局促的说道:“不用了,我不饿。”

话音一落,秦六月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宗铭皓抿嘴一笑,随即转移了视线,对管家吩咐说道:“去准备点清粥和水果。”

“是,大少爷。”管家马上站直了身体,转身准备去了。

秦六月脸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囧的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真特么的丢人啊!

宗铭皓继续说道:“卧室在二楼右手边第一个房间。”

“哦,是。知道了。”秦六月马上红着脸,拖着裙子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宗铭皓很快跟了上去。

秦六月刚要开口,宗铭皓嘲讽一笑,说道:“没有我的指纹,你确定能进了房间?”

秦六月一阵羞赧,咬着嘴唇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在庄西别院了,房间这么多,是不是可以分开睡……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宗铭皓忽然压低了身体,在秦六月的耳边说道:“你知道奶奶为什么把庄西别院给我们居住吗?”

秦六月茫然的摇摇头。

“笨。”宗铭皓站直了身体,看着秦六月的眼睛,过了很久才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宗铭皓快速刷开了门上的指纹锁,推门进入,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懵逼的秦六月,嘴角一勾,说道:“那是因为这个庄西别院的人,都是奶奶的人。你说,我们分房睡,奶奶会不会知道呢?你打算怎么跟奶奶解释我们的分居?”

秦六月一听,有道理,于是局促的跟了进去。

整个卧室是一个套房,整体装修风格偏简洁,却在每个细节都透着低调的华贵。

这里的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甚至是有价无市。

秦六月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从。

宗铭皓也不管她,随手打开了一瓶水,一口喝掉,转身就进了浴室。

等宗铭皓离开,秦六月这才松口气。

一想到未来的岁月要跟这个男人同处一室,秦六月就觉得头皮发麻。

天知道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会不会继续脑子犯抽?

秦六月尝试着打开了衣橱,不出意外,一半衣橱里都挂着她的衣服。

不得不承认,宗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底蕴深厚。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的一切物品都是量身定做出来的。

也就只有这样的家族才有这样的财力和能力。

秦六月手指一勾,脱掉了宗铭皓的外套,然后一点点解开了身上已经凌乱的小礼服。

手指一松,身上的小礼服瞬间滑落坠地,露出了她姣好的身躯。

秦六月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正在浴室的宗铭皓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浴室的玻璃是单向的。

从浴室往外看,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从卧室往里看,却只能看到一堵墙。

秦六月此时完全不知道,她换衣服的整个过程,都落入到了宗铭皓的眼底了。

宗铭皓的喉结快速滑动了几下,恶狠狠的将水温打到了冷水。

该死的!

这个女人……

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么做,对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好在秦六月很快就穿上了一套睡衣,不然的话……

宗铭皓很快就洗好了,一出门就怒气冲冲的对秦六月说道:“你用外面的浴室!”

秦六月一脸的莫名其妙。自己又做错什么了?他用得着这么生气?

莫非是洁癖?

用外面的就用外面的好了,反正自己又不打算跟他发生点什么。

“知道了。好凶。”秦六月抱着衣服转身离开了。

看着秦六月的背影,宗铭皓仿佛松了口气。

下意识的,不想让她发现浴室的秘密。

没想到小丫头干巴巴的身材,似乎还挺有料。

洗完澡,宵夜也准备好了。

秦六月一个人坐在餐厅,开开心心的吃着粥。

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份清粥,都能做出这么好的滋味来。简直想给厨师点三十二个赞。

秦六月正吃着,就感觉头顶上瞬间压力袭来。

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宗铭皓换了一身浅青色的家居服,拉开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秦六月东看看西看看,整个餐厅就只有自己跟宗铭皓。

秦六月马上低头,加速喝掉了碗里的粥,低声说一句:“我吃饱了。”站起来就要走。

“等一下。”宗铭皓忽然开口叫住了她:“我知道你留下的目的,所以,要不要谈一谈?”

秦六月的身体猛然僵住。

他知道自己的目的?

他……不反对?

秦六月难以置信的转身看着宗铭皓。

宗铭皓鹰隼的眼眸一抬,眉宇之间一片胸有成竹。

自己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能翻腾出什么浪花来。

游戏刚刚开始。

秦六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想谈什么?”

宗铭皓手指一指座位,秦六月马上没有脾气的乖乖坐了回来,就那么急切的看着宗铭皓。

看着秦六月焦急的小表情,宗铭皓心底忽然闪过一团愉悦。

小丫头,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

当年你扒光本少的时候——咳咳,咳咳,这事儿没完!

宗铭皓帅气一笑,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说道:“你想听什么?”

秦六月被这句话给堵的差点没喘上气来。

这个家伙,怎么可以恶劣到这个程度?

不是他要谈的吗?

竟然还问自己想听什么!

自己当然是要——忍住忍住,不生气,绝对不能生气!自己一定要忍!

“好。既然你说要谈,那我就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好了。”秦六月一咬牙,决定直接把话题摊开到桌面上去。反正,以宗铭皓的本事,早晚也会知道的!自己如果想利用宗家的势力,就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宗铭皓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秦六月硬着头皮说道:“是,我的确想求你帮忙调查二十多年前秦家嫡系一脉全部死亡的秘密。在我出生前两年,爷爷暴病而亡,三天后奶奶也追随而去。我出生不久,爸爸妈妈就死于车祸。整个秦家嫡系一脉,只剩下了刚刚出生的我以及刚刚成年的姑姑。我跟姑姑都在怀疑他们都是死于非命,是有人故意谋杀!可是以我跟姑姑的能力,根本无从调查。”

“哦?”宗铭皓不动声色的反问:“想让我帮你?那你能给我什么?”

秦六月咬牙说道:“我知道,宗家娶我进门,只是为了给宗家二少冲喜。我保证,绝对不会贪恋宗家一分钱!只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随时随地都可以离婚!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写公证书,离婚的时候,我净身出户!”

宗铭皓轻轻笑了起来。

男神就是男神,笑起来,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

宗铭皓慢条斯理的回答说道:“如果我说,我想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你的全部呢?”

秦六月的眼睛瞬间睁大,不解的看着宗铭皓。

宗铭皓的眼眸不动,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秦六月。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是了,他就是为了报仇!

他要让这个女人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

他其实可以有很多种让她生不如死的手段,可是他偏偏选择了这一条。他想让秦六月爱上他,然后再离开她。

是的,下意识的,他就选择了这种方式。而非其他。

秦六月似乎误解了什么,转身将自己的小包拎了过来,哗啦一下倒在了桌子上,可怜巴巴的说道:“我全部的家产就这么多了。我没钱。”

宗铭皓无声的笑了起来。

他也不打算解释,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之中,挑出了秦六月的工资卡,在眼前转了一圈之后又丢了回去。

宗铭皓一抬手,小赵悄无声息的出现,将一张黑色的卡片双手递到了宗铭皓的手心之中。

宗铭皓将这张无上限的信用卡往秦六月的面前一推,说道:“这是副卡,你随便刷。条件是:一年之内,做好宗家少奶奶的本分。”

说完这句话,宗铭皓又补充了一句话:“你做任何事情,我不会管。前提是,不准有损宗家声誉。”

秦六月难以置信的看着宗铭皓:“就这么简单?”

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他是不是后面憋着大招呢?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同意?

秦六月又补充了一句:“那我想用宗家的资源去调查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当年的死因,也是可以的?”

“小赵,给他安排个人。”宗铭皓微微侧头,对首席特助小赵说道:“帮助她调查当年的事情。”

“是,总裁。”小赵马上领命,转头对秦六月说道:“少奶奶,我会安排一个人专门与您对接消息。”

秦六月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做梦!

这个恶劣的家伙,竟然这么好说话?

难以置信!

宗铭皓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当然没这么简单。

他会让秦六月慢慢适应宗家少奶奶的身份和地位带来的便捷之后,无情的收走那些便捷。

简单的说,就是惯坏一个人,然后离开她!

让她体验一下从天堂到地狱的距离!

只有这样的折磨,才会让他一解当年的心头之恨!

秦六月听到自己可以利用宗家的资源调查的时候,差点欢呼雀跃了起来,兴奋的一下子抓住了宗铭皓的左手,激动的话都说不完整了:“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你是个好人!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不不不,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真的太感激了!”

宗铭皓的眼神一下子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却没有挣脱秦六月的抓扯。

小赵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总裁竟然没有甩开她!

要知道总裁对女人的碰触是各种厌恶的!

这也是总裁这么多年身边一直没有女人的原因!

可见,少奶奶果然是特别的!

秦六月是真的高兴过头了,抓着宗铭皓的手说了半天感谢的话之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嗖的松开了手,双手背在了身后,在身上的家居服上下意识的擦了两下,结结巴巴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激动才……”

宗铭皓的眸底瞬间闪过一丝危险的眸光。

这个小东西,每次抓过他的手,都会下意识的擦手。

在嫌弃他?

嗯?

“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晚安!”秦六月火烧眉毛似的嗖的窜出了餐厅,没走两步,居然撒丫子就跑回了卧室。

看着她狼狈而逃的背影,宗铭皓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轻轻笑了起来。

等宗铭皓回到房间的时候,秦六月已经抱着被子在沙发上躺下了。

睡沙发?倒是自觉。

宗铭皓挑挑眉,也没去打搅她,自己转身在床上躺下了。

大概这一天真的累极了,秦六月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宗铭皓却毫无睡意,就那么坐了起来,看着秦六月的睡颜。

睡着睡着,好像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开始不停的翻腾。

“爸爸,妈妈……”睡梦中的秦六月呢喃出声,长长的睫毛下,挂着晶莹的泪珠。

宗铭皓看着秦六月,蓦然就轻叹了一声,转身下床,将秦六月抱回了床上。

看着她腮边兀自挂着泪痕,巴掌大的小脸上一片凄楚,心底不知道怎么就心疼了一下。宗铭皓咬牙低声说道:“今晚破例让你睡本少身边,没有下次!”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温度和安全,秦六月下意识的就朝着宗铭皓的身边凑了过去。

宗铭皓眼睁睁的看着秦六月像鱼儿一样钻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像小宝宝一样抱着自己的脖子沉沉睡去。

宗铭皓忽然觉得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笔直笔直的男人好吗?!

让他抱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他似乎不怎么反感不怎么讨厌甚至有点小心疼的女人!

今晚,让他怎么睡?

宗铭皓抓住秦六月的手腕,打算丢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秦六月无意中一动,嘴唇一下子贴在了宗铭皓的喉结处,少女独有的温软芬芳,一下子让宗铭皓停止了所有动作。

他忽然就不想把她丢出去了。

算了,就这么睡吧。

宗铭皓松开了秦六月的手腕,调整了一下姿势,就这么抱着秦六月关灯入睡了。

宗铭皓原本以为他会睡不着的,可是事实上他睡的特别香甜。

甚至比昨晚还香甜。

见鬼了。

他明明是睡眠特别差的人,身边有一点异常就很难入睡。可是因为这个女人,他竟然破天荒的睡的无比舒坦。

前所未有的舒坦。

那种踏实感,那种充实感与满足感,是前所未有过的!

秦六月睡的也很踏实,因为这个枕头好舒服啊。

嗯嗯嗯,好舒服,以后一定要买个同款的枕头……等等,自己在沙发上睡觉的时候,没有拿枕头啊?

秦六月刷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所及,是一片光洁健硕的肌肤。

眼神上挑,是完美至极的脸部轮廓,还有那微微冒出的胡茬。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