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掉衣服两只小兔子跳出来了 两颗红豆立了起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六月抬头看着宗铭皓说道:“既然宗少已经有了女伴,那六月就告辞……”

秦六月的话还没说完,米可儿忽然又开口了:“铭皓哥哥,今天来的贵宾实在是好多,我家的佣人好像不够用了呢。不知道可不可以请秦小姐帮忙照看一下呢?”

说完,米可儿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周围的人们瞬间哄堂大笑!

这可是打脸了啊。

如果宗铭皓没有刚才那句话,他们还是不敢给秦六月脸色看的,可是宗铭皓既然撇清了秦六月跟宗家的关系,那其他人可就肆无忌惮了。

所有人都用嘲讽嘲笑的眼神看着秦六月,秦六月身边瞬间变成了真空地带,那些人觉得跟秦六月站的太近,都会玷污了他们的身份。

秦六月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仿佛被扒光丢在了太阳底下,狼狈不堪。

宗铭皓看着秦六月清澈的眼神,他下意识的想过去维护她,可是一想到十八年前的事情,鹰隼的眼眸再度被冰冷跟冷漠所取代,他一副不在意的口气回答说道:“随便。”

有了他的这句话,全场的人们,全都大声的嘲笑了起来。

秦六月站在原地,双拳紧握,极力的平复着颤抖着的身体。

忍住,六月!必须忍住!

为了查清楚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死因,多大的屈辱,都要忍下去!

比起家人的枉死,这点羞辱算什么?这么多年来,自己遭受的屈辱还少吗?

秦六月猛然抬头,脸上堆起笑容,极力保持平静的说道:“好啊,需要我帮忙做什么呢?”

宗铭皓的眼睛死死的落在秦六月的脸上。

他没有看到半分惊慌失措,他看到的只有平静和坚强,以及隐忍。

秦六月却并未看他,看的是米可儿。

米可儿刚要得意的开口,宗铭皓却是轻轻笑了起来:“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何必认真?”

米可儿的话,一下子噎在了嗓子眼里。

她勉强笑了笑,说道:“铭皓哥哥……?”

宗铭皓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六月,说道:“跟上。”

周围的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摸不准宗家大少的意思了。

秦六月有点懵。

宗铭皓的脑子有坑吧?一会儿让自己帮忙做服务员,一会儿又让自己跟上。

算了,不跟脑子有坑的人计较。跟这种人,还是保持距离,小心为上!

等查到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死因,估计宗家也要跟自己撇清关系了!

打定主意,秦六月果然跟了上去,只是有意无意的跟宗铭皓保持着三米以外的距离。

宗铭皓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忽然原地站定,说道:“听说米叔收藏了个宝贝,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欣赏欣赏呢?”

米可儿马上笑着回答:“铭皓哥哥喜欢,那可是我们米家的荣幸呢!铭皓哥哥这边请。”

宗铭皓马上转身跟着米可儿去了三楼的收藏室。

整个三楼都是收藏的展厅,摆了一溜的各式各样的古董展品。

秦六月犹豫了一下,刚要留在外面,宗铭皓状似无意的扫了她一眼,说道:“六月,你懂得鉴赏?”

被点名的秦六月硬着头皮回答:“不懂。”

周围的人们,目光瞬间朝着秦六月投注了过去。

宗铭皓没有再说话,转身继续往前走。

秦六月站在原地没有动,暗忖他这句话的意思,他是在暗示自己不需要跟上去了?

也是,自己也不懂鉴赏古董,跟上去也是丢人,不如走的远一点,省得让别人看了闹心。

秦六月不动声色的退出了队伍,准备回去一楼,找个借口离开。

宗铭皓通过眼角余光,将秦六月的动作收入眼底。

鹰隼的眼眸瞬间冷了几分。

这个女人,竟然把自己丢给了其他的女人不管不问了?

宗铭皓微微有些生气,尽管他也不知道生的什么气。

宗铭皓不再管秦六月,带着一群莺莺燕燕继续往前走,米可儿尽职尽责的陪伴左右,笑靥如花。

米可儿看到宗铭皓不再管秦六月,于是冲着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对方接到米可儿的命令,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队伍。

秦六月回到了一楼,看到一楼还是有那么多的人,于是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打算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

匆匆忙忙的从J市回来,午饭都没顾得上吃,此时此刻是真的有点饿了。

秦六月决定吃饱肚子,总不能来一趟,还饿着肚子回去吧?

在秦六月吃东西的功夫里,已经有人将秦佳人也请到了别墅里。

米可儿站在窗户前往下看着,只要秦佳人过来,接下来的戏就好看多了。

她可是大建筑商的千金小姐,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别的女人撕扯起来呢?那会有损她的身份和形象的。

不过,找条狗去咬人,还是可以的……

人群中,有人对米可儿点点头,米可儿马上会意,转头对宗铭皓说道:“铭皓哥哥,我爸爸的这些藏品也不算什么,跟宗家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如果铭皓哥哥喜欢,我就做主送给铭皓哥哥就是了。今天是专门为了庆祝铭皓哥哥正式接手宗家,下面还有好多人想跟铭皓哥哥喝酒呢,我们还是不要让客人们等太久嘛。”

宗铭皓鹰隼的目光扫过全场,秦六月果然不在了,他也瞬间失去了欣赏的兴趣。

的确,这里的藏品虽然不错,可是比起宗家的藏宝阁,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宗铭皓当即说道:“好啊,那我们就下去吧。”

秦六月正在吃着蛋糕,头顶忽然一暗。

“秦六月,你还有脸来?”话音一落,秦六月面前的盘子,忽然被人端起,直接扣在了秦六月的脸上!

“哇——”周围的人们瞬间惊呼了起来。

这个变故来的也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宗铭皓跟米可儿正在往下走,正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宗铭皓看到秦六月被人欺负,下意识的就要过去,米可儿忽然开口说道:“铭皓哥哥,那个人是秦佳人吧?他们的家事,我们还是不要过问的好。或许是她们姐妹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宗铭皓打算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他忽然想看看秦六月面对这样的变故,会有什么反应。

看到秦六月吃瘪,宗铭皓的心情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复杂。

既觉得很解气,却也莫名的让他的心,轻轻一缩。

他竟然有点心疼了。

秦六月站在原地,抬手擦掉脸上的污渍,淡定的看着秦佳人,说道:“我有没有脸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拿着邀请函进的这个门。你侮辱我没关系,可是侮辱了这里的主人,你是不是该对这里的主人和客人们说一声道歉?”

话音一落,大厅中某个角落,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一个趾高气昂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真是有趣!就算这个女人出身贫贱,可也算是明媒正娶进的宗家大门。宗少能这么淡定的旁观别人羞辱宗家,也是真让人开眼啊!”

话音一落,全场再次集体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人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这样公开说宗家!

她不想活了吗?

宗铭皓不管做了什么,他依然是宗家大少,依然是宗氏财团的总裁,宗家的继承人!

宗铭皓的视线马上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下一瞬,两道目光隔空交汇。

秦六月也没想到,在现场竟然还有人不会嫌弃自己的晦气,主动为自己说话,因此也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材娇小,清瘦却匀称,扎着长马尾穿着牛仔裤和宽松t恤的漂亮女孩,就那么斜靠在了吧台上,手里不停的搅拌着咖啡,一脸的桀骜不驯的盯着宗铭皓。

今天是正式场合,所有人都穿着晚礼服高跟鞋,正式的不能再正式。

却单单只有她一副清新休闲的装扮。

因此在人群之中,真的很是扎眼。

可是诡异的是,周围的人们非但没有人因为她随意装扮而露出半分轻慢,反而一脸阿谀奉承的众星捧月姿态将她围在了中间的位置。

这个女孩子虽然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可是因为是替秦六月说话,所以秦六月对她瞬间产生了感激之情。

宗铭皓盯着这个女孩子看了半天,嘴角缓缓一勾:“我道是谁,原来是严小姐。”

全世界敢这么怼他的,也就只有她了。

不,应该是就没有她不敢怼的人。

站在宗铭皓身边的米可儿马上说道:“小锘妹妹,你这是什么时候回国了?怎么也不跟姐姐说一声呢?”

严锘一脸嘲讽的看着米可儿,说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回国不回国,干嘛要跟你说?”

米可儿身为东道主,别人都会给她三分面子,加上她是米家大小姐,自然是被人捧着习惯了。

严锘守着这么多人不给她脸,顿时让米可儿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米可儿说道:“小锘妹妹这么多年来,脾气还是没变呢,还是那么直爽。”

“我直爽,是因为懒得跟你们这群虚伪的人瞎扯淡。”严锘手指着秦六月说道:“你们一个个的以为自己光鲜亮丽厉害的不得了,事实上你们还不如她呢!我就说了你一句话,你脸色就难看的跟被人抢了男人似的。人家被人拍了一脸蛋糕,都还没急眼呢!话说,这个秦佳人,有邀请函吗?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宴会,本小姐可不伺候了!”

秦六月低下头,慢慢的擦掉脸上的污渍,心底莫名的一阵感动。

一个陌生人都肯为自己说话,而自己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却……

罢了,原本也只是名义上的。

自己嫁过来,无非是要给宗铭泽冲喜的。

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宗铭皓并没有开口,米可儿却是急眼了,急赤白脸的辩解说道:“小锘妹妹,话不可以乱说的。”

严锘做了一个非常不屑的表情,转身就朝着秦六月走了过来。

秦六月低声说道:“谢谢。”

严锘歪着头看着秦六月,却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是不是很跋扈?”

严锘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人们同时朝着秦六月不停的使眼色,就差把眼珠子给挤出来了。

秦六月没看懂别人的眼神,下意识的点点头,说道:“确实是有点。至少,参加这样的宴会,还是要尊重一下主人的。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秦六月说完之后,周围的人们眼睛瞬间都瞪大了。

宗铭皓也似乎来了兴趣,就那么兴致盎然的看了过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严锘会勃然大怒然后发脾气的时候,严锘却是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如果你知道我是世界顶级珠宝商的女儿,而且,我还继承了南非最大的钻石矿藏群,你还会这样说吗?”

秦六月点点头:“参加别人的宴会,还是要尊重一下主人的。”

严锘瞬间兴趣大增的就那么抬头看着秦六月。

秦六月不明所以的看着严锘,不知道自己这些话说的哪里不对了。

严锘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个人有点意思。我刚刚帮了你,你就说我跋扈?”

秦六月略带尴尬的回答说道:“我很感激你替我说话,可是,我不太想对你说谎——因为,我会觉得那样是对你不够尊重。”

严锘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抬手一拍秦六月的手臂,说道:“有意思!长这么大,别人都只会跟我说,我身为严家大小姐,可以为所欲为。却还没人跟我说过,我今天做的很过分。你一直都这么蠢着长大的吗?”

秦六月一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这个严锘,果然是够直接啊!

不过,严锘并没有期待秦六月回答这个问题,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看在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说实话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秦六月再次一阵尴尬:“谢谢。”

这个时候,米可儿跟宗铭皓也走了过来。

高大挺拔、俊美无俦的宗铭皓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几乎所有的女人,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他拥有了几乎所有的一切,想不闪耀都难。

“真是要感谢严小姐替内人打抱不平呢。”宗铭皓低头看了一眼秦六月之后,才对严锘说道:“不过,这不过是一个误会。可儿,是不是?”

米可儿马上说道:“是啊是啊。我只是听说秦家两位小姐,从小感情就很好,所以才破例邀请了秦佳人小姐过来作伴。哪里想到……”

米可儿一副遗憾惋惜的表情,对秦六月说道:“秦小姐,真是抱歉的很。我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人,带秦小姐去整理一下。”

话音一落,马上就有人过来,对秦六月说道:“秦小姐,这边请。”

他们称呼的是秦小姐,而不是宗少奶奶。

宗铭皓并没有纠正,秦六月也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秦六月低声说了一句:“谢谢。”说完,转身就要走开,并没有看宗铭皓一眼,却冲着严锘温柔一笑。

或许是没有看到秦六月对自己求助,宗铭皓的心里,忽然变得不舒服了起来。

现在看到她对严锘微笑的时候,宗铭皓的心底,瞬间这么一堵。

她竟然对别人笑?

就在秦六月经过宗铭皓身边的那一刻,宗铭皓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把抓住了秦六月的手腕。

秦六月一愣。

“我陪你。”宗铭皓轻轻开口。

下一秒,米可儿跟秦佳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