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吸一口就一口 胸前的两个小兔子又立起来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从Q市赶往J市,足足花费了三个小时。

在爸妈墓前,秦六月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默默流泪。

秦玉凤自知理亏,也不敢开口劝慰,就只能陪着秦六月一起烧着纸钱。

“姑姑。”过了很久,终于,秦六月开口了。

她抬头看着秦玉凤,泪眼蒙蒙的说道:“当着爸妈,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次会欠这么多钱?”

秦玉凤嘴唇蠕动了两下,片刻之后,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说道:“六月,是姑姑不好,是姑姑太贪心了!”

秦六月定定的看着秦玉凤。

秦玉凤顶不住秦六月的眼神,只能说了实话:“那天,佳人带着我去参加了一个宴会,参加宴会的时候,我没有合适的首饰,她便把一套首饰借给了我。结果,在宴会上,我把那套珠宝丢了,秦佳人告诉我说,这套珠宝是今年当季的限量版新款,价值几十万的!你知道的,我手里哪里有这么多钱嘛,所以,我说我给她打个欠条好了。可是秦佳人说,这套首饰很重要,而且是她朋友暂时寄放在她这里的,如果不能及时归还的话,就会影响到秦家的信誉和生意。我百般无奈之下,才去借的高利贷……”

说到这里,秦六月已经完全明白过来着是怎么一回事了。

秦国民一家人,还真是够狠啊!

竟然算计自己的亲妹妹和亲侄女!

也是,在他们的眼里,自己跟姑姑,算什么亲人呢?

寄人篱下,连条狗都不如!

秦玉凤看到秦六月的脸色铁青,知道这事儿不对劲,忍不住问道:“六月,我是怎么回来的?”

秦六月沉默了片刻,这才将来龙去脉跟秦玉凤说了一遍。

听完秦六月的讲述,秦玉凤顿时跳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什么?这是秦国民那个混蛋给本宝宝设的局?宝宝找他拼了!”

秦六月一把拉住了秦玉凤:“姑姑!现在又没什么证据是他们做的,你怎么跟他们理论?更何况,事已至此,再去理论又有什么用?姑姑,你以后能不能清醒一点?不要再上秦家人的当了?!”

看着秦六月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秦玉凤眼神瑟缩了一下,嘟嘟囔囔的说道:“我这不是想嫁个好男人啊?我只有嫁得好,你才能过的好啊!”

说到这里,秦玉凤理直气壮了起来:“说来还不是为了你?我辛辛苦苦把你从这么点大养成大姑娘,我这么努力的嫁入豪门,还不是想给你一个好的身份背景?还不是想让你将来嫁的更好?”

秦六月没好气的回答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嫁人了!不过,很快就会离婚了!”

“啊!”秦玉凤尖叫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嫁人了?嫁给那个混蛋陈高了?你怎么可以嫁给他?那就是个人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实在受不了秦玉凤的高嗓门,秦六月打断了她的话:“不是陈高,我已经跟他分手了!”

秦玉凤尖锐高亢的嗓音戛然而止,过了半晌才问道:“那你嫁给谁了?”

秦六月垂眸解释说道:“就在昨天,我代替秦佳人嫁进了宗家,现在是宗铭皓的妻子。条件是,换你平安归来。”

秦玉凤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可能!

宗铭皓?

宗家大少?

宗氏财团第三代继承人?

全球美男排行榜第一的宗铭皓?

秦佳人还让秦六月代替嫁过去?

开什么国际玩笑!

秦佳人最想嫁的就是宗铭皓好吗?

秦六月知道这个事情如果不解释清楚,秦玉凤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因此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听完了秦六月的解释,秦玉凤并没有多少内疚,反而整个人严肃了起来,说道:“六月,你不能跟宗铭皓离婚!”

秦六月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

“六月,你不觉得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死的太过巧合了吗?”秦玉凤平静的看着秦六月:“两年的时间,我们秦家灰飞烟灭,我很早就开始怀疑了!”

秦六月一呆。

秦玉凤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这些事情。

因为从小到大,秦玉凤只顾着买各种奢侈品装扮自己,各种参加豪门盛宴,只求能嫁入豪门。

可是,这确实太巧合了。

爷爷死于病痛,奶奶在爷爷去世后三天也撒手人寰。

爸爸妈妈遭遇车祸。

整个秦家只剩下了不会经营只会花钱的姑姑和刚刚出生不久的自己……

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什么阴谋不成?

秦玉凤低声说道:“六月,就算你不喜欢宗家,可是宗家少奶奶的位置,或许更方便让你查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我这样说,你的压力会很重。六月,如果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真的是死于非命的话,你真的不想替他们报仇吗?”

秦六月整个人都呆住了,声音里都带着一丝的颤抖:“你说什么?爷爷奶奶,跟爸爸妈妈,他们都是……?”

秦玉凤苦笑一声,给自己的哥哥嫂子烧了几张纸,默默的回答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嫁入豪门?因为,很多事情,只有豪门才能做得到。咱们秦家嫡系一脉,只剩下你跟我了。以前没有跟你说这些,是因为说了也没有用,因为仅凭我们两个,根本查不到当年的真相!秦国民一家,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对我们除了利用还是利用。所以,六月,要不要给你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报仇,就看你的了。”

说完这句话,秦玉凤缓缓站了起来,目视远方,声音飘渺的都有点不真实了:“秦国民机关算计太聪明,反而成全了我们。六月,接下来,不管秦国民一家人说什么,你都不能跟宗铭皓离婚,明白了吗?”

秦六月沉默了很久。

她的心底各种挣扎。

她真的不想再去面对那个可怕的男人,可是,如果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真的是被人谋杀的话,自己又如何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两年时间,家破人亡,自己跟姑姑流离失所,最后不得不沦落到街头捡垃圾度日。

那段岁月,朝不保夕。

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凶手所赐!

怎么可以不报仇?

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在天之灵,又如何安息?

秦六月双拳紧握,用力深呼吸了很久,才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了,姑姑!我一定会查出当年真相的!”

在秦玉凤跟秦六月祭扫的时候,宗铭皓捏着一杯红酒,倚靠在了窗户前,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液,看着外面的风景出神。

当手下的人告诉他,秦六月跟着姑姑去祭扫父母,而且在坟前商定了对策的时候,宗铭皓的眼眸低垂了下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小丫头想利用宗家,调查她爷爷奶奶和父母的死因?

呵呵,有趣。

自己倒是要看看,她能走到哪一步。

想动用宗家的力量,那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宗铭皓嘴角一勾,鹰隼的眼眸倏然睁开,对站在一边的首席特助小赵说道:“去通知大少奶奶,该回了。”

宗家的首席特助小赵马上站好,垂手而立:“是,总裁。”

宗铭皓忽然恶劣的笑了起来,补充了一句话:“身为宗家大少奶奶,怎么可以藏在家里不见人呢?顺便通知她,今晚要参加一个宴会,如果敢给宗家丢脸,那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小赵再次垂首:“是,总裁。那今晚的女伴是大少奶奶吗?”

“我什么时候带过女伴儿?”宗铭皓恶劣的笑了起来:“让她自己去!”

秦六月接到小赵这个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参加宴会?

她没有参加宴会的经验啊!

秦家虽然也算是小富之家,也会有一些应酬,可是往日那些应酬都是属于秦佳人的。

她何德何能能够出席这样的场合呢?

更何况,她也没有能够出席宴会的衣服啊!

宗家只是通知她要去参加宴会,却没有给她准备宴会所需要的一切,这摆明了就是要让她出丑的!

秦六月咬了咬牙,跟秦玉凤借了一身行头。

幸亏秦玉凤从小到大宁肯吃泡面也都要买奢侈品,所以,这么多年也积攒了一点家底。

秦六月在秦玉凤肉疼的眼神之中,挑走了今年刚刚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一套香奈儿小礼服以及爱马仕的高跟鞋。

谁让秦玉凤提出的主意呢,所以再肉疼也出借了!

不过,这些衣服的风格太过成熟,并不适合秦六月的清纯风。

明明是大牌,穿在她的身上,却有着一股诡异的别扭感觉。

没人接送,秦六月自己也没有车,只能叫了出租车前往目的地——一所坐落在郊区山底的别墅。

这一片的别墅,住着的人都是本地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所以出租车司机放下秦六月之后,逃也似的就窜走了,压根不敢在这里多停留半秒钟!

要是刮了蹭了那些千万级的豪车,他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秦六月一下车,马上就被一群人围观了:“呀,这是谁啊?这是哪家的佣人?”

秦六月转头看看其他人,个个衣香鬓影,开着顶级豪车。

再看看别墅里的工人佣人,他们的工作服竟然也都是阿玛尼。

再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蹩脚的衣饰倒是可笑的很了。

加上自己是乘坐出租车过来的,难怪会被当成佣人。

秦六月刚要开口解释,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宗家大少奶奶啊!”

周围的人们一听这句话,顿时炸了:“不可能吧!她怎么会是宗家少奶奶?可儿,你可别开玩笑!宗家大少奶奶怎么会穿这么不符合身份的衣服呢?哦呵呵呵……”

那个叫可儿的女人,慢慢走到了秦六月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六月,轻蔑一笑,说道:“听说,今天回门的时候,宗家大少都没有陪她回娘家。啧啧啧,真是可怜啊!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逼着宗家大少跟她结婚。谁不知道,宗家大少不近女色?那么完美的男神,怎么会看上这么庸俗低贱的平民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高声叫了起来:“宗少来了!”

刷刷刷,所有人同时回头转身,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一辆湛蓝色的帕加尼稳稳的停靠在了别墅的门口。

马上有人过去打开车门,恭恭敬敬的行礼:“宗少!”

“嗯。”极具磁性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紧接着就看到一身浅蓝色正装的宗铭皓下了车。

他往那只是简单一站,便已经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那无与伦比的霸气与尊贵,配上他完美绝伦的容颜,想让人忽略掉都很难。

无数人过来跟宗铭皓打招呼,宗铭皓理都不理。

宗铭皓在人群之中只是扫了一眼,马上就找到了另类的秦六月。

看着她今天的装扮,宗铭皓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的恶意。

女人,今天,仅仅是开始!

米可儿在看到宗铭皓的那一瞬间,眼睛瞬间一亮,主动走了过去,一下子挽住了宗铭皓的手臂:“铭皓哥哥,好久不见。今晚,需要女伴吗?很巧,我没有男伴。”

宗铭皓原本想抽出手臂的,可是他目光触及到秦六月不安的眼神,瞬间改变了主意,低头笑着说道:“好啊!”

米可儿是真的没想到宗铭皓会答应!

因为,以前,他总是对她从不假以辞色的!

米可儿马上耀武扬威的看向了秦六月。

秦六月的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

也是,自己算什么呢?

哪里有这个资格,要求做宗铭皓的女伴呢?

自己不过是……不过是,要借着宗家少奶奶的这个身份,方便去调查一些事情。

宗铭皓娶自己,也不过是为了……为了……为了给宗铭泽冲喜吧?

自己果然不该奢望他会在今天这个场合,给自己解围的。

秦六月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跟宗铭皓的距离。

秦六月的这个动作,被宗铭皓瞬间收入眼底,鹰隼的眼眸瞬间眯了一下。

呵,看来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啊!

米可儿却不会就此放过秦六月,忽然开口问道:“铭皓哥哥,那边的那个女人,是铭皓哥哥的新婚妻子吗?”

宗铭皓不经意的扫了秦六月一眼,淡漠的回答:“妻子?呵,不过是娶回来给铭泽冲喜的女人罢了。”

一句话,如同巨石,重重击在秦六月的心底,秦六月低垂着眼眸,眼神却是越发的清澈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