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让我坐在哪个地方写作业 同桌叫我坐在他的那里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六月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捂住自己嘴巴的班长。

尽管他英俊的一塌糊涂,却依然不能打消她对这个班长本能产生的恐惧感。

因为他此时的眼眸真的太过骇人了!

充血的眼眸、骇人的杀气,无一不在证明着此时这个班长的危险性!

“唔唔唔——”秦六月刚想挣扎,洗手间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嘈杂的声音:“他就在这附近,分头去找!”

下一秒,秦六月一下子被推进了女洗手间的小隔断里,不等她反抗,她的唇瞬间被就对方堵住了!

“唔唔唔——”秦六月本来是要怒吼出声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带着婉转的喘 息。

混蛋!

她只是来洗个手,为什么都会被人强吻!

这可是她的初吻!

秦六月抬手就要推开对方,不料手腕瞬间被控住,霸道的一下子压在了墙壁上,继续被对方强吻了下去。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冲进了洗手间,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正在洗手间热吻的两个人,忍不住呸了一声,确定其他隔断里没有人之后,转身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的离开,班长忽然就松开了秦六月,毫不留恋的转身便要走!

“等等,你太过分了!这是我的初吻!”秦六月觉得简直太荒谬了!她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来洗个手,都会被人夺走初吻!

班长并没有看秦六月,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撕下来就甩到了秦六月的身上!

一个吻,五十万,便宜这个女人了!

秦六月眼睁睁的看着这张支票甩在了自己的身上,猛然抬头,怒气冲冲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班长倏然低头,鹰隼般的眼眸,杀气更盛:“拿着钱,滚!”

秦六月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颠覆了!

这个班长有病吗?随随便便夺走别人的初吻,就想用钱打发?

谁稀罕!

秦六月捡起地上的支票,当着班长的面,刷刷刷撕碎,直接甩回了班长的身上:“还给你!”

班长舔了舔嘴唇,眼镜一眯,杀气瞬间四溢:“看来五十万还不够?女人,别挑战本少的耐心!”

那一瞬间,杀气犹如实质!

秦六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本能的就想跟这个班长保持距离。

秦六月抬手推开这个班长,跟这么一个疯子在这这么逼仄的环境里呆久了,自己一定会疯掉的!

就在这个时候,班长鹰隼般的眸光,忽然落在了秦六月的手腕上。

在她的左手手腕处,一个牙齿咬出来的伤疤,清晰可见。

那个牙印疤痕,分明是——

班长猛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秦六月的手腕,再次将她推到了墙壁上,挺拔修长的身躯将秦六月死死的控制在了墙壁上,眼底喷火的看着她。

该死!

为什么每次自己最狼狈的时刻,都会遇到这个女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秦六月越发的莫名其妙,这个班长又要发什么疯?

这里可是公共区域!

“你是秦六月?”班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秦六月瞬间愣住了:“你认识我?”

班长手指瞬间收紧,疼的秦六月的小脸瞬间白了一白。

呵呵,秦六月!

好久不见啊!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大概是班长的眼神和全身的气势太过可怕,秦六月忽然不想跟他计较夺走初吻的事情了。

毕竟,初吻跟性命比起来,显然后者更重要。

秦六月挣扎了几下,却不料对方的控制稳如磐石。

秦六月挣不脱,只能开口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计较你夺走我初吻的事情了。你放开我!”

“放开?”班长低低的笑了起来,只是他眸底的冷意和杀意太过强烈,他的笑声更像是死神的催音符:“这辈子,你休想!”

就在这个时候,班长身上电话铃声响起。

班长掏出手机快速看了一眼,直接挂掉,对秦六月咬牙切齿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宗铭皓!给本少等着!”

说完,一把松开秦六月,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洗手间。

看着这个班长狼狈的背影,秦六月认真的想了半天。

宗铭皓?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问题是,他告诉自己这个做什么?

难道要对自己负责?

不要!

自己完全不需要对方负责!自己是有男朋友的!

秦六月深呼吸一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儿?!

自己是来给男朋友送家里钥匙的,只不过在这里洗个手,竟然就被莫名其妙的夺走了初吻!

简直晦气!

秦六月狠狠的洗把脸,这才恨恨的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宗铭皓冲出洗手间之后没多久,马上拨通一个电话:“马上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被下药了……安排什么女人?混蛋!给我叫医生过来!“

挂掉电话,宗铭皓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

鹰隼的眼眸低垂,双拳紧握。

该死!

他刚回来,就敢对他下手。看来,是该给家里那些人立点规矩了!

子嗣,子嗣,就知道子嗣!

宗铭皓轻轻逼上眼睛,脑海里却莫名闪现了秦六月的容颜。

这个女人——

今天来不及调查她的底细了,只要她在这里就好办!

那个仇,早晚报了!

秦六月乘坐电梯很快就上了十三楼。

男朋友陈高现在在宗氏财团旗下的分公司任职部门经理,看着他工作越来越忙,生活上经常丢三落实,所以自己只能多多照顾他一下了。

这不,家里的钥匙又找不到了,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把寄存这里的备用钥匙带过去,不然今晚他就回不去家门了。

秦六月在电梯里深呼吸一口气,淡定淡定。

陈高答应过自己的,只要他的事业站住脚跟,就会跟自己结婚的!自己绝对不能因为这个半路上冒出来的混蛋,毁了自己的幸福快乐生活!

电梯门打开,秦六月拎着钥匙就去了陈高的办公室。

秦六月敲敲门,秦六月左顾右盼了一下,里面没人,决定将钥匙放下就走。

钥匙丢在了桌子上,秦六月刚要转身,忽然桌子上的一个报告单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秦六月其实不想看的,可是上面三个醒目的大字,实在太过触目惊心了。

验孕单!

秦六月嘴角的微笑瞬间僵在了脸上,慢慢转身,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张验孕单定睛一看:已怀孕七周。

怀孕?

谁怀孕了?

这张验孕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六月正在发蒙,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秦六月鬼神使差的接通了电话。

不等秦六月开口,电话那边以及噼里啪啦的讲了起来:“陈高,我的验孕单你已经收到了吧?你不是说,只要我怀孕就跟我 结婚的吗?现在已经七周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秦六月的大脑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陈高?跟她?怀孕?结婚?

自己从大二那年就跟陈高确定恋爱关系了,他口口声声的说,会对自己负责一辈子!可如今,却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还要跟她结婚?

那自己算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自己哪里做错了?

秦六月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电话那端噼里啪啦说完了之后,没听见动静,紧接着又说道:“陈高,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你的全部财产可都在我的名下了!”

说完,电话啪的一声挂掉了。

秦六月如坠冰窟!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这个电话一定是打错了!

陈高不会背叛自己的!

秦六月丢下了电话,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办公室,连门都忘记关就一头撞进了电梯之中。

在电梯门合拢的那一瞬间,泪水瞬间决堤。

不会的,陈高不会背叛自己的!

他说过的,会陪着自己白头到老的!

那个背叛的人,一定不是他!

秦六月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大楼,失魂落魄的踉跄着朝着路口就走了过去。

没走两步,她就被疯狂的汽车鸣笛声震在了原地。

原来已经是红灯了。

秦六月一下子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脑海里反复滚动着刚才那个电话的内容。

她知道她明明挺清楚了电话里的每个字,可是她的内心,就是不想听。

或许,真的只是误会呢?

或许,只是重名了呢?

或许,只是巧合打错了电话呢?

秦六月开始为自己找理由逃避现实。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秦六月机械的接通电话:“喂——”

“六月,救命啊!你快点拿钱来救我啊!唔唔唔——”姑姑秦玉凤凄厉的喊叫声骤然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但是电话很快就换了人:“秦六月?你的姑姑在我的手上,如果三天之内再还不上这笔高利贷,你就等着给你的姑姑收尸吧!”

电话瞬间断掉。

秦六月瞬间睁大了眼睛!

什么?姑姑又借高利贷了?

一百万?

自己上哪里找这么多钱?

自己的工资卡——对了,自己的工资卡还在陈高的手里!他说,为了攒钱买房子结婚,所以把自己的工资卡都给要过去了!

秦六月顾不得纠结那张怀孕单的事情,马上拨通了陈高的电话:“陈高,我的工资卡可以还给我吗?我有急用——”

不等秦六月的话说完,陈高马上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要攒钱的吗?我们未来还要结婚的,不攒钱怎么付首付?Q市的房价你不是不知道,一平方就得好几万,你这么乱花钱,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秦六月强忍着焦躁说道:“不是的,我姑姑现在出事了,你能不能先把工资卡还我?等我——”

“我没钱!”陈高一口拒绝:“你卡里只有一千块,你要的话就给你!”

一千块?怎么可能?

自己每个月的薪水都有八千,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陈高每个月只给自己五百块的零花钱,攒了两年,怎么也有十几万了啊!

秦六月只能好言说道:“刚刚去你办公室,你不在,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我……我现在在外面,不方便,回头再说吧。”陈高支支吾吾的回答说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