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燃×楚晚宁肉开车超细写 墨燃×楚晚宁失禁尿出来车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楚晚宁咬了咬牙转头,转头看向战星辰,唇角努力挤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小辰,今天和小岁买了什么啊?管家说你们买了很多好看的衣服,妈咪也想看看。”

战星辰督了一眼楚晚宁,声音不冷不热的,“衣服在楼上,不方便。”

这贱种!

到底是江清璃这个贱女人的孩子,和她一样的惹人讨厌!

两次在这两个孩子面前被拒绝,楚晚宁气得手指甲都往手心抠了进去。

“小岁,饿不饿啊?妈咪让管家给你切了点水果。”楚晚宁不甘心,继续对战星岁讨好着。

要不是墨燃还在这里,她怎么可能忍着这两个贱种这么对她!

“不饿。”战星岁别过脸,往战星辰那边挪了一点,压低声音,“哥哥,我今天见到妈咪了。”

妈咪?

战星辰挑眉,下意识地看向战星岁旁边的楚晚宁,眼里有几分不解。

“不是这个坏女人。”战星岁抿了抿唇,想到了今天看到的妈咪,脸上露出了几分腼腆的笑,声音都高了几分,“今天是妈咪救了我!”

墨燃听到这话,不由得有些诧异,“小岁,今天那个女人救了你?”

“嗯!”战星岁重重地点头,说到这事,还有些不好意思,“我跑到一楼,就被两个坏蛋给绑架了。还好妈咪撞见了,救了我!而且,妈咪还请我吃好多好吃的东西!”

那个女人真的救了小岁?

墨燃听到自家儿子这么说,心中不由得复杂了几分。

小岁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虽然平时看上去内敛了一些,但是从来都不会说谎。

看来,他是真的误会那个女人了。

只是,小岁对那个女人的称呼……

墨燃督了一眼楚晚宁,虽然不满于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他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地让自己的儿子对着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女人喊妈咪。

“小岁,那个女人不是你妈咪。”

战星岁咬了咬唇,委委屈屈地道,“可她就是妈咪。”

楚晚宁的眼里慌乱更甚。

这个贱种就见了江清璃一面,难不成就认出了这个女人?

不可能的!

楚晚宁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岁,不可以乱喊妈咪哦,妈咪会不开心的。”

战星岁根本就不理会楚晚宁,楚晚宁吃瘪更是怒火中烧。

假意去厨房泡牛奶,实则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毒药,洒在了一杯牛奶里面。

她绝对不能让墨燃对江清璃那个贱人有好感!

端着一杯牛奶出来,楚晚宁脸上的狠意已经换成了温柔,“小岁,时间也不早了,先喝杯牛奶,等会该睡了。”

战星岁虽然不喜欢楚晚宁,可是睡前喝牛奶,的确是他的习惯。

犹豫了几秒,战星岁便伸出手,慢吞吞地把牛奶全部喝完了。

今天的牛奶,味道喝起来怎么怪怪的?

“爹地,我还可以再去找妈咪吗?”战星岁小声地问道,生怕墨燃不同意,他赶紧补充了一句,“妈咪救了我,我想感谢妈咪。”

都怪他身子骨太弱了,那么快就睡着了,他都没来得及和妈咪好好地说话。

墨燃皱了皱眉,看着战星岁期待的小眼神,淡声道,“我可以带你去见她。但是小岁,注意称呼。”

“可是……”

战星岁刚刚说出这句话,脸色便狠狠一变。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原本可爱白皙的脸也在瞬间拧巴了起来。

距离的疼痛一下子袭来,让战星岁从沙发跌坐下来。

“好痛……”

“小岁!”

战星辰最先反应过来,赶忙扶住面前的战星岁。

“哥哥……”

战星岁已经疼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紧紧地抓住了战星辰的手。

大滴的汗往下滑落,原本就白皙的脸显得越发地苍白起来。

墨燃立马抱起了战星岁,朝着一旁还在发呆的楚晚宁冷喝一声,“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喊王医生!”

把战星岁抱到了房间里面,墨燃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在床上。

伸手摸着他的额头,不烫。

“爹地……好疼……”战星岁在墨燃的怀里不断地蜷缩痉挛着,面露痛苦之色。

墨燃的心口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着一样,恨不得这些痛苦全部在自己的身上。

“小岁忍一下,医生很快就到。”墨燃低声安慰着战星岁。

所幸王医生就在家旁边,不过几分钟就过来。半个小时后,战星岁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一看到王医生出来,楚晚宁佯装担心地上前,“王医生,小岁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医生摘下口罩,道,“战爷,小岁的身体本来就比平常人要弱一些,这饮食方面不注意,很可能加重病情。”

说着,王医生又叹了一口气,“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休养个两三天就可以了。只是战爷要注意小岁以后的饮食,不能再吃坏了肚子。”

“吃坏了肚子?”楚晚宁假装惊讶,故意把声音拔高了好几分,“可是我们平时给小岁吃的东西,都是营养师特地配置的。只有今天……”

楚晚宁说着顿了一下,墨燃却很快接了过去,“那个女人?”

提到这事,墨燃微冷的目光落在了楚晚宁身上,看了一眼身边的王医生,“今天辛苦了。管家,送王医生回去。”

管家应了一声,“是,战爷。”

在两人走后,墨燃才缓缓地道,“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和那个女人认识。”

今天楚晚宁见到那个女人的反应,可不像是第一次见面。只不过他从来不想管楚晚宁的私事,所以也没有问。

但是,现在既然扯到了小岁身上,那他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我也不确定……”

楚晚宁紧咬着嘴唇,眼底却闪过狠厉的光,

她就是在等墨燃说这句话!

“霆渊,你别生气,我一时间也不确定她是不是我姐姐……”

楚晚宁咬着嘴唇,摆出一幅担忧害怕的模样,“毕竟姐姐已经死了五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楚晚宁的姐姐?

墨燃微眯起眼眸,眼底闪过一道惊讶。

江家的事,他多少也是了解一点的。

江家以前有两个女儿,只不过那个大女儿,在五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江清璃?”墨燃凭着超强的记忆力,准确地念出了江清璃的名字。

楚晚宁心里有些不爽,却还是点了点头,“六年前,姐姐勾引李总,八个月后生下了一个死胎。姐姐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很快就跳海自尽了。没想到……没想到姐姐竟然还活着……”

楚晚宁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打量墨燃的神色,“姐姐从小就不喜欢我,这一次突然回来就遇上了小岁。而且小岁今天吃的东西,除了姐姐给的,其他都是管家严格把控过的……”

墨燃眉头越皱越紧,“说下去。”

“我真的不想怀疑姐姐,可是这一切,未免也太过巧合了。”楚晚宁委委屈屈的,努力地挤出了一些眼泪,“都怪我,没有看好小岁。”

“看来你们关系的确不怎么样。”

五年不见的姐妹,在见到的第一面,彼此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楚晚宁点了点头,委屈的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一直很讨厌我。而且她的孩子当年没了,我怕她会把这个怨恨放在小岁和小辰的身上……”

“霆渊,我,我真的害怕……”

墨燃看到楚晚宁的眼泪,心里不由得越发地烦躁起来,“我不会让她再伤害小岁。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

楚晚宁一愣,有些期待地看着墨燃,“霆渊,我们是未婚夫妻。而且今天小岁还受了惊吓,我想留在这里陪着小岁……”

“小岁有小辰陪着,你明天还要工作,先回去休息。”

说完,墨燃也没有再看楚晚宁,径直往楼上走。

这五年来都是这样,小辰和小岁根本不和楚晚宁亲近。

而这个女人,当了五年的母亲,都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

楚晚宁愤愤地看着墨燃离去的背影,跺了跺脚,最后不甘心地离开。

……

书房内,墨燃看着秘书李源发过来的资料,不轻不重地敲了敲桌面,“去调查清楚,这个女人到底给小岁吃了什么。”

李源恭恭敬敬地站在墨燃面前,点头道:“战爷,江清璃三天前回国,在国外五年的资料,应该是被人特地抹过了,能够查到的,只有这些。”

不过,这也足够震惊李源了。

一个五年前就已经跳海自尽的女人,竟然在五年后又死而复生。要不是他坚决相信科学,都要怀疑是不是这个女人心愿未了,所以特地化成鬼魂回来报复的。

“五年前,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李源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战爷,海边没有监控。而且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根本查不到。”

这个女人身后的秘密,看来不少。

墨燃翻着资料,在看到一张江清璃侧脸照的时候,狭长的眼睛轻轻地眯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墨燃觉得,这张侧脸,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不过一瞬,墨燃便把这种想法压了下去,合上了资料,“盯着这个女人。”

虽然知道这个女人给小岁下了药,但是没有证据。这个女人又是伶牙俐齿,他还真不能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还有,小岁对她的态度……

外面的夜幕已经降了下来,墨燃盯着桌面上的那张照片,神色冷得很。

他倒要看看,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回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

楚晚宁被赶出来之后,就急匆匆地回到了江家,而张淑兰此时正在家里美滋滋地做着美容SPA。

“砰!”几十万的包包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张淑兰听到声响,朝着门口看去,有些惊讶,“这是怎么了?”

她挥了挥手,示意旁边的人下去,“行了,这里不用你们,先下去。”

楚晚宁咬着牙,恨恨的说道:“妈,江清璃那个贱人回来了!”

“江清璃?!”张淑兰眼睛一瞪,刚刚敷上去的面膜立马落了下来。她没好气地捡起来丢进垃圾桶,嗔怪了一声,“楚晚宁,你是不是喝酒了,胡说什么胡话呢!”

当初江清璃可是被她们亲手丢进海里的,怎么可能回来!

“呸呸呸!”张淑兰赶忙喝了一口水,“大晚上的,别乱说。”

“我没有乱说。”楚晚宁气得都发抖了,翻出了自家秘书给她的照片,递到了张淑兰面前,“妈,你看!”

张淑兰看着上面的照片,惊得不行,“她,她没死?”

“不仅没死,今天还故意出现在战星岁那个贱种面前!”楚晚宁恶狠狠地告状,“妈,你说这个贱人不会是知道战星岁是她的……”

“闭嘴!”张淑兰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楚晚宁,赶紧道,“战星岁和战星辰是你生的,你才是他们的母亲!”

“我,我知道了。”楚晚宁深呼吸了一口气,“可是霆渊对我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的,万一江清璃这个贱人勾引霆渊……”

“楚晚宁。”张淑兰抓住了楚晚宁的手,“你要记住,你和墨燃是有两个孩子的。而且,你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战夫人,只可能是你!”

她不管江清璃到底死了没有,她是绝对不会让江清璃来破坏她们现在的生活!

这五年来,他们江家靠着楚晚宁是墨燃未婚妻的身份,得了不少好处。

但是,这些远远还不够!

只要楚晚宁一天没嫁进战家,她便一天不能安心!

想到这儿,张淑兰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不满,“楚晚宁,你也真是的。这都五年了,都没有让墨燃把你娶进门!”

楚晚宁紧咬着嘴唇,心里也很委屈,“妈,你是知道的,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墨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不肯娶我……”

她担忧的说道:“妈,怎么办啊,万一墨燃知道……”

张淑兰握紧手掌,眼底闪过一道狠毒的光,“怕什么?我们能杀江清璃第一次,就能杀她第二次!”

三天后,帝都的慈善拍卖会。

“老大,这是今天拍卖会的全部拍品。”

薛绍恭恭敬敬地把一份单子递到了江清璃面前。

今天的江清璃,穿着很低调的米色长裙,是一个简单的露肩款式。

晚礼服简单,可是耐不住江清璃的五官太过精致。

浅淡的眉眼,在微微抬眸的时候,凝着几分清冷。往下便是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唇瓣上了一层很浅的奶茶色口红。

最要命的是,裙子后腰特地做了一个心机的小设计。小部分白皙的腰部露了出来,看上去诱人得很。

薛绍心口狠狠一跳,忍不住感慨道:“老大,你要是愿意靠美色吃饭,怎么也是亿万富翁。”

“没兴趣。男人,是不可能靠得住的。”江清璃的脸色淡了下去。

薛绍吞了吞口水,很识趣的转换了话题,“对了老大,今天的拍卖品都是一切比较普通的古董之类的,最珍贵的也就是这个项链了。”

“我要的是,这个。”江清璃指着其中一页的药材,眼神微深,“红檀人参,对容迟的病有大用处。”

“人参?”薛绍瞅了一眼,有些惊讶。

这拍卖会里面竟然还能有药材,而且这个人参也不是一般的原木色人参,而是呈现出一种通体的红色。

江清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嗯,我在国外找了很久。”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江清璃微微垂下眼眸,眼底闪过一道清冷的寒光。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

江清璃朝着门口看过去,只见墨燃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宛如天神降临一般,面色冰冷。

尽管江清璃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不好,但是也不能否认。墨燃的长相,的确是足够出挑。在她见过的一众优秀男人里面,怎么也能排得上前三。

只是……

墨燃并非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边,还站着楚晚宁。而女人,特地地梳妆打扮过一番。

远远看过去,两个人般配得很。

江清璃的眉头轻轻地拧了拧,只是扫了一眼,便很快地收回了视线。

旁边传来了低低的私语。

“这战爷和这位江小姐的感情还真是好啊,一个拍卖会都带着来。”

这话刚出,旁边就有个尖锐的女声不满地反驳了一句,“什么感情好。这都订婚四年,孩子都有了,也没见战爷想要娶这个女人!我看啊,这个女人就是想要逼战爷奉子成婚。”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要是战爷真的喜欢她,怎么可能订婚五年都不结婚!”

“行了,你们也少说两句。再怎么样,楚晚宁现在都是墨燃的未婚妻,你们可别惹她。”

“小声点,她过来了!”

听到最后一句,江清璃才缓缓地抬头,正好和走过来的墨燃打了个照面。

刚才隔得远,江清璃这才发现,墨燃的身边,竟然还带着那天见到的小家伙。

小家伙穿上了得体的西装,微微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看上去可爱极了。

江清璃看得有些微微恍惚。那天第一次看到战星岁的时候,便觉得这个小家伙和江甜甜长得太像。

后来知道他是楚晚宁的孩子之后,心中那点怪异感觉也得到了解释。

毕竟,她和楚晚宁在血缘上还算是姐妹,生下来的孩子相似,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

“妈咪……”

在众人注视之下,战星岁小声地喊了一句。

这称呼一出,别说是楚晚宁的脸变得狰狞起来,就连一旁不明所以的薛绍的表情也变得奇奇怪怪起来。

周围的一些人,皆是眼神惊讶。

怎么回事?

这不是他们那天救的小孩吗,怎么喊他们老大妈咪?

他可不知道他们老大什么时候和墨燃有过孩子!

而且,这孩子的妈不就是在旁边吗?

一瞬间,薛绍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虚幻了。

战星岁小眼睛亮亮地看着面前的江清璃,脸上露出了几分腼腆的笑意,隐约还能看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爹地果然没有撒谎,说要带他见妈咪,今天就看到了!

“那个……”薛绍见自家老大不说话,还是主动出来打圆场了,“战小少爷,你认错人了吧。”

“我没有认错。”战星岁小心翼翼地看着江清璃,“妈咪,你是不是生气了?”

上次他吃完妈咪给的糖糖就睡着了,都没有好好地感谢妈咪。妈咪肯定以为,自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江清璃冷淡地摇了摇头,“没有。”

战星岁不说话了,只是拉着墨燃的手更紧了几分。

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墨燃冷冷地看了一眼江清璃,眉头皱得很紧。

江清璃也不甘示弱,淡淡地回望过去,“这么看着我,战爷是有什么事吗?”

墨燃薄唇抿得很淡。

今天这个女人的打扮,第一眼看上去清纯得很。第二眼,却觉得这个女人格外的好看。

他这么多年来,也算是阅人无数。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特别。

“自作多情。”墨燃冷冷地回了一句过去。

就算这个女人再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对小岁下药。外表不过是她的一个伪装而已,实际上就是一个蛇蝎美人罢了!

“是吗?”江清璃轻笑一声,好整以暇地撑着自己的脑袋,“那就麻烦战爷把你那火热的视线收一收。毕竟,你的未婚妻还在旁边。”

未婚妻?

这个女人提到楚晚宁,莫不是真的因为讨厌楚晚宁,所以才故意靠近小岁的?

把两人对视的画面收入眼底,楚晚宁的心中警钟大作,赶紧挽住了墨燃的手,“霆渊,我们的位置在前面。”

墨燃冷冷地督了一眼楚晚宁挽着自己的手,楚晚宁身体微微僵硬,却还是死要面子地拉着墨燃的手,“霆渊,我们快点过去吧。”

“嗯。”墨燃冷冷地道,丝毫不留情地从楚晚宁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带着战星岁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上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