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啊~又加了一根手指的谢怜 花城谢怜液体r扩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谢怜不敢置信地抬头,盯住顾梦,她的眼神里都是警告。

当场浑身寒颤,连脚趾头,都冻得麻木起来。

这天下间,怎么会有一个如此恶毒的女人?

她怎么下得去那个手?

她真的好恨好恨,恨不得将顾梦的恶行统统爆出来。

但如果真的激怒了她,她对毫无反抗能力的妈妈下毒手简直轻易而举,自己根本防不胜防!

软肋被对方拿捏得死死的,谢怜没有选择的权利……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她和花城。

她和他各怀心思,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般,气氛凝滞住,连呼吸都困难。

花城用几个字打破了沉默:“说话!”

谢怜极力地把满腔的冤屈,生生地吞下肚里。

“花城,恭喜你,手术成功了。”

花城直接扬眉,极度不悦地冷睨着她:“就这样?”

谢怜抿抿唇,几乎不敢跟他正视:“对,就这样。”

房内再度安静下来,静得连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谢怜可以感觉得他可怕的怒气,甚至感觉他身上气息降至冰点,冰化成了箭,刷刷地向她刺来,万箭穿心。

花城眼中可怖的暗色,变幻莫测。

停顿了数秒,他忽而冷哼:“好,那我就替你说出你不敢说的。”

“我花城真正的未婚妻,是小梦,而不是你!”

谢怜惊愣地抬头,对上他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

“当初,是你求着你爸,让小梦把霍家四少奶奶的位置让给你,因为你长得丑,怕嫁不了一个好的婆家,所以你就说服你父亲,让你嫁进早就订下娃娃亲的霍家,嫁给我,打着我活不过三十岁的主意,等我死后可以拿钱走人。”

谢怜不断地摇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你不单骗了我,还骗了奶奶,骗了整个霍家……”

花城每说出一个字,心底就闷疼一分。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不明白自己醒过来见到的不是谢怜,而是顾梦的时候为什么会怅然若失。

更不明白当他知道顾梦输血救了他,还苦苦守了他俩天俩夜时,他不是欣喜若狂,而是第一时间想要寻找谢怜的踪影……

花城心绪千回百转,而谢怜此刻也是气恼难当,同时又心如刀割。

她不知道为什么花城的这些狠话会让自己那么的伤心难过,她早就习惯了这种歪曲是非的冤枉和对待不是吗?

谢怜眼眶发红,身子轻轻的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样的谢怜,花城莫名想起了那夜沙发上颤抖着哭泣的女孩。

也是一样的无助……

鬼使神差般的,花城定定地望着她:“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谢怜一滞,不可置信地望着花城那双如海般深邃的眼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半晌她呆呆地问:“你信我吗?”

“信。”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铿锵有力,直击谢怜的心房。

一股剧烈的冲击从胸腔漫起,继而将她包裹,让她身躯都止不住轻颤起来。

他说他信她……

眸底浮起一层水雾,谢怜瞳孔震颤地望着花城。

刚手术完,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无损他的俊朗。

宽大的病服穿在他身上,褪去了平日的冷厉,多了分羸弱的暖意。

那双素来犀利的黑眸,此时盛满了坚定和鼓励。

仿佛在说,有我在,不要怕。

把你的委屈、冤屈全部告诉我,我给你撑腰……

望着这样的他,谢怜动摇了,满腹的冤屈顿时涌到了喉咙口:“花城,我……”

“呕……”

然而,一股强烈的反胃感汹涌袭来。

谢怜脸色一变,捂着嘴向洗手间冲过去。

花城见到她难看至极的脸色,下意识地动了身子:“谢怜!”

此时,拿着补汤来看望孙子的霍老太正好推门而进。

恰恰见到孙媳妇捂着嘴匆忙跑进洗手间里,一阵呕吐,又见到坐床上的孙子脸色僵冷带着复杂的情绪。

霍老太活了那么大的岁数,自然感觉到这里气氛不太对劲 。

“小汐她怎么回事啊?”

花城不知道该怎么跟奶奶解释,索性撇过脸去不解释,目光却不自觉担忧地看向洗手间那边去。

霍老太太叹一口气:“霆均,你刚刚才从鬼门关里迈过来,应该开开心心的,小俩口怎么就吵架了!”

她边呵斥边走进洗手间去看谢怜。

谢怜刚吐完,只觉得头重身轻,摇摇欲坠,抓紧了门把才堪堪站好。

霍老太扶住孙媳妇,抬眼看清谢怜的脸,吓了一惊:“小汐,你的脸怎么了?霆均打你了?"

谢怜连忙摇头:“没有,跟他无关。”

霍老太立马又发现她脸色苍白如纸,怜爱地道:“几天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那天她在手术室前晕倒,醒过来之后,谢怜便无端失踪了几天,对刚刚死里逃生的丈夫也不闻不问,倒是她姐姐顾梦,当天输了大量的血给霆均,救了霆均的命。

霍老太原本对谢怜有了怨言,但现在看见孙媳妇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心软了。

谢怜刚要回答她,谁料胃里又是一阵捣腾,连忙又捂住嘴。

霍老太奇怪地看着干呕不断的孙媳妇,作为一个过来人,她老人家突然灵光一动。

慈和的双眼瞬间冒出了欣喜的光芒:“小汐,我的宝贝孙媳妇,你是不是怀孕了?”

老太太的话音刚落,谢怜吓得干呕止住,外面的男人也同时惊住。

整个病房,瞬间安静下来,气氛骤变。

仿佛一场可怕的风暴,被她这么一句话勾得疯狂地酝酿,即将爆发而出。

没错,她的确怀孕了,可怀的却不可能是花城的孩子,因为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哪里来的孩子?

“奶奶,我……”

“肯定是怀了,你看看你都吐成什么样子了?我以前怀霍均他爸的时候,跟你一样一样的!”

谢怜左右俩难,她知道自己不能认,但不认的话,肚子越来越大,迟早都会穿帮,到时候被发现会“死”得更难看。

霍老太并不知情,眉开眼笑地拉着谢怜要带她去检查,完全顾不得看孙子的反应。

而谢怜却不自觉地抬眸,对上了花城的目光。

只一眼,整副身躯猛然地一寒。

他眸底下弥漫出的暗色,实在太过可怖和霸凌,仿佛要将她生生地捏碎一样。

他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谢怜来不及跟他解释,就被霍老太坚持地带去做检查了

结果一出来,霍老太已经迫不及待把把b超单抢了过去,低头一看,眼中爆发出强烈的喜悦:“小汐!你真的怀了,老天保佑啊!我终于有小曾孙抱了!”

老人家激动得掩面流泪,甚至双手合十拜谢上天。

谢怜却僵在那里,感觉自己替嫁过来的这个谎言,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不行,不能再这样欺骗老人家,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

她紧咬着下唇,粉拳不自觉地握起,努力地调整呼吸:“奶奶,其实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

“奶奶!”

突然,花城的一声叫唤,打断了谢怜的话,将她好不容易要说出口的话,全迫回了肚子里。

只见花城穿着病号服,挺拔俊隽的身板暗藏着锋锐,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过来。

谢怜娇躯颤抖起来,危险意识让她缩进了墙角里。

还在术后康复中的他,脸孔瘦削,却自带着一股使人心颤的冷冽刹气,迎面袭来。

谢怜知道,他的怒意和冷沉,都是冲自己而来的。

霍老太被喜悦冲昏了头脑,都顾不得观察这些细节。

她双手轻按在孙子的肩膀上,眼含泪花:“霆均,小汐真的是我们霍家的贵人,她一嫁进来,你不单顺利度过了生死关头,还要准备当爸爸了!”

花城视线淡淡地落在谢怜的身上,目光渐渐地滑下,定在她的小腹处。

谢怜的心陡然一惊,后背紧贴着墙,几乎想将自己嵌进里面去。

她不知道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下一秒究竟会做出什么来。

但她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只是一个意外,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花城似笑非笑:“是啊,奶奶,我就只跟她亲热了一夜,她就怀了,这生育能力,真的强大呢。”

这里面包含的冷嘲热讽,听得谢怜脸色灰白。

想不到一场生死悠关的手术过后,他对她的误会,深得难以想象。

顾洋和顾梦,到底在他的面前编造了多少的谎言?

霍老太却笑眯眯的:“那不是正好吗?我们霍家人丁太单薄了,就是要多添点人,家里才热闹啊!”

“奶奶,你回去吧,我有小汐陪着就好了。”花城目光一直注在谢怜的身上,眸底下的旋涡,已经快要掩不住了。

霍老太想着他们小俩口正在闹别扭,需要更多的空间相处相处,便便乐呵呵地答应了,叮嘱几句后,说回家去上香谢神保佑霍家有后。

老太太一离开,危机感便立马翻滚着向谢怜扑来。

花城冷睨着她,上前一步,她往另一边挪一步,他再上前一步,她再挪一步,直接将她逼到无路可退。

“花城,孩子的事,我”

花城未等她说完,大掌便禁锢住了她纤瘦的肩膀,直接将她拖走。

“花城,你做什么?”

“跟我回房!”他语气阴恻恻的,山雨欲来的暴发似乎就在下一秒。

“不要!有什么话我们在这里说!”谢怜怎么也不肯跟他回房,这里行人来来往往,他真对她做出什么,她起码可以呼救。

回到他的房间,那就不一样了,感觉他现在身上的气浪就可以吞下整个她。

花城死死盯住眼前这个女人。

当他听见她真的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时,不知缘故,一股连他自己都无法压制的情绪,腾腾地升起,熊熊燃烧在他的心脏。

他从来没有试过如此气恼和激动,一字一顿:“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霍家的家丑,知道我花城被戴了那么大的一顶绿帽子?”

谢怜懵住。

她和他的婚姻根本就没有走到实质那一步,而且都签过离婚协议了,又何来的家丑?何来的戴绿帽?

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真正地代入她丈夫这个角色里?

谢怜看他遑不相认的态度,只能说:“行,我跟你回房,有话好好说,我会跟你交代个一清二楚!”

谢怜不想在医院里拉扯,这里是她工作的地方,到处都是她的同事、她的领导。

花城却偏不,他扯着她就往8号房走,引来不少人的议论。

他和谢怜都不知道有俩双眼睛,正躲在对面那间无人的资料室偷窥着。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