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忽然渐渐放慢了进度软件 老师,你认为我现在还能停下嘛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汐的心抖然一颤,差点连手中的东西都拿不住了。

山城一品。

那个地方是她的恶梦,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顾汐抿了抿唇,转身,也许那里是她一辈子都不触及的痛。

所以她故意装得一脸疑惑:“山城一品是什么?”

她盯住男人的幽深难测的神色,想在上面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老师也同样深视着她,脑海里一连串的思量,在不断地否定着这个不可思疑的猜测。

“没怎么,山城一品是我手下的物业,你连它都不清楚的话,你还是北城人吗?”

顾汐怔了几秒,似乎明白过来,嗤了一声:“霍先生家财万贯无人不知,你不必一直在这里炫耀,我先出去了。”

她说完,要转身走。

山城一品是他亲自设计的湖畔别墅群,还得过建筑方面的创意奖的,她作为他的妻子竟然不知道。

就算他们这场婚姻只是形式一下,但她的不屑一顾还是让他莫名火大。

老师一把扯住了她的纤臂:“顾汐!你这是对你的VIP病人应有的态度?”

顾汐疼得拧起秀眉:“什么vip不vip的,在这里无论你身份多少尊贵特别,都只是个病人!你放开我再说,别动手动脚好吗?”

都是个病患了,还轻易就动怒,难怪他心脏问题那么严重,都是他自己气出来的。

老师却不怒反笑了,又嫌他动手动脚?

强劲的长臂忽尔用力,收紧,轻易便将她拉了过来。

顾汐重心不稳,直接摔到了他的怀里。

身体碰撞到一起的那一刻,又是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彼此之间擦出火花。

空气中,暧昧的气氛凝结成了一团,将他们俩个人紧紧包裹,堵得彼此都毫无喘息的出路。

顾汐的心跳“砰砰砰”地,犹如鹿撞,这颗藏在她的胸膛内差不多二十年的小家伙,从未有过的鲜活生猛。

而这个耍无赖搂住了她的男人,整具身躯都僵住了。

如此亲近的距离,她身上那阵独特的沁香灌满他整个鼻腔,剧烈地勾起他体内某股幽禁已久的欲念,比那天晚上的药力还要猛烈。

气氛就这么僵持住了。

突然,病房门外,顾梦的声音打碎了这个尴尬而奇妙的局面。

“你们在做什么?”

顾梦刚进门就见到房里的俩个人在病床上搂在了一起,她又惊又怒,一双大眼睛盛满了委屈。

顾汐条件反射地从老师的身上离开,而他也惊愕地松开了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撞了什么邪,竟然又对这个丑丫头……起了那种冲动。

明明满脸受伤地站在门口处的顾梦,才是那天晚上他强行要了的那个女孩。

他说过,会对她负责的!

今天的顾梦一袭长长的白裙,长发飘飘,妆容淡雅,打扮得非常清纯。

他有些讶然:“顾梦,你怎么会来这里?”

顾梦眼里盈盈闪闪的,似乎他这句话问得极端的没有理由:“你当然不希望我来,那样你就可以跟她搂搂抱抱了!”

她抹着眼泪转身就跑了出去。

“顾梦!”

老师起身就去追,可才跑了两步就踉跄着扶了墙,双唇开始由红转白。

“老师!”顾汐连忙冲过去,绵掌抚在他的胸膛前帮忙顺气,引导他:“不要大口吸气,你要冷静下来,慢慢地顺气,慢慢来知道吗?深呼吸,深呼吸!”

老师低头,看着顾汐眸底下那股紧张和认真,心不自觉地定了好多。

听她的话,缓缓地,把气给顺过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清澈的眼睛,像天上的繁星,迷人隽永,仿佛一瞬万年。

顾汐注意到他的呼吸恢复正常,但视线却愈发地幽深难懂,像沉醉在了她的眸里。

莫名地,一阵热度爬上她的脸颊。

突然身子被人猛地一推,推得她不得已往后退去,差点跌倒。

察觉到不对,折返回来的顾梦挽上了老师的手臂:“对不起,对不起霆均,是我刚才太冲动了,你没事吧?”

她泪光闪闪的,满脸的歉意。

老师下意识的想要抽手:“不关你的事。”

然而顾梦却猛地一把抱住他,那浓烈的香水味,让老师下意识蹙眉。

“你住院要做手术了怎么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顾汐说,我完全都不知情!”

老师一滞,抬头,睨向微微发愣的顾汐。

顾汐抿唇。

他的病都严重成这样了,还想瞒着顾梦到什么时候?

他还真的深爱着顾梦,宁愿自己一个人孤寂地承受病痛,也不愿意让顾梦担心。

顾汐敛起思绪,叮嘱道:“顾梦,他现在不能受刺激,你们打情骂俏也要有个度,你扶他回房吧,我先去工作了。”

转身离开的刹那,顾汐的心头,一股惆然若失,像夕阳晚风下的炊烟一样,袅袅升起,丝丝缕缕,当你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又随风飘散了。

她不知道,老师的视线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背影,眉头也不自觉地拧了起来。

……

顾汐坐在护士站里,写了整整一上午的病历报告。

8号病房里,有顾梦,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只是令顾汐意外的是,中午刚吃完饭,顾梦就喊住了她。

“顾汐,你未来姐夫,就拜托你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顾梦嘴角扬起的那抹得瑟的笑意,像毒蛇般涰着毒液。

“我会的。”顾汐受不了顾梦这种小人得志的态度,冷笑着补刀,“毕竟,他现在还是我的老公。”

“哼!当不了几天了!”顾梦脸色唰的变黑,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了。

顾汐摇了摇头,推门进了病房。

老师正坐在沙发上,他批阅着文件,长指握着笔,在上面勾勒出刚劲而俊挺的名字。

听闻她的脚步声,老师转过脸来,那双迷人的深眸,一下子冷了下去。

“顾汐,是不是我总对你手下留情,你就觉得我是那种好相处的人?”

老师的眼神泼上了冰,一剑封喉的危险感扑面而来。

突然的质问让顾汐觉得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老师从沙发上立起,一下便逼近了她,“听说,这霍家四少奶奶,你当定了?”

俊美绝伦的脸蛋映在她的黑瞳里。

身上像蓄着凛冽的寒气,瑟瑟地刮过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逼得她的意志都在摇摇欲坠。

顾汐倒抽了一口冷气。

难怪喊她进来照顾,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顾梦这波“枕头风”吹得真是又狠又准。

好一招借刀杀人啊!

顾汐强作镇定:“那是我的气话,你不要当真了。”

“那你就是承认,你说过这样的话?”男人的声音更阴沉了,气息若霜。

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顾汐抬头,对上他冷刺刺的眼神。

激她?惹她难过?

那他知不知道,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前,顾洋顾梦俩父女到底对她做过什么!?

她清眸如梦,此刻里面却长满了荆棘:“是啊,我就是要激怒她,我就是不想她好过,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顾汐心头涌满了委屈,但她早就习惯了将这些委屈埋在心底,不去宣泄,不去诉苦。

只默默地受着、收着。

此刻也想不到要将顾梦对她做过的那些混帐事一一诉之,就算她说了,又能怎么样?

老师会相信她吗?会吗?

他只会觉得他是在中伤造谣,说不定会更凶狠地对待她。

她百口莫辩,只能逃离。

可没走两步,手腕便一紧,瞬间传来几乎要折骨断筋的疼痛。

“顾汐!别以为你是小梦的亲妹妹,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顾汐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疼得几乎要晕过去。

但她咬紧了牙关,怒视着他,与他僵持。

老师以前击败过不少商场上的对手,也断然拒绝过不少追求他的女人,但他从未在一个人的眼里,见过如此委屈、难过、绝望,但又倔强、坚韧、死都不肯认输的眼神。

他心头被某种情愫猛地击中,然后,不自觉地,松开了手。

顾汐趁机跑了出去,冷不丁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匆匆抬头,却见是医院的脑血管科主任医师,叶舒。

“叶教授,抱歉!”顾汐道了歉转身就跑。

叶舒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便收回了视线,进了病房。

叶舒不紧不慢地说道:“霍总,最新的影片显示,您心脏的冠状动脉多支病变越来越严重,所以才会导致心脏房颤和绞痛越来越频繁。如果再不进行手术治疗,恐怕……”

老师半眯起眸:“恐怕怎么样?”

叶舒顿了几秒:“恐怕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门外的顾汐猛地一颤。

他会死?

她刚刚是很生气,可看叶教授一脸严肃,担心老师出什么事,就跑了回来。

因为不好意思进去,就贴在门口听,却没想到听到这样的消息!

老师侧过脸去,静了片刻,此刻谁都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久之后,才听见这个男人嗓音凉凉地说:“这句话从我懂事以来,就一直听到现在,你们能不能有点建设性的建议。”

叶舒也不怕他生气:“霍先生,我的建议是,立马安排时间进行手术,每拖一天,手术的成功率就更低一些。”

“现在成功率是百分之十,以后就不知道了。”

房间又安静了。

门外的顾汐心底一颤,百分之十?这么低?

顾汐明白老师的心情,他的病是先天性的,而且病情复杂,哪怕做了心脏搭桥都不一定能好,这种案例她也见过不少,有些病患是在手术台上当场就不行的。

老师突然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推倒,东西散落了一地。

“出去!给我滚出去!”他冰冷地吼道。

叶舒等人退了出来,他看见顾汐还在门口,有些讶异:“你怎么还在这里?”

顾汐犹豫了一下,问道:“叶教授,是不是前天的病发,导致他……”

“那天只是个导火线,加剧了他的病情而已。按照他的心脏病变情况,这一步迟早要来。”叶舒帮她释怀道。

那还是有她的原因……

看着叶舒摇头离开的背影,顾汐胸口有些闷,刚才的愤怒也都烟消云散。

在北城,谁都知道老师天赋奇才,将来必定能大放异彩。可如今却……

病房门上的玻璃窗里,折射出老师在残酷的命运面前略显渺小的身影。

那个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响起了动静。

老师说:“告诉一声,安排手术吧。”微微一顿,老师又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今天就要办好。”

“霍总您说。”徐聘他一个七尺男子汉,此刻眼里竟泛着泪光。

“你很清楚,我手术成功的概率有多大。所以,我要你今天准备好一份股权转让书、房产证、银行卡。”老师幽幽说着,“如果……你就交给顾梦。”

“我说过会对她负责一辈子。”他的眼神,深沉似海。

顾汐的心,不自觉地震颤。

她不明白,顾梦怎么就那么好运,碰到这样一个男人,而她……

那天晚上,那个粗暴地夺走她清白的男人,也说过要对她负责一辈子。

但是估计,人家早就已经忘掉她了。

顾汐忍不住往里面又看了一眼。

男人的背影被灯光笼罩着,深埋在里面,如此的孤寂落寞、伤感惨淡。

再好,也不是她能肖想的人。

顾汐突然心脏一揪,鼻子一酸。

她赶紧地转身快步离开,捂住嘴巴,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

“顾梦,给我妈交两个月的医疗费,我就马上跟老师离婚。”

顾汐撇下两个人之间的仇怨,给顾梦打了电话。

顾梦立即一喜:“真的?你不是骗我的吧!”

“真的。钱到账,我马上去跟老师提。”顾汐顿了顿,一字一句道,“这次,我要先看到钱。”只要这两个月的医药费解决了,后面的日子就好过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顾梦喜不自胜,不过是几万块钱而已,比起老师的千亿身家,算得了什么?

顾梦手脚很快,顾汐很快收到了缴费通知。

她给顾梦发了条信息:放心,我说到做到。

理了理衣衫,顾汐再一次推开了8号房的门。

看到她进来,老师脸色一沉:“你进来干什么?”

他态度恶劣,顾汐也不在意,只笑了笑:“老师,我们离婚吧。”

她愿意成全他。

然而,老师的脸色却更黑了,他盯着顾汐,沉默半晌,突然冷笑一声:“怎么,是知道我活不了了,打算跑路了?”

“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顾汐想反驳,但转念一想,又懒得跟他计较了,只摇摇头道:“随你怎么想。你只需要回答我,离不离。”

老师紧紧盯着顾汐,看了好久好久,才拨通了号码:“把离婚协议书送来。”

接下来,顾汐和老师都没有说话。

徐聘的动作也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把离婚协议书准备好了。

看着顾汐在那里翻阅,老师轻扯了一下薄俏的唇:“你放心,你和我早就订下了婚约,现在是我毁了约,自然会给你赔偿,在第三页,上面有赔偿明细,你看看吧,签字后就不由得你反悔了。”

顾汐瞪大眼睛,似乎很惊喜,连忙翻开第三页。

“霍先生,你还真的出手阔绰啊。”顾汐感叹地道。

老师眼露嘲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露出真面目,他心情莫名烦躁,皱起俊眉:“签!”

顾汐看他着急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还有点捉摸不透的失落。

“你也放心,我跟你一样,迫不及待想要结束这段婚姻!”

与此同时,她抓起第三页,“咝”地一下,撕了。

老师瞳孔一缩:“你干什么?”

将补偿的那一页纸直接团成一团,顾汐毫不在意的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篓里,抬头:“不过,我不要你的赔偿。”

随即,她利落的签好名字,递到他的面前。

“现在如你所愿了吧?我出去工作了。”见他没接,顾汐直接把协议书放到桌面,转身就走。

老师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目光落在她娟秀的名字上,带着疑惑和不敢相信。

他没想到顾汐会那么干脆地净身出户,一点好处都不要。

难道他……一直看错了这个女人?

一直以来对她防备猜疑的城墙,慢慢地在崩塌。

然而在心底的至深处,又有股怅然若失的感觉,破茧而出,爬上心头。

莫名的,老师吩咐着徐聘:“替我查一下,那天晚上顾汐都去做了什么,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去过山城一品。”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