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六年级差差差很痛 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了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汐站在病房门前,有点没勇气进去。

她很内疚,但刚才的事已经发生,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

正要推门,听见徐聘在里面说:“霍总,您住院的事情,我已经压下去了,绝对不会走漏任何风声。”

霍霆均颔首:“奶奶那边,也不要让她知道。”

顾汐握住门把的手,微紧。

深吸一口气,顾汐开门走了进去,徐聘立即识趣的出去了。

霍霆均正坐在床上,长指划动在平板电脑上,面前是红红绿绿的数字。

顾汐来到眼前,他装作无视。

“我们医院的VIP病房保密性也很好,这里除了病人,就是医护人员,其它人不能进入,连家属探病都得先核准身份。”

霍霆均语气慢悠悠的:“那又如何?还不是把你这只苍蝇放进来了。”

顾汐被堵得语塞,算了,今天的事,是她对不起他,她忍!

“对不起,刚才我那么用力推你,是我的错。”

霍霆均头也不抬:“你们院长我认识,你说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把你解雇如何?”

顾汐美眸猛颤,死死地盯住他。

霍霆均在北城的确有只手遮天的本事。

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你到底想怎样?”她忍气吞声问。

霍霆均放下电脑,淡然出声:“很简单,离婚。”

既然是他要了顾梦的第一次,他该负责。

顾汐垂下眸,在思虑。

离婚了,她爸又不知道会想出什么计谋来压榨她最后的剩余价值。

但如果不离,她就会失去工作,现在还差两个月就结束实习期,她不能前功尽废。

“好,离就离,但我有俩个条件。”

霍霆均眼中透出不屑:“你尽管开价。”始终还是奔着钱来的。

顾汐摇头,可笑啊,在他的眼前,所有人都是为钱而活的吗?

市侩的商人,不过如此!

“奶奶那边,你来说服。”她说。

霍霆均自信满满:“没问题。”

“还有,在三个月之期到来之前,不能公布。”

霍霆均蹙眉,又是三个月,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为什么?”男人疑惑问询。

“这不该是我问吗?”顾汐仰头直视进男人的黑眸,不卑不亢地道,“一个月前,是霍先生亲口答应我三个月后再离婚,如今却出尔反尔。”

面对女人清澈的眸子,霍霆均不知为何有几分不自在,语气有了些不耐:“这是我的事。”

“你如果给不出一个能说服我的答案,那抱歉,三个月的约定,不会改变。”顾汐说完,撇过脸去不去看他。

霍霆均狭长的双眸一眯,危险地锁紧女人这倔强的侧脸。

“顾汐,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当初不过是因为奶奶才娶了她,还真把自己当霍家少奶奶了?

男人高高在上的口吻,实在让人生气。

顾汐皮笑肉不笑,对上他的厉眼,反唇相讥:“我当然知道,不就是传说中活不过三十岁、还不能人事的霍大少爷吗?”

霍霆均眼眸一下子就深下去了,俊脸乌黑如墨,连带着外面的晴空,都蒙上了阴郁。

但他又不发怒,反而扬起薄唇:“是不是不能人事,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暧昧的语气,顾汐想要听不懂都难。

她防备地后退了俩步:“你还是好好养病吧,等你出院了,再聊离婚的事,我出去工作了。”

“顾汐!”霍霆均叫住她,这个丑女人,真的那么不把他放在眼内?

“出院了就离婚。”霍霆均的口吻不容抗拒。

“好,但俩个月内不能公布。”她也立场坚定,绝不退让。

霍霆均睨住她离去的背影,黑眸眯了眯。

这个女人明明那么的娇小瘦弱,却又有着一股难以撼动的力量,让他感觉到她的坚定不摧。

……

下班时间,护士长突然神色慌慌地把她叫进了办公室里。

“顾汐,你是不是得罪了8号房的那位病人?”

8号房?霍霆均?

顾汐心下一沉,但还是脸色淡然:“没有的事,护长,我对病人都一视同仁的。”

护士长松了一口气,随即又一笑:“没有就好,他点名要你二十四小时专职看护,在他住院这几天,你就辛苦点吧。”

里面那樽“佛爷”喜怒难明,突然点名要顾汐,没人能看出来他的情绪,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顾汐无语。

“二十四小时看护,他真把自己当残废了?”她气得毒舌。

护士长瞪她一眼:“你这种话说一次就好了,这病人谁都惹不起,连我们院长都要敬他几分。”

顾汐苦笑一声,她怎么敢惹。

知道他是借此磋磨她,她也只能认……

“是是是,护长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得他服服贴贴的。”

“啊?”

顾汐无害地一笑:“我是说,我一定会把病人看护好的,绝无错漏。”

8号病房内。

茶几上堆积着一叠叠的文件,霍霆均坐在靠窗的沙发上,长腿搭起,手上拿着钢笔签名。

窗外的月光,像水银一般洒在他的肩发上,褪去那层淡漠,勾显出一丝温沉,哪怕穿着一身宽大没形的病号服,但他清贵的气质却丝毫不减。

顾汐定了几秒,抬步走进去:“霍先生,您该吃药了。”

听到声音,霍霆均抬眸,目光悠悠地落在她的身上。

这么看着,她是真的瘦,瘦得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一双纤白的手拿着小托盘,上面只有水和药,但已经超出她的承重范围似的。

霍霆均饶有兴味地盯住她:“你是顾家的二小姐,为什么来当个小护士?”

这女人的简历他早查过了,专职毕业后跑来这里打工,跟上着贵族艺术学院的顾梦走着俩条迴然不同的人生轨迹。

顾汐听出他语气中的轻蔑。

她直视着他,眼神清亮如水:“顾家二小姐就不能当护士吗?我在这里工作很开心,很满足,无需霍先生操心。”

霍霆均脸色又沉了几分。

“我自然不会操心你,不过,你姐姐的事,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

顾汐表情一愣,他为什么忽然提起顾梦?

霍霆均敏锐地察觉她眼中的异色。

“怎么,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听说顾家俩姐妹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看来还真如此。

顾汐:“你问起我姐姐做什么?她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霍霆均想起顾梦,眼底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神色。

“当然有关系,她才是我要娶的女人。”

“砰”地一声,顾汐手中的托盘,掉落地上。

水溅湿了她的鞋面,渗进脚里,明明是温热的,却让她浑身寒颤。

顾汐的反应,让霍霆均拧起了眉。

他盯住顾汐刹白的脸庞,幽眸划过讥诮:“顾汐,你该不会真对我有什么痴心妄想吧?”

顾汐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她转身冲了出去,急忙拿出手机,给顾梦拔去电话。

“顾梦,霍霆均是不是知道了我顶替你嫁给他的事?”

所以霍霆均突然改变主意要立马离婚,对她针锋相对?

顾梦在那边得意地哼一声:"他暂时还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以后我就不敢担保了。”

“顾梦,你说话说重点行吗?”顾汐急得咬牙。

如果这事情败露了,他们都要倒霉!

“好啊,重点来了,我和我们家霆均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最好立马跟他离婚,要不然我就揭穿你的身份,霍家那么显赫的家庭,要是知道你欺骗了他们,想想你的下场!”

她的这番话,讯息量实在太大,炸得顾汐整颗脑袋苍白的一片。

肌肤之亲?原本霍霆均和顾梦同时逼迫她离婚,是串通好的吗?

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迫她嫁给霍霆均。

顾汐知道,顾梦是不会跟她交代真话的。

她冷然一笑:“到底是谁欺骗了霍家?说到这个,你和爸才是主谋吧,我顶多算从犯!”

顾梦气得够呛:“顾汐,我只不过要你把原本属于我的位置还给我,有那么难吗?还是你真的以为自己是霍家少奶奶了!”

“你的位置,我会还,不过,得俩个月之后。”

顾汐挂了电话,连背脊都是凉飕飕的。

陷害她?戏弄她?从把她送到杨总的床上,到逼迫她嫁给霍霆均又逼迫她离婚,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顾汐向医院请了假,急匆匆赶回家里,想向顾洋求证这一切。

而顾梦此刻喊了一帮朋友在家里开派对,狂欢。

她一眼瞥见顾汐,低哼,这丑八怪还敢跑回家来?

好啊,那就让她这个姐姐好好教训教训她,免得顾汐死霸着她的未婚夫不放手!

“顾汐,帮我们再拿俩瓶酒过来!”

顾汐毫不理睬,她要去楼上找顾洋。

后背却被人挠住,将她拽过去。

眼前是顾梦狰狞的脸,她拿手指戳着顾汐脸上的胎记:“丑丫头,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我跟你说话没听见呢?”

顾汐的目光倏地冷下来,拳头握紧了,一把推开对方:“是吗?可我现在只听见有只狗在我的耳边狂吠!”

顾梦气得想抬手甩她,可突然又改变主意,露出嫣然的笑容,她指了指那边堆积在桌上的各款礼物:“你睁大眼睛看看,那些都是霆均送我的,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爱我。”

“还有,他承诺了我,会立即跟你离婚娶我,到时候,我就是霍家的四少奶奶,万通集团的总裁夫人,你确定你还要用这种态度对我吗?”

顾汐盯住眼前狐假虎威的顾梦,嘲讽地反问:“我现在就已经是霍家的四少奶奶,万通集团的总裁夫人了,你确定你要一直用这种态度对我吗?”

顾梦眼中几乎喷出火来:“顾汐!你这个贱货!”

她的掌风拂了过来,可却被顾汐抬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顾梦一愣,以前她打顾汐,顾汐都不敢动手的。

看来这丑八怪真的是翅膀硬了!

“放开我!”顾梦试图从顾汐的手里挣出来。

但顾汐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来的力气,死死地钳住她,字字诛心:“如果霍霆均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贪慕虚荣又随便撒泼的女人,你觉得他还会娶你吗?还有,如果他知道,你之前嫌弃他有病又不能人事所以逼我代你嫁给他,他会不会对你很失望呢?”

顾梦眼神一震,随即想到霍霆均说过会对她负责!就算那天跟霍霆均共度一晚的人是她顾汐又怎么样?

她早就安排好了,即便是霍霆均派人去查,也查不出来顾汐那天去过山城一品!

在霍霆均眼里,她顾梦才是为他献身的女人!

想到这些,顾梦又得意起来:“你觉得霆均会相信你吗?他自然是相信我了,毕竟,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幸福缠绵的夜晚。”

顾汐抿抿唇,反讥道:“你说得和他那么亲密,那么他现在身在哪里,你知道吗?”

顾梦脸色微变,但还是端着高姿态:“我当然知道,他在公司里开会呢!”

顾汐轻浅地一笑,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笑容里的嘲讽。

“你笑什么?”顾梦的眼神几乎想吃了她。

顾汐扫了一眼她那帮狐朋狗友,说道:“霍霆均住进了我们医院,你作为他的亲密爱人,竟然一概不知?还在这里醉生梦死!”

顾梦满脸惊讶,明显的刚刚知情。

可她从来都不会认输,更何况在这个一贯任她欺凌的丑八怪面前:“我当然知道,我昨晚还去陪他呢!”

顾汐立马揭穿:“昨天晚上我负责全程看护他,怎么不见你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