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C 我捅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英语课代表的叫唤,停了下来。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她脸颊热得滚烫,庆幸房内光线微弱,他看不见。

霍霆均回神,像她有病毒似的,迅速从她身上离开。

他打亮了屋里的灯,坐到不远处的沙发处,长腿优雅地搭起。

谁都不说话,空气中一片宁寂,氛围莫名尴尬。

此时,各怀心思。

霍霆均在极力分辨着那天晚上的她,和英语课代表身上那香气的的区别。

有些像,但好像又不太像……

就在这时,英语课代表坐起来,鼓着勇气说出自己早已经打好的草稿:“霍先生,不如我们做场交易吧。”

霍霆均微眯起眼,眸里冒出锋芒:“说说看,什么交易。”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身上的气场变冷,连英语课代表都感觉出来了。

资本家从来就自私又刻薄,霍霆均是个精明的商人,英语课代表原本就不屑在他的身上捞任何好处。

“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并不是真正地想结这场婚。”

霍霆均轻哼:“继续。”

英语课代表赶紧顺势说:“那我们就暂且做一对假夫妻,三个月后,离婚。”

霍霆均脸色一顿,深深地打量起这个面貌丑陋的女人来。

脑子在飞速地盘算着。

“三个月太久了。”他说,等他把那女孩找到,立马就离婚。

英语课代表:“这三个月你完全可以过你自己的生活,我绝不会打扰你,我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奶奶那边,你也需要时间去说服她,不是吗?”

霍霆均默了一阵,似乎被说动了:“为什么是三个月?”

别告诉他,她没有任何目的。

英语课代表垂眸,长长的睫毛,像两扇天使的翅膀,扑动着,撩人心神。

她的工作还有三个月就转正了,到时候工资会比现在高一半,勉强够付妈妈的医药费。

然后,她再趁着这段时间做兼职多存点钱,到时候可以完全脱离顾家,不再让他们威胁妈妈。

但如果不到三个月就跟霍霆均离了婚,她要想让妈妈继续接受治疗,就不得不继续听命于顾家,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可是这些要跟这个男人说吗?就算说了,他这种人也只会觉得她在卖惨吧。

英语课代表摇了摇头,眼若星辰:“这点我不需要告诉你,正如你也不需要让我了解你的私生活,不是吗?霍先生。

英语课代表的这份决断和主见,倒是让霍霆均有点刮目相看。

“好,成交。”

那晚过后,整整一个月,霍霆均再也没有回过霍家老宅。

英语课代表照常上下班,找了个借口继续住在医院宿舍。

除了抽屉里多了一本结婚证,日子仿佛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万通集团。

霍霆均全程蹙眉,一群精英下属一个个如履薄冰。

终于散会,徐聘脸有喜色进来。

“霍总,找到吊坠的主人了!”

连日来堆积在霍霆均心头的阴霾,一下子被扫空。

眉梢飞扬:“她是谁?”

徐聘表情有点复杂:“是顾家大小姐。”

“英语课代表?”

霍霆均有一瞬间的错愕。

眼见总裁即将误会,徐聘连忙解释:“不是的,是顾梦,英语课代表的姐姐!”

“是吗。”霍霆均的脸沉住了。

如果徐聘不说,他还真不知道英语课代表还有一个姐姐!

“这是顾梦的个人资料,霍总请过目。”

霍霆均把资料都翻了一遍,放下,利索穿上西装外套:“备车,去顾家。”

……

一路狂飙,终于到了顾家别墅门口。

二楼处,优美的钢琴音流转在整栋别墅。

顾梦透过落地窗,看见门口处停了一辆豪华的迈巴赫。

琴声戛然而止。

她的目光定在了从豪车里阔步而下的男人身上。

一秒便被吸引住。

太太太太好看了!这个男人!

门铃的响声把顾梦从那惊艳的一瞥中回过神来。

顾梦急急而下,一不小心脚撞到了柱子上。

佣人走出来:“大小姐没事吧?我去开门。”

顾梦疼得嘶牙咧齿,一把推开她:“滚远点,让我开!”

佣人不解,这大小姐平日里连杯水都不愿意自己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今天怎么那么主动给客人开门了?

顾梦匆匆开了门,一改刚才的凶悍,装腔作势,语气娇娇柔柔:“先生……你找谁?”

出现在霍霆均面前的,是一张漂亮非常的脸。

霍霆均取出吊坠,亮在她的面前:“你的?”

近距离的接触,顾梦更为心动。

他的声音和他的外貌一样,充满魅力!

顾梦眼露狐疑,垂眸,羞涩地答:“是,可它怎么会在你这里?

脑海里浮现那晚旖旎的画面,霍霆均打量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剑眉微蹙:“你可曾把它交给过别人?”

顾梦微微拧眉,前段时间吊坠的链子坏了,她让英语课代表帮忙拿去修,莫非……

一想到那个可能,她用力摇头,肯定地说:“它是我离世的妈妈留给我的,我一直都把它戴在身上。”

霍霆均又一次确认:“那么……那天晚上闯进我家的女孩,是你?”

那一晚,她在沙发上留下的血迹告诉他,她还是个纯洁的女孩,却被他那么粗暴无礼地要了。

顾梦愣了愣,有个女孩闯进了他家?难道是英语课代表那个死丫头?

联想到英语课代表身上那些痕迹,顾梦就更后悔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天英语课代表没按照安排好的去陪杨总,反而上了这个男人的床!

顾梦心绪正乱。

爸爸的声音突然传来:“霍爷,您怎么突然过来了?小汐呢?”

顾洋从外面回来,见到女婿这辆全城唯一的限量版迈巴赫停在自家门口,很意外。

门内的顾梦,却惊得一张嘴巴完全合不拢了。

他,他就是霍霆均?!

那个患有心脏病活不过三十岁的男人?

她脸色铁青,禁不住这样的打击,身子摇摇晃晃向一边倒去。

霍霆均下意识扶了她一把:“没事吧?”

亲近的瞬间,浓浓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霍霆均不自觉拧了拧眉……

而顾梦已经沉溺在他的怀里醉生梦死,他身上的气味很好闻,胸膛无比的宽阔结实,这么健硕的男人,怎么会是不能人事呢?

怒火不打一处来,她竟然将这样一个魅力四射的男人推给英语课代表?

不行,她一定要把霍霆均重新抢回到自己手上。

顾梦心思千回百转中,霍霆均不动声色地拉开她,面无表情地和顾父交谈。

十分钟后,书房里,顾洋满眼震惊。

霍霆均:“你放心,我会负责。”

顾洋敛住纠结的心思:“可是霍爷,您已经娶了小汐啊。”

英语课代表嫁过去就算了,他不想牺牲宝贝女儿顾梦。

霍霆均再优秀,可他终究有个短命的病。

“爸爸!这辈子,我非他不嫁了!”顾梦冲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话。

顾洋眼中冒出怒火:“小梦,你别瞎掺和!”

“什么叫做瞎掺和呢?我的初次……已经给了霆均,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顾洋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女儿在说谎。

顾梦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神,故意低头,假装抹泪。

刚才在门外,她偷听到了一切。

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那女孩,再加上吊坠这个证据,一定能瞒天过海的!

顾梦走向深视着自己的霍霆均:“你刚才说会负责到底,是真的吗?你会跟小汐离婚,娶我对吗?”

那个女人……

霍霆均沉默一瞬,随即颔首:“当然,我霍霆均从来说到做到。”

离开顾家后,霍霆均坐在车上,摩挲着手里的吊坠。

一切都对得上……

沉默良久,霍霆均还是给英语课代表打了电话:“在哪儿?”

“医院啊,怎么了?”

英语课代表有些迷茫,然而霍霆均却没给她解释,只道,“半个小时后,医院门口见。”

半个小时后,迈巴赫如约停在医院门外的停车场。

远远地,霍霆均透过窗缝,看着一身白衣的英语课代表,急匆匆地一路小跑过来。

“霍先生,怎么了?”

因为跑得急,英语课代表轻喘着气,一张脸蛋红通通的,虽然左脸颊处有一块胎记,但是看多了,竟也不算太碍眼。

衣服宽落落的,像是大了一号,锁骨半露,在努力平服气息中……

夕阳的光线照耀而下,给男人完美的脸部轮廓添上几分柔和,少了几分冷漠。

他眼神深邃,刚毅的下巴线接连到喉咙的部位,滚动出一抹性感弧度。

英语课代表有点疑惑地抬眸,霍霆均已经按压下异样的感觉。

冷漠的口吻:“跑那么快干嘛?”

英语课代表很无辜,不是他让她快点出来的吗?

霍霆均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命令:“上车。”

英语课代表听话地坐上来:“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是不是奶奶那边……”

“三天之内离婚吧。”霍霆均打断她的话,说明来意。

英语课代表愣住。

三个月变成了三天,她无法接受。

“霍先生,你也是个喜欢出尔反尔的人?”

对上英语课代表清澈得没有任何杂质的眸子,霍霆均竟被她一句质问说得内心有愧。

“你要钱,我可以作出补偿,其他免谈。”

英语课代表冷冷一笑:“霍先生是很有钱,但不该拿的,我不会拿,我只要三个月的时间。”

霍霆均眼中透出薄怒:“英语课代表,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难道认为三个月时间我会爱上你,你可以继续享尽荣华富贵对吗?”

英语课代表被侮辱得咬牙,睨住他:“你的荣华富贵我现在享了吗?”

霍霆均一滞。

的确,她嫁给他后,什么都没要,还跑回医院继续打一份月入不过五千的工作。

“什么少奶奶我根本就不稀罕!还有,让你爱上我?抱歉,我对你这个人和你的兜里的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霍霆均惊住,这个丑女人竟然一脸嫌弃地说对他没有一点兴趣?

她到底哪里来的傲气?

霍霆均眸光沉住,伸手将她扯住:“英语课代表,别敬酒不喝喝罚酒!”

英语课代表试图甩开他的手:“放开我,不要动手动脚!”

对她动手动脚?

呵,霍霆均的忍耐力似乎被这个女人挑衅到了。

他非但不放,还圈得更紧,只是这女人的手怎么细得像一拧就会断掉似的?

英语课代表秀眉皱紧,露出痛色:“你放开我很疼!”

霍霆均的心莫名一软,正想放手。

但英语课代表找到机会,抬起手臂猛地推了他一把,却是没想到霍霆均真的松了手。

她没管太多,埋头就跑,可没跑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男人痛苦的低呼。

“呃……”

英语课代表脚步一顿,不会吧?她就轻轻一推,能出事?

英语课代表犹疑着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霍霆均身子蜷缩了起来,大掌捂住心脏,五官皱到一起,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便出了一脑袋的冷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