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把你做到起不来 一遍又一遍的要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屋里乌漆漆的一片,被推搡在沙发里的女孩哭腔巍巍颤颤。

爸爸让她将一份急件送到这里,没想到进屋就被一个男人按进沙发又亲又摸。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将她团团包围住,他浑身滚烫灼灼,呼吸粗重。

带着粗砺质感的大掌游移过女孩身上每一寸肌肤,撩开裙摆,探进她的腿间。

顾汐吓得魂飞魄散,拼了命地挣扎。

霍霆均的把控能力近乎崩溃,那该死的药力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霸凌,而这个女孩偏偏却此时送上门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身上独特的芳香像蛊毒一样,将他体内的药力彻底引爆。

顾汐和他力量悬殊,她怎样都挣不脱他,瑟瑟发抖带着哭腔:“先生,你需要女人的话,可以找个心甘情愿的!”

微弱的月光倾洒进来,依稀只能看见女孩朦胧的轮廓,他嗓子沙哑至极:“今晚后,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

霍霆均终于无法自持……

春雨在半夜悄悄倾泻而下。

顾汐跌跌撞撞地冲出别墅,雨水将她浇湿,却洗涤不净她肮脏了的身子。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顾汐终于回到顾家,按了大门的密码锁,正想进去。

却听闻屋里面,他爸跟孙子似地向人道歉:“真的对不起啊杨总,我昨晚真的有吩咐小汐去陪你开心开心,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夜没出现啊!”

顾汐的心,“嗖”地一下,就凉了。

一路回来,她满心疑惑,但怎么都没往这方面想。

有谁会料到,自己的亲生爸爸竟然会骗女儿去做那种事!

顾洋被骂得狗血淋头,蓦然地看到玄关处的顾汐,冲过来兴师问罪:“顾汐!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我不是让你送文件到杨总家吗?你一晚上跑哪里去了?”

顾汐眼眶猩红,狠狠把那份湿淋淋的文件甩到地上:“爸,送文件是假,骗我上……”

她几乎难以启齿:“上那杨总的床,才是真的,对吧?”

顾洋被揭穿,也干脆不瞒了。

他脸上露出虚伪的慈祥,双手按住顾汐的肩膀哄道:“小汐,爸爸公司的财务状况出问题了你是知道的,我若非走投无路,也不会这么做啊,杨总答应了,只要你陪他一晚上,他就……”

顾洋话到此处,惊恐地瞥见她破烂不堪的薄衣下,现着整片整片的暧昧痕迹。

如此羞耻的痕迹,是怎么留下的,成年人都懂!

“顾汐,你昨晚到底跟谁一起?”

顾洋气得浑身发抖,顾汐这贞操要是没了,凭她这张长着胎记的丑陋脸孔,还有什么吸引杨总的地方?

顾汐咬牙,拜他所赐,她也不知道昨晚夺走她初夜的男人是姓甚名谁!她甚至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楚就落荒而逃。

她凉薄一笑,报复地说:“你不就是想送我去给那男人破处吗?昨天晚上,我已经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了,你休想再利用我!”

“啪”地一声,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她的脸上:“不知廉耻的丑丫头!你以为这样就没办法了吗!现在医疗这么发达,大不了我花钱给你补一层!”

顾汐震惊的捂住脸,泪如雨下。

对,因为她脸上长着胎记,从小到大她受尽了耻笑。

但她不敢相信,连自己的亲生父亲,对她能做到这种地步!

顾汐一字一顿:“我恨你一辈子!”

她冲出顾家,永远都不想再踏进这里一步。

……

此时此刻,高耸入云的集团大厦里,男人挺拔清隽的背影立在落地窗前。

手里握着一个吊坠,久久注视着里面这个“顾”字,往常冷漠的深眸竟然洒满了柔和。

原来她姓顾。

助理徐聘敲门而进,愤愤的说着:“霍总,昨晚在宴会上向您下药的人已经查出来,处理了。”

想勾搭上霍霆均的女人数不胜数,那么大胆直接对他下药的,很少见。

幸好昨晚没出什么事,霍总这心脏时好时坏的,误服那样猛烈的药,实在危险!

霍霆均的目光仍然落在吊坠上,徐聘犹豫着说:“还有,霍总,老太太那边说给您安排了一桩亲事,是和顾家定好的娃娃亲。”

“呵,你现在立刻去外面说我病重,还有……”

霍霆均眉目一冷,将手里的吊坠递过去:“马上找到它的主人!”

那晚之后,顾汐申请了单位的员工宿舍,暂时住着。

半个月来,顾家人都没来找她。

她现在是人民医院的一名实习小护士,从小就想成为妈妈那样出色的医生。

天有不测之风云,三年前她妈妈意外坠楼,顾洋便逼她放弃已经考取上的重点高中去读卫校,这样她读几年就可以出来工作赚钱。

为了陷入昏迷的妈妈,顾汐这些年在顾家一直逆来顺受。三年来,她坚持着一有空就来探视,虽然从来都没有回应,但她相信妈妈能听得见,她永远都不会放弃。

这天,顾汐才从重症室里出来,就撞见了顾梦。

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自小便娇纵横蛮。

以前一直嫌医院这种地方脏,没少侮辱她工作差,今天怎么肯来这?

“顾汐,你替我嫁到霍家去。”顾梦趾高气昂的说着。

霍家?

顾汐愣了愣,这才想起来,顾梦的外婆帮她订过一桩娃娃亲,对象是北城第一贵族霍家。可霍家是门庭显赫没错,但整个北城这半个月都传疯了,霍家的天才少主霍霆均有先天性心脏病,活不过三十岁。

因为患病,他变得喜怒无常,嗜血成性;而且,他还是个不能人事的废物!

顾汐冷看着趾高气扬的顾梦,不由得发笑:“你的婚约,为什么要我嫁过去?”

顾梦嘲讽地耻笑:“就你这个丑八怪,让你嫁到霍家不是抬举你了吗?飞上枝头变凤凰,便宜你了!”

蛮不讲理!

“你去便宜别人好了,我不答应。”顾汐懒得再搭理顾梦,越过对方要走。

顾梦用力推她一把:“顾汐!这是爸的意思,不由得你不答应!”

顾汐身材纤弱,最近又吃不好睡不好,被这一下推得摔倒在地。

眼前都冒出星星来,但她强忍泪水,倔强地反抗:“你死心吧,你们俩父女都别想再支配我的生活!”

顾梦抱着胸,高高在上地睨着她:“好啊,既然你翅膀硬了,那行,以后你妈的医药费,爸可不会再出一分钱!”

顾汐脸色凝固住:“这也是爸说的?”

“没错,要不要打电话跟他确认一下?”

顾汐颤抖唇,泪流不止,她妈的病情她清楚,停药一天,随时都会撒手人寰。

她现在还在实习期内,哪怕不吃不喝都供不起昂贵的医药费。

良久,她脸如死灰答道:“好,我嫁。”

……

三天后。

就像是怕她反悔一样,顾汐被迅速打包送进了霍家,火速领证,送入洞房。

今天是初十五,窗外的月亮很圆很美。

但落在此时的顾汐眼里,却份外讽刺。

她独自坐在偌大的房间里,脸上盖了一层厚厚的粉,把胎记遮的七七八八,但离近了瞧还是能看出来。

房门,突然“砰”地一下,被推开。

质感高级的西服包裹住男人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一头清扬的短发笼罩着俊美却阴沉的脸孔。

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一股迫人的威压便席卷而来。

锐利的黑眸紧紧锁着床上的女人,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踏——踏——踏”

脚步声又缓又沉,每一步都仿佛踏在顾汐的心尖,心跳骤然加速。

顾汐怔怔地看着仿佛从地狱踏出来的可怖男人,想到有关他的传闻,浑身都开始僵硬……

下巴倏然一紧,她被迫仰头和他对视。

“你就是我的新娘?”

幽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带一丝温度。

“是……”顾汐颤巍巍地回答。

她想逃,但是想到医院的妈妈,生生忍住了逃走的冲动。

昏暗的灯光中,霍霆均俊脸笼罩着一层寒冰。

他没想到,听到外面那些关于他的传闻,这个女人为了那两千万的礼金,竟然还答应嫁过来。

真是,可恨。

霍霆均眼底晃过一丝嫌恶:“奶奶的人在外面,你配合一下。”

什么?

顾汐还没有领会他这话的意思,已被推倒在床上,雄厚的男性气息将她包裹。

似曾相识的气息,使她娇躯一颤,愣了几秒。

怎么感觉他那么像……

顾汐失神之际,男人掐着她的下巴问:“叫床会吗?”

顾汐当然不会,但她知道这俩个字的意思。

瞬间满脸通红。

“如果你不想以后每晚被蹲墙角,今晚就好好演场戏给他们听。”

顾汐看向门缝下那个脚影,顿悟,霍老太太竟然派人在外面监视她和霍霆均……圆房。

她低声道:“可我不会,你示范一下?”

霍霆均语塞,他也没有经验,除了那晚……

霍霆均眼眸一暗,看着顾汐的眼神更为冷漠:“没经验?”

和一个陌生男人讨论这种事情,顾汐的脸烫的不行。

顾汐小声说着,声音因为羞愤有些颤抖:“我真没有。”

除了那天晚上,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疯狂地剥削,当时她魂魄都飞掉了,哪里记得怎么去叫?

不堪回首的经历,让她内心一酸,委屈得要落泪。

霍霆均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沉默了几秒。

如果不是霍老太以自己的性命要胁,他才不会答应娶这个女人。

但这段婚姻,绝对不会长久。

奶奶逼他娶顾汐,说白了是急着抱曾孙。等他把那晚的女孩找出来,他就把她带回家里,说明一切,奶奶势必会同意他和顾汐离婚。

思及至此,霍霆均大掌突然探下,一把掐在她的腰上。

“啊!”顾汐吓得尖叫,泪水又给逼了回去。

“对,就这样。”霍霆均对顾汐的耐心实在有限,命令道。

顾汐硬着头发叫了起来,一声又一声,每一声都让她的脸烧的更厉害了一些。

她不敢正视身上的男人,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别处,只盼望着那人快点离开。

她没有察觉到,霍霆均的身体微微地僵住。

这个女人身上的香气,隐隐让他感觉熟悉,连这声音也……有几分相似。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