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长长了可以C了 小东西,可以做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昭贵妃拧眉,摆手不耐烦道:“废话就不用说了,快点让她动手。”

小东西扫视面前的这些人,他们所有人都没有问过她的意见,甚至她从未对外人说过自己会医术。

昭贵妃不知道吗?

不,她不在乎。

或者说,她只是想有个理由杀了她。

是因为讨厌燕承齐吗?

在这一刻,小东西无比心疼燕承齐。

原来,外界那些话根本就不是传言,昭贵妃对燕承齐这个儿子,很是不喜,甚至到了仇恨的地步。

连带着,她也根本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媳妇。

丹阳郡主推了一下小东西,“快呀,凌王妃,太后的病就靠你了。”

小东西没有再忍,直接开口怼她,“母亲看过我用过医术吗?明明我和母亲前不久才见面,你在十年来也从未去乡下看过我,为什么会说我会医术?”

“什么?”丹阳郡主没想到,小东西会直接这么说,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

“凌王妃,你的母亲医术那么好,小的时候你就跟着她学,你不会说你不会医术吧?”

小东西眼神冷厉,“所以母亲并不知道女儿会不会医术,就告知各位娘娘我会,并且还推荐我为太后诊治,母亲,你不觉得你这是欺骗众位娘娘吗?”

一句话,让丹阳郡主彻底面色大变。

她心头暗恨,这小贱人为什么如此伶牙俐齿。

“凌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担心太后的身体,才会让你试试。所以,你不会医术吗?”

丹阳郡主朝着昭贵妃跪下,可怜巴巴的对她道:“贵妃娘娘,臣妇真的只是关心太后。毕竟,臣妇也是太后养育长大的。”

小东西尚未开口,昭贵妃已经不耐烦怒斥,“你们当这里是哪里?还敢在这里胡乱攀扯。你……”

昭贵妃玉指指着小东西,眼中冰冷无情,“你到底会不会医术?”

小东西也对这个婆婆彻底失望,不卑不亢道:“若儿臣不会,贵妃娘娘会罚儿臣吗?”

“耽误这么多时间,你觉得你不该罚?”昭贵妃冷笑,端起旁边的茶杯,眼眸之中全是讽刺。

“难道这种情况,儿臣不是受害者?”小东西很刚,根本不把昭贵妃当回事。

而且,她想着这女人有可能对燕承齐做过的那些事,心头更是怒意横生,

“听闻如今后宫之中,是贵妃娘娘统管,若是贵妃娘娘就是如此赏罚治理,那么不知道会有多少冤假错案。”

“什么?大胆!你怎么敢妄议后宫!”昭贵妃气得摔了茶杯。

这话实在是太毒了!

若是传进陛下耳中,怕是她治理六宫的权利都可能失去。

一时之间,昭贵妃看着小东西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小东西毫不畏惧,一双眼睛明亮璀璨,熠熠生辉,“贵妃娘娘,你小声点儿,别惊吓到太后娘娘。儿臣怕贵妃娘娘到时候又说,是儿臣的错。”

“来人……”

“好了,贵妃姐姐。”旁边一身青色宫装,生得有几分圆润的贤妃打断了昭贵妃的话,“太后娘娘的安危最重要。”

贤妃又对着小东西轻笑,“凌王妃,本宫也认识你的母亲,她的医术生死人肉白骨,可惜,天妒红颜。所以,你告诉本宫,你会医术吗?”

比起昭贵妃,贤妃长得亲切,说话也更好听。

小东西轻笑,站起身道:“回贤妃娘娘,小东西会医术。”

她这话刚落,昭贵妃又要讽刺,小东西却已经赶在她前面道,“之前那么说,只是很是诧异贵妃娘娘居然那般强势霸道。”

看到昭贵妃黑了的脸,小东西心头舒爽了一下,算是为燕承齐出了一口气。

贤妃脸抽搐了一下,似乎也想发笑,不过忍住了,她温柔的道:“那就麻烦小东西你帮太后医治了。”

“小东西一定尽力!”

“呵。”

小东西刚要上前,就听到旁边跪着的太医传来的不屑的‘呵’声。

她没在意,这些太医定然是不相信她的,她也不会白费口舌。

一掀开帘子,小东西就看到这太后的模样,心中可以说是惊悚。

这太后算上年纪,也六十好几了,可她的容貌却看上去像是三十出头。

这古人的驻颜之术,就这么恐怖吗?

她深吸一口气,就开始用内力检查太后身体的病症。

让她惊讶的是,与太后过于年轻的外表不同的是,她的身体的确是六十多岁的人才有的。

“不知道凌王妃可看出太后是什么病?”

小东西扭头,发现开口的是一个年轻俊俏的太医,不在意的回答,“很多。”

这太医冷嗤一声,和之前“呵”声一模一样,甚至带着怨怪,“凌王妃真的懂医术吗?明明太后只是心脏有病,为何你说太后有很多病症?”

小东西笑了,这太后得的病是现代老年人最容易得的几种疾病——高血压、冠心病、高脂血症。

虽然知道现在这个时代这些病不好检测,但她很不喜欢这太医对她的质疑。

——她的医术,大概是与吴华裳唯一有紧密联系的东西。

“这位太医怎么称呼,看你年纪轻轻的样子,似乎没多大本事。”

这年轻太医脸色难看,昭贵妃冷笑,“这位是顾衍太医,是被皇上称赞过的能成为圣手的太医,怎么?你觉得皇上看走眼了?”

小东西眉眼弯弯,那瞬间,哪怕看不到她的真实容貌,也给人一种直击心脏的惊艳感。

她道:“贵妃娘娘,看来你还喜欢给人定罪,大理寺卿都没娘娘干脆。”

“砰”

昭贵妃再也忍不住,狠狠拍了桌子,“大胆,小东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儿臣知错。”小东西敷衍的蹲身行礼。

旁边妃嫔们看够了热闹,赶紧开口打圆场。

“好了,贵妃娘娘,别跟小辈计较。”

“太后娘娘的安危最重要。”

“凌王妃既然说太后有多重病症,就让她解释一下,不要那么武断。”

“说起来,大理寺卿的确没贵妃娘娘武断,娘娘威武。”

昭贵妃气得险些头发都竖起来。

这些贱人们说的话,分明就是在讽刺她。

她深吸一口气,突然面色平静道:“你为什么说太后有多种病,难不成你觉得你的医术比太医院的太医还高。”

小东西露出惊讶的神色,“咦?儿臣以为贵妃娘娘知道,并且认为我比太医厉害,否则为什么贵妃娘娘让人请我进宫,总不会是因为不喜欢儿臣,想要给儿臣定罪吧。”

昭贵妃又险些气炸,最后深吸一口气,想要喝口茶缓缓,却发现茶杯刚才被自己摔了。

更气了!

果然,那个令人厌恶的逆子取的儿媳妇儿,也令人厌恶。

她垂眸掩去眸中的冷意,不再说话。

小东西也不管她,只看着顾衍,“顾太医,几位太医,你们应该是长期给太后请脉的人,你们应该很清楚太后的病症情况。”

“自然。”顾衍蹙眉点头。

“太后她……”

“停。”小东西打断说话的顾衍,“我来说。”

小东西指着太后道,“太后长期心心慌、气短,甚至常常呼吸不上来,夜间睡眠也不佳。”

顾衍神色郑重了许多,看向小东西的面色好了几分,“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和诸位太医便得出了结论,太后的心脏不怎么好,跳动频率远远低于其他人。”

小东西倒是赞赏的点头,顾衍所说的就是冠心病的情况。

“那是心脏供血不足,为什么会如此,原因是身体里储存血液的管道,被大量油脂堵塞,这就是另一种病,名为高血脂症。又衍生出更无形的高血压。”

她又看向旁边太后的老嬷嬷,“太后平日里是否喜欢肉食?并且不常出去走动?甚至偶尔不喜吃饭,一吃又吃很多,口味也是偏爱重口?睡眠时间也很紊乱?”

“没错!说的全对。”那老嬷嬷一脸惊叹。

顾衍等太医更是面露惊色,陷入沉思。

“原来如此,难怪我们想过各种方法,都得办法缓解太后的病,原来是没有找对病症。”

顾衍喃喃,最终对这小东西一拜,“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王妃,请原谅下官之前的无礼。不过,王妃为何会猜出太后的其他习惯?”

“猜?”小东西又是一笑,“这可不是猜的,患者的身体对于医者来说,比患者任何话都更值得参考。因为患者会撒谎,她的身体更不会。我猜,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们就不知道。”

顾衍等人面面相觑,顾衍道:“的确不知。”

若是知道,他们自然会劝谏太后。

“说那么多做什么,你到底治不治的好太后的病,若是治不好,你就别想活着走出慈宁宫!”昭贵妃彻底撕开了伪善的假面。

小东西无奈的看着她,“贵妃娘娘,你可别无理取闹。”

昭贵妃:“……”

她真想立刻杀了这贱人!

“太后这病可不是一下子能治好的,不过我却能让太后醒过来。”

她看向顾衍,“顾太医,可有银针?”

“有。”

小东西转过身,为太后针灸时,眼神才彻底沉了下来。

这昭贵妃明显嚣张跋扈惯了,恐怕还真敢在这慈宁宫杀了她。

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

御书房偏殿。

天启帝和燕承齐相对而坐,中间是厮杀激烈的棋局。

“没想到,一年没和老二你下棋,你的棋艺还没衰退多少。”

“父皇谬赞。”燕承齐很是冷淡。

“朕想起,元文当初棋艺也很好。”

燕承齐眉目一动,放下手中的棋子,“大哥被父皇你杀了,你最好别提他。”

天启帝面色顿时难看起来,眉心那长期按压出来的青紫有些触目惊心。

他盯着燕承齐面上的鬼面面具看了好一会儿,才疯了一般大笑,“好,好,虽然元文死了,你废了,但是朕还可以培养你的儿子。来人。”

顿时好几个美人出现,“这些美人都给你,给朕生个皇孙。”

燕承齐冷笑,天启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疯。

“我有王妃。”

“没事。”天启帝阴测测的一笑,“很快你就没王妃了。”

燕承齐身体猛地一震,手拍到棋盘,“你什么意思?你把她怎么了?”

难不成,把他召进宫后,天启帝去府上杀了小东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