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被你们玩坏了 一个不够那就两个一起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徐静怡问道那味道的一瞬间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才不和秦语客气,赶忙伸手接了过来,二话不说捻起一个虾剥开就吃。

“嗯!好吃!别看你年纪小小的,厨艺倒是很不错啊。这虾烧的可以!”

这一吃徐静怡直接就停不下来了,反正现在学生还在上课,没啥人来。

索性她就直接把树叶子放下敞开了吃,一手鱼一手虾吃的酣畅淋漓。

正好下午这会肚子有点饿了,秦语这下午茶送的真是时候!

看到徐静怡喜欢吃,秦语就放心了不少。

因为没有料酒,鱼虾的腥味还是挺重的,她还怕徐静怡吃不惯。

眼下看来,她好像完全没有嫌弃的意思。

秦东接了徐静怡的玩具道了声谢然后独自去树荫下玩了,秦语这次来是有话想说的。

不过还是等徐老师吃完再谈,可徐静怡似乎看出来了,吃到的一半的时候速度慢了下来抬起头看她。

“是不是想来问问这几天的生意?”

秦语诧异的抬眼,而后点了点头。

“你说你这小丫头,受了这么重的伤半点不吱声,倒是把这些事情记得牢牢的。难不成怕老师吞了你那几块钱的货啊!”

秦语无奈的笑了笑,“徐老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和徐静怡相处几天后,她多少对这个人的性子有了些了解,热心肠,心直口快,为人善良。

所以她担心的根本就不是她嘴里说的那些话,只是单纯怕自己可能会出现失误,导致徐老师的货卖不出去而已。

毕竟,徐老师投了一百多块在里面,比她多得多。

徐静怡又吃了一口虾肉,看了眼秦语那一本正经的表情觉得好没意思。

逗弄这丫头完全没有半点乐趣,连个紧张的反应都没有。

“小秦语,你才十岁就这么呆板,以后长大了没有男生会喜欢的。”她语重心长的说。

秦语半点也不在乎,“这个不重要。”

反而比较担心徐静怡是不是真的货不好卖,所以才一直岔开话题,这倒是紧张上了。

“老师,该不会真的卖不出去吧?”

徐静怡算了彻底败给秦语了,直接转身把收钱的箱子拿了出来给她看。

“呐,你自己瞧,这就是今儿到现在为止卖的钱。”

秦语赶忙伸手扒拉,半箱子的毛票底下铺满了几毛几分的硬币,还能看到好几个一块的。

她粗略的目测了一下,这半箱子少说也有十多块钱。

就今儿一天卖了这么多?

徐静怡还适时的插话进来,“今儿生意还算少的了,可能是刚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了吧,第一天的时候你不在,你是没见着,那些孩子见到这些零食甭提多开心。

说和他们爸爸妈妈在外面买给他们吃的一模一样,这些小崽子看着不咋地,购买力相当的强。

第一天直接这个数!”

徐静怡伸出三根手指朝她比了比,吃的嘴角都是油渍,却笑得像个孩子。

秦语憋着笑低下了头,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可能是她反应太过镇定,徐静怡说着说着又觉得没意思了。

“赚钱了你咋不笑呢?就你那几块钱的货利润也是翻了好几倍的,除去七七八八你叫我扣的钱,你还能到手十多块呢!”

只要货卖得好,挣钱是早晚的事,秦语并不满足于这十几块钱,自然没什么表情。

要知道上辈子她出事之前,银行的账户上至少是七位数的存款。

因为小时候穷怕了,被奶奶一直要钱要钱,害的家里生活非常拮据。

秦语下意识养成了节俭爱攒钱的习惯。

一不小心,存款就这么多了。

可惜都是上辈子的事了,重生回来那些东西无法跟着她一块被带回。

要是她现在手里握着几百万,可能现在的日子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至少爷奶就再也不可能是他们家的绊脚石了。

收回思绪,秦语把钱箱子还给徐静怡。

“那现在店里的货还够卖几天?应该没多少了吧。”

徐静怡吃完最后一口鱼肉,把垃圾收拾收拾扔到垃圾桶里,回身说,“是啊,你今儿也是来的巧。

要是明儿来还真看不见我。”

秦语有些诧异,“明天就不够卖了?”

可明天是星期四,要是关门去进货这不少一天挣钱的日子吗?

徐静怡却无所谓的摆摆手,“少挣一天的钱也没什么,咱们小卖部又不是做短期买卖,长年累月的开还在乎这一天两天干嘛。”

秦语看了眼徐静怡,心事重重的摇了摇头。

生意好未必就是好事,她记得上辈子徐老师的店虽然没有自己,可也火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好像是开了两个多月后吧,被村里人陆续找过来,强逼着学校让她关门。

就和她一开始担心的那样,孩子们为了口吃的经常向家里要钱。

一次两次可能没什么,大方的家长说给就给了。

日子久了,他们肯定会觉得奇怪,怎么最近总要钱,一旦他们不给孩子钱。

一些小孩抵抗不了小卖部零食的诱惑可能就会去偷钱,这是秦语最担心会发生的事。

一旦出现学生为了买零食而偷窃的行为,学校真的会强制徐老师关闭小卖部。

就算不关,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估计他们也只能歇业,开不了门。

秦语是打算这段时间内尽量多挣点,事情要真发生了她也不至于损失太多。

徐静怡伸手在秦语发呆的脑门上用力弹了一下,令她吃痛的回神。

“徐老师,您干嘛打我?”

真别说这一下还真挺疼的,秦语捂着脑袋,生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徐静怡特别不爽的说,“我只是说少挣一天钱你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干嘛?还当着我的面发呆,眉头都快皱成八字眉了!

有啥事不能直接说非要自己搁心里默默合计?不是你主动找我合作的吗?到头来怎么还不信我了呢?”

秦语愣了一会,赶忙摆手。

徐静怡先她一步接话,“我知道,你又要说你不是这意思是吧,那你什么意思你倒是直说啊。”

秦语瞬间沉默下来,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不该说,要是说了,徐老师会相信她吗?

秦语决定不说,笑了笑。

“可能是我太想挣钱了,生意这么好,关门一天可惜了。”

“啧啧啧,看不出来你年纪小小,居然还是个财迷。”徐静怡围绕着她说。

这件事被秦语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两人又聊了几句明天进货的事。

反正秦语现在有空,不用上学也不用干活,明天可以配徐静怡一块去进货。

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弟弟。

回家路上,秦东见姐姐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拉起她的手晃了晃。

秦语这才回神。

“怎么了小东?”

“以前我一直都是自个儿在村里玩的,小明、阿龙他们都会和我玩。”

秦语这会还没理解出秦东说这话的意思,只当小孩子想一出是一出,顺着他的话点点头。

“小东这么多朋友啊,真厉害。”

秦东发觉了这点,又甩开她的手。

秦语诧异的看着他。

“姐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自己玩就行,不用你看着。”

小小的秦东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就先跑了。

秦语这才明白,小东居然察觉出了自己的担心?

回头想想也对,他们姐弟俩也就这段时间开始才黏在一起的,以前她和弟弟并不亲近。

小东每天都是自己在村里找小伙伴玩,从来也没孤单过。

是她以为弟弟需要呵护,这段时间总是对他小心照顾,其实弟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懂事的多。

眼见秦东越跑越快,秦语下意识跟着喊出,“慢点跑,别摔着!”

喊完她才发觉自己这完全就是潜意识里把小东当成未来社会里那些娇弱的孩童了。

可他不是,小东自小就在农村疯玩着长大的,从会走路起就成天在外面和比他大的孩子们一块玩泥巴。

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上远远比城市里的孩子更坚韧,是她把弟弟想脆弱了。

想通后,秦语没再把心思搁在脸上。

可能是因为面对弟弟时她是比较放松的,总会不自觉的在他面前思考很多平时不敢深思的事。

平时在家面对爷奶,她不敢露出半点马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从前的秦语差别不大。

少言少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小东才能这么快察觉出来她在想什么吧。

不想事情,秦语加快脚步追上弟弟。

“好啦,姐姐以后不会再这样了,那明天你自己一个人在家要乖啊。”

秦东扬起笑脸用力嗯了一声,重新拉起秦语的手往家跑。

这会已经临近傍晚,奶奶打完牌正在做饭,看到秦语后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不过却没发火,也没为难她,只是瞪了她两眼然后就走了。

秦语奇怪的摸了摸下巴想,难道柜子里少了肉和蛋的事奶奶还不知道吗?

管她知不知道,秦语耸了耸肩,蹲下身问弟弟。

“小东你还饿不饿?”

秦东摸了摸肚子,好像还真不太饿,于是摇了摇头。

下午他吃了不少鱼虾,在徐老师的小卖部里,又吃了点零食,这会肚子还饱饱的。

“好,那待会上桌吃饭,咱就不吃奶奶的肉了,留给爷吃好不?”

秦东点点头,“好。”

反正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秦东美滋滋的想,最近的姐姐对他可好了。

明天和阿龙他们玩,他一定要把姐姐对他的好都说出来,让阿龙也羡慕羡慕自己,嘿嘿。

太阳下山,秦爷爷也回家了。

奶奶舍不得电费,每天晚上只有爷爷回来之后才会拉开电灯,等吃完了她再关上。

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到菜都上桌奶奶也没察觉肉少了。

等爷爷洗漱完回来拉开灯,她盛了饭过来一看。

“碟子里肉呢?”朱奶奶直接目光看向他们姐弟俩。

“是不是你俩偷吃了!”

秦语和弟弟默契的摇了摇头,摊开干干净净的手表示自己动都没动这些菜。

朱奶奶一看,筷子也干干净净的,皱着眉头嘴里念叨,“奇怪,我早上明明卖了一斤的肉,那怎么就剩这点了?”

她怎么想都觉得就是秦语偷吃的,这死丫头中午都没吃饭,说不准就是怀恨在心去偷吃她肉了!

“死丫头两天没打你涨胆子了是吧!不是你偷吃我肉哪去了?

我不打你你还不说实话。”

朱奶奶边骂边抄起门口的扫帚,她打秦语一向是摸到什么是什么。

秦语一脸害怕的往爷爷身边靠拢,弱弱的求救。

“爷,奶奶中午没让我吃饭,她说我不干活是个吃白饭的,以后都不让我吃饭。”

搁在以前,秦语挨打是从来不敢和秦爷爷求救的,因为求了也没用。

她又不是没求过。

但是现在的情况可是大大的不同,秦语端着还吊在脖子上的左手,这是怎么造成的怕是只有奶奶一个人忘了吧。

朱奶奶压根就没把秦语的伤当回事,可秦爷爷却不能。

九十多块钱就因为她打孩子都打没了!钱交出去的那一刻,秦爷爷的心都在滴血。

想到这儿他就气,朱奶奶扑过来的时候他抬起脚就是一踹。

这一脚把人踹出去老远,朱奶奶摔到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才站稳。

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秦爷爷的吼骂劈头盖脸的就下来了。

“你说你一天天就不能消停点吗?非闹得村里人天天来咱家看热闹你才满意?

合着九十多块钱还不能让你学着教训,准备再送九十出去?

吃个饭都吃不消停!

这肉就算是丫头吃了又怎么样?我让你买肉回来就是给她吃的!”

说完立马拿起筷子把那半盘子肉一下全都倒进了秦语碗里,朱奶奶捂着心口疼的想哭,可又不敢反抗秦爷爷。

秦语躲在爷爷身后勾起嘴唇冷笑,正巧被朱奶奶瞧见,气得她什么都忘了,连对自家丈夫的惧怕都没压得住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爆发开来。

“我今儿不打死你个害人精的玩意,我就不姓朱!”

秦语那一笑犹如火上浇油,她就是故意笑给奶奶看的,她知道奶奶的脾气爆,一点就着。

只不过这一招在她小的时候根本没有勇气使,每次爷爷在家她也怕的不行。

怕被看出来,怕自己没点着奶奶,反被他们打的更惨。

从前的秦语不是没想过反抗,终究是胆子太小,还是选择了隐忍。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暑假,奶奶非要把叔叔硬塞到她爸妈身边发生的那些事。

秦语这么做不止是为了自己这顿打。

新仇旧怨加一起,她没法当做事情就这么默默过去了不追究,不给奶奶点教训,就算她想和平过日子,她怕是也做不到。

朱奶奶大喊大叫着要冲过来打她,被秦爷爷拦下。

她这番动静引的村里人过来查看,两两三三在门口晃荡。

秦爷爷丢不起这个脸,狠下心一巴掌抽了过去。

原本疯狂的奶奶一吃痛立马安静了下来。

“老头子...你居然为了这个死丫头打我?”

朱奶奶满脸不可思议,她嫁到秦家几十年,秦爷爷虽然脾气不好可真正动手的时候并不多。

年轻气盛那会,俩人倒是时常吵架动手。

渐渐地老了,朱奶奶自觉力气拗不过男人,变得听话了些。

可骨子里始终有一股泼劲。

刚才那一脚和这一巴掌,外头还有人看着呢,他怎么能为了个死丫头片子打她?!

朱奶奶气狠了,不管不顾起来嗷的一声就和秦爷爷厮打起来。

“你个老不死的,我朱兰嫁到你家辛辛苦苦几十年,给你生儿育女,操持家里。今儿你居然为这个死丫头打我,我和你没完!”

就是因为门口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秦爷爷才越发不耐烦。

只想赶快平息这件事,闹大了她把孙女打到主院的事也会瞒不住。

原本俩人还商量好下半年把老三叫回来跟着老大学做生意。

可要是这事传到老大耳朵里,他还会答应他们这个要求吗?

就算老大肯,老大媳妇素来是个疼孩子的,她肯定不肯。

秦爷爷也是实在没办法,用蛮力先制住朱奶奶朝身后的姐弟俩喊着。

“快去把门关上!”

秦语看了眼外面,想了想还是听了秦爷爷的吩咐把门关上了。

反正他们家的热闹外头人也都瞧见了,奶奶都被爷爷按住了,关门不关门差别也不大。

“秦仕宏!你打老婆你也知道丢脸啊,我都活了半辈子了,你还打我!你真当我娘家没人是不是!”

朱奶奶这会力气折腾完了,就算气也知道自己弄不过爷爷,索性坐在家里嚎哭起来。

秦爷爷头疼不已,目光撇了眼秦语,眼里的厌恶越来越明显。

都是因为这丫头!太不省心了!

“你先带你弟弟回去睡觉吧。”

他挥挥手让秦语先走,朱奶奶只要看不着她,脾气就会渐渐转好,说什么也都能听进去。

秦语拉起弟弟的手转身从后门走了。

姐弟俩走后,秦爷爷松了口气坐下来,看了眼朱奶奶。

“你再闹下去,那丫头把你打她的事告诉老大,老三咱还叫不叫回来了?”

朱奶奶一听秦爷爷提起小儿子立马理智回笼。

“那死丫头她敢!”

“她是不敢,老吴和小汤呢?他们俩对这丫头挺维护的,你要是再把她打出个好歹,老三的事就真全泡汤了。”

朱奶奶不信,觉得秦爷爷在吓唬她。

她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老大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他还敢为了个死丫头不听我的话?”

秦爷爷斜睨了她一眼,在心里摇摇头。

老婆子这脑子简直蠢的没法救,平时对这外头看着到挺精明,一扯到自家里的情况,脑子就和掺了浆糊似的。

“老大夫妻俩脾气好疼孩子,你平时打秦语他们未必不知道。

这么多年一直不说不过是因为你那都是小打小闹,孩子没啥事,他俩就默默忍了。

这次不一样,你瞅最近秦语变化是不是有点大?这丫头大了,心思也多了。

你再这么打下去,下半年老三的事她没准真能给搅合黄了。”

秦语出了门后心里觉得今晚爷爷的反应有点奇怪,走了没两步又拉着弟弟回来了,躲在门后偷听。

没想到还真有收获,让她听到了秦爷爷这么一番话。

吓得她实在心里一惊。

原以为自己重生回来,事事都占了上风和便宜,利用这些处处掣肘奶奶他们。

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爷爷平时不声不响,心思居然这么细腻这么深。

秦语心惊的同时不由担心起另一件事。

还有个把月就要放暑假了,按照惯例她爸妈会托朋友来接他们姐弟去青城过暑假。

以往奶奶为了留她在家里干活找各种理由把她留在家里,只让弟弟一个人去。

爸妈远在千里之外也没办法。

秦语原本打算今年无论如何都要想法子和弟弟一块去找爸妈,一来她回来到现在还没见过他们,非常想再次见到爸妈。

二来,小叔就要回来了,她得过去当面提前给爸妈打预防针。

最好彻底拒绝爷奶的要求,把小叔这个祸害隔绝在她们家门之外。

要是没有这件事的发生,爸妈在青城的生意或许能一直做下去。

秦语不求家里大富大贵,但求一家平安,爸妈只要能安安稳稳的赚钱过日子就好。

可这个愿望到底能不能实现,眼下还未可知。

爷爷已经把她可能会做的事都提前想到了,这个暑假,她要是执意要去青城,爷奶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肯定想尽办法阻挠。

不行!秦语没再继续探听,拉着弟弟的手快步往家走。

她得想个办法应对才行!

“姐姐,你走慢点,等等我!”秦东被她拉的踉踉跄跄。

秦语想事情太过入神没察觉自己走的飞快,弟弟身量比自己矮不少,一路小跑的被她拉着。

她赶忙慢下步子,“对不起啊小东,姐姐在想事情走太快了,忘了手里还拉着你。”

五岁的秦东心思还算敏感,察觉出姐姐不高兴自觉乖乖的。

“姐姐,你别因为奶奶要打你的事不高兴了,等我以后长大了我保护你,再也不会让奶奶欺负你的。”

秦语再次被弟弟暖到,原本焦虑的心情一下子好转许多。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弟弟圆滑的小黑脸蛋,终于舒展眉头笑了出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