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c的你 两个人一前一后怎么要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行攻击是什么感觉

房事时两个人一前一后进行攻击会感觉非常的刺激。女性前后都会有填充感,在通过不断刺激的状态下,能够快速的达到高潮。但一般是不建议这样,伴侣之间只需要正常的进行房事即可,如果有房事质量低下的情况,可以考虑搭配使用高潮液,这款产品具有着润滑以及提高敏感度的效果,可以有助于刺激女性高潮,提高房事体验。

晚上九点半,秦爷爷抱着秦语一路赶到诊所,汤医生吃住都在诊所后面,敲大门他也能听见。

这会还没睡,听见门外的动静从容起身去开门,连衣服都穿的好好的没脱。

乡下这边时常会有半夜来敲门的村民,大多是急诊。

汤医生已经稍微习惯了,刚开始半夜听到敲门声还真把他吓得不轻。

所以不到睡觉的时候他都不脱衣服,为的就是节省时间以防出现急诊。

汤医生一打开门,看到满头大汗的秦爷爷,低头看他怀里还抱着秦语赶忙让出路。

“快进来,秦语这是怎么了?”

他迅速拿起听诊器,表情一秒凝重起来,秦爷爷只说,“您先给看看要不要紧吧。”

汤余年见他不肯说,只能先查看秦语的情况,眼耳口鼻检查了个遍,最后掀开她手臂上的长袖,触目惊心的红痕映入眼帘。

“这...这谁下的手!她还是个孩子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

秦爷爷觉得有些丢脸,他是不可能对外宣扬说是秦语的亲奶奶给打的,坐在一边喘粗气不肯吱声。

朱奶奶和吴爷爷前后赶到,一进来就听到汤医生劈头盖脸的责骂。

“你们还是孩子的亲爷奶吗?经过我的初步检查,秦语完全就是被殴打至昏迷的!她身上这些红肿,一看就是棍子造成的,你们要是不说怎么回事,我可就打110了!”

朱奶奶急的直跺脚,拉着秦爷爷的衣服让他快想想办法啊,可不能让汤医生报警,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们家以后还怎么在村里住下去!

秦爷爷不想让这事闹大,对着汤余年就要跪下。

“秦伯伯你这是干什么!”汤余年赶紧伸手拦住他。

秦爷爷在村里是众人皆知的辈分高的一代,谁见了都得喊他一声表示尊重。

要是今儿他受了这一跪,日后传出去只怕他们汤家会被村里人的唾沫星子喷死。

“我只是问您小语身上的伤是怎么弄得,您弄这出到底是干嘛呀!”

汤余年简直头皮发麻,他就知道一和秦家沾上边的事肯定没那么简单,有点后悔刚才那么冲动说要报警了。

吴爷爷心里又气又急,看着病床上昏迷秦语,身上露在外面的皮肤几乎没一块好皮。

汤医生不在村里住,可能不知道村里人有打孩子的习惯。

可住在秦家隔壁的他,一直都在听着那边的动静,发生了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就是因为清楚,吴爷爷才气。

床上的秦语宛如一个破败的娃娃,和她平日见到自己笑的乖乖巧巧的模样天差地别。

吴爷爷忍下心里的怒气,时刻记着出来前老婆的嘱咐,今儿这事的确不能宣扬出去。

他不是为了秦家这老两口,他是为了秦语事后不被人非议。

要是真把这两口子闹去了派出所,那村里人才不管秦语受了多重的伤多大的委屈,到那时候他们只会说秦语的不是。

居然把亲爷奶送去了派出所,这就是大不孝的行为!

就在汤医生和秦仕宏僵持不下的时候,站在秦语床头的吴爷爷开口了。

“小汤,救人要紧,你还是先给小语治治伤吧,这孩子咋一直昏迷不醒呢?”

他这一说所有人都好像回过了神一样。

“对对,咱先把丫头救醒,其他的以后再说。”朱奶奶赶紧附和。

汤医生就这吴爷爷递来的阶梯顺势转过身,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背着身子对他们说。

“那请你们到外间去等吧,我要给小语做仔细全面的检查,然后才能治疗。

我事先说好,她现在昏迷不醒有很大可能是伤到了内脏。

要是我检查完发现伤势过重,我这儿设备简陋是救不了的,你们得送她去县里的大医院。”

秦语的爷奶一听到让他们连夜去大医院瞬间表情有点怔住。

大医院,那这得花多少钱!

只有吴爷爷立马点头答应,“好好好,你先检查,如果真要去大医院我们就去!”

汤余年‘嘭’的一声关上诊室的门,朱奶奶气吴爷爷嘴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说。

“我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老吴,你咋还一路跟过来了?上赶着看笑话啊!还有没有道德心。”

秦语被打,吴爷爷本来就存着气,听到朱奶奶提起道德二字心里那股火更是蹭的一下窜的更高。

“你还好意思提道德两个字?你以为你们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家发生什么事了?小语是怎么昏过去的,你们心知肚明,我也心知肚明!

一大把年纪了一天天的尽做些不要脸皮子的事,你们不嫌害臊我还不能看不下去了!”

朱奶奶脾气冲容易被人激怒,一下子就来劲了,指着吴爷爷。

“你说谁不要脸皮子了!我们干啥就不要脸皮子了!你以为你声音大我们就怕你啊!”

“你要是不心虚你吼什么?要是小语没事也就算了,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要上大医院急救,我铁定给你家老大打电话,我倒是要问问他们,心里还有没有秦语这个女儿!

怎么就舍得留在家里让你们白白糟蹋!”

吴爷爷越说越难听,秦仕宏原本心里对秦语这次昏迷是有些过意不去的,也是他没管好朱奶奶,打孩子怎么能把人打到昏迷。

这说出去也太难听了,是要被人指着鼻子说闲话的。

他不说话不代表就能忍受吴爷爷一句接一句戳他们的脸皮,终于站了出来打断他们。

“够了!汤医生还在里面治伤,你们就不能安静点?老吴你就闭嘴吧,这事和你又没啥关系。”

说到底秦仕宏还是站在他老婆这边,吴爷爷算是看出来了,这夫妻俩分明就是一模一样的黑心肝。

他忍着怒气双手抱胸找了个凳子坐下,动静闹大了只怕待会就有人来看热闹了。

夜深人静的,他们说话稍微大点声村里都能听见。

过了好长时间,汤医生终于从里面出来,吴爷爷紧张的上前。

难得是秦家夫妻俩也是满脸紧张,三人异口同声的问,“怎么样了?”

汤余年在里面给秦语检查身体的时候,把外面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也看出了秦爷爷夫妻俩脸上的关心并不真实。

或许他们只是想知道这大半夜的,他们到底需不需要花一大笔钱上县里的大医院吧。

汤余年收起目光看向吴爷爷,“还好,伤的不重,县城可以不用去了。”

三人放心了下来,可汤余年话只说了一半,转头又看向秦仕宏他们,“但是。”

一句但是又把三个人的心掉了起来。

吴爷爷比他俩还着急,“但是啥,你刚不是说没事了吗?咋还有问题啊?”

秦仕宏也一脸紧张,“小汤医生你有啥话就直说吧,今天这事是我们两口子不好,只要你们别传出去,以后我们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汤余年还是比较相信秦爷爷的承诺的,看了眼心虚的朱奶奶叹了口气说。

“小语的外伤是比较严重的,有些伤到了筋骨,可能未来几个月内都不能干重活。

就是拎三斤以上的重物怕是都不行。

你们要是想孩子恢复的快一点,最好再给她吃点好的补补营养,说不定能养的快些。”

汤余年话音刚落,秦爷爷还没来得及说话,朱奶奶先不干了。

“啥?你的意思是她从今儿起就能什么活都不干拉?那我养她干啥?还得好吃好喝供应者,这不可能!”

秦仕宏一贯知道自家婆娘没啥脑子,却没想到这种时候了还能说出这种话!

秦语好歹是他老秦家的血脉,哪能真的把人往死里逼!

他赶忙把朱奶奶扯到身后,用眼神警告她闭嘴。

然后笑着和汤医生保证,“好好好,我回去一定照办,家里的活计啥的就先不让她干了,直到小语身体好了为止。”

秦仕宏想,反正秋收马上就要结束了,家里的活也没那么紧张,老婆子稍微多做点,让秦语先养着也没多大问题。

他完全没有想过朱奶奶一贯在家指使秦语干活干习惯了,完全把孙女当个下人使唤。

自己在他下地干活看不见的时候,舒舒服服在家过老太太的生活呢。

这一口答应下来,身后的朱奶奶心凉了半截。

心里对秦语的恨反而越来越多,她想反正老头子白天去地里干活也不在家,先答应下来她也未必吃亏。

到时候家里的事还不是她说了算,那死丫头难道吃了这次的亏还不学乖吗?

几个人在外头陆陆续续商议着秦语的治疗和后续的照顾问题,主要是吴爷爷担心这夫妻俩面上一套背地里又一套,把秦仕宏气的不轻。

吵吵嚷嚷的声音传到里头,秦语虽然闭着眼没睁开,脑子却是被他们吵得恢复了意识。

听完他们在屋外说的话,秦语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得出她奶的心思。

或许她爷是真的打算退让一步,好好给自己养伤。

可追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怕这件事被宣扬出去让他老秦家丢人。

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而已,未必是真的为了她的身体。

至于她奶,秦语握紧了拳头,今儿这亏全都是因为自己疏忽大意造成的,不过既然爷爷肯答应给她养伤。

秦语就绝不会让她奶好过!

外头的三个人里,也就吴爷爷这个和自己没什么血缘关系的人是真心地关心自己。

秦语吃力的转过头看着门外,在她昏迷的时候吴爷爷应该也帮了自己不少。

佛则她爷怎么可能会应下这种条件。

其实吴爷爷大可不必这样,她的爷奶从来就不是大度的人,今儿吴爷爷为了她和他们结下梁子。

以后他们一定会想法子找回来的。

吴爷爷家的几个儿子也都在外头打工做生意,一年到头只有过年回家吃个团圆饭歇几天。

要是被她爷奶欺负了,连个撑腰的人都没有。

可秦语此刻想再多也无用,吴爷爷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她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帮着吴爷爷一点了。

但凡有机会,她一定会报答吴爷爷的。

好人就该有好报!

最后汤医生让他们先回去,秦语要留在他这里先观察两天,确定内脏没有问题后再来接她回家。

吴爷爷不放心,还想留下来守着,秦仕宏硬把他拉走了。

他的孙女生病躺在诊所叫老吴守着算怎么回事?要是白天被人瞧见了问起,他前后做的事不都白费了。

汤余年拍拍胸脯安抚他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秦语的,你们要是有心就送点优质蛋白来给她补补,就是鸡蛋、肉汤啊之类的。

三餐我会给她做,这个就不收秦伯伯的钱了。你们只要把诊费药费结算一下就行了。”

朱奶奶一听到钱突然就不动了,眼神闪躲身子磨磨唧唧往后挪。

秦爷爷小心翼翼的问,“那,一共多少钱?”

他们家的家底一共加起来可能就一千来块吧,现在稻子才刚收上来,都还没完全晒干。

在卖了这批稻子之前,家里的钱少一分秦爷爷都觉得心疼。

可心疼也不能不给,只期望这个药费不会太多。

汤余年看到他们的反应,表情微微不太高兴,却没表现的很明显。

自己把孙女打成这样,付药费的时候只会心疼钱。

看来秦语还真是可怜。

“秦语受伤的面积比较大,治疗起来用药肯定比一般的伤要多,吊水和外敷的药一共九十块钱,加上半夜急诊多收两块钱,总共九十二。”

“九十二!这,这也太多了吧!”朱奶奶急忙捂住口袋。

可她突然想起自己出来前貌似只带了两块,原本她连这两块都舍不得,想着秦语不过就是些皮外伤,一块钱买个红花油抹一抹不就好了。

怎么突然就要这么多钱了,下意识觉得汤余年是想黑他们的钱。

碍于秦爷爷在场,这话她倒是没敢说话来,眼神却把心里的意思表达的一清二楚。

饶是汤余年这小年轻一贯好脾气,这会有点不高兴了,冷着脸。

“朱奶奶要是嫌我贵,可以把人拉到别处,我记得村里除了我这诊所以外,最近的就是镇子上的卫生院了吧?

去那的话可能就不止九十二了,就您家秦语这满身的伤,还有关节的问题,说不定要好几百呢!”

秦爷爷当场权衡出利弊,一跺脚对朱奶奶吼了一声。

“大字不识的婆娘你知道啥!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我还没死呢!拿钱!”

他隐约感觉朱奶奶可能钱没带够,出门前他是提醒她带钱了,可他也了解自家婆娘的性格。

想着就算没有九十多,拿出个二三十先给着,后面的等他白天再送来。

结果朱奶奶被他一吓,颤颤巍巍直接把那两块钱掏了出来。

秦爷爷以为她没舍得一下子全都拿出来,赶忙催促。

“都拿出来呀,出门前我不是让你带钱了吗?”

朱奶奶缩着脑袋,“就,我就拿了两块。”

秦仕宏感觉自己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当场气死。

指着她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平时扣扣索索的小家子气也就算了,你啥时候见过看病的就带两块钱在身上的!

你当这还是我们小时候那会吗?赶快回家取钱去!”

秦仕宏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在滴血,九十多块钱,还不是因为这婆娘闯的祸给造没得!

吴爷爷在一边冷笑看热闹,出门之前他特意拿了兜里有钱的这件外套,想着以防万一。

可眼下这种情况,他才不乐意把钱拿出来给这对夫妻俩救场。

秦爷爷也是看出了这点,索性没朝他开口。

直接和汤余年求情,让他们先回家拿钱,各种保证绝不会一去不回的。

都一个村的他还能跑到哪去。

“好吧,医药费你们白天再送来也行。”

汤余年也不怕他们赖账,从秦仕宏的态度上看,他这么在意自家的名声,肯定知道不给钱的下场。

人都走后,他返身回屋,见到秦语睁着眼躺在那一动不动赶忙跑了过去,蹲在她身边又仔细检查了一下。

“秦语?你醒了吗?”

“嗯。”她用力发出微弱的声音回应汤余年。

“醒了就好,我还怕你今晚都醒不过来,打算守你一夜呢。醒了就代表没伤到脑子。”

秦语的回应让他放心不少,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要是变成了傻子,真就太可惜了。

秦语还想说话,汤余年告诉她现在还不能多说。

今晚就先好好睡一觉,等这几瓶吊水打下去,明早应该身体会好受很多,说话也不会这么艰难。

秦语眨了眨眼表示知道了。

她越是这么安安静静的懂事配合,汤医生就越心疼,真的想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就把她打成了这样。

幸好他还记得秦语现在是个病人,需要多休息,去给她抱来一床薄薄的盖被,替她盖上。

然后贴心的在里面点了盘蚊香,这能让秦语睡得更舒服点。

做完这一切,汤余年便坐到她床边守着。

秦语虽然感觉说话很吃力,还是发出了一句谢谢。

汤余年像是想起了什么,将她的书包拿了过来。

“他们把你送来的时候,你手里一直紧紧抓着这个,我想里面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没有把它交给你爷奶带回家。”

说完他把书包放在秦语床头,他也是废了好大力气才从昏迷中的秦语手里把书包挪出来的。

一想到她这么拼命护着这个书包,汤余年觉得还是告诉她一声让她安心的好,

秦语转动眼球看了眼书包,又是一句无声的谢谢。

她还以为牛奶保不住了呢。

看到东西都在,秦语实在撑不住了,闭上眼沉睡过去。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她才醒来,手臂上的吊针已经被拔掉了。

秦语尝试动了下手臂,想坐起来,发现能动是能动,可使不上什么力气。

支撑不住她做坐起来这个动作,索性放弃,转着眼睛朝四周看了看。

好在她颈椎没有受伤,还是灵活的。

汤余年做好午饭,一手端粥,一手端汤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你这丫头可真是够能睡的,这一上午好几个人来看你你都没醒。”

好几个人来看她?

秦语下意识张口问,发出嘶哑的声音,“都有谁啊。”

说完她轻咳几下调整了嗓音,再次开口这才好多了,声音没刚才那么难听。

“是谁来看我啊,汤叔?”

秦语在他的搀扶下坐起身,背靠着床头。

汤余年放下饭,先把鸡汤端给了她。

“这碗鸡汤是吴叔送来的,他帮你把上面的油都撇掉了,不烫放心喝吧。”

她伸手接了过来,看着碗里黄澄澄的鸡汤有些发愣。

九零年代初,她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喝到鸡汤这么珍贵的东西...

鸡汤珍贵并非是因为养鸡的人少,反而恰恰相反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着不少鸡鸭。

只不过这个时候这些东西都挺值钱的,谁也舍不得吃。

只有过年的时候家里人都回来团圆了才杀一两只,犒劳这一年的辛苦。

平时能吃个鸡蛋都是奢侈,别说杀鸡和鸡汤了。

这些家禽不亚于地里的庄稼,珍贵无比,吴爷爷他...这也太贵重了。

秦语一脸惶恐不敢下口喝,汤余年见她捧着碗这么长时间都不动,奇怪的问。

“你怎么不喝?这鸡汤我看了都馋,难不成还不和你胃口?”

汤余年打趣的说,秦语赶紧摇了摇头。

“不是的汤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吴爷爷,让他为我操心,大半夜的跟着来诊所,现在又把家里的鸡杀了给我熬汤。

我怕他会被吴奶奶骂...”

秦语手捧着这碗鸡汤,虽然不足三两重,就一小碗,可她却觉得自己这手怎么都抬不起来。

说实话,她也馋,超想一口气干了这碗汤。

她甚至能感受到口腔里不断分泌出的口水,几乎要溢了出来。

汤余年看她咽了口口水好笑的说,“鸡死不能复生,就算你不喝,吴叔家的鸡也不能复活呀?所以你还是喝了吧。

你的身子能快些好起来,才算不浪费吴叔这碗鸡汤。

你要真觉得过意不去,等你长大了记的多孝敬你吴爷爷就是了,记着人家的好。”

秦语听到那句鸡死不能复生一下子没憋住笑意,噗嗤笑了出来,随即赶忙嗯了一声。

就算汤叔不说她也会记着的,吴爷爷对她的好,每一件她都牢牢记在心里。

喝完汤,秦语不舍得舔了一圈嘴唇。

重生前她对鸡汤是碰都不想碰,主要是太油腻了,喝多了容易长胖。

身为职场高层,身材管理也非常重要。

她没多余时间去健身,只能在饮食上一再克制自己。

现代社会美食繁多,鸡汤这种东西早就不稀奇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