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好想现在就要了你 迫不及待想进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语背着东西走回学校,在小卖部门口找了块阴凉的地方坐下,等徐静怡回来。

校长一家吃住都在学校后面的员工校舍,徐老师也不例外。

秦语没蠢到真的扛着这一大包零食从村里招摇的回家,只有火速完成交易才是上策。

下午的天还早,秦语摸出一块在镇上买的大馒头干巴巴的吃了起来。

早上出门她忘了带水壶,这会也只能干吞。

吃着手里没滋没味的白馒头,秦语不禁怀念起未来社会那些满大街小巷的美食,那是真的好吃。

以前随手就能吃到的东西,如今对她来说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

说不定很多东西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呢,例如奶茶。

坐在小卖部的树荫下等待徐静怡这段时间,秦语盯着手里的馒头发起了呆。

有点想爸妈了。

她的爸妈在青城做早餐生意,以前她经常听妈妈提起九零年代初的社会,钱非常好挣。

就说这做早餐,青岛几乎没有这种商户,本地人似乎都不愿意做个体户。

人人都以上班为荣。

所以那时候甭管是什么个体户,只要你东西做的不难吃,压根就不缺生意。

市场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求大于供。

他们家有一度也差点成了小康家庭,九零年代初的小康家庭意味着什么?

就是后来人们口中的有钱人。

庄稼人大多还是朴实的,大字不识并不代表他们不积极向上,甘于平凡。

这年代要是成了万元户,那人人都看得起你。

你在村里能多受尊敬就取决于你能挣多少钱,挣得多说明你能干,肯吃苦,是好样的。

虽然这个风气并不是特别好,可农村就是这个样。

一带影响着一代,财富和实力代表着一切。

后来,他们家之所以穷回去了,也都是败家里那对极品爷奶所赐。

爸妈挣到钱的头一年,生意都还没彻底稳定,奶奶就急切着让在外打工的小叔和姑姑一道去投奔她爸妈。

实际上就是去学手艺,学会了好另起炉灶也来挣钱。

原本,他爸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都自家兄弟姐妹,帮衬一点那是肯定的。

毫无保留的把做早餐的手艺交给小叔,姑姑因为是未出嫁的女孩子,干不来重活。

就只帮着收收钱卖卖货。

要是秦家的兄弟姐妹真能一直这么和谐倒也好,坏就坏在小叔这几年在外面打工沾染了一些坏习惯。

十七八岁的年纪,抽烟喝酒信手拈来。

刚开始到了爸妈跟前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帮着爸爸做这做那,学东西也挺用心。

两月一下来,原本一直压在心底的坏习惯就开始蠢蠢欲动克制不住了。

青城是个大城市,花花世界诱惑很大,小叔晚上忍不住偷偷溜出去喝酒蹦迪。

结果喝大了一不小心惹上了当地的黑社会,一酒瓶子砸到人家头上,惹了大麻烦。

从那天起,爸妈的早点摊子时常有人来找麻烦。

小叔不敢告诉爸妈他做了什么事,一见到这些人出现就躲。黑社会让爸爸把小叔交出来。

那些人不知道小叔的名字,只是凭长相描述打听到了这儿。

再加上爸爸和小叔长得也有些想象,就被那些人当成了小叔给打了。

摊子也砸的稀巴烂,还天天去他们住的地方泼狗血,扔酒瓶子,吓得爸妈和姑姑一步也不敢出家门。

小叔自己倒好,惹了天大的麻烦,买张火车票脚底抹油偷偷溜了。

妈妈气的要死,可又无可奈何,好不容易生意稳定了些,原以为今年能挣大钱了呢。

结果几个月的辛苦全白费了。

那个被小叔砸了的黑社会上门索要医药费,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几万块,爸妈不敢惹他们,将家里的钱几乎全都给出去了。

要不是妈妈还留了点私房钱,他们怕是连回家的路费都拿不出来。

结果回村后,爷奶却不相信爸妈的话,硬是颠倒黑白,说是爸爸自己惹得祸,硬栽赃到小叔头上?

秦语听妈妈回忆往事说起这段时心里也是气的不行,可生气有什么用。

爷奶是什么样人,没人比她更清楚。

就是死偏心,小叔就是他们手里的宝贝,爸爸就是路边的野草。

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妈妈气的回娘家住了好久。

爸爸夹在爷奶和外公外婆之间到处被指责。

她都不敢想象,那段日子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秦语愤恨的握紧拳头,反正她现在回来了,这一世谁也别想让她爸妈背黑锅!

“哟!小秦语?你怎么在这儿坐这儿呢?”秦语想事情想的太入神,压根没听到有人靠近的脚步声。

赶忙松开手掌抬头一看,“徐老师,你可回来了,我在这儿等你好半天了。”

徐静怡领着小皮包赶忙掏出钥匙打开门,“快进来,瞧你嘴都干的脱皮了,出来也不知道带个水壶在身上。”

秦语无所谓的笑笑,“忘了,谢谢徐老师。”

说完,接过徐静怡递过来的一大杯凉白开,二话不说抬头咕嘟咕嘟猛地灌了下去。

没看到水的时候到还好,不觉得有那么渴,这一看到她就有些安耐不住自己,喝的不顾形象。

“你来找我有啥事?门口那袋子里是啥?”

秦语放下水杯,长舒一口气,喝完水喉咙舒服多了。

“这个啊,是帮徐老师生意兴隆的宝贝。”

徐静怡笑着翻了翻袋子里的零食,好笑的说,“就这?还宝贝?你当老师不识货啊,你这些还没我货架上这些零食来的贵。

你弄这么多便宜货回来到底做啥子?”

秦语笑了笑,“徐老师,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我把这袋子零食放在你这儿,和你的这些比个赛,明儿学生回来上学,看谁的卖得更好,更受欢迎。”

徐静怡一听觉得有点意思。

“既然是打赌,彩头是什么?”

秦语面带微笑,直勾勾的看着她,“要是我赢了,徐老师就答应我上次和你提的事呗。”

徐静怡仔细回想,顿时发觉自己着了这丫头的道了。

“感情你是变着法的想从我这小店里分一杯羹对吧?”

秦语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副人畜无害的可爱模样。

徐静怡看的直摇头。

“你这丫头,就是只披着羊皮的小狐狸,你真的才十岁?”

秦语眨巴眨巴眼,“老师刚才已经接受了打赌了,现在该不会是怕了吧。”

事实证明,激将法的效果是不分年龄大小的,徐静怡经不住即将激立马便答应下来。

“好!我就和你比比,东西搁我这儿吧,明儿我给你摆到货架上。不过你要是输了,以后每天放了学过来给我免费打半小时工。”

秦语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好的。”

解决了那一大袋子零食,秦语一身轻松的回了家。

今天也照例藏了一包零食等着晚上投喂弟弟,只不过这回她还藏了瓶牛奶。

这个年代,牛奶可是金贵的好东西,只不过农村人似乎不太明白它的作用和好处,目前还没有被村里人广泛的接受。

而且人们一看这价格,一箱牛奶十几块,谁舍得买?有这钱留着买买肉吃也比喝这个划得来。

晚上干完活回家,秦语照例给弟弟少了一大锅洗澡水。

然后拿出肥皂,好好给他身上抹上皂液。

秦东好奇的闻了闻,“姐姐,这是啥?好香啊!”

“这是肥皂,能帮你把身子洗香香,洗白白,东东以后要做一个讲卫生的好孩子,好吗?”

秦东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洗香香洗白白,歪着脑袋十分可爱的看着姐姐。

“等你以后长大就知道了,姐是为你好。”

幼年的秦东身上并没有长大后的那股子戾气,乖巧听话的很,姐姐这样说他就不问了,乖乖的任由秦语给他搓澡。

洗完后,她将牛奶拿了出来给他。

“姐,这是啥?”

“牛奶,是好东西,你快喝了睡觉。”

她帮秦东把袋装的牛奶倒进碗里,鲜美的奶香扑面而来,秦语都有些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这些日子回到奶奶家吃着没油水的饭菜,嘴巴都淡出鸟来了,咽口水纯属身体本能反应。

这也代表着她这身板也缺乏营养。

原本牛奶是不安袋卖的,一买就是一箱。

碰巧杂货铺有箱牛奶的外包装被老鼠啃了个洞,里面的牛奶漏出来了,秦语这才好说歹说捡了个便宜。

渐渐地,秦语生活稳定下来,奶奶依旧会找她的茬,大肆压榨自己的时间帮她干活。

学校里汤老师终于不再为难自己,现在整个就是当她不存在一样,每天该干嘛干嘛。

通过这次作业事件,秦语也学乖了。

如今年纪小行事还是别太扎眼的好,平时的作业和考试,她再也没做全对过,总会故意错两处。

适当的藏拙。

秦语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徐老师的小卖部上。

她想给弟弟天天喝牛奶,就必须好好挣钱,现在是夏天,姐弟俩睡觉的床就铺个草席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再有一个多月就入秋了,到时候天冷了,他们又该怎么办?

秦语可不敢指望家里的奶奶良心发现,指望她还不如靠自己。

秋游过后的第一天上课,秦语一下了课就直奔小卖部,为了避免有作弊的嫌疑,她都没进去,站在外面就看着。

同学们两两三三结伴进去挑选自己心仪的小零嘴,徐老师也很公平的把她的那袋子零食和自己放在同一个货架。

并没有在位置上占她便宜,秦语也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了,徐老师一贯不是那种会耍心眼子的人。

“这种辣条可好吃了,这里居然也有诶!”

“什么辣条?”

起先进来的同学都只围在徐老师那边的货架,有个小女孩往里走了两步在她这里翻了翻,才惊喜的喊起来。

这一喊吸引了不少其他人围过去。

“就是这种卫龙牌的小辣条啊,我妈在外面的大城市里给我买过,可好吃了!”

这一宣传,其他同学立马丢掉了原本手里挑好的零食,赶忙过来抢两个。

其实徐老师这小卖部刚开的时候他们确实挺高兴的,终于不用走那么远就能吃到零嘴了。

可买了几次后发现,东西味道都不咋地好吃,徐老师店里的东西都只是看着好看。

嘴挑的同学光顾了一两次自然就不愿意再来,才开张一个多礼拜,生意就缩水了一半。

徐静怡当然也察觉出了这个问题,所以上次秋游她才也跟了去县城。

主要是想考察一下市场,可县里学生压根就不吃这么便宜的零食,那里的情况她觉得对自己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秦语看着人都涌向她的零食货架,心里终于安定了下来。

这回徐老师该没话说了吧。

很快上课铃响了,人都散了,到二次课间的时候,又紧跟着来了不少同学。

应该是被第一批吃到辣条和蚕豆的同学安利了,这宣传速度,只要东西好吃,小孩子们就会蜂拥而来。

一天下来,秦语那一大袋子零食卖的一干二净。

徐静怡是有点震惊的,这比她第一天开张卖的还好。

这丫头带来的也就是普通零嘴,怎么就有这么大魔力吸引这些孩子来买呢?

放学后,秦语乐呵呵的坐着数钱。

徐静怡特意把她的零食卖出的钱单独用个纸箱子装着,打眼看去全是灰色的毛票和硬币。

“七块三、七块四、七块五?”

数完,秦语有些诧异。

“不对啊徐老师,我一共进了四块七毛钱的货,只让你按三毛钱两包的价格去卖,应该是六块九才对。”

“没想到你这丫头数学算的挺好,我看你那辣条挺好卖的,后面就全是两毛钱一包了。一毛五也太亏了,我听学生说这个在外面要卖三毛一包呢。”

秦语听完咧嘴笑了笑,“我这不是考虑到秦老师开店的初衷,是不愿占学生便宜吗?那咱们的赌约?”

徐静怡这会已经是心服口服,一天下来她这边的东西连一块钱都没卖出,不得不说这丫头的经商头脑确实比自己好太多。

“愿赌服输呀,你先说说你想怎么合作吧。”

目的达成,秦语就没再扭扭捏捏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手里有几块钱,是我妈出去做生意前留给我的零花钱,可我奶一直想要过去。

我不想给她,所以想投资到徐老师的店里,钱生钱。”

徐静怡不禁疑惑,“你想钱生钱,可钱多了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

秦语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从容不怕的回答。

“我不拿出来,一直搁在您这儿钱生钱不就好了?若是我需要钱,我会提前来预支,不过,可能我需要物品的时候更多,现钱是真的不怎么需要。”

徐静怡一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这个法子倒是好,你就这么有信心我们合作你一定能赚得到钱吗?这次或许是你误打误撞运气好,才全都卖空了。

做生意这种事向来都是风险与机遇并存,也是很有可能亏本的哦!”

她尽可能的把最坏的一面告诉秦语,提醒小丫头不要太天真,万一以后要是赔本了,可不能找她麻烦。

秦语听出了徐静怡的意思,笑着说,“徐老师大可放心,不管是赚钱还是亏钱我都认!”

“好,爽快!我徐静怡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不会占你便宜的。以后你拿来货就放在这个位置买,卖出来的钱我也不占你便宜,收点看东西的劳务就成。”

徐静怡以为自己为这小丫头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心善到了极点,考虑到她家里可能的确困难,奶奶又不给她钱,算是可怜秦语,没想到她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徐静怡的安排。

“不,徐老师,这样咱们还算哪门子合作。我指的合作是咱们一起发财,我借用你的地方一个人赚钱,这种没义气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徐静怡乐了。

“哟!小丫头还知道讲义气呢!”她好整以暇,笑着说,“那行,你不满意我的安排,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秦语一看她那样儿就知道徐老师根本没有真的在认真对待自己这个合伙人,还当她是小女孩玩过家家。

她要是不拿出点真材实料的提议,徐静怡会一直当她是小打小闹,一时心血来潮。

可她不是,她要的稳赚不赔!

其实秦语当然也想赚大钱,可眼下就靠徐静怡的这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卖部,感觉不太可能实现。

饭总要一口一口吃,她先把小卖部生意发展起来,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

她顿首思考了一下,再抬头时眼里充满自信的光芒。

“徐老师别看我年纪小,该懂得人情道义我一样也没落下。首先我自己就是小孩,我知道村里的小孩都爱吃什么,什么样的零食更符合小孩子的口味。

您这家小店主要客人就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理所应当应该弄清楚他们爱吃什么啊?

其次就是进货的渠道,徐老师肯定是去县里的百货市场随便凑合进的吧?您看过零食的种类吗?”

徐静怡全都被她说中,懵着脸摇了摇头,这个...她好像还真没考虑的这么细致过,怪不得买的不好。

心里对秦语的分析能力叹为观止,看样子的确是有两把刷子,头脑冷静的很。

“所以呢?难道你要把我店里的零食都换掉?”

秦语笑着摇了摇头,“NO!这些毕竟也是老师花钱买来的,虽然不太好买,可丢掉未免太浪费。咱们可以用新进的货绑着旧货来个大促销!”

徐静怡一脸问号,“促销?”

还真是个新鲜的词,不过这丫头怎么会知道什么叫促销!

她越听秦语侃侃而谈,心里越是佩服,同时也很震惊。

这要不是亲眼看见她就是个十岁的小孩子身板,她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个成熟老练的商场老手。

促销计划非常成熟且简单,简单不是这份计划的缺点,反而因为它的百分百实用性更显得秦语的计划天衣无缝,完全没有一点浪费的地方。

徐静怡震惊过后,终于收起心底那一丝轻视,开始郑重对待起秦语,听的十分认真。

“要是按你说的来,店里的生意肯定能增加,可你只是投入几块钱,我至少一百多块,大头全是我的,你太吃亏了!”

秦语见徐静怡一脸不同意的表情,心中一暖。

徐老师为人还是很正直的,别人要是听到她能利润翻倍,还不开心的跳起来恨不得立马行动起来。

她的第一反应却是考虑自己的利益,这让秦语真的有点动容,她选徐老师果然没选错人。

“没事的老师,一开始我的确是几块钱,但是以后会越来越多的呀。这个我心里有分寸的,您就只管按照我的计划来。”

“行吧,既然你坚持那这事就以后再说,接下来呢?明天就要开学了,我是不是要关门一天去进货?”

秦语转头看了眼外面的日头,估摸着应该只有三点左右。

徐老师是有自行车的,骑车去镇上大概二十几分钟,然后乘坐汽车去县里大概是四十几分钟。

来回在路上所需时间是两个半小时,她知道有家不怎么出名的小型批发市场就在县里的汽车站附近,走过去只要五分钟。

现在是夏天,太阳六点多才下山,算算时间虽然有点紧,可也来得及!

明天她是不可能有时间陪徐老师去县城的,而且放她一个人去进货,徐老师哪里知道进什么,她不去计划等于白瞎。

不管再完美无缺的计划,它们的重点都是围绕着商品,好的商品才能让计划发挥百分百的价值和作用。

想到这秦语赶紧拉起徐静怡的手,“老师,快!咱们现在就去县城进货,锁门锁门。”

对于秦语突如其来的决定,徐静怡一开始有点措手不及,被她拉着跑出来,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钱包没拿。

她边锁门边说,“现在去回不回太晚了?去县里坐车至少个把小时呢,你晚上那么晚回去,你奶不会担心吗?”

秦语走到她自行车旁,示意她开锁,自己麻利的爬上后座,坐稳后才慢条斯理的回答她。

“不会。”

徐静怡见她不愿意多说,深吸一口气飞速蹬起脚踏车朝镇上赶过去。

由于她的极度卖力,原本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下了车两人就往客车那边跑去。

正巧天公作美,两人一上车售票员就喊发车了。

徐静怡累了个半死,付完车票钱找了个位置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秦语颇有些不好意思,默默坐在她身边开口说,“徐老师,车钱就算再货款里吧,等这批货卖出去钱挣回来了我再还你。”

徐静怡摆了摆手,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咱俩现在不是合作关系了吗?就几毛钱你还和我算的这么清楚干啥?”

“几毛...也是钱呐。”秦语低下头小声的说。

徐静怡才发现这丫头对钱真是执着,样样都算的清清楚楚,生怕欠了别人似的。

虽说看着乖巧有礼,实则有点冷漠,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行吧,都听你的成不?”

秦语点了点头,有点不敢看徐静怡的脸。

她知道自己算的过分清楚有点伤人,可...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她怕自己欠徐老师太多,将来还不清楚。

就这小卖部的事,虽然是她自己耍了小心眼求来的机会。

可若徐老师从一开始就拒绝和她打赌,她连耍心眼子的机会都没有。

她不能过度消费别人的好意,有一就有二迟早是会还不清的。

和利益挂钩的事,还是算清楚些好,这对大家都好。

一路上,去县城的车开的很稳当顺利,兴许是下午天热人少,没遇到半路拦车上路的客人。

这也大大节省了车子行驶的时间。

两人下了车,看了眼车站顶上的大摆钟,刚好四点整。

秦语熟门熟路的带着徐静怡穿过大街小巷来到一个胡同里。

徐静怡越走感觉越不对劲,“你不是说有个批发市场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去那儿的路吧?什么样的批发市场才会建在这么小的地方?”

秦语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只是安抚了两句,“徐老师别着急,马上就到了,到了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什么样了?”

说完她带着徐静怡穿过长长的甬道,转了个弯终于走了出来,一出来就是一片空旷的地方,让人眼前豁然开朗。

“哇,还真有个市场!”徐静怡迫不及待的开始逛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新奇的很。

市场内下午人并不多,一般是早晚比较热闹。

其实这个市场并不大,可能是因为两人刚才一直处在狭小的空间里,徐静怡下意识把市场当做又破又旧的小地方。

如今看到真面貌,比想象中的好许多,才会产生还不错挺大的错觉。

“这个市场是生怕被人找到吗?怎么藏的这么深?你又是怎么找到的?”徐静怡边逛边问,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个地方的存在有点不符合常理,批发市场应该开在视野空旷,交通便利的地方吧。

这里???

秦语阻止了徐静怡瞎逛的举动,时间紧迫她是不是忘了?

她拉起徐静怡的手直奔自己熟知的那家零食批发店,秦语之所以会知道这里,是因为爸爸在她上初中时带自己来过。

他们家里做生意需要的一些小工具,在这里应有尽有,价格也比外面的便宜。

而这个批发市场之所以建在如此隐蔽的地方的原因,秦语是长大之后才得知的。

这里全都是没有营业执照的,建筑也属于违规建筑。

只是这时候没什么人管,所以接下来四五年里一直都很安全。

秦语不想放过这么好机会,要知道同样一包五毛钱的辣条,外面进货可能要一两毛一袋。

这里只需要五分,没错,就是五分钱。

然后以十倍的价格卖出去,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要是你进货进的多,老板还会给你打个折。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