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都是你流的 桌面上都是你的液体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语依照记忆中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座位,才坐下就被班长催作业。

“秦语,交作业了,你该不会又没做吧?”

作业...秦语愣了一下,这个她是真忘了,都多少年没听到作业这个词了。

她低头在书包翻找,“不好意思,班长,我现在立马就做,十分钟就好。”

身体里有个三十岁的灵魂,在学习上总要占点捷径,秦语丝毫不觉得自己说话有问题,一脸认真快速拿出作业本准备写。

却听到周围同学哈哈大笑起来。

“秦语你牛啊,你当你是学习天才啊,还十分钟就好。”

“随便乱写的话也要不到十分钟吧。”

“诶,要不要我把作业借你抄抄,反正你以前也没少抄,自己做我怕班长要等到放学也等不到你的作业。”

“哈哈哈哈哈!”

秦语只是默默打开作业本,在周围的哄笑声中丝毫不为所动的写着周五老师布置的作业。

她一个成年人,没必要和一群小屁孩计较。

从第一遍上课铃响到第二遍,中间隔了五分钟,就这五分钟的时间,秦语已经做好了两门课的作业。

村子里的小学最主要的两门课就是数学和语文,这个时候的课程也并不复杂,留置的作业对三十岁的秦语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十分钟她都是往谦虚了说。

当她干错利落的把作业交到班长手里时,周围的笑声还没散去。

“随便瞎写就是快,就怕老师看到又要气死喽!”

“给我吧!”班长没好气的把她作业收走,眼神里全都是不屑。

秦语失笑,原来她小时候在班里的待遇是这样的,那时候她胆子小,被同学嘲笑欺负从来都只会躲着、避着、忍着。

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老师不喜欢她,同学之间总有一种歧视差生的习惯。

那时候的她不是不想好好学习,而是根本没时间学。

只要放学一回家,奶奶就马不停蹄的驱使她做这做那,在她眼里,女孩子上学根本没啥用。

认识几个字就行了,反正将来都是要嫁到别人家。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与其让她一直念书,还不如把学费省下来给弟弟将来娶媳妇用来的实在。

秦语静静的看着窗外,脸上面无表情,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同桌只是奇怪的打量她,秦语平时就不太爱说话,虽然今天也没怎么开口,可...

总觉得今天有点不太一样了。

早读课是教语文的汤老师来监督,布置完早读任务,汤老师把班长收上来的作业拿出来批改。

看到秦语的时候表情瞬间转为不喜,别人都打开书开始读课本了,就她还在那托着腮望着窗外发呆。

想起前两天她奶奶哭着来找自己的事,汤老师决定等会一下早读课就去找负责这次秋游的刘老师,退了秦语的钱,取消她参加秋游的资格。

本来成绩就不好,还偷奶奶的钱出来玩,躲掉家里的活计。

他怎么这么倒霉,出了个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学生,说又说不听。

汤老师摇了摇头,眼不见为净,低头批改作业。

秦语哪里知道讲台上的老师已经把她贬的一无是处。

她正全心全意打量起这所规模很小的学校,如果她没记错,这所学校是外公的弟弟出资盖的。

不过外公和二外公感情不太好,具体是因为什么发展到老死不相往来,秦语也不太清楚。

只是听妈妈无意说起过一些,外公一身傲骨,只愿凭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钱。

二外公十几岁去大城市打拼,白手起家建立了一个大公司,数次提出让舅舅们去他那里做事。

当时妈妈说起这事时秦语年纪还小,她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为什么外公不让舅舅们去。

直到她历经世间人情冷暖才明白,靠人不如靠己。

如果当时舅舅们去了,那外公和二外公之间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亲戚关系了。

人与人之间,哪怕是亲人,一旦牵扯上利益,这份情亲终究是会变味。

另一方面外公也是怕舅舅们年纪轻轻就可以走上捷径,从而忘了吃苦耐劳的本分。

外公如今想来秦语倒是很佩服外公。

虽然他没有二外公的商业才能,可在教育孩子方面,外公绝对不输任何一个人。

后来舅舅们即便没走二外公家这条捷径,也都事业有成,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踏踏实实。

感慨完毕,秦语收回目光,翻开课本。

上辈子,在高中之前她是没什么时间学习,导致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不招老师同学喜欢。

后来上了高中,爸妈给她办理住校,勤奋的秦语攥着一股子不甘心,愣是用一年时间把小学初中的知识全都掌握了。

她的高中生涯,除了睡觉,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学习。

别人用一年半完成三年的知识点,她则是用三年融会贯通十二年的书本知识。

好在她这脑子还算争气,高考虽然成绩并不突出,可好歹也过了二本分数线。

不然后来她哪来的机会一直读书,走上社会,成为一家大企业的高管。

可这份遗憾也一直留了下来。

她记忆中的童年不管是家里还是学校都是没有快乐可言的,如今能重新有次机会坐在教室里。

秦语很想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弥补从前的缺憾,争取给老师同学留下好印象。

如果可以,这世上没人希望自己是招人讨厌的。

汤老师批改作业到一半,发现班上居然有个答案全都正确的,好奇看了眼作业本上的名字。

一看愣了半天,秦语?

早读课结束,秦语收起课本,汤老师却突然走到她桌子前,脸色十分难看敲了敲她的桌面。

“秦语,跟我来趟办公室。”

秦语愣了一下,“哦,好的汤老师。”

诊所的汤医生是他们学校汤老师的侄子,秦语从前虽然和汤老师没有太多接触,可他大概是什么性格还是清楚地。

刻板、讲规矩,人也很严肃。

极其不喜欢不爱学习的学生,对差生基本都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秦语不太在乎这些,毕竟从前她确实是烂泥扶不上墙,又胆小懦弱,汤老师找她谈心也谈了好几次。

每次她都一声不吭,想起从前自己那副窝囊的样子,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看来想扭转汤老师对自己的印象,还需要长时间的努力呀。

秦语站起身,准备跟着汤老师身后走,被好几个同学吐舌头嘲笑。

一般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学生,大多都是犯了错的,进去挨批。

同学们幸灾乐祸跟着她,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企图趴在窗子上偷听。

去办公室的路上,她想了想汤老师喊她去办公室的原因,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件蠢事。

原来的秦语成绩那么差,作业怎么可能会全对。

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都不一定能每次作业做全对,她八成被汤老师误会抄别人作业了。

可...既然能重活一世,她又为什么要低调呢?

以前,她就是处处低调求别人不要欺负她,可人人都欺负,谁也听不到她的诉求。

在学校因为成绩差被老师和同学瞧不起,期末考试拿着勉强及格的成绩单回家换来的是父母失望的眼神。

可她们又有谁知道,连那份及格都是她没日没夜努力得来的结果。

秦语在心里默默的发誓,她会让以前所有看不起她欺负她的人都大跌眼镜。

汤老师失望的叹了口气,单独抽出秦语的作业本。

“以前你抄同学作业,老师大道理讲了一堆都白说了是吧?

看你弱弱小小的挺乖一孩子,怎么脸皮这么厚呢?不但不受教,反而得寸进尺越来越过分!”

汤老师生气的把作业扔到她面前,办公室其他下了课的老师看了眼这边,见是秦语也都纷纷摇头。

那时候秦语是办公室的常客。

上课睡觉,作业十次有八次不能按时交,考试总是吊车尾。

是老师眼里彻彻底底的烂泥,怎么扶都扶不上墙。

老师黑着脸发火,秦语也没有露出害怕的情绪,淡定的捡起作业本,擦干净上面的灰,双手递回老师的办公桌上。

“老师,班上同学的作业您都批改完了吗?”

汤老师无语的转过头,生气中还带着点诧异,一个常年靠抄袭,成绩吊车尾的拖油瓶居然敢开口质问他了?

“怎么?你是觉得老师冤枉你了?”

秦语翻开自己的作业,指着说,“是的,老师冤枉我了,这些都是我自己做出来的,谁也没抄。”

办公室其他老师也大吃一惊,秦语他们谁不知道。

门门课都是吊车尾,差生里面的异类。

之所以说她是异类,就是因为她被叫到办公室挨批从来不还嘴,一副可怜的模样,搞的老师们连教育她都没什么心情。

话说重了就和欺负小孩一样,可不说,她这成绩实在没眼看。

上课还总打瞌睡,明目张胆的睡觉。

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丫头不但敢抬头直视老师的眼睛,而且还敢还嘴了!

“老师,如果你把作业都批改完了,您说我抄袭就该拿出证据,我抄了谁,您把他的作业拿出来,让我心服口服。”

一时间,汤老师哑口无言,竟有些不知所措。

这丫头今儿的眼神...不太对劲啊。

“我...可你从前都。”

秦语笑了笑,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可浑身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汤老师甚至觉得自己现在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

而是一个成年人,一个自信成熟,久经风霜的成年人。

“老师不能因为我之前学习不好就全盘否定我吧,难道您把学生叫来教育,不是想让我纠正之前态度好好学习吗?”

汤老师思维不知不觉就被秦语牵着走。

“是,老师说你也是为你好,想让你好好学习,可没让你抄同学作业啊。”

秦语双手一摊,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所以话又说回来了,老师说我抄作业,证据呢?”

“这...”汤老师彻底没了话。

这次的作业班上除了秦语,还真没一个人做对...

一时间办公室陷入一片寂静,这么说来,这次作业还真是秦语自己做出来的?

秦语开口为自己辩护并不是为了为难汤老师,她只是想扭转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

今天的作业事件其实也是个很好的开端,学校的老师同学只是一部分。

早晚她会把这份影响慢慢扩大,让周围几个村子都改变对秦语以前的看法。

届时,奶奶就再也不能凭着几句嘴皮子抹黑她,抹黑他们全家!

“哟,汤老师又在这儿批学生呢?”顺着说话的声音,秦语转头看去。

是校长的女儿徐静怡徐老师,她平时不教课,只有在其他授课老师都有事没法正常出勤时,代两节课。

她是有教师执照的,所以临时代课没问题。

汤老师被这么一打岔,被学生堵住话的尴尬情绪有所缓解,看到她手里的箱子忙问。

“徐老师可好久没来办公室了,一来就给我们带礼物来了啊。”

徐静怡笑着走到桌边放下手里的大纸箱,低头看了眼秦语。

眼神接触的一刹那,突然笑了。

这丫头,眼神有点意思,难道汤老师没看出来,这丫头鬼精的很吗?

想起刚才她推门进来之前听到的那番话,徐静怡忍不出对秦语伸出好感。

她就喜欢脑子灵活,古灵精怪的学生,看着就和那些皮孩子不一样。

于是忍不住替秦语说了两句。

“汤老师教育学生我本不该插嘴的,不过刚巧听到了一两句,有个疑惑。”

汤老师虽然为人刻板,可校长的女儿一向人缘很好,他自然也不会给对方脸色看,为自己找不自在。

办公室好几个单身男教师,可是对这徐静怡上心的不得了。

一直苦苦追求着呢,他哪敢得罪。

“徐老师也是教育工作者的一份子,有什么话都可以问的,但问无妨。”

“好啊,您不是说这丫头抄别人作业了吗?我看这丫头自己说的话也有点道理,她要是抄别人作业了,那肯定得有个被炒的人。

您这儿有比她做的更好的吗?”

汤老师气节,憋红了脸摇了摇头,“没有。”

“我记得汤老师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是胖虎吧,我能不能看下胖虎的作业?”

秦语诧异的看着徐静怡,她记得以前校长女儿没这么喜欢管学生的闲事啊。

自己在学校边上开了个小卖部,挣起了学生的钱。

秦语对这种做法是不太喜欢的,她不是校长女儿吗?这么明目张胆的搜刮学生的钱难道不怕连累校?

但奇怪的是,一直到秦语小学毕业,都没见有人为难过徐静怡。

而且现在她给自己的感受,似乎和上辈子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胖虎的作业在这儿。”秦语快速找了出来,递给徐静怡。

她前脚说,秦语后脚就递上,两人之间有种无声的默契。

徐静怡笑着接过胖虎的作业本,对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好,谢谢。”

她翻开作业本瞅了眼,“呀,胖虎这次的作业还有两道错题呢。”

秦语立马接话,“我的是全对。”

一唱一和,配合完美。

汤老师的脸已经快成猪肝色了,徐静怡立马见好就收。

“看吧,真相大白啦!恭喜你啊汤老师!”

她这突如其来的恭喜把人都弄愣住了,汤老师也是。

“恭喜我...什么?”刚才她不还配合学生挤兑他呢嘛,怎么一转眼又开始恭喜他了。

徐静怡笑起来很好看,令人如沐春风,汤老师对她实在很难讨厌的起来。

“当然要恭喜你啊,秦语作业全对,说明你们班从此以后少了一个差生,多了个比第一名还厉害的优等生,这难道不是好事?”

汤老师这才反应过来,目光还带着些许震惊转向秦语,这还可以这么算的吗?

不过想想似乎...也是啊。

“咱们小学的学生,都是农村娃娃,家长没几个识字的。秦语这作业,既然不是抄胖虎的,那肯定就是她自己做的呗。

难不成您觉得是她大字不识的爷奶给她做的?”

汤老师当然不会这么以为,他又不是脑子坏了,为了硬把抄袭的名头按在秦语头上,什么都不顾了。

经过徐静怡这么一分析,这秦语还真有可能是无辜的。

“可,她从入学到现在考试从来都没及格过,突然作业满分,这也太奇怪了吧。”

徐静怡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汤老师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以前做的不好并不代表不能短时间内改正啊。

就不兴学生脑子突然开窍了吗?而且小学课本也没多难,我看这丫头一脸的聪明相,肯定是开窍了啊。”

秦语嘴角憋着笑,略微低下了头,在外人看来好像是被徐静怡跨的不好意思了。

实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憋笑憋不住了,不低头怕是要露馅了。

从前怎么不知道徐老师是个这么有意思的人?

汤老师是古旧思想,徐静怡这么新潮的说法他是没法立马接受的,不过心里已经打消了秦语抄袭的念头。

只是仍旧对她这满分作业,充满疑惑。

突然,下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秦语想还是早点让这场闹剧收场吧。

“老师,您要是还对我有怀疑,我可以就在这儿立马给您重新做一份题目。”

最终汤老师并没有让秦语真的重新做一份题目,上课铃响第二次,他就放了秦语回去。

“正好,我拿了东西也要走,汤老师您忙。”

俩人走后,汤老师坐回位子上,表情晦暗不明,其他教师有课的已经走了。

没课的也没和他多说,这个汤老师是够古板的。

可他却一直记着秦语奶奶说的话,他也并不相信一个孩子能在短短两天内如同脱胎换骨一样,转了个性。

汤老师起身走向正在核对秋游名单,做最后准备的刘老师。

“刘老师,忙着呢。”

“嗯,是啊,汤老师有什么事吗?”

刚才那场闹剧,刘老师也看在了眼里,上次在诊所,她瞧秦语这孩子挺懂事的,并不像其他老师嘴里说的那样,狗屁不通,说什么都不听。

小女娃子嘴皮子挺利落的呀,不止徐静怡喜欢她,连她也觉得这孩子挺好的。

“忙着核对秋游名单呐,能不能把我们班秦语的名字给去掉?我看着孩子最近改好不少,成绩也有起色了。

想趁着这次秋游,单独给她补补课,争取彻底把这孩子拉出差生的行列。”

刘老师一听,也有道理。不过,划掉学生的名字却有点为难。

“汤老师要不你还是让秦语自己来申请退出秋游活动吧,你也知道校长组织的这次活动要求学生自愿参加,老师不能代为做主。

退出也是一样,都得学生自己来说。”

汤老师脸色一沉,刚被学生和徐静怡弄得有点下不来台就算了,难不成连刘老师这个新人都敢不听他的话了?

自己好歹也是这所小学的教学主任,难不成连这点主都不能做!

“刘老师尽职尽责我能理解,可不管是秋游还是补课一切都是为了学生好,你就只管听我的,我现在还是秦语的班主任,我说的话她不会有意见的!划掉吧,把钱退给她。”

汤老师不容分说,语气十分霸道。

刘老师只是个新人,刚才说了那么两句已经够大胆了,算了,这事也不是她一个新人能左右得了的。

她提笔无奈的划掉了秦语的名字,汤老师这才满意的回了自己工位。

徐静怡抱着她的大纸箱满脸兴致勃勃的找秦语搭话,反倒是秦语一副我不怎么感兴趣,不太想理人的表情。

“你叫秦语是吧,汤老师那么严厉一个人,你怎么不怕他呢?万一他死活不听你解释,就认定你是抄袭怎么办?”

秦语不回话,徐静怡就一直跟着,眼见马上就要走到班级门口了,让她这么一直跟着也不是回事。

秦语只好无奈停下脚步,“徐老师,您搬着这么重的东西,还是早点去忙您自己的事吧,我要上课了。”

徐静怡可不是个容易被劝退的人,她弯下腰,盯着秦语。

“那你回答我的话,我立马就走。”

秦语面无表情,张口说,“如果真有实力,是不会惧怕质疑和偏见的。我会用考试的成绩,让老师心服口服。”

说完,秦语转头进了教室。

徐静怡被她果断冷静的回答给震慑住了,这...真的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该有的心智吗?

就在秦语小小的身影即将隐没在班级里时,徐静怡朝她喊了句,“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是我开的,你要是想吃零食,欢迎你随时来啊小秦语!”

她要在校门口开小卖部的消息目前为止只有家里人知道,也就是她的校长爸爸。

这件事也是经过他们同意,徐静怡才得以开始行动,办齐了手续去进货。

手里这一大箱子装的就是零食,她从批发市场那边刚拿回来。

更多的还在校门外放着,等着她拿了钥匙去整理。

秦语在同学吵闹欢呼声中淡定自若回到座位,她早就知道徐静怡是要开小卖部的,所以并不像其他同学那么惊讶。

就是对她开店的初衷有点好奇。

农村孩子大多没什么钱,就算爸妈留了零花钱,他们也没地方花。

村里唯一一家卖杂货零食的小店,远在十里之外,想吃颗糖都得翻山越岭。

村里的孩子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有空结伴去小店买糖吃,要是人少就没人愿意去,走山路的话一个孩子还是有些危险的,十分不方便。

徐静怡这个小卖部一开,那是妥妥的赚钱,有零花钱的孩子再也不用走远路去买糖了。

可凡事都有双面,小卖部一开,孩子们少不得会被吸引注意力,在零食的诱惑下,想尽办法和家里要钱。

到时候徐老师的小卖部说不定会被村里人逼着关门。

这时候的钱还是很值钱的,一毛钱都能买两包酥芽糖,孩子们的零钱顶多也就几毛。

物价便宜,钱也值钱。

秦语上着课心不在焉,如今她被奶奶压着,家里什么都没有。

手里还是得有钱,靠从奶奶家偷偷留下的番薯,这身子怕是十年都不一定能养得好。

番薯只能吃饱肚子,并不能解决她贫血体虚的问题。

或许,徐老师的小卖部对她来说也是个机会?

放学后,秦语路过学校门口那个临时搭起来的小屋子,这就是徐老师即将开业的小卖部。

她记得,刚开始半年小卖部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可随着村里发展越来越好。

外出打工的人们从外面带回家各种各样新奇的零嘴,孩子们渐渐不满足于徐老师小卖部里的东西,嫌它们过时。

秦语小学毕业前,好像就没再看到徐老师的小卖部了。

那时候她对这些事情并不怎么关心,反正她也买不起,只是偶尔听同学们提过。

毕竟后来的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如果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被淘汰也只是早晚的事。

徐老师小店失败的最大因素可能就是这个。

秦语勾了勾嘴角,只要知道原因就好办了。

别人不知道未来什么商品好卖,难道她还不知道吗?重生给她带来的好处有很多。

而这只是其中之一。

正在忙绿着整理小铺子的徐静怡看到秦语驻足在店门口,笑着冲她招了招手。

“没想到你还真来了,来,进来看看,想吃点啥,徐老师请你。”

秦语很有礼貌的婉拒了徐老师的好意,她对这些崭新包装的零嘴不感兴趣的样子,倒是又让徐静怡感到吃惊。

外头路过的学生,哪个不是用馋到发光的眼神往她店里面瞅,恨不能立马进来吃一口。

口水都挂在嘴边了。

徐静怡打量着秦语,衣服脏兮兮的,料子看着就是已经穿了好几年的,改了又改。

布鞋的前端也破了个洞。

可秦语却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打量着徐静怡的小店,查看她都进了哪些商品。

都是些很常见的便宜零食,一毛两毛钱一包的那种,能够得上五毛钱的零食都少之又少。

“小秦语,你看了这么久,确定不想挑一个吃吃吗?老师说了请客就不会要你钱的,放心吧。”

她以为秦语是不好意思接受,直接拿起一包五毛的糖放在她手里。

秦语捏着糖,看了眼徐静怡,“老师。”

“嗯?”

“你为什么要开小卖部?”

徐静怡还以为这丫头一本正经的木着脸是要问什么要紧的问题,没想到还操心起她的创业初衷了。

徐静怡找了个小板凳坐下,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秦语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可她总会不自觉的把她当做平辈。

坐下就开始回答她的问话。

“老师可怜你们呀,顺便赚点小钱混混日子呗。”

这回答一点也没超出秦语的预料,她抬起头,终于舍得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了句差点没把徐静怡从凳子上笑掉下来的话。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