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看看你只嘿 没想到 还是个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学校历来重视校园综艺比赛,这次也不例外,花巨额打造了最亮丽的舞台,设置了高额的奖金,还把每年脱颖而出的选手,推荐到一些唱片公司或国际舞团,也常有些星探来挖掘有潜力的明星种子。在前两届的比赛中苏蛮和许红捷凭着精彩的表现,现在已和华美唱片公司签约。

一些自信的学生自然而然也把这次比赛当作一个跳板,因此,每年到这个时候,整个学校都蔓延着紧张的的气氛,甚至每个参赛者都面露杀气。

场下传来一阵阵沸腾的欢呼声、尖叫声、掌声……顿时把场上的比赛推到了炽热点。

“是的,接下来就是大家所期待的三号选手苏蛮,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苏蛮同学,她将为我们带来一个模仿秀——迈克尔.杰克逊的《Beatit》。”

主持人话音刚落,噪杂声瞬间熄灭。片刻宁静后,灯光一闪,。苏蛮出现了,微一躬身,向评委、观众致意,尽显舞台风范。

音乐响起,一个华丽转身。顿时点燃了整个现场的气氛。

一身星光闪闪的夹克,一顶全黑的草帽,一头卷发,粉白的脸,俨然舞王再现。

热爆舞曲,休迅飞鸟,飘忽若神,凌波微波,罗袜生尘。随着苏蛮的太空舞步、半空定格等难度动作,场下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怎么办?我上不了。”我声音颤抖,全身冒冷汗。

小精灵看了我一眼,跳到我的耳边生气的吼道:“你想临阵”脱逃吗?你难道就甘心这几天的辛苦白费了吗?”

我噪杂的情绪因为小精灵的吼声而安静了下来,突然让我感到了一丝平静。可是懦弱的我再回过神以后依然感到一片死寂,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感谢五号选手王琪的精彩表演,接下来有请校花许红捷为我们带来小提琴演奏《梁祝》,大家掌声有请。

校花一身白色长裙,一头飘逸的长发,当她拉动琴弦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安静来了下来,现场的观众都沉浸在她优美的旋律中,我似乎能够清晰的听到时间断裂的声音。

“你还怵在这干嘛?怎么还不换服装?如果觉得自己不行,就不要来参加比赛,还不如回家睡大觉呢!”

工作人员一声呵斥,把我从旋律中拉回。我在她蔑视的眼神里,清晰的瞅到了自己的自卑与渺小。

我走到化妆台去准备换服装,却发现衣服不见了。

我开始焦急的寻找我的衣服,而在半个小时前,我明明和小重放在这里的。

可是,四周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

会不会是小重不小心带走了,我心想……

“喂,小重,你有没看到我的舞蹈服装啊?”

“没有啊,你不是明明放在化妆台上的吗?”电话那头传来小重的声音,听到小重的回答后,我顿时没了主意,开始无厘头的乱翻乱找。

“在哪呢?会在哪呢?”我拼命地回忆刚刚所发生的每个情节。

“怎么样?找到没?”闻讯而来的小重和红数连忙问道。

我急的全身冒冷汗,感觉头脑晕晕的。

正在发愁之时,主持人叫到我的名字,马上就到我上场了。

“怎么办?还是退出吧,现在连服装都没有,与其让在场的所有观众看我出丑,还不如自己识相点,主动退出呢?”虽然心有不甘,可是,我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小重和红数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工作人员就上来催我了,他厉言道:“不管你想不想上,今天你就必须得给我上。”

一边说着一边推着我上舞台。

“放开她!”红数突然大声的对工作人员吼道。

“依迷,你看着我。”红数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芭蕾舞是用心跳的,而不在于服装是否华丽,只要你用心跳,就一定能跳出精彩的。”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却完全听不进红数那句话的意思,只是愣愣的走向舞台,当大家看到我唯唯诺诺的样子顿时哄堂大笑。

我愣愣的怵在那,感觉全身都麻木了,只听见心跳极速加快,“砰砰”……仿佛它要先逃离这里的样子。

“依迷,抬头看我。”感觉有声音飘在半空中,我抬头一看,只见小精灵站在半空中,他对我说“把自己当做一只白天鹅,在微波凌凌的湖面上尽情舞蹈,别害怕,静下心来,跟我一起跳。”

小精灵的出现仿佛让我抓到了救命稻草,下意思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这时候我感觉突然拥有了力量,所有的恐惧都烟消云散了。

此时,场内所有的灯都暗了,音乐响起,仿佛全世界就只有一只白天鹅在美丽的湖面上,享受着“东风又绿江南岸”的美竞。

都安静了,没有了所有人,也没有我,全世界都变得很安静。

我和小精灵一起欢乐的舞蹈,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轻盈,尽情地飘舞着。

音乐停止了,所有的灯光都打开了,刚才那个梦幻的世界消失了。我微一鞠躬便灰溜溜的回到了后台。

“太完美了,简直太精彩了。”走到后台,小重和红数迎上来。

“呵呵,刚上去的时候,可紧张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表现的好不好。”我羞羞地挠挠头。

我还没坐下来休息,就听到主持人在台上说道:“请所有参赛者回到舞台上。”

评审结果要出来了,那颗紧张未定的心脏又重新快速跳动了。场内场上所有人的那根弦都绷得紧紧的,都在等待比赛的结果。

“现在有请校长先生为我们宣布比赛成绩。”主持人宣布道。

“季军———许红捷,亚军———苏蛮,冠军是……”校长故意来个大喘气,全场的气氛异常紧张。

“冠军是……依迷!”

我心提了一下,有种做梦的感觉,整个人飘乎乎的。

“依迷,你的舞蹈虽然在专业上没有那么坚硬的基础,但是,你却感动了我,你把白天鹅的那种纯净、洁白、优美、矫健的天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诗情画意,让人陶醉。”校长似乎还意味悠长,像是唤起了他儿时的记忆,他沉默了片刻。

“不过,今后可不要再在舞蹈室待到三更半夜,不然学校是要多收你电费的。”这句突如其来的冷笑话弄得全场轰然大笑。

只有我一个人,很安静!

这几天来,不管练习到多晚,小精灵都陪在我的身边,累了,它在一旁鼓励我,苦了,它逗我笑,今天能取得这样傲人的成绩,很大的功劳要归于小精灵。

比赛结束后,我和所有人一样在等着换服装、卸妆,苏蛮朝我走来过来。

“你出门时踩到狗屎运了,能让你得逞!以后可没这么容易。”苏蛮竖起中指,眼中冒着怒气盯着我。

此时,校花许红捷也走了过来,她不屑的说道:“别以为校长在夸奖你,他是在说你笨,只是那老头看到你整天没日没夜的在舞蹈室练习,给你安慰分,仅此而已。”

我忍无可忍,突然脑海里冒出要和她们打一顿的念头,拳头紧紧地拽着。

“切,看你还敢瞪眼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啦?”苏蛮的小跟班在一旁插嘴道。

我脑子突然闪了一下,服装的事肯定和这些人有关系。

“别欺人太甚!”我冲过去正想和她撕扯在一起,红数突然推门进来。“怎么了?”红数走到我的身边。

我松开了那个女的衣服,眼睛却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充满着仇恨。

“这次算你走狗屎运,但是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把红数让给你的,我们走!”苏蛮的眼睛里似乎在告诉我,从此就和我势不两立。

红数两耳通红,面对苏蛮疯狂的追求,他也很无奈,用他的话来说,如果这个能像男生打架一样就好了,打一架就什么事都解决了。看来这个给他带来的苦恼不小啊。

“你来找我干嘛啊?”

我想赶紧另开一个话题,以舒缓自己的心情。

“哦,我和小重商量好了,要为你庆祝,我们今晚去唱歌好吗?”红数兴奋的说道,不过装的很假。

“好啊,我们也好久没出去玩了。”虽然此时的我身心疲惫,但想起刚才发生的事,顿时也想发泄一番,再说了,我们有大半年没一起出去玩了。

“那你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卸个妆。”

卸完妆,,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下意思的想起了小精灵,我翻遍了包包里的所有大小口袋,都没看见它在里面。

会跑到哪去呢?我开始想小精灵经常喜欢去的地方,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感觉对小精灵的记忆一片空白。

“原来我平时都没在意它的存在。”我自责的自言自语。

“对了,刚才还在舞台上呢。”我立马起身跑到舞台,来不及回应在后面一直朝我呼喊的红数。

没有,没有!我找遍了所有角落,都没看见小精灵的身影。

在大礼堂内没有找到小精灵,对红数说了声抱歉,我就急忙跑回宿舍,因为我想起小精灵很喜欢宿舍的窗台,每次都在窗台安静的享受阳光的沐浴。

“你可不要有事啊?”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一路急急忙忙地跑回宿舍。

到宿舍打开灯一看,天哪,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一个长着一双洁白翅膀的男生,正躺在地板上,脸色苍白,还微微的呻吟着,就如一受伤的天使。

我害怕,不敢靠近,欲转身求人帮助。

就在我转头的那一瞬间,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微弱。

“我是小精灵。”

我连忙回过头来,怎么可能?小精灵不像他这样啊?别骗我上当。我心想。

“我真的是小精灵,你可以看旁边的壳……是不是和我之前身上的一样?”他说话断断续续,似乎只剩下一口气,在支撑着。

我顺着他的眼光瞧去,真的是小精灵身上的“鸡蛋壳”,破裂的“鸡蛋壳”,里面什么也没有,小精灵去哪里了呢?难道他真的是小精灵吗?

可是,鸡蛋孵出的小鸡也差不多只有鸡蛋大小啊,而这个拳头大的鸡蛋怎么能孵出比我还高还大的人呢?还长着一双翅膀。

“你真的是小精灵?”我还是不敢相信。

“你真够笨的,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即便是生气也没有力气大声吼道。

声音的确很熟悉,越听越像小精灵,再看看他那眼神,的确和小精灵很像,不是,他就是小精灵。

“小精灵,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我急忙俯下身去,看看他的伤势。

小精灵告诉我,它从我肚子出来之后,由于不再受外力的保护,地球的磁场一天天把他的元气吸走,让他的超能力一天比一天弱,他每天站在窗口沐浴阳光,其实是在汲取日神的能量。他的能量本来就一天天弱了,再加上我比赛时他用幻影术在空中跳芭蕾,使其元气大伤。

“我去给你找医生,你坚持住。”我慌慌忙忙,转身将要走。

“没用的……你忘了?我不是人。”小精灵微弱的抓着我的手,和以前他在我头上乱敲的力度完全不一样了,我感觉到这次如果不救他,他将万劫不复。

“那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医好你的伤?”我不禁哭出声来,很怕失去他。

他脸色苍白,躺在地上不停地颤抖,好像在和死神斗争,脸上每一次微小的抽动,都如锋利的刀刃刺穿我的心脏。

“那告诉我啊,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我紧紧的把小精灵抱入怀里,我想不出比这个更能给他冰冷的身体一点温暖的好方法。

他的气息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冰冷。

“对了,你曾经提到过,玛雅的女人生孩子都要与天上的神联系,那么也就是说,是天上的神造就了你们,他们一定能救你们。我这就去找他们。”

“不要去!你还只是一个比凡人还平凡的人,你会被烧成一屡青烟的。”小精灵的声音很微弱,但语气却很坚硬,好像威严的父亲在告诫小女儿不要再放错误一般。

“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我不能……”我不能坐视不管,没有了母亲,不能再没有你。

超能力只是不能用在人类身上,那么,我用它去找天上的神,也没有违背我的誓言,对,就这么办!我这就去找天上的神去救你。

“小精灵,你躺好,我这就去找神。”我扶小精灵到床上休息,盖好被子。

“依迷……”他似乎在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死死抓住我的手。

“依迷!”小重突然出现。

“……”

她足足在那愣住一刻钟。

“小重,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你信任我吗?”

我看着小重的脸,她的眼神里有恐慌、有惊讶、也有疑问,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去解释,现在一心只想着要救小精灵。

“嗯,可是……”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他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你可以放心。”我握紧小重的手,她的手因为受到惊吓而变得冰冷冰冷的。

小重一定吓坏了,虽然她的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毕竟是一个女生,看到这个长着一双翅膀的怪人,能不恐惧吗?

“他是天使吗?好帅好酷啊!”

我倒。

“原来你那表情不是吓的呀,你手这么冰冷感情不是因为害怕?”

小重很俏皮的歪歪嘴角,完全不理我在说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精灵看。

明明是喜欢红数来着,我叹了口气,在心念叨。

“他怎么了?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小重坐在床边,看着小精灵。

“嗯,伤势很重,必须赶紧找天上的神救他。”我回到。

“哇……他真的的天使啊!难怪长得比一般的男生帅气,这深邃的脸庞简直是经过刀雕斧凿一般,你瞧……”

“小重,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打断小重的话,“现在最重要的是医治他是伤。”

“小重,你帮我照顾他,别让人发现。”我郑重的嘱咐小重。

“你去哪?”

“不要去。”

小精灵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的脸上已经呈现出阴气,那双翅膀也在发出银光,像是死亡的最后警告。

不行,我一定要救活小精灵,他是为了我才受伤的,都是因为我那些幼稚的行为才造成的。

“小精灵,你是为了我才受这么重的伤,你可以这样对我,为何我不能?”

“因为……因为你的原体不是人类,而是木偶……”那痛苦的表情,好像在告诉我,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我的母亲。

怎么可能?我有父亲有母亲,他们是生育我的人啊?我受伤了也会流出红色的血,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也会流眼泪。

“你不过是玛雅人造出来的人,是为了解救人类而造出来的人。”

“……”

我心被雷电击了一下。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月亮很圆很大,月光慷慨的为这个世界温柔的铺上银色的光,很美!往往这个时候都是家人团聚的时候,而此时的我,心里却一阵阵凄凉。

我不是人类,我不是父母亲的孩子,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儿时的记忆。难不得母亲舍得抛下我一个人在个世界上,怪不得父亲对我冷漠异常,怪不得我和父亲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

小精灵告诉我,当年母亲也像我一样,莫名其妙的怀孕,当年还在军队服役的父亲误以为母亲跟别人有染,为了报复,回来后就再找了一个女人,母亲的死不是因为气不过,而是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这样,父亲也还是没能原谅母亲。

我原以为即便我没有母亲,可是我还有父亲,还有一个家。虽然父亲对我不好,但是我一直把他当做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所以我从没有埋怨过什么。现在,我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活生生把我的五脏六腑取出一般。

“依迷,你要振作,你还有我们啊。”小重站起来抱紧我。

我抱着小重,大声的哭泣。

“所以我不能让你去,我来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保护你的,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小精灵说到,“当时神主创造你的时候就有一个缺陷,把你的反抗能力忽略了,所以你受到侮辱也不会反抗,就算你有能力去天上,但是你也不会发挥超能力去和神抵抗的。”

我擦干眼泪,自知此时不是哭泣的时候,亦不是哀叹我身世的时候。

“那怎么办?小精灵,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死掉,你说过,你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的任务还没完成,一定要活下去。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一定能找到办法。”

小重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好几次都欲言又止,我知道此刻在她的心里有上百个上千个疑问,可是,我要怎么跟她解释呢?怎么跟她说清这一切呢?

还是先救小精灵吧,以后再慢慢跟小重解释不迟。

“依迷,你快来!他的翅膀在慢慢消失!”

我赶紧凑到小精灵身边,他身上的温度快要降到冰点了,血液也渐渐减慢了流动的速度。

“小重赶紧帮我打一盆热水来。”我慌乱的用手一直在小精灵的身上搓,希望能升一点温度。

小重很快就打来了一盆热水,我拧了一把热毛巾帮小精灵捂热身体。

“这样有用吗?”小重在一旁问道。

“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什么方法都要试试。”我急忙又拧了一把热毛巾,“只要能让他的血液保持流动,就能保住他的命。”

小重把她的那床被子也抱来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找到救小精灵的方法,可是要去那里找呢?小精灵一定知道怎么找到神。

“小精灵,你一定知道怎么找到元神,你听我说,我们的任务都是解救人类,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死去。而且你说我没有反抗能力,但是,我受到校花她们刁难时,我明明感受到一股憎恶的情绪,肯定是在母亲体内汲取了一点人类的气息,所以我不再只是单纯的人造人了。”

“这个我也感受到了,你和神主描绘的会有一些不同……但是……你还是驾驭超能力的。”

小精灵的气息越来越弱,说话也越来越费劲。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急忙问道。

“就是这个……不过你要小心使用,不然你会灰飞烟灭。”

我握紧小精灵给我的东西,做拼死一搏。

在大礼堂内没有找到小精灵,对红数说了声抱歉,我就急忙跑回宿舍,因为我想起小精灵很喜欢宿舍的窗台,每次都在窗台安静的享受阳光的沐浴。

“你可不要有事啊?”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一路急急忙忙地跑回宿舍。

到宿舍打开灯一看,天哪,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一个长着一双洁白翅膀的男生,正躺在地板上,脸色苍白,还微微的呻吟着,就如一受伤的天使。

我害怕,不敢靠近,欲转身求人帮助。

就在我转头的那一瞬间,那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微弱。

“我是小精灵。”

我连忙回过头来,怎么可能?小精灵不像他这样啊?别骗我上当。我心想。

“我真的是小精灵,你可以看旁边的壳……是不是和我之前身上的一样?”他说话断断续续,似乎只剩下一口气,在支撑着。

我顺着他的眼光瞧去,真的是小精灵身上的“鸡蛋壳”,破裂的“鸡蛋壳”,里面什么也没有,小精灵去哪里了呢?难道他真的是小精灵吗?

可是,鸡蛋孵出的小鸡也差不多只有鸡蛋大小啊,而这个拳头大的鸡蛋怎么能孵出比我还高还大的人呢?还长着一双翅膀。

“你真的是小精灵?”我还是不敢相信。

“你真够笨的,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即便是生气也没有力气大声吼道。

声音的确很熟悉,越听越像小精灵,再看看他那眼神,的确和小精灵很像,不是,他就是小精灵。

“小精灵,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我急忙俯下身去,看看他的伤势。

小精灵告诉我,它从我肚子出来之后,由于不再受外力的保护,地球的磁场一天天把他的元气吸走,让他的超能力一天比一天弱,他每天站在窗口沐浴阳光,其实是在汲取日神的能量。他的能量本来就一天天弱了,再加上我比赛时他用幻影术在空中跳芭蕾,使其元气大伤。

“我去给你找医生,你坚持住。”我慌慌忙忙,转身将要走。

“没用的……你忘了?我不是人。”小精灵微弱的抓着我的手,和以前他在我头上乱敲的力度完全不一样了,我感觉到这次如果不救他,他将万劫不复。

“那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医好你的伤?”我不禁哭出声来,很怕失去他。

他脸色苍白,躺在地上不停地颤抖,好像在和死神斗争,脸上每一次微小的抽动,都如锋利的刀刃刺穿我的心脏。

“那告诉我啊,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我紧紧的把小精灵抱入怀里,我想不出比这个更能给他冰冷的身体一点温暖的好方法。

他的气息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冰冷。

“对了,你曾经提到过,玛雅的女人生孩子都要与天上的神联系,那么也就是说,是天上的神造就了你们,他们一定能救你们。我这就去找他们。”

“不要去!你还只是一个比凡人还平凡的人,你会被烧成一屡青烟的。”小精灵的声音很微弱,但语气却很坚硬,好像威严的父亲在告诫小女儿不要再放错误一般。

“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我不能……”我不能坐视不管,没有了母亲,不能再没有你。

超能力只是不能用在人类身上,那么,我用它去找天上的神,也没有违背我的誓言,对,就这么办!我这就去找天上的神去救你。

“小精灵,你躺好,我这就去找神。”我扶小精灵到床上休息,盖好被子。

“依迷……”他似乎在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死死抓住我的手。

“依迷!”小重突然出现。

“……”

她足足在那愣住一刻钟。

“小重,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你信任我吗?”

我看着小重的脸,她的眼神里有恐慌、有惊讶、也有疑问,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去解释,现在一心只想着要救小精灵。

“嗯,可是……”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他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你可以放心。”我握紧小重的手,她的手因为受到惊吓而变得冰冷冰冷的。

小重一定吓坏了,虽然她的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毕竟是一个女生,看到这个长着一双翅膀的怪人,能不恐惧吗?

“他是天使吗?好帅好酷啊!”

我倒。

“原来你那表情不是吓的呀,你手这么冰冷感情不是因为害怕?”

小重很俏皮的歪歪嘴角,完全不理我在说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精灵看。

明明是喜欢红数来着,我叹了口气,在心念叨。

“他怎么了?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小重坐在床边,看着小精灵。

“嗯,伤势很重,必须赶紧找天上的神救他。”我回到。

“哇……他真的的天使啊!难怪长得比一般的男生帅气,这深邃的脸庞简直是经过刀雕斧凿一般,你瞧……”

“小重,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打断小重的话,“现在最重要的是医治他是伤。”

“小重,你帮我照顾他,别让人发现。”我郑重的嘱咐小重。

“你去哪?”

“不要去。”

小精灵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的脸上已经呈现出阴气,那双翅膀也在发出银光,像是死亡的最后警告。

不行,我一定要救活小精灵,他是为了我才受伤的,都是因为我那些幼稚的行为才造成的。

“小精灵,你是为了我才受这么重的伤,你可以这样对我,为何我不能?”

“因为……因为你的原体不是人类,而是木偶……”那痛苦的表情,好像在告诉我,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我的母亲。

怎么可能?我有父亲有母亲,他们是生育我的人啊?我受伤了也会流出红色的血,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也会流眼泪。

“你不过是玛雅人造出来的人,是为了解救人类而造出来的人。”

“……”

我心被雷电击了一下。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月亮很圆很大,月光慷慨的为这个世界温柔的铺上银色的光,很美!往往这个时候都是家人团聚的时候,而此时的我,心里却一阵阵凄凉。

我不是人类,我不是父母亲的孩子,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儿时的记忆。难不得母亲舍得抛下我一个人在个世界上,怪不得父亲对我冷漠异常,怪不得我和父亲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

小精灵告诉我,当年母亲也像我一样,莫名其妙的怀孕,当年还在军队服役的父亲误以为母亲跟别人有染,为了报复,回来后就再找了一个女人,母亲的死不是因为气不过,而是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这样,父亲也还是没能原谅母亲。

我原以为即便我没有母亲,可是我还有父亲,还有一个家。虽然父亲对我不好,但是我一直把他当做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所以我从没有埋怨过什么。现在,我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活生生把我的五脏六腑取出一般。

“依迷,你要振作,你还有我们啊。”小重站起来抱紧我。

我抱着小重,大声的哭泣。

“所以我不能让你去,我来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保护你的,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小精灵说到,“当时神主创造你的时候就有一个缺陷,把你的反抗能力忽略了,所以你受到侮辱也不会反抗,就算你有能力去天上,但是你也不会发挥超能力去和神抵抗的。”

我擦干眼泪,自知此时不是哭泣的时候,亦不是哀叹我身世的时候。

“那怎么办?小精灵,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死掉,你说过,你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的任务还没完成,一定要活下去。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一定能找到办法。”

小重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好几次都欲言又止,我知道此刻在她的心里有上百个上千个疑问,可是,我要怎么跟她解释呢?怎么跟她说清这一切呢?

还是先救小精灵吧,以后再慢慢跟小重解释不迟。

“依迷,你快来!他的翅膀在慢慢消失!”

我赶紧凑到小精灵身边,他身上的温度快要降到冰点了,血液也渐渐减慢了流动的速度。

“小重赶紧帮我打一盆热水来。”我慌乱的用手一直在小精灵的身上搓,希望能升一点温度。

小重很快就打来了一盆热水,我拧了一把热毛巾帮小精灵捂热身体。

“这样有用吗?”小重在一旁问道。

“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什么方法都要试试。”我急忙又拧了一把热毛巾,“只要能让他的血液保持流动,就能保住他的命。”

小重把她的那床被子也抱来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找到救小精灵的方法,可是要去那里找呢?小精灵一定知道怎么找到神。

“小精灵,你一定知道怎么找到元神,你听我说,我们的任务都是解救人类,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死去。而且你说我没有反抗能力,但是,我受到校花她们刁难时,我明明感受到一股憎恶的情绪,肯定是在母亲体内汲取了一点人类的气息,所以我不再只是单纯的人造人了。”

“这个我也感受到了,你和神主描绘的会有一些不同……但是……你还是驾驭超能力的。”

小精灵的气息越来越弱,说话也越来越费劲。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急忙问道。

“就是这个……不过你要小心使用,不然你会灰飞烟灭。”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