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想怎么玩我就怎么玩吧 一个不够那就两个一起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凤云一喜,道:“去街上逛一逛吧,权当散心了。”

凤皎点点头,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从未见识过丞相府外的情景呢,今日正好借机出去看看。

于是二女扮作普通女子,相携出了相府。

“姐姐,这铺子里的胭脂极好用,你也来看看吧。”凤云拉着凤皎走进一家胭脂铺子,柜台上琳琅满目,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空气中漂浮着化妆品的香气。

正在凤皎拿起铺子里的胭脂观察时,耳边传来了一些妇人的谈话,她神色一动,侧耳倾听起来。

“你们可知那个相府嫡女凤皎?”

一群少妇正各自看着自己喜欢的胭脂,顺便和女伴们聊天,一人如是问道,其余人纷纷笑着回应。

“自然是知道的,不就是那个不自量力勾搭太子殿下,又和野男人白日苟且,还被三皇子殿下退婚了的弃妇么。”

“哈哈,你总结得可真到位呀。”

“哪里哪里,实话实说罢了,她的臭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

“哈哈哈哈哈……”

她们掩唇而笑。

凤皎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这些人说话还真不中听。不过……好像也是事实。她展眉一笑,忽然明白了凤云拉她出来的意图,不着痕迹地瞥她一眼,凤云眸中果然满含得意之色。

凤皎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姐姐,你不要听那些人瞎胡说,她们那是嫉妒你呢。”凤云柔声道,凤皎看过去,她已经收敛了目光中的得意,转而一脸关怀,好像真的为凤皎着想一般。

“自然不会,”凤皎愉悦一笑,将手中胭脂盒子递给老板,“这个我要了,包起来吧。”

凤云一怔,心有不甘地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凤皎的神色,发现她果真没有丝毫难过在意的神色,不由有些失望。

凤皎看她失望,笑得更加开心了。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也想跟她玩这些小心思?

她看了一会儿,又买了几盒胭脂水粉,让店家包好,提在手里,朝店外走去。

背后的凤云小脸顿时阴云密布,按照她以往的经验,这个蠢女人应该会很难过才对,怎么会如此淡定?

难得出来一趟,凤皎好好地利用了凤云这个小导游,把明月王城逛了一半,对这里的一些街道风景也有所了解。

回到相府,用过晚膳洗过澡,凤皎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这几天她把能搜罗到的医书都看得差不多了,暂时手头上也没别的书可看,躺在床上十分无聊。

清风从窗外吹来,带着房后竹子的清香和露水的气息,床上纱帐随风飘扬。

凤皎忽然福至心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已经臭名远扬了,说不定在这个时代就真的嫁不出去了。而且她也找不到什么方法回到现代去,那总得有个谋生的法子吧。既然她医术高超,何不开个医馆治病救人?

越这么想凤皎就觉得越可行,她一拍床单,决定了,明天就出去把另外一半王城也逛了,选个好地界开医馆。

翌日清晨。

明亮的日光透过窗洒落在房内,照亮了空气中的浮尘。

这个房间是丞相凤洲的卧室。凤皎趁她爹上早朝去,偷偷溜进了他房间找男装。

在这个时代,女子身份多有不便,还是女扮男装比较稳妥。再说,凤皎对女扮男装的感觉也十分好奇。

在衣柜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件看起来蛮适合凤皎的月白长衫。

她换上长衫,在靴子里垫了厚厚的一层垫子,长发高高挽在脑后,手上还配了一把折扇。俨然一个高挑清瘦的风流公子形象。

凤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充斥着街边小贩的吆喝叫卖声。

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女童,手上拿着一根糖葫芦,一边舔着,一边慢悠悠地朝街道对面走去。

“颜大将军得胜回朝,闲人让路!”

响亮粗犷的声音响彻整条街道,一时间,众人都纷纷向街道两旁让开,用充满崇拜和仰慕的眼神,望着逐渐走近的一队人马。

一队骑兵在前开路,中间是一辆马车,后面是步兵。显然那马车中人便是明月王朝赫赫有名的大将军颜乘玉了。

见众人纷纷让路,目露仰慕之色,为首的骑兵志得意满,扬鞭策马,加快速度前行。

忽然,他目光一凝,一个四五岁的女童在街道中央慢悠悠地走着,骑兵面色大变,此时勒马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大吼一声:“谁家的孩子,快让开!”

女童闻声抬头看去,却被马蹄上扬的阴影笼罩了面容,她来不及惊恐,只觉一双手抱住了自己,在地上一滚,便远离了那阴影笼罩的范围。

围观群众和骑兵都松了口气。

那骑兵此时已经勒停了马,心里暗暗感谢老天,若是在将军得胜归来之时纵马踏死了女童,自己万死难辞其咎。

马车也停了下来,一只古铜色结实有力的手拨开了车帘,露出一张坚毅英俊的容颜。

“出什么事了?”颜乘玉嗓音低沉有力,神色严肃地问道。

为首的骑兵跳下马背,单膝跪地,抱拳恭敬道:“回大将军!是卑职疏忽,险些让马儿践踏了一名女童,幸有贵人相助,救下女童,还请将军责罚!”

闻言,颜乘玉跳下马车,缓步走到队伍之前。只见一个月白长衫的男子正柔声抚慰着怀中的女童。

那男子身形清瘦,长衫穿在他身上有些宽松。皮肤雪白,男生女相,声音也极为女气,应该年纪不大,是处在变声期的小子。

他的长衫上还有些脏污,应该是在地上滚过时留下的痕迹。这么个小少年,居然有那个胆量和身手马下救人,颜乘玉辰星般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欣赏。

那少年是女扮男装的凤皎。她无意路过此地,听说大将军回朝,便想看看热闹,恰好看到女童即将被踏于马下,一时心急,便扑了过来将女童救出。

安抚好了女童,目送她小小的身体远去,凤皎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却发现身旁一个魁梧高大的男子正含笑看着自己。

“看我作甚?”凤皎挑眉,目光上下打量一番,这个男人周身充满杀伐果断的气质,身材高大结实,初步目测有六块腹肌。她目光里不由多了几分赞叹,这样的男人,放到现代也绝对是极品。

说到腹肌,穿越那天,床上的男子……似乎也有六块腹肌……

想到那日,凤皎老脸一红,忙摇摇头甩去心中绮念,凝神看向男子。

颜乘玉见眼前的小少年又是赞叹又是脸红,心里不禁怪怪的,他该不会碰到了一个断袖吧?

“不说话我走了啊。”凤皎“啪”地一声打开扇子,装模作样地轻摇了几下,便要离开,嘴上嘟哝着“莫名其妙”。

一旁下了马的骑兵忙喝道:“大胆!这位是颜乘玉颜大将军!不得无礼!”

颜乘玉笑着摆摆手,制止了他。

凤皎脚步一滞,其实她已经大致猜到了颜乘玉的身份,但不想招惹什么麻烦,所以故作不知想要悄悄溜走,可这个骑兵说破了颜乘玉的身份,她就是想走也不能走了。

心里把那个骑兵骂了一遍,凤皎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合上扇子,学着古时男子的样子抱拳作揖道:“草民……参见大将军。”

颜乘玉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见他虽然嘴上恭敬,眼神却不以为意,显然没把他这个大将军放在眼中。但他就是欣赏这样不畏强权的男人,唇边笑意愈发浓了,道:“不必多礼。”

他对身后的士兵们朗声道:“你们先回营地,本将军偶遇友人,欲一叙旧情,稍后便回。”

士兵们面面相觑,一脸莫名,他们怎么没看出来颜大将军和这个小少年是旧友关系?

不过既然大将军都这么说了,他们怎能违命?只能抱拳应是,而后带领人马离开。

凤皎也一脸懵逼,她什么时候和大将军成了旧友?她忙道:“等等,颜大将军,草民与您素不相识,您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颜乘玉展颜一笑,虽然他皮肤是深深的古铜色,但却给了凤皎一种阳光明媚的感觉,“小兄弟不必担心,本将军很欣赏你,可有兴趣一叙?”

凤皎低头看了看自己,瘦瘦弱弱,她想自己在这种身经百战的大将军眼里,应该是个娘炮吧?阳刚健硕的大将军居然会欣赏一个娘炮?她眉毛忍不住抽了又抽,但她不敢直说“没兴趣”,眼前的人可是刚刚得胜的王朝大将军,她哪有那个胆子拒绝邀约呢。

一盏茶的时间后,王城最大的茶楼包厢里。

颜乘玉手执白瓷水壶,为自己和凤皎斟上一杯青绿的茶水。清新淡雅的茶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包厢。

凤皎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暗暗称奇。这个颜乘玉真的是王朝的大将军么?居然会为了一介草民亲自斟茶,可见其平易近人,毫无架子,不禁也越发欣赏起此人了。

忽然,她目光一凝,发现颜乘玉右手持壶时姿态有些奇怪,且他面色虽然阳光坚朗,却眼底发黄,舌苔厚重,是五脏有伤之兆。

见凤皎盯着自己,颜乘玉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

听他自称为“我”,已是平辈论交之意,凤皎心中一动,决心帮助颜乘玉。

“大将军近年来可常常感到胸腹钝痛,尤其是天寒有雨之时,更伴随着手臂双腿关节骨痛?”

听她一语道破自己一段时间以来的身体状况,颜乘玉目露讶色,颔首道:“的确如此,小兄弟可是精通医术?”

凤皎自信一笑,“不瞒大将军,风白别无所长,唯有医术,可略值一提。将军这种状况,是常年作战劳筋动骨,兼之曾受内伤所致,虽是陈年旧疾,但对于风白来说,医治起来并非难事。”

她不愿暴露姓名,便化名风白。

颜乘玉本来只是欣赏这个小兄弟的胆识,想要交个朋友,却没想到捡到了一个医术高超之人,能治疗自己的旧疾,自然大喜过望,道:“若是风兄弟能替我解了旧疾之苦,颜某会倾力满足风兄弟的一个愿望。”

凤皎唇边笑意愈发浓厚了,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原本她并不想招惹上大将军这样的庞然大物,但一来颜乘玉为人的确令她欣赏钦佩,二来,若是她治好了颜乘玉,有了大将军的名头,还怕她的医馆没人来光顾么?简直是送上门来的活招牌啊。

再加上颜乘玉应承了一个愿望,日后若有什么困难,也算是有个靠山。

越想,凤皎心里就越发美滋滋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豪爽道:“好!那风白就交了颜兄这个朋友。”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乘玉可在里面?”

月明潇的声音。

凤皎大惊,颜乘玉已经大步走去,打开了门,“好巧,三殿下也来此饮茶?”

“哈哈,本皇子听说你路遇旧友,一同饮茶来了,便来瞧瞧,颜大将军的旧友,是何方神圣。”月明潇大笑着向包厢里看去,目光接触到凤皎的瞬间凝住了,转而皱了皱眉头,一脸疑色。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眼熟?

凤皎虽然疑惑,但是前面带路的人已经走进去了,她也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医疑惑,跟在他们的身后。

只是在她没有发现的地方,前来的月明潇同样在打量着她,眼前这个少年,年纪不大,和那日掉在自己床上的女子却颇有些相像。可是眼前明明就是一个清秀的翩翩少年。

望着她的目光充满的好奇,在走进房间以后,才收回了打量的眼神。

“月兄?”颜乘玉似乎看出了他有些心不在焉,喊了他一声,

他这才反应过来,走到了颜乘玉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恭喜颜兄此次大胜归来!”

“多谢,多谢。”他笑着看着月明潇,拉着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指着坐在他的另一边的人说道,“这个是我刚刚认识的小兄弟,叫风白。”

又对着她说:“这位是月明潇。”

她朝他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只是她总是想不起,这个人究竟在哪里见过。

“不知道颜兄可听闻过相府的千金,凤皎之事么?”月明潇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提到了这个人。

他他因为常年在外,对京城的很多事情都不太熟悉,只是问道:“听听闻过此人,不过月兄为什么突然提及此人?”

月明潇假装叹一口气:“也没有什么,只是想到京城上下都在谣传那件事情,也不知道这相府的千金日后可还嫁的出去。”

说完,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颜乘玉,而是用余光偷偷的观察着凤皎的神情,他总是觉得的这个人有点不一样。

而凤皎自然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可是她一定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自己暴露了身份,让这个男人知道了自己就会凤皎,怕是又会生出许多事端。

偏偏他没有一点自觉性,依旧对着颜乘玉说:“要我说这凤皎,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什么事情不做,偏偏要去做那件事情。”

颜乘玉听的一脸茫然,关于他说的那些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懂。倒是觉得月明潇的话越来越多了:“月兄,几个月不见,你怎么这么爱说话了?”

听到了他的话,他才停了下来,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没有再接着说了。

颜乘玉一时觉得房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准备开口缓解,就听见了他又开口了:“这位小兄弟,你怎么看待着相府千金的事情?”

凤皎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主动来问你自己,心中一阵腹诽:你问本人对自己是什么看法?那自然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仙女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小弟也不是很清楚,这相府千金小的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不好评述。”除了这个,她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愿意来说自己不知道了。

颜乘玉打断了两个人的说话:“好了,我们几个人聚在一起,谈什么相府千金,小二马上就上菜了,你们来尝尝这家店的招牌菜啊。”

“等等。”月明潇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他说,“我还想要点几个菜,将小二喊来。”

有人点菜自然是求之不得,小二很快就屁颠屁颠的跑上来了。

凤皎却觉得奇怪,这人怎么刚刚点菜的时候不说,现在菜都要上来了,才说要加菜。

小二西喜笑颜开的下去了。不一会儿,菜就端上来了。

凤皎立马就看见了自己最爱吃的几个菜,完全忘记了刚刚他要加菜的事情。

菜一端上来,她就拿起了筷子:“两位不吃饭么?有什么事情留着吃完饭再说也不迟啊。”

“对对对,风白说得对,月兄,吃饭吧。”颜乘玉也拿起筷子,将菜夹进了碗里。

见颜乘玉已经动筷了,她又怎么会客气,筷子一直在自己喜欢的几个菜中来来回回,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人正紧紧的盯着她。

她的举动引起了月明潇的疑惑,这些菜都是凤皎爱吃的,他果然是喜欢吃的,她真的就是凤皎么?

他一边疑虑着,一边看着吃的正开心的她,笑着对她说道:“看来小兄弟很喜欢我加的这几个菜啊。”

听见他的话,凤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尴尬的笑着回道:“还好吧,只是刚好端上来的这几个菜是热乎的。”

“我见小兄弟一直在这几个菜中夹来夹去,以为小兄弟是很喜欢这几个菜呢。”他故意看着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他想要的东西。

凤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索性就自顾自的低着头,仿若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

他又怎么可能就会放过这个机会呢,接着说道:“而且我听闻,相府千金也是极为喜欢这几道菜的,你说巧不巧?”

话音刚落,她就明白了他的意图,看来他就是怀疑自己就是凤皎了,从见到自己就开始不停的试探,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那还是真巧啊,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相府千金喜欢这几个菜的?”凤皎准备反击一下这个男人。

谁知道他只是笑了笑,看了一眼颜乘玉,回答:“山人自有妙计。”

颜乘玉倒是被他看得茫然了:“是啊,月兄,你怎么会知道相府千金喜欢吃哪几样菜啊?”

看着他被他询问的样子,凤皎心中暗喜:让你一直针对我,还想套我的话,未免太天真了,姑奶奶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

他却显得无所谓的样子:“难不成颜兄连这个都管?”

“我自然是管不着的,不过是好奇而已。”颜乘玉也知道他的脾性,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凤皎心中警铃大作:这个人真的是老奸巨猾,原本还想让颜乘玉套出他的话,没有想到被他顺势化解了,倒是小看了他。

不过想要知道我的身份,这番大费周章,为的是什么?还是说一开始这个男人就认出了自己,刚刚那些事情,都是在求证自己是不是凤皎?

她心中多少是已经猜出了这个男人的意图,不过还有一些疑惑就是,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份?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的时候,就听见颜乘玉的声音,笑着问:“都忘记问了,小弟你是哪家的公子啊,好似在这京城都没怎么见过你。”

“哎。”她轻叹一口气,好似不知道该怎么说,左右四顾,见房间门紧闭了,这才低着身子,放低了声音,对两个人说道,“实不相瞒,小弟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公子,不过是学了些医术便出来闯荡江湖的毛头小子。”

“我见小兄弟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啊,医术高超,实在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啊!”颜乘玉见她这么谦虚,对她的好感就更甚了。

她没有想到她瞎编的身份,居然真的骗住了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而月明潇却没有那么好糊弄,接着问:“那不知道小兄弟家在何处?怎么就到了京城来了?”

“小弟家住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一日我上山,遇见一位世外高人,他传授了一本医书给我,告诉我要好好钻研,日后济世悬壶。”凤皎自然是明白他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的,俗话说“做事做全套,送佛送到西”,既然他这么想知道,干脆什么都告诉他好了。

月明潇见她说的头头是道的,之前的怀疑也消散了一些:“看来小兄弟的经历很是丰富啊。”

“哈哈,自小在深山长大,自然是有些事情与你们京城的公子哥有所不同了。”凤皎笑着说道,实际上听着他的话,就知道他多多少少有一些相信自己了。

他点了点头:“小兄弟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不知道圣人说过的‘父母在不远游’么?如今小兄弟父母健在,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京城,是不是有些?”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话就说的有些严重了,男儿志在四方,父母自然能够体谅,这般说来,还是我父母让我多来大城市走走,没准能够碰见贵人呢。”说着,眼神就看向了颜乘玉。她口中的贵人,可不就是这个大将军了嘛。

颜乘玉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是小兄弟抬举了,我不过是见小兄弟医术高超,所以想与你交个朋友罢了。”

“倒是小兄弟看得开啊。”他貌似感慨了一句,但是她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语气里面的怀疑。

就算你现在怀疑我又能怎么样,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奈我和?

虽然只是普通的交谈,颜乘玉却在其中闻出了火药味。

月兄和小兄弟初次见面,怎么就跟吵起来似的?难不成他们之前是认识的?可是见他们说话的样子也不像是互相认识,怎么今日第一次见面,气氛就有些奇怪呢?

凤皎并不想再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继续争下去了,反正现在不管怎么样,我的身世已经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他有所怀疑,也找不到证据,任由他去猜测就是。

“过奖了,男儿志气四方,不能被束缚住啊。你们觉得对不对?”她笑着将话题抛了出去,原本是想缓解尴尬的气氛的。

偏偏月明潇懒得回答她,颜乘玉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这么说,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