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被你们玩坏了 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红梅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红梅翘着二郎腿,躺在院子里树荫下的藤椅上,手上捧着一本医书,一边吃着水果,享受着身后丫鬟们扇出的凉风,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

在现代的时候,红梅虽然是个职场精英,但却体弱多病,身兼数病,最致命的要数娘胎里带出来的先天性心脏病了。俗话说“久病成医”,她看过许多医书,也亲自向资深中西医学习过,在医学方面的造诣堪称专家了。

穿越之后,这副身子的体质比起之前那个要好上太多了,但在大小姐无事可做的古代,红梅也很愿意研究研究医书,打发时间。

这个时代的医书和现代记载的一些药草功效之类的相差无几,医学体系几乎一模一样。

红梅合上医书,心中暗喜,这意味着她在现代的医学水平放在这个时代依然派的上用场。

心情愉悦的她拈起一枚葡萄,抛向半空,伸嘴去接。

“大小姐,大小姐,大事不好了!”

不远处火急火燎地跑来一个小丫鬟,嘴里大呼小叫着。

红梅一个没接稳,被葡萄卡住了喉咙,噎得直翻白眼。

好不容易把葡萄咽了下去,红梅眼泪都被憋出来了,她咳嗽了几声,白了那丫鬟一眼,道:“什么事情这么猴急?”

这个丫鬟是她的便宜老爹凤洲新派来的,名叫铃铛,人也跟铃铛似的,一点动静就响个不停,闲不住嘴又爱小题大做。

“三……三皇子来跟您退婚了!”铃铛上气不接下气道。

“三皇子?”红梅皱了皱眉,这个男人在原身的记忆里是个很重要的存在。她的未婚夫,明月王朝三皇子,月明潇。

原身红梅从小便暗恋月明潇,在父亲凤洲的努力下,终于让皇帝把她赐婚给他,只是月明潇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仅限于礼数周全。

听闻月明潇要来退婚,红梅心里居然隐隐作痛了一瞬,但很快被她压制下去,这个身体现在由她来掌控,她不允许原身的情绪影响她。

于是红梅起身,毫不在意地拍拍手,一脸淡然,“哦,就这事儿啊?带本小姐去看看吧。”

铃铛一愣,这大小姐怎么这么淡定,正常的女子被三皇子这样优秀的男人退婚,那可是要痛心疾首呼天抢地的呀!

她也搞不懂小姐的心思,只能乖乖在前面带路。

相府会客厅中。

丞相凤洲坐在下首,主座上则是一名年轻男子。

那男子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长发高高束在脑后,乌黑如墨。他容貌极为英俊,高鼻薄唇,线条硬朗,眼睛是狭长的丹凤眼,眸子清亮,眼神却充满了鄙弃。

自然是三皇子月明潇无疑。

“丞相大人,贵千金觊觎皇兄不说,竟青天白日之下与人行苟且之事,如此女子,本皇子可无福消受。”月明潇嘲讽道,“还望丞相大人能做件好事,与本皇子解除了婚约罢。”

凤洲手一抖,捋着的胡子都被扯下了几根,痛得他直皱眉头,满面尴尬道:“三殿下,外界谣言不足为信,小女的品行,老臣最是清楚了,还望殿下莫要轻信他人,自毁姻缘啊。”

月明潇微一挑眉,冷哼道:“哦?轻信他人?若说与人苟且是外界谣言,那太子皇兄之言,也是凭空捏造不成?”

这个女人,居然敢在自己亲爹的四十寿宴上枉顾未来三皇子妃的身份,对太子殿下动手动脚,行为放荡,实在令人不齿。

凤洲额上落下一滴冷汗,红梅虽然平日里性格比较开朗,但也不至于如此“豪放”,但此事是他亲眼所见,尽管匪夷所思,但毕竟真实发生了,他无可辩驳。

“这……三殿下,无论如何,这婚事是圣上所赐,解除婚约事关重大,恕老臣不能从命。”他无奈道。

月明潇一拍桌子,恼道:“哼,凤丞相,这场婚事是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既然你能求得父皇赐婚,想必也能让父皇解除婚约吧?”

凤洲一怔,顿时怒从心起,哪里有臣子求来婚事,又去主动解约的道理?月明潇分明是在故意为难他。

就在此时,一个清朗的女声由远及近而来,“三殿下何必为难自己的父亲和臣女的父亲,一来圣上赐下婚事,众人皆知,再去反悔,岂不让天下人耻笑?二来我父亲求得婚事,又去求圣上反悔,让圣上被天下人耻笑,岂不是不忠之行?常闻三殿下孝义双全,如何做这种陷己父于不信,陷老臣于不忠之事?”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红梅已经步入了会客厅中央,她一袭淡绿衣裙,薄纱广袖随着步履的前行而向后飘摇,神色平静,唇边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容姿清丽,声音朗朗,气质若仙。

月明潇听得一呆,这个女人平时见到他都是一副小女儿的矫作忸怩模样,今日怎么如此不同?这副端华体态,许多宫中娘娘也有所不及。这一番话被她说得头头是道,让他无言以答。

凤洲也惊讶地看着女儿,几乎要为她的话拍手叫好,他怎么从来没发现,红梅还有这般优秀的时候?

“臣女参见三殿下,参见父亲。”

在二人惊讶之时,红梅已经站定,不卑不亢、姿态优雅地向他们见礼。

这一番作为无可挑剔,凤洲笑弯了眼睛,正想说免礼, 忽然想起三皇子还在座上,不能越俎代庖,便只用慈爱的眼光看着红梅。

月明潇惊讶褪去后,莫名燃起了一股怒火。这个女人此番做作,无非是想让他不要退婚,他可不信一个素来忸怩的女人能忽然变得如此大方得体,定然是装出来的,以为能瞒得过他么?简直可笑!

他冷笑道:“你以为这么说,本皇子就不跟你退婚了么?”

“非也。”红梅抬起头,美目中光芒流转,唇边笑意更浓,“若三殿下真要与臣女退婚,臣女也无力回天,只是这退婚一事,还望殿下不要为难家父。至于臣女,自然是举双手赞成退婚的。”

此话一出,月明潇心里的无名火燃得更盛。享受惯了被红梅跟在屁股后面追捧的滋味,在他看来,提出退婚时,红梅理应痛哭流涕悲伤欲绝才对,可她居然落落大方地站在他面前,巧笑倩兮地说举双手赞成?

“好,这退婚一事,就由本殿下来做吧!”月明潇怒极反笑,起身便走。

凤洲忙起身道:“老臣恭送三殿下!”

红梅也收了见礼的姿态,笑容满面地冲着月明潇的背影挥挥手帕,道:“那就麻烦三殿下了,臣女不胜感激!”

月明潇刚跨出门槛,气得面色铁青,怒哼一声,甩袖而去。

待他离开相府后,凤洲眼神复杂地看着红梅,叹了口气,道:“你这丫头,不是很倾慕三殿下么?若是你们婚约解除,日后哪个男人还敢娶你?”

红梅不以为然地耸耸肩,道:“爹啊,您也看见了,他那个样子,根本就不喜欢女儿,就算女儿嫁过去也不会幸福的。至于日后……日后再说吧!”

她这一耸肩,方才端庄的姿态完全崩塌,凤洲眉毛抽了抽,忽然觉得这才是他的女儿,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过两天,便传出来月明潇向皇帝请求解除与红梅婚约的消息,起初皇帝是不同意的,后来听说太子殿下进言协助,皇帝听闻红梅品行不端,也便同意了退婚。但为了给凤丞相留点面子,昭告天下的文书中并没有这么写,而是说三皇子与红梅八字不合,不宜结亲。

尽管如此,红梅浪荡之名在外,天下人也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一时间红梅名声更臭了,街边巷尾都流传着她的“弃妇”名号,传为笑柄。

红梅两耳不闻窗外事,正靠在床边读她的医书呢。

“大小姐,二小姐来看您啦!”铃铛轻快欢脱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她来干什么?红梅神色微动。这个二小姐便是穿越那日的紫衣少女凤云,是相府庶出的女儿,尽管在红梅之母逝世后,她的母亲被扶正成了丞相夫人,但她庶出的身份仍旧无法改变。

从原身的记忆中,红梅得知,原身一直以为这个妹妹是个活泼可爱的姑娘。但她却不这么想。

就说那日凤洲寿宴一事,原身喜欢三殿下,又在父亲的寿宴上,自然不可能对太子做什么出格的事儿。但她那时身体发热,见太子殿下靠近,便控制不住自己,扑了上去撕扯其衣物,显然是中了药。

而那时,只有凤云和丫鬟燕儿靠近过原身,接触过她的饮品和食物。唯一能够动手脚的只有她们。

这些都是红梅根据原身记忆揣测得来,没有证据。但也足够让她对这个凤云产生警惕。

“让她进来吧。”红梅合上书,淡淡道。

门开了,凤云似乎偏爱紫色,依旧一身紫色衣裙。她提起裙摆小跑到红梅床边,娇笑道:“姐姐近日来不太爱出去玩,总在房间里,妹妹都无人陪伴了呢。”

红梅轻笑,一脸慈姐模样,“府中那么多小丫鬟,陪你一个人玩儿,怎么会没人陪伴呢?”

“妹妹想要姐姐陪人家嘛。”凤云撒娇般扯扯红梅的衣袖。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