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太有女人味了 从此以后妈妈就是你的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若建国现在虽然是泰成公司的老总,管理着各种大小事宜,但是他的手里却并没有半点股权,说白了就只是个打工的。

而泰成其实是若心的外公,陈望京的公司,在十几年前,妈妈愤然离家,家里原本的保姆王秋菊成了女主人之后,就一气之下中风病倒了。

之后,这个公司一直都是若心的爸爸在打理着,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泰成的老板,但其实,泰成真正的主人,是若心身后这个连话都说不了的老人!

如今,若建国他们终于忍不下去了,要彻底夺走泰成吗?

若心想着这些,恶狠狠地看向眼前的爸爸和继母:“虽然泰成是外公的,可管理、收益不早就已经在你们手中了吗?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呵呵,你这个野种别在这里碍事!”王秋菊却不跟她说那么多,直接粗暴地骂着,就要上前推开若心。

就在她逼近的时候,若心却突然拿起旁边的拖把,紧紧地握着,指向面前的若建国和王秋菊。

现在,妈妈已经离开了,外公就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所以,她一定要保护外公,即使,拼了这条命!

“小贱蹄子,竟然凶你爸爸!看来还是管教的不够啊!”王秋菊挑了挑眉。

这话让一旁的若建国也很不开心:“若心,你让开,要不然爸爸也不会护着你的。”

“护着我?”若心不屑地笑了:“从小到大,我被你的女人几次狠心教训,你有护着我一下吗?”

她喊的很大声,就是在告诉他们,即使外界不清楚,但王秋菊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无名分的女人罢了!

他们对不起若心,也对不起陈家!

“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王秋菊被激怒了,直直地向着她扑了过去。

她在心里认定了,这个丫头没那么大胆子的,即使手里拿着拖把,只是防卫用,不会真动手。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若心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都不眨地拿拖把怼过去。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扑了上来,毫不退避半分!

“你……”王秋菊不可置信地看着若心,伸手扶着了自己受伤的肩膀,瘫坐在地上,吓得晕了过去。

这样的若心让若建国都看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若心,这样不顾一切,冷血可怕,像个疯子!

不过也来不及跟若心再争吵什么,赶忙抱起倒在地上的王秋菊喊道:“小赵,快来给秋菊处理一下!”

安排好一切,若建国深深地剜了若心一眼,本以为她会惊慌无措,却没想到若心只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冷眼看着自己所谓的“妹妹”若墨然尖叫着和爸爸一起把王秋菊抱了出去,若心也愣神把东西丢到一边。

转身看向外公时,她的眸子才闪了一下,刚才满身的戾气都不见了,眼睛红了起来:“外公!外公!是若心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陈望京看着眼前趴在自己腿上哭泣的外孙女,心疼地动了动胳膊,想要去拍拍她的脑袋,可是手轻轻地动了一下,最终还是落了回去。

现在,他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啊!

只能拼命地摇着头,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他知道小若心过得有多不容易,他都知道的啊!所以他一点都不怪若心。

反而只怪自己没用,一病不起,在小若心被欺负的时候也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而给不了任何的帮助……

“走,外公,我们快走,等他们回来我们就跑不了!”若心终于反应过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离王秋菊他们远远的。

匆匆收拾了外公的东西,若心就赶忙带着外公离开了。

门口的保镖看着他们离开,想要上前阻拦,但是心中念头一闪,又站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毕竟,这老太爷和大小姐过得真的太不容易了,如果能这样离开的话,那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吧……

“外公,若心没本事,只能让你住这样小的房子,你不会介意吧?”出租屋里,若心看着外公,微微低下了头。

虽然她知道外公不会介意,但是,她还是感觉十分的愧疚。

是她没有用,才没能守住外公的泰成,让原本可以过安稳日子的外公,在这个年纪还要辛苦和她一起挤出租屋。

看着身体状况十分孱弱的外公,若心的心底里,愧疚之情愈发难以抑制。

原本外公在妈妈离开后中风,从此行动不便,只能坐轮椅,但其他各项机能都还是正常的。

但是在两年前自己因为没有把奖学金上交,被王秋菊打得几乎要断气时,被外公看到了,他气得浑身颤抖,却没办法冲过去保护他的小若心。

这样的打击才最终让陈望京连说话的能力都失去了,脖子以下也是基本瘫痪。

当时若心被王秋菊打完之后,又赶了出来,她想带着外公的,可当时一无所有的她没有那个能力。

更何况,若建国他们还没有得到泰成,是不会让陈望京走的。

原本若心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外公手里还握着泰成,若建国他们就不会对他怎么样。

可想到的是,那些人终究还是没良心的,现在竟然想强夺泰成,弄死外公吗?

若心可以看得出来,外公这两年一定受了很多的苦,他的身体也在这两年间被摧残得像风中残烛一般,脆弱不堪……

“对不起!对不起!”若心忍不住又流泪了:“我当时应该带着外公一起离开的,怎能把你留给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看着一直道歉的外孙女,陈望京轻轻地摇着头,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这样的环境。

即使房子小一点又怎么样?即使生活过得贫困一些又怎么样,只要真正的亲人能依偎在一起,就是幸福的,不是吗?

只可惜,他懂的太晚了……

若心对于现在这样的生活更是十分满意,这么多年了,自己终于真正远离了那些妖魔鬼怪。

虽然只能带着外公藏起来,可也比她之前十几年的生活都要好太多了。

只是,她这样的生活还是过不安稳,因为若建国他们那边,表示一定不会放过若心的。

他们不但没能从老头子的手中夺得泰成,王秋菊还因此被若心给捅伤了,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这让他们更加恼羞成怒了。

没过两天,若心就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通缉令,而那上面的罪名竟然是——故意杀人未遂!

若心忍不住冷笑,明明自己已经把指纹擦掉了,当时的现场又没有任何证人,竟然还能给自己定下这样的罪。

看来,继母他们这次真的是恨透了自己,想必也是花了大价钱大点关系,才把罪定得这么重的吧。

不过,他们的行动也确实有效,现在若心是真的被他们逼到走投无路了。

试想,一个上了电视的通缉犯,能怎么生存呢?更何况还带着一个瘫痪的老人,躲没办法躲啊!

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若心果断地找来了黑色的鸭舌帽和口罩,把自己的脸遮的严严实实的,特意从城南跑到城北一个偏僻的ATM机处,把工资卡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

好在,这卡还没被冻结。

看着手里的两万块钱,若心很是无奈,这两年自己虽然也有不少公司,可是大多都花在了给王政买礼物,以及他们的日常生活上,自己竟然没有剩下什么钱!

这些钱不知道够自己和外公躲多久的,不过,现在除了藏起来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能躲一阵是一阵,等到风声没那么紧了,再想办法带着外公逃到混乱一点的边境去生活吧……

另一边,一直在打探若心消息的韩应白也看到了她的通缉令。

线条硬朗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却让透露出一种让人心惊的危险气息——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考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准备打给警察局,这女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自己的身下!

可没想到的是,电话还没拨出去,程绪却突然敲门了:“老爷子那里除了问题,请您赶快回去一趟!”

韩应白犹豫了一下,最终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起身跟韩应白离开了。

毕竟,老爷子几乎可以说是他身边唯一的亲人了,他哪怕是咳嗽一下,韩应白都是必然要回去的。

而若心这边,即使被抓到了,自己回来了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把她捞出来。

可韩应白没有想到的是,若心的处境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他前脚刚走,若心那里就出了事。

终于找到了若心的若建国怒气冲冲地直接带着人破门而入,不给若心任何反抗的机会,就把她和陈望京抓了起来。

不过,却并没有直接把若心送到警察局,而是把他们又都带回了陈家的老宅里。

刚一进门,就看到腹部包扎着的王秋菊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似乎要审判他们。

而她的亲生女儿,若心同父异母的妹妹若墨然站在她的旁边,也以一种幸灾乐祸的神情看着被押进来的若心。

看到这个姐姐受苦,她最开心了!

此时的若心只恨自己当时没有主动用水果刀刺向王秋菊的要害,即使自己坐牢,也比看着这些小人在这里嚣张要好!

“呦!我们的大小姐回来了?”王秋菊阴阳怪气地说着:“这次打算杀了我们中的哪一个呢?”

“全部!”不在意王秋菊的讽刺,若心恶狠狠地给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答案。

一时之间,气氛冷到了冰点。

过了好一会儿,若墨然才开口打破了僵局:“你竟然要杀母弑父!若心你别太过分了!”

“杀母?弑父?”若心挑了挑眉,看着王秋菊:“一个小三而敢自称我的母亲?”

说罢,又转头看向身后的若建国:“而我的爸爸,早在他出轨家里的保姆时,在我心里就已经死了!纵容他的小三和私生女打骂我,侮辱我,配让我叫一句爸爸吗?”

若心的这些话句句诛心,却只让王秋菊和若建国更加恼羞成怒。

此刻的他们也是凶相毕露:“看你还能嚣张多久!到时候可别在我们面前哭着求饶!”

说完,若建国就让人把若心关到地下室,并且让人把陈望京推了出来。

若心这时才突然愣了一下,自己竟然又鲁莽了!这些人的真正目标是外公啊!怎么办?外公该怎么办啊!

“等一下。”王秋菊突然起身走向若心:“还是留她在这里看戏吧。”

说着,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抬起穿着尖利的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踢在了若心的小腿上,让她一下跌倒在地。

“就把她按在地上,让她看着我们是怎么拿到泰成的。”王秋菊吩咐了一声,就转身回去了。

王秋菊刚一坐下,若建国就让人拿来了他们之前就准备好的文件,放在陈望京的手边:“不搞那些麻烦的了,你是自己按手印,还是我找人帮你呢?”

瘫痪的陈望京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所以他们也不打算在他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

谁知,陈望京只是看着被人按在地上的若心,眼里满是怒火,却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只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等了一会儿,看陈望京没有反应,若建国使了个眼色,便有人上去要强制他按手印。

这才发现,陈望京的两只手竟然都死死地握紧,大拇指更是被其他四指握在了中间,双手因为用力,松弛的皮肤都被骨节和青筋撑了起来……

在若建国的示意下,那个打手去掰陈望京的手,没想到的是,这个孱弱的老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紧握的双手,竟然根本掰不开!

“你们,都过去。”若建国皱了皱眉头,示意身后的几个打手都过去帮忙。

陈望京在他们的围攻中,拼命地摇晃着身体反抗,不过,即使用尽了全力,他也只能引起轮椅一点点轻微的晃动。

看着那样辛苦保卫自己心血的外公,若心双眼通红,忍不住喊道:“放开外公!你们放开外公!”

此时王秋菊却觉得格外的神清气爽,只是瞥了一眼若心,并没有理会她。

若建国倒的眼神倒是稍稍闪了一下,不过也就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又恢复了一脸的冷硬。

若心眼睁睁地看着外公被那些人拉扯着,从轮椅上重重地跌了下来,瘫痪的他显得十分狼狈,却还是把自己的拳头死死压在身下。

很快,王秋菊就没了耐心,漫不经心地对打手说:“下手吧,打到这老东西妥协,只要给他剩一口气就行。”

话音刚落,那几个久久不能得手的打手,也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对陈望京拳打脚踢。

老人在密集的拳脚中,却根本闪躲不及,硬生生的挨着那些拳头,眼看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却还是不给他们一点反应。

只是伏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外孙女,目光中有对这些人的恨意,也有都怪孙女的疼惜,更有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悲哀。

若建国这才明白过来,看来这老头子真的是宁愿死都不会屈服了。

他同时也注意到了陈望京的目光,发现,对于这老头子来说,似乎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停吧。”若建国突然开口:“看来挨打远没有看着你的外孙女受苦疼啊!”

说完就指挥着打手到了若心的面前,准备用若心威胁陈望京屈服。

“你又要让别人打我?”若心死死地盯着若建国,眼底的寒意无比浓重。

若建国不敢看她的眼睛,转过身去,没有回答。

呵!自己这个爸爸可真的是个好爸爸!一直对王秋菊若墨然母女的行为视而不见,就连自己几乎被那两个人打死,他都不曾眨过一下眼。

如今,竟然还为了利益让别人殴打自己,若心笑了,自己竟然还会对这样的人渣抱着一丝希望,真的是太蠢了!

“哈哈哈!哈哈哈!”若心在打手的拳脚之下,竟然气得狂笑起来:“若建国,你有本事打死我啊!你要打不死我,我一定要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若建国始终背对着她,没有给她任何反应。

而那边陈望京瞪着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因为气急,脸色都被憋得通红,却还是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

“若心,看来你在这老头子眼中也没有多重要嘛。”王秋菊出口讽刺:“不过,这老东西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死守着泰成做什么?”

若建国也皱眉,这老头子的行为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突然若建国似乎想到了什么,让那些打手停了下来,上前一步,走到陈望京的面前:“你是想跟我做交易?”

“……”陈望京没有办法回答。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放了若心?”

陈望京憋得通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肯定了若建国的猜测。

“我们放她离开,你乖乖按指印?”若建国试探着继续询问,却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点头。

这次陈望京却并没有爽快地点头同意,而是继续盯着若建国,像是要跟他讨价还价。

无声地对峙了许久,若建国终于退了一步:“她捅伤丽珍的事情,我们也不计较了,行吗?”

陈望京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这才逐渐变得松软了,浑浊的眼睛里只剩下慈爱,看着若心的脸,点了点头。

“外公!不要答应这个人渣!”若心想要扑上前去,却被若建国的打手给拦了下来,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外公一辈子的心血落到这些小人的手里。

可是陈望京却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拼命扯着嘴唇,用嘴型说着:“活下去!走!走!”

若建国捡起了落在地上的文件,蹲下来身,递到了陈望京的面前。

陈望京稍稍动了动身子,却还是没有伸出手,再次看向了若心的方向。

若建国无奈:“你这个老狐狸,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要跟我讨价还价,好吧,你的条件,我接受了。”

或许是出于对这个老人的一丝敬意,若建国还是决定把答应他的事情都做到。

直接打电话给警察局表示要撤案,这样的举动引来了王秋菊的不满:“建国!那死丫头可是差点杀了我!就这样算了?”

“你不想要公司了?”若建国懒得跟斤斤计较的王秋菊争论,毕竟他也知道事情的经过,于是一句话就让王秋菊哑口无言了。

她是想好好地教训若心,可是,他们一家人衣食无忧的生活更重要不是吗?

只是,就这样放过若心,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一旁的若墨然看出了她的心思,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后,王秋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这一对母女都心怀鬼胎地看着若心,那眼神就像是阴森的毒蛇,正在若心的身后,吐着蛇信。

“放开她,让她走。”若建国面无表情地示意打手放了若心。

“外公!”若心刚一自由,就向着陈望京的方向扑了过去:“若心带你走!”

还没碰到陈望京的衣角,若心就又被人给拉了回去,任她怎么扑腾,都没有办法靠近外公。

“你可以走,但他不能离开。”若建国看都没看若心一眼。

是,他可以放了若心,但是陈望京怕是要一直在这里待到死了,因为他担心这个老头子一旦离开了,再搞出些幺蛾子,把财产都转给若心。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