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十二人轮流调教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下意识的伸手一搂,根本不管这张脸是不是唐如妍的脸,反正就直接把她搂入了怀里。

软若无骨的身子,悄然入怀。

一种久违了的熟悉的感觉,再加上他迷迷糊糊的神智,和血液里一直叫嚣着不肯停下来的沸腾般的感觉,所有的所有叠加在一起,渴望悄然的取代了理智。

老师微一俯身,带着女子靠在了她身后的门上。

门刷啦打开,两个人一起随着冲力而进入了窄小的更衣室。

转而一起倒在了布艺沙发上。

薄唇轻落,这一次,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更衣室里很快传来了喃喃低呓……

那种契合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仿佛已经做过了无数次。

沉沉睡去的时候,他还紧搂着女子的腰不肯松开,生怕一松,女子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

醒来,入目是熟悉的卧室,熟悉的一切。

老师揉了揉眉心,虚晃着起身,拿起内线电话,吴嫂很快接了起来,“老师,你醒了,现在要用早餐吗?还是直……直接用午餐?”

吴嫂小心翼翼的问,毕竟都十一点多了,这个点,她真不知道是给老师准备早餐还是午餐。

老师这才发现墙壁上挂钟的时间,却是不答反问道:“昨晚我怎么回来的?”依稀记得他昨晚拒绝了唐如雪就去了情愿酒吧,他好象喝多了,很不舒服,后来随着酒吧的人听了一个女子唱歌,后来的后来,他记不清楚了。

他仿佛是做了一场梦,而梦里的主角就是他和唐如妍。

“你喝醉了,是情愿酒吧的保安打了出租车送您回来的。”

“只有保安和出租车司机吗?”老师的脑海里闪过昨晚舞台上那个唱着经典老歌的女子,莫名的就以为是她派人送他回来的。

“对,老师是丢了什么东西?”他这样的追问,让吴嫂紧张了担心了。

“没什么。”老师挂断了电话,起身摸了一根烟走进了阳台。

唐如妍从嫁给他就一直在积极备孕,可备了三年,直到她失踪前才终于怀上了。

却,也失踪了,带着他的孩子一起失踪了。

如今,是生是死,他全不知。

她备孕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烟,所以,他回来这里时从来不吸烟。

点燃,轻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圈里全都是别墅园子里的青葱翠绿。

可是,那青葱悴绿中,却再也没有了唐如妍的身影。

他刚刚照了镜子,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痕迹。

那样的干净,让他失落了。

倘若昨晚他真的与妍妍做了什么,以妍妍的习惯,每一次他们在茶几上在地毯上在阳台上在沙发上的时候,她都喜欢抓伤他的皮肤,一处处的抓痕,每次都让他特无语。

后来他想,她是不甘心吧,她以为他选择的那一个个的位置都是为了羞辱她。

可其实,他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想法。

那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一种表象,让人以为他真的不爱她不宠她,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发泄的工具。

而那一切,却全都是为了保护她。

不让她象父亲象母亲象弟弟妹妹那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可是这一切,他却又无从解释。

真的解释了,说清楚了,戏就不真了,也就失去了保护她的意义。

只是如今到了这一刻,他忽而发现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他用心守护的女人,到底还是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而且,生死不明。

一想到这一条,他就心颤。

还是那个害死他父亲母亲弟弟妹妹的人做的吗?

他从前没查到,这一次,还是查不到。

那种无力感,压抑得老师几乎彻夜难眠。

烟圈狂乱的吐出,一根烟很快燃烧殆尽了。

烟头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甩到了角落的烟灰缸里。

老师随即转身,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下楼的时候吴嫂追了出来,“少爷,你还没用早餐,也没用午……午餐呢,你这是要去哪里?”昨天是周六,是老师每个星期回慕家老宅用餐的时间,今个是周末,老师不需要上班,吴嫂知道。

老师头也不回的道:“有事。”

可当兰博基尼驶出了别墅,他所谓的有事却只剩下了荒唐。

明知道这个点还没到中午,大白天的情愿酒吧不可能开业,可他还是把车驶向了情愿酒吧。

果然,停车场上冷冷清清。

而最冷清的是酒吧,夜里霓虹闪烁热闹非凡的大门前半个人影都无。

而大门,更是关着的。

老师人停在了酒吧前,又点燃了一眼烟,白天和夜里的情愿酒吧仿佛是两个地方一样,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一边吸烟一边抬头看向大门一侧的工作时间牌匾,随即拨打了上面的联系电话。

“你好,哪位?”手机那端传来接电话男人打哈欠的声音,一听就是昨晚很晚睡,这还没睡醒就被他给吵醒了。

“什么时候开业?”老师漫不经心般的问过去,只是除去声音以外,眼底眉梢分明就是急切,恨不得这情愿酒吧现在就开业。

“酒……酒吧吗?”那边的男人不耐烦的吼了过来。

“对,情愿酒吧。”

“你这电话是从大门上抄来的吧,既然人都在那里了,那上面的开业时间不是标的清清楚楚吗?”吼完,那边直接挂断了。

显然,这是起床气爆棚了,没睡饱。

老师墨眸微眯,淡淡的瞥了一眼才挂断他电话的号码,再一次的拨打了过去。

“你他妈的有……”

“我是老师,一万块打听一个人。”

两个人同时开口,不过在老师说到一半的时候,对方就住了口,‘你他妈的有完没完’的后三个字到底没说完整。

一万块打听一个人,这么合算的买卖他岂会放过。

想到一万块正向他招手,立刻赔上笑脸道:“原来是老师,您要打听什么人?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这样说着的时候,他心里一直在念叨着,一定要知道老师要打听的那个人的信息,不然一万块就飞了。

“昨晚酒吧里唱菊花台那首歌的女孩,有关她的所有资料,我都要,你懂的。”老师淡淡的,可是语气里全都是不容拒绝。

“你是说小念?”

“小念?她叫小念?”与唐如妍的名字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于长相都不如唐如雪更象唐如妍,可是莫名其妙的,老师就想知道那个女孩的一切。

“嗯,伍小念,昨天白天加盟我们酒吧的,就是一个小歌手,老师对她有兴趣?”

“她签约了?”老师不理会对方的问题,继续问到。

“签了,她是个人签约,每天只表演一首歌,一首歌三百块。”

“每天都是同样时间表演吗?”

“对的。”

“那她住在哪里?”老师握着手机转身看向马路的方向,明明这个点伍小念不可能出现,但他还是下意识的看过去,就希望她突然间出现在眼前,那一定是惊喜了。

“这个,我们酒吧还真不知道,我们只是签约她每晚一首歌,至于她的住处,我们无权过问,不过如果老师一定要知道的话,今晚上等她来了,我帮你打听一下。”

“谢了,现在能开业吗?”

“这个……”

“我包场,一小时一万。”

“OK,马上开业。”

于是,只用了不到十分钟,情愿酒吧开业了。

老师坐到了吧台前,酒保一看到是老师,原本因为被通知临时加班的哀怨表情立刻喜乐了起来,“老师好。”

“两打鸡尾酒。”老师依稀记得自己昨晚就点了一打鸡尾酒,不过有没有喝,他真的记不清了。

“好咧,还要度数高的是不是?”

“对。”

于是,吧台前,一个调酒,一个闭目养神。

不过老师就算是闭上了眼睛,耳鼓里也全都是昨晚那个唱着菊花台的女子的声音。

伍小念。

第一次的,他的世界里不再是唐如妍,而是伍小念。

很陌生的名字,却又仿佛很熟悉的名字。

“老师,好了。”酒保调好了酒,轻轻放在了老师面前的吧台上,看到他象是睡着了,声音也压的低低的。

“好。”老师低应了一声,继续沉浸在昨晚的歌声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身体靠的麻木了,他才缓缓坐起身形,端起一杯酒,浅浅啜饮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于是,一个下午,酒吧里安安静静,只有老师一个人的空间里,音乐一直在轻缓的流淌着,酒香也萦绕在鼻间,越来越浓郁。

可哪怕是喝了两打酒,老师也没醉。

看来,昨晚上在慕家老宅浅酌的他,是被下药了。

不知是奶奶,还是唐如雪。

不过不管是谁,都应该只有一个目的吧。

让他睡了唐如雪。

不过很可笑的是,他没睡唐如雪,好象是睡了昨晚的那个女孩伍小念。

只不过这一刻连他自己也不是十分的确定。

倘若他昨晚真的睡了伍小念,就凭他的身份,他不相信伍小念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把他送回别墅。

一个下午,悄悄的走过。

酒吧里陆续的来了员工来了客人,也渐渐的热闹起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