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放在体内走路 把冰葡萄一颗一颗往里堆视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许家都是因为傅炜博才会沦落到如今这副田地的。

她不能再这么没用了,她不会再对这个男人心慈手软。

就在傅炜博被揍了好几下时,酒楼里的安保人员也闻声也来了。

安保人员见状立刻拉开了顾井宪。

顾井宪的脸色也展露着杀心,他很想要傅炜博付出代价。如果不是傅炜博,许会洄也不会受那么多痛苦。

他怎么能在伤害了她之后,还用这样的话去侮辱她。

“好了,阿宪,我们走吧。不要闹出人命了。”

许会洄拉着顾井宪,根本连看都不看傅炜博一眼。她的脸上满是绝望以后的荒凉。

如果是在几年以前,她或许还会以为他这是在乎自己。可是现在她已经清醒过来了。这个男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

他所说的话,不过都只是他厌恶自己而已。

顾井宪见许会洄走过来只拉着自己的手,他的嘴角立刻勾起了满意的弧度。眼底挑衅地看了一眼傅炜博。

就算许会洄没有看出来,可他却一清二楚。傅炜博看向她的眼神已经变了,不在只是厌恶,而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

顾井宪的心里更是有了浓浓的紧张感。他心里其实明白的,许会洄为了那个男人能和家里面断绝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傅炜博不会轻易地从她的心底消失。

傅炜博见到顾井宪的眼神后,怒火瞬间被点燃。

凭什么他的女人首先关心的人不是他?

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了。

明明他以前并不把许会洄放在眼里的,可为什么现在他居然很不爽她把目光都在放在别的男人身上。

“许会洄,以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虚伪的女人。果然没错,你父亲这才死了几天,你就和别的男人在这里谈情说爱了。”

第一次,他想要在她的面前找存在感。想要她露出和以前那样的眼神,想要她眼里只看得到他。

闻言,原本朝外走的许会洄停下了脚步。

她回过头看着他,娇小的脸愤恨地看着他。

他还好意思说到她的父亲!

这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家破人亡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能这么狠心,在狠狠给了她一刀子以后,还能这样淡然地说出来。

是不是要她哭着抱着他的大腿,哀求他放过自己。他才会大发慈悲?

不,不会。

就算她那样哀求,他也依然不会放过她。

既然这样···

许会洄挣脱了顾井宪的手,大步走到傅炜博的面前。她蹲下身子,双眼平视着他。

傅炜博见到回身,嘴角弯了弯,心情大好。

可是当他见到她脸上冰冷的表情时,所有的笑意顿时凝结住了。

他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丁点的爱慕,可是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只看得到痛恨和厌恶。

她怎么会厌恶他?

傅炜博的心里有些慌了。

然而下一刻一个犀利的巴掌落到了他的脸上。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居然敢打傅炜博!

傅炜博一把抓住许会洄的手,愤怒汹涌而来。

“许会洄,你可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这个女人就算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打在他的身上。他也觉得只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然而他气愤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敢打他。以前那个对着他卑躬屈膝的人去了什么地方了!

在出手的一刹那,许会洄就后悔了。

她厌恶自己对这个男人居然狠不下心,恨自己出手打了他。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再流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给他了。

“傅炜博,我不是吃了豹子胆。而是我不怕你了。我不会再担心被你厌恶,不用在担心你会离开我。更不用担心我得不到你的爱了!所以我不怕你了!”

她站起身,捏了捏手心,发现手心里已经沁出了冷汗。

这一番话是她鼓起了所有的勇气说的。

如果在以前这种话她肯定说不出口。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傅炜博脸色阴沉,好似笼罩着一层寒冰。

“许会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对我有真心?你不过只是看重了傅太太的位置罢了。不然也不会用计爬上我的床,死缠烂打地要嫁给我。你想要的不是我的爱,而是我的钱吧。”

他冷漠地讽刺。一定是这样的。像她这样薄情寡义的女人,又怎么会想要别人的爱呢?

许会洄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痛了。可是她想错了!

当看到自己以前的付出都被人踩在地上碾碎时,她的心还是会痛!

但是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傻了。

“对,我是爱你的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傅炜博你很聪明,很厉害。我那点小伎俩,你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看吧,这一下子就把我给拆穿了。”

她收起了眼底最后的一丝温情,笑得有些凄美。

“既然我当初陷害你的事情,我已经收到了这么重的惩罚。就当我欠你的,都已经还清了。虽然,这个代价重了点。但是从今以后,我们两人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放心,我很快就会忘了你的。”

她说的完全是实话,因为脑癌的原因。她的记忆越来越不好了。很多时候都忘记一些东西。

只是在以前她拼命地想要记住关于他的一切。

既然爱他这么的痛,那她会选择遗忘。这样也好,她死的时候回忆过往就不会去痛恨自己以前那样的傻了。

傅炜博恨得几乎要咬碎他的牙齿。

凭什么这个女人说勾销就勾销?

她搅乱了他的生活,搅乱了他的一切。把他的生命弄得天翻地覆,在他开始在乎她的时候。

她又拍拍身上的尘埃,然后说这一切都一笔都勾销?

忘了他?她能忘记,他又怎么可能!

看着顾井宪和她郎情妾意的样子,他的心里更是烦躁。

一定是她在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已经和顾井宪在一起了!

他冷笑道:“许会洄,你想要和我一笔勾销。恐怕只是因为太饥渴,要和顾井宪双宿双飞了吧。前段时间没有好好地碰你,你就不满意了是吧。”

“傅炜博,你太过分了!”

顾井宪冲了过来,一双拳头握紧又想来找傅炜博的麻烦。

如果不是傅炜博,许会洄也不会这么凄惨。既然都分开了,他还要这么去伤害她!

许会洄拉住顾井宪的手,摇了摇头,“井宪,这不关你的事情。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

傅炜博见状更为生气了,于是故作暧昧的说:“顾井宪,你该不会还没有碰过她吧?不过别被她清纯的模样给骗了。她在我的床上可浪得很,普通的男人可满足不了她。”

其实他只是想要向顾井宪宣告她只是他的女人,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可是话到嘴边,说出来的话却是这般的恶毒,这般的伤人。

许会洄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要晕倒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钝痛。

如果不是顾井宪在她身后扶着她,只怕她此刻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井宪,我们走。”她拉着顾井宪的手,转过身冷漠地说:“论嘴上功夫,我又怎么可能说得过傅先生呢。傅先生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说到底,我确实犯贱,我犯贱在三年居然会爱上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所以这一切都是我活该的。但是从现在起,我以后见到傅先生就会绕道走,从此不会出现在傅先生的面前,这样傅先生你满意了吧。”

傅炜博看到她绝决的身影,心底陡然生出了一股凄凉。

明明是他先放弃她的,可是他现在却不敢去想象以后的生活如果没有她,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如果他不逼她签字的话,就不会和她走到现在这一步。

就在许会洄走出去的那一刻,傅炜博彻底地慌乱起来。

“许会洄,你给我站住!我不许你走!”

然而许会洄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外走。

她不会再听他的话了,不会再那么卑微地活着。

见许会洄依旧没有停下来,傅炜博的心情已经从慌乱变成了恐惧。

他大声地命令道:“许会洄,你要是敢走出去,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许会洄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他。

傅炜博感觉自己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在意他的!

然而下一刻只见许会洄大笑道:“那最好不过了。傅先生,请你一定要遵守你的诺言,如果有一日,我出门没有看黄历,一不小心见到你。那请你一定要装着不认识我,一个眼神都别给我。拜托了!”

她说完立刻转身拉着顾井宪的手走了出去。

傅炜博依旧坐在地上,四周的安保人员被他冰冷强大的气场吓得根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看着他。

生怕自己一上去就是送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傅炜博现在正在气头上,如果敢去招惹他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孙玉锦在一楼的贵宾包厢坐了很久都没有见到傅炜博来。这才想起之前傅炜博说要去二楼透透气。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