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字里面轻轻旋转 把毛笔放到洞里写字不准掉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傅炜博毫不怜惜的脱掉了她身上的衣服,肌肤接触到冰冷的地面,让她有一瞬间清醒,想要挣扎,傅炜博按住她的身体,在她身上肆意凌虐着。

许会洄能做的,就是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所有的苦水和悲痛都往心里咽。

傅炜博最讨厌的就是她这一副无害可怜的模样,如若不是因为三年前被她设计,或许他还真的信了。

他大力的捏住许会洄的下巴,逼迫她直视着他,许会洄眼里的神情,他看得久了,竟然有些不敢对视。

那里面装的东西,太多……

像是为了坚守对许会洄的厌恶,他缓缓道:“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这么诚实,许会洄,你还真是我见过演技最好的女人,不去演戏可惜了。”

许会洄默默的听着傅炜博的嘲讽,她不会去解释,不会去争辩,因为他不信。

房间内的孙玉锦听见客厅的动静,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把许会洄杀了……

“还真是个死人!”傅炜博起身穿衣服时,忍不住冷嘲道。

许会洄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丝毫不顾及她还全身赤 裸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我可以留下来了吗?”

傅炜博穿衣服的手顿了顿,压下心中的一丝不适,冷声拒绝:“不可能。”

许会洄身子动了动,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她承受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能够留下来,她不介意承受更多。

看着她始终坚定的眼神,傅炜博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摧毁的欲望……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扔到了许会洄面前,还挑眉示意她看看。

许会洄心底突然有一丝的不安,她颤抖着手拿起那张纸,上面几个大字,瞬间让她脑子里的那根弦断了……

‘病危通知单’,许会洄强忍住眼泪往下看,直到后来,她紧紧攥着纸张,抬头看向傅炜博:“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傅炜博把手中的烟蒂在烟灰缸里捻了捻,随后缓缓道:“你何必自欺欺人。”

许会洄抬头擦掉眼泪,踉跄的起身穿好衣服就要离开,却被傅炜博叫住,她回头看向他,却听见他悠悠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嘲讽:“说不定这是你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许会洄心脏狂跳,来不及思考傅炜博为何如此狠心,拔腿就跑。到医院的时候,她浑身无力酸痛,直直的摔倒了地上,膝盖上因为蹭破皮还在流着血,她不管不顾的奔向前台:“请问一下,许临邑在哪个病房……”

她手里一直攥着病危通知单,到了病房门口,她却突然像被人抑住了喉咙,等待她的,是无尽的白色,还有床上挂着氧气瓶紧闭双眼的男人。

许会洄走上前忍不住心酸落泪:“爸……”

还不等她靠近握住爸爸的手,一个尖利的声音就对她厉喝道:“你还有脸来见你爸?”

她咬着唇没有说话,她想走上前多看爸爸两眼,却被继母周莉一把推开:“如果不是因为你贱,傅炜博会报复在你爸爸身上吗?公司破产了,傅炜博来收购!你都把你爸害成这样了,还不滚?”

许会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的爸爸现在生命垂危的躺在病床上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这一切,都是因为傅炜博……

傅炜博还真是言出必行!

周莉直接狠心的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推出了门外,任由她如何敲喊,她都不开门。

许会洄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哭的泣不成声,拿出手机,按着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她想问问傅炜博,人为什么可以狠到这样的地步,她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他这么恨她?恨到不惜拿她的家人开刀。

电话响了很久,可是始终没人接,她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傅炜博像故意和她作对似的,不接,也不挂。

许会洄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消失,那些她曾经万分珍惜的东西,谁都碰不得的东西,此时却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手指缓缓覆上那熟悉的号码,她缓慢的打着几行字‘傅炜博,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

收起手机,她深深呼吸了一下,可是,心,还是痛得厉害!

直到周莉从病房出来,她立马闪身进了病房。她握着许临邑的手,紧紧的,知道手指都开始泛白。仔细的端详着许临邑,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她真的很怕,她一眨眼,爸爸就没了!

重症监护仪上的心电图瞬间下降,发出刺耳的声音,她心里一慌,连忙开门大叫:“医生!医生!护士!”

洋洋洒洒的来了人,可心跳已然消失,医生和护士在紧急救治之后还是没有用,许会洄睁大双眼看着医生,医生却只是摇了摇头。

许会洄感觉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像是一瞬间被剥离,眼前的人和事她有些看不清,最终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也不管旁边的是谁,她一把抓住问道:“爸爸,爸爸呢?”

顾井宪不忍心看她此时的模样,可又不得不告诉她事实:“叔叔,走了。”

许会洄彻底崩溃,她把头埋在双膝之间放声大哭,这样的悲伤,就连顾井宪都忍不住红了眼眶:“会洄……”

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臂,口腔里溢满了血腥味她也不在乎,眼中悄然染上一抹疯狂,她迅速起身就往窗口跑,顾井宪心里一惊,连忙过去拦住。

许会洄不断的挣扎着,哭喊着:“你放开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说啊,我什么都没有了……”

顾井宪有力的双臂紧紧禁锢着她,她抱着顾井宪,哭的撕心裂肺,顾井宪也任由她抱着,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脊背。

许会洄在哭了许久之后,眼睛红肿的跟核桃似的,沙哑的声音响起。

“井宪,带我走。”

顾井宪见许会洄是真的下定决定想要离开,于是点点头,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好。”

听到顾井宪肯定的回答,许会洄缓缓闭上眼,不再去想那些让人痛苦的事情。

“不过走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顾井宪明浩的眼眸里迸发出一丝狠意。“傅炜博竟然能这样对你,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许会洄终究还是摇摇头:“不要。”

“许会洄!”顾井宪不满的低声呵斥,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帮着那个男人说话?

她唇边挂着一抹苦笑,眼睛因心里的痛苦而闭上,“傅炜博害死了爸爸!”她恨!“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许会泗的眼睛突然睁开,里面是从所未有的复杂和仇恨。她不能再让别人帮她了!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做!如果老天有眼,就不会让她那么死了!

“如果我还活着!他们休想好过!”许会泗握紧了拳头,眼里一片清明。

顾井宪一愣,脸上渐渐升起喜悦,许会泗不一样了!那是不是说明,她不会像之前那样轻言放弃自己的生命了?

同一时间,没了许会洄的纠缠,傅炜博觉得无比轻松,身边没有吵闹的人,他能安静的看书,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缠着他不放。

只是他今天收到的短信……

他拿着手机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没多久他嘴角微微一勾,随意的把手机放进口袋,那个女人说过不再纠缠他,这是好事。

回到家里,刚一进门,就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他皱着眉看过去。

此时孙玉锦正一脸怒意的在训斥着谁。

王妈颤抖的看了一眼傅炜博没敢吭声。

傅炜博根本没有兴趣探究发生了什么,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玉锦,我累了。”

孙玉锦也不是不会看脸色的人,“好,那我们回房休息吧。”她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一把挽住傅炜博的手臂,一副听话的模样。

傅炜博最看中她的无非就是她聪明,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他点点头,转头示意王妈不要在意,随后和孙玉锦便回了房。

日子一日复一日,傅炜博却觉得少了很多乐趣,但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许会洄这个名字却经常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连偶尔听见女人哭闹,他都会下意识的看过去,他一定是疯了。

“总裁?总裁?”陈秘书见傅炜博出神,惊讶的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傅炜博回过神,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什么事?”

陈秘书连忙把手中的文件递过去:“总裁,这个……”

傅炜博匆匆扫了一眼,便签下了大名,随后皱着眉让他出去。

陈秘书拿着文件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傅炜博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后接通:“怎么了?”

那边孙玉锦的声音传来:“炜博,你今天早点回来吧,我给你炖了汤……”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