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层一层剥掉你的衣服作文 看看镜子里我是怎么C你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柳姌回头,看着可怜的茅草屋,心里很压抑。

周老婆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卷土重来,柳姌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风无尘身上:“我们交换个条件好不好。”

柳姌走到凤无尘身边,扯着他的袖子,小声的开口。

凤无尘看着她,薄唇轻启:“说。”

“你看,你外婆年纪也大了,也需要人照顾,我家又是这个情况,我也不忍心母亲和哥哥再被人欺负,能不能让我哥哥和我娘搬到你家......”

越往后说,柳姌就越没有底气,声音也和蚊子一样。

凤无尘依旧面无表情但是刘然的话他听的清楚,说出的话却让人震惊:“衣服谁洗?”

“啊?”柳姌有些蒙圈,随后反应过来:“我。”

“饭谁做?”

“我。”

“屋院谁打扫?”

“我。”

“好。”凤无尘淡淡的道。

“啊?”柳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知道,自己带着一家人去凤无尘家里的请求一定会让他为难,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快答应。

“别想太多。”凤无尘看着柳姌:“你说的很对,外婆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我每天忙着教书、读书不说,入秋会参加今年的乡试,不出意外的话,年前会进京赶考,外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留她一个人在乡下我又不放心,你们搬过去还能照顾她,我不用担心她,会安心考试。”

凤无尘许久都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

他说的是真的,原本他打算买个人照顾齐老太,手里没有那么多银子不说,又担心买的人不牢靠,不能尽心照顾齐老太,柳姌他们搬过去那是一举两得的。

“好!”柳姌听了爽快的答应。

“什么,搬去富平村?”

林氏听了柳姌的话十分震惊。

“娘,我们住在这里,周氏和陈氏一定会三天两头的来找麻烦,而且你每天累死累活的帮着林家做活,林家也不念你的好,就算你每天吃一顿饭可以,但是我哥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哥的身体就垮了。我们搬去富平村,没有林家人的磋磨,我们还能做些零活赚钱,我哥的身体也能调养好。”

“可是,富平村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林氏有些为难。

“我们就以凤公子下人的身份住过去,对外头也是有个交代,有凤公子和外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柳姌耐心的劝解。

“娘,我们就听妹妹的吧,难道你还要在林家受一辈子的气?”一旁的柳平开口。

林氏看着面色蜡黄的儿子,心里终是不忍:“好,不过这件事要怎么和你奶说?她肯定不会同意我们走的。”

“我们搬过去再说,那不是柳树村,她想闹也要掂量掂量。”柳姌想了想开口。

就这样,林氏简单的收拾了东西,柳姌请了牛大叔送大家去富平村,一切就顺利的进行了。

估计这件事被周老婆子知道后一定会炸毛,不过她想闹也只能到富平村闹,就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远远的,柳姌就看见周老太坐在院外的石头上等人。

“外婆。”柳姌下了驴车,朝着齐老太说话。

齐老太见了笑眯眯的起身上前:“怎么才回来,我还以为你又走丢了!”

柳姌的手被齐老太拉着,她摇头:“没走丢,不过出了点意外。稍后我再和外婆讲。”

齐老太点头,然后看向驴车上下来的林氏和柳平:“这是......”

“外婆,这是我娘和哥哥,家里过不下去,以后恐怕要叨扰你了,不过你放心,我和我娘会多干活多赚钱,不会吃白食的,等日子过好了我们再盖一个大房子!”

齐老太听了眨了眨眼,一脸嫌弃的开口:“说的什么话,既然无尘同意,那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只要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麻烦就成!”

柳姌见了齐老太的态度,也是松了口气:“外婆,我们喜欢您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

说着,一家子都进了屋,林氏放下手里的东西,拉着柳平朝着齐老太就要跪下:“多谢老人家收留我们。”

齐老太连忙扶起林氏:“以后我们就是一家子,客气什么。”

就这样,齐老太、林氏和柳姌一间屋子,凤无尘和柳平一间屋子。

晚饭的时候,柳姌去挖了许多马齿笕用水焯好然后用蒜泥拌了,又熬了小米粥,做了野菜饼子。

吃饭的时候,感觉到一点油星都没有,一想起那副猪下水,柳姌就心疼,都怪周老婆子和陈氏。

次日,吃了饭,柳姌和林氏一起上山挖药材,有林氏陪着,柳姌也不担心迷路,一天下来挖了不少的药材。

回去的时候路过河边,柳姌下河叉了几条鱼,虽然没什么肉,但是可以喝鱼汤。心里盘算着等她买一个鱼钩,然后去水深的地方钓几条鱼。

晚饭熬了鱼汤,凤无尘回来的时候拎了一块肉,说是葛员外家给的。柳姌做了肉末炒野菜,然后把剩下的肉腌起来准备以后吃。

主食依旧是野菜饼子和稀粥,虽然很寒酸的吃食在林氏和柳平的眼里已经是美味佳肴了,这对于曾经一日一餐的她们来说是做梦也不敢想象的。

“明日你卖了药材,等我一同回来。”

凤无尘一边优雅的吃饭,一边对柳姌开口。

“好嘞!”

柳姌很痛快的答应,风无尘是担心她再被周老太太逮到然后发卖,他又不是神不可能每次都能把柳姌救回来,防患于未然很重要。

于是,次日,吃了早饭,柳姌就和凤无尘一起去镇上,这一次的药材竟然卖了五十个铜板,柳姌高兴极了,给柳平买了些补药。凤无尘交代柳姌,等到下午在集市口等他,然后就去雇员外府上教书了。

柳姌逛了集市,见地摊上有卖荆条编制的筐篓的,所以上前问了价钱,感觉价位尚可,心里盘算着自己也能编了东西卖钱,这样家里还能多一份开销。

经过一处豆腐摊子的时候,无意间听见卖豆腐的大娘唉声叹气,柳姌疑惑的上前:“大娘,你怎么了?”

那大娘看了柳姌一眼,然后看向自己的豆腐:“站了一天都没卖出去几块,眼下天热,这豆腐过了今日恐怕要扔了。”

柳姌一想也是,现在天气热,豆腐到第二天就会酸了。

“大娘,那你这豆腐便宜点卖给我可好?”那大娘一听豆腐有了着落,一拍大腿:“好啊,你如果全要,我便宜点卖给你!”

于是,柳姌和大娘达成协议,下午如果豆腐还卖不出去她就都买下,让大娘在这里等她。

柳姌又去了绣房,看了一下古代人绣出的成品,交了五个铜板接了几个手帕的绣工,她虽然不会刺绣,但是林氏会啊,她只要画几个样子,林氏一定会绣出来,这样家里又多了一份赚钱的营生。

柳姌又花了十五文钱给家里人买了布料,集市上见有人卖下蛋的母鸡而且很便宜,柳姌花了二十文买了两只。

然后她拎着东西在集市口等凤无尘,中午之后,没过多久凤无尘就来了,见了柳姌手里的母鸡神色有些复杂。

“嘿嘿,很便宜的,而且还能下蛋,正好给外婆和哥哥补身体!”

凤无尘听了点头,然后接过柳姌手里的东西。

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手里拎着两只母鸡,惹来不少人的眼光,但是凤无尘一直保持我行我素的态度,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也不会看他们一眼。

柳姌回到集市,花了五个铜板买了大娘的十块豆腐,又花了两个铜板买了一副猪下水,还剩下三个铜板买了些糙米,毕竟家里的粮食不多了。

最终,两个人大包小包的回了富平村,这一路上,别提凤无尘的目光有多嫌弃了,但是这被柳姌很自然的忽略了。

村里人见了两个人背后指指点点的,两个人也若无其事的回了家。

林氏和齐老太见了两个人手里的东西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倒是柳姌,很自然的让凤无尘帮忙搭鸡窝。

然后将自己将买的布料分配好,青色的是凤无尘的,蓝色的是柳平的,黄色的是林氏的,灰色的是齐老太的,还有浅粉的是自己的。

然后,柳姌就风风火火的去收拾猪下水去了,准备晚上做大餐。

“你就是凤哥哥家里新来的丫鬟?”

董娴打量了柳姌一下,看着她清秀的脸蛋眼里闪过厌恶的神色。没想到这人竟然可以接近凤哥哥,那凤哥哥可是她日思夜想的人儿,她怎么能容忍别的女人在风哥哥身边,看她怎么教训这女人!

柳姌端着污水倒在了院子外面的土坑里,一会头就见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裙的少女,一副面色不善的样子。

柳姌看着她笑着点头:“是啊。”

对外,柳姌就是凤无尘名义上的丫鬟。

“凤哥哥给你多少银子,我给你双倍,你来给我做丫鬟。”董娴鼻孔朝天,高傲的说道。

柳姌听了感觉有些好笑:“你那么有钱?”

“我爹在城里开铺子,当然有钱!”董娴得意的说道。

柳姌听了笑了笑:“凤无尘花了一百两,你有二百两,么?”

董娴一听,脸色不好:“凤哥哥不可能给你那么多钱,你骗人!”

“说不说由我,信不信由你。”

柳姌说着就要走,董娴双手掐腰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就是二百两么,我给你,你收拾东西跟我走!”

见董娴一副看着奴才的轻蔑样子柳姌嘴角上扬一副欣喜的模样:“哎呦,你真有二百两?”

“那是自然!”董娴立刻道。

“那我也不去。”柳姌越过董娴就想回院子,锅里还烧着热水呢,她还有很多活没干。

二百两又能怎样,一看着董娴的样子就不是个善茬,一副浑身带刺的样子,柳姌可想着好好享受生活,为奴为婢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

一看柳姌的样子,董娴才发现自己被人耍了,气的小脸通红,一把拉住柳姌的手怒道:“你竟然敢耍我!”

“没有啊?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答应你给你做丫鬟,你多想了。”柳姌看着气鼓鼓的董娴,一副无辜的神色。

董娴听了气急,抬手就要扇在柳姌脸上。

柳姌后退一步,躲开她的巴掌:“我还不是你的丫鬟,这就和我摆起主子的谱了,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你不就是凤哥哥的丫鬟,贱命一条,我打你一下怎么了!”董娴理直气壮的开口。

柳姌听了冷笑:“我是公子的丫鬟,又不是你的丫鬟,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就算我命贱不贱也容不得你来评价!”

听了柳姌的话,董娴气的不行,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这贱人真是胆大包天!

“麻雀就是麻雀,别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凤哥哥岂能是你觊觎的!”董娴咬牙切齿的说道。

柳姌听了恍然大悟,这个女人左一句凤哥哥又一句凤哥哥的,原来是因为风轻尘才和他过不去。

“有句话叫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凤凰又怎样,除了那一身漂亮的皮毛还有什么特别的,依旧是个鸟!”

董娴听了柳姌的话,气的不行,瞪着柳姌半天没说出话来:“强词夺理!”

“无理取闹!”

没事来找茬不就是无理取闹,柳姌也不是好欺负的。

董娴原本想要再好好教训柳姌,不知怎的,原本气愤的目光收敛了回去,换成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随即拉起柳姌的手后退了几步,再然后就跌进了柳姌倒污水的坑里。

“凤哥哥......呜呜......你的丫鬟欺负我.......”

董娴跌倒在土坑里,身上脏的不像样子,闻到污水腥臭的味道,哭的更委屈了。

看着董娴的自导自演,柳姌撇撇嘴,这戏演的不错,可以去现代拍宫斗了。

凤无尘依旧一身青色衣裳,背着手,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

“你有什么可说的?”凤无尘看了一眼柳姌。

“没什么可说的。”柳姌十分爽快的道。

见柳姌竟然这么老实,凤无尘还有些惊讶,但很快恢复如常:“罚你不许吃晚饭!”

柳姌瞪了凤无尘一眼,表面上依旧一副老实的做派:“是,公子。”

说完,柳姌拿着木盆就回了院子。

从泥坑里狼狈的站起来的董娴见了柳姌的背影小脸惨白,没想到凤无尘竟这么责罚了柳姌,只是不让她吃饭而已,凤无尘不应该把那个女人发卖了?至少狠狠地打她一顿也行啊!

“凤哥哥,娴儿被你的丫鬟欺负了......”董娴看着凤无尘的俊颜,哭的梨花带雨的惹人怜爱。

“我已经惩罚她了。”凤无尘淡淡的开口。

“这样的丫鬟凤哥哥留在身边有什么用,还不如把她发卖了,娴儿再给凤哥哥买几个老实听话的。”董娴眼巴巴的等着凤无尘点头。

凤无尘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处理猪下水的柳姌:“一个就够了,不必换。”

“可是......”

“你还是回去换身衣服,被别人看见了不好。”凤无尘说完,也不再看董娴一眼,转身进了院子。

“舀点温水来。”见凤无尘进来,柳姌边干活边对他开口。

凤无尘很快就从厨房舀了温水出来,院外的董娴见了和睦相处的‘主仆’两个人,一跺脚,差点被气吐血。

看着门口消失的人影,凤无尘冷冷的道:“以后离她远些。”

柳姌抬头,朝着凤无尘灿烂的一笑:“知道了,凤哥哥!”

那声音,那语气,和董娴至少有七分像,凤无尘听了俊脸上的神色有一丝裂痕。

晚饭是炒肥肠,还有野菜炒猪肝,一碗猪心汤。

猪心汤是柳姌做给齐老太还有柳平、林氏补身体的,还剩下一半,柳姌用盐腌了,准备明早再做汤。

“姌儿怎么不吃饭?”

齐老太见柳姌只吃野菜,所以关心的问。

柳姌白了一旁的凤无尘一眼:“主子说了,罚我不准吃饭,所以我只能吃菜了。”

齐老太听了眼睛一眯,呵呵一笑:“董丫头的事情我在窗户跟前看的真真的,不怪姌儿丫头。”

柳平听见柳姌被欺负,急忙放下筷子打量她:“妹妹你有没有受伤?”

柳姌摇头:“不用担心我,我也不是好惹的。”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凤无尘冷冷的开口。

齐老太看了二人的眉来眼去,笑得合不拢嘴,这姌儿丫头和无尘倒也算冤家了,也不知能不能凑成一对。

凤无尘说的没错,董娴那么一闹,身上脏的不像样子,柳姌倒是好好的在一旁看热闹,凤无尘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她一句而已。

董娴也是下了狠心,凤无尘也是应该做做样子的。

就凭董娴对自己下死手的事情,柳姌就知道她不是一个善茬,还是少惹为妙。

这两天,林氏绣了几条手帕,柳姌也编了许多筐篓,齐老太也动手编了几个小动物。

柳平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也能帮着做一些杂货。

“林氏,你给老娘滚出来,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竟然敢搬家,谁给你的胆子!”

正在做早饭的林氏听见周老婆子河东狮吼的声音脸色一白,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出了门。

“娘,你怎能么来了。”

林氏脸上挂着勉强的笑,走到周老婆子跟前说话。

可是话音刚落,周老婆子怒气冲冲的给了她一个巴掌:“贱人,胆子肥了,翅膀硬了,连个屁都没放竟然来这里了,家里的活谁干!你想累死我!”

柳姌昨个上山挖药材,有些累,此时她睡的正香,听见外面的嚷嚷声皱着眉翻了一个身,一听见周老婆子的声音,她立刻没了困意。

“娘,要不是家里过不下去,我也不会来这里.......”

看着林氏,周老婆子气的咬牙,抬手又给了她一个巴掌:“过不下去,怎么就过不下去,我看是你故意跟我过不下去!”

林氏捂着脸,委屈的望着周老婆子。

“林氏,你也是的,老二虽然没了,但是你还是她的媳妇,两个孩子也是老二的种,怎么能离了柳家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儿?”

周老婆子身后的陈氏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

她自然是希望林氏回去,这两天林氏不在,家里的脏活累活她可没少干,她以前可从来不做粗活的。

“我们到哪和你有什么关系,那是我们的自由!”

就在林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柳姌披着衣服出来。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你们是柳家的人,不好好在柳家恪守本分,竟然往别处跑,外人看了像什么话!”

一旁的六十岁左右的男人怒声开口。

柳姌抬头,打量着记忆里熟悉又陌生的爷爷。

“我们除了柳家,还不是被逼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幸好是出来的早,不然我娘和我哥命都不一定抱住。难道你还想让我娘再上吊一回,还是让我哥再被气的昏死过去!”

柳老爷子一听,脸涨的通红,他活了几十年,临了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教训。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