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抬高一点就能吃到扇贝视频 迈开腿给我看看扇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把女生的隐私部位叫成扇贝,是因为二者外形很像,扇贝属于隐晦称呼,基本上老司机一听就知道它代指的部位,可并不是简单的吃扇贝海鲜之类的。意思就是迈开腿给我看看你的下面,

沈未晚撕开袖口,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两层袖口里掏出一个很薄的布袋。

她打开布袋,里面明晃晃的放着一层银针。

沈未晚拿起两根银针,用酒精消毒,手摁压着傅九叶的手腕,轻轻的下了一针。

沈未晚这一操作吓坏了众人。

“所有人都出去,给屋子通风,快!”沈未晚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

南靖眉头紧蹙,想了想,还是让保镖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他一人,快速打开窗户。

此时此刻,他只能赌一把。

十分钟后。

沈未晚见傅九叶体温渐渐回升,这才松了口气:“呼……”

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傅九叶就……

她甚至不敢去想那种可能。

她一直觉得,自己能重生,比起复仇,更多的是回来报恩。

报傅九叶的恩情。

他若是死了,她就是复了仇,应该也会带着这份愧疚,苟延残喘一生。

“还好,我回来得早了一步。”

如果她再晚两天回来,傅九叶怕是……

沈未晚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将用过的和没用过的银针分开,依旧包裹在袖口里。

她回头看了一眼呆愣的南靖:“有生理盐水吗?”

南靖回神,点了点头,将黎明留下来的生理盐水和注射剂递给沈未晚:

“九爷他怎么样了?”

沈未晚一边替傅九叶注射点滴,一边回话:

“暂时没事了,最近两天,不要再让他工作,他现在的身体,需要休息。”

南靖见傅九叶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不由得也松了口气。

他想到刚刚沈未晚古怪的行为,沉默半晌还是指着床头的珍珠问道:

“沈小姐,你这珍珠里放的是什么药?”

如果这药真的有效,他可以让黎明去买点回来研究。

沈未晚放好点滴,收回珍珠戴回脖子:

“唔,这都是一些配方很古老的药,我自己炼制的。”

她的大部分药和器材都在箱子里,但师傅曾经跟她说过,身为医者,若不能随时随地救人,那就妄为他的徒弟。

所以除了那一箱子外,她浑身上下的所有配饰,里面都藏着药和仪器,只是难以被人发现。

南靖脸上有些失望:“原来是这样。”

这药既然是沈未晚自己配的,那他就没有了太多的兴趣。

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还是得等过会儿黎小姐来了再替傅九叶检查一下。

沈未晚蹲下身,倚靠在床头,抬手想要抚上傅九叶惨白的脸颊,却顿在了半空,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傅九叶……再婚了啊。

她没有权利再碰他。

她和他之间,再不是夫妻。

沈未晚起身,看着自己被撕得面目全非的袖子:

“你先照顾一下九爷,我回去换身衣裳。”

顺便带点药过来,说不定还能趁着这个机会给九爷看看腿,查一下他身上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南靖点头:“嗯。”

见沈未晚离开之后,南靖才松了口气,将抢收回腰间,立即给黎明打了个电话。

没有人接。

黎明应该上飞机了。

南靖踱到傅九叶跟前,满脸焦急:“黎小姐,你可一定要快点来啊!”

他刚这样想着,楼下便传来声音:“黎小姐来了!”

在众人簇拥下,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身着白大褂,绑着马尾,面容姣好,气质出众的女医生走了进来。

她看上去有些紧张:“九爷在哪里?”

“黎小姐,请跟我这边来。”

这是黎兰第一次进沂水庄园,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

她自小就崇拜傅九叶,当初坚定学医,就是因为想要治好傅九叶的病。

可就在她十六岁跳级考上医学院,十九岁学有所成,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时候,傅九叶……结婚了。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傅九叶对女生从来都爱搭不理,却没有想到,他最后要娶的人,居然是沈家赫赫有名的草包小姐。

那个时候她是愤怒的,甚至还因此质问过傅九叶。

傅九叶只是淡淡的回答:“她被她爸送到我床上,她也是无辜的。”

无辜的?

那她呢?!

她憧憬了他一辈子,自小连碰他一下都不敢,却就这样被一个草包吃干抹净了。

她不服气!

那时傅九叶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结婚之后,傅九叶搬出了傅氏庄园,住进了沂水庄园。

她没有进来过。

不是不想来,而是傅九叶不让她进,即便她堂哥是黎明,她也没有进来的资格。

之后沈未晚杀了她女儿,失踪五年。

这期间她一次次的想要进沂水庄园,想要安抚傅九叶那颗受伤的心,可……傅九叶依旧不让她进来。

准确来说,整个沂水庄园,除了沈未晚,就再没有女人进来过。

而现在,阴差阳错之下,她居然进来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把握机会,让傅九叶倾心于我!”黎兰暗暗发誓,“傅家少奶奶的位置,一定是属于我的!”

这样想着,黎兰已经来到了卧室门口。

南靖连忙把她迎了进去:“黎小姐,你快给九爷看看,九爷刚刚服下了一颗不知名的药,也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

黎兰皱眉:“药?什么药?”

“是沈小姐的药。”南靖说道,“黎小姐,你还是先给九爷看看吧。”

黎兰是成大的才女,医术一流,虽然比起黎明还差了一些,但独当一面还是可以的。

整个文城,想要预约她的人排到了明年。

也只有对九爷,她才会随叫随到。

“沈小姐?哪个沈小姐?”黎兰皱眉,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你说的应该是沈家二小姐沈木心吧?”

南靖摇头:“不,是沈未晚,她回来了。”

黎兰手一抖,肩上的药箱险些落在地上,她脑海一下子炸了,面色有些木然。

那个女人,居然又回来了!

这怎么可以!

“黎小姐?”南靖见黎兰脸色不好看,有些疑惑,“你怎么了?没事吧?”

黎兰这才回神,勉强笑了笑:“九爷在哪里?带我去见他吧。”

南靖点头,推开门,领着黎兰走了进去。

在明亮的室内,黎兰视线锁定在傅九叶身上,再没有移开过。

那张脸,依旧是她熟悉的俊美轮廓,剑眉星目,墨发如缎,肤白如玉,他虚弱的躺着,平添了几分慵懒和出尘。

这么多年,她再没有见过比傅九叶更好看的男人。

比女人还要好看。

“九爷……”黎兰痴痴的唤了一声。

南靖皱眉。

黎兰自小就迷恋傅九叶的事情,不止是黎明知道,连他都知道。

这么多年了,他以为黎兰成长到现在的地步,痴心应该早就被时间消磨殆尽了。

可现在看来,并没有。

黎兰的痴心,有增无减。

“黎小姐。”南靖警告似的唤道,“沈小姐已经回来了。”

他在提醒她,既然沈未晚回来了,她就不要再妄想了。

黎兰回过神,强装淡定,却怎么都抑制不住眼底的怨念和嫉妒,她点了点头,放下药箱走到傅九叶跟前。

她一直很关心傅九叶,对傅九叶的病也从黎明那里得知了个大概。

黎兰拿出仪器,替傅九叶检查了一下,不由得一愣:

“你是说九爷刚刚,吃下了一颗沈未晚的药丸对吧?”

南靖不明所以:“对,服下药丸之后,九爷的身体好转了不少,难道那药要问题吗?”

黎兰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咬牙:“嗯,好像是有些问题,我得再仔细检查一下。”

事实上,没有问题。

不仅没问题,那药还减缓了傅九叶身上毒的蔓延,十分有效!

便是黎明研制了这么多年的药,都无法达到这个境界,更别说她了。

沈未晚到底是从哪里得来如此宝贵的药丸的?

撞到狗屎运了?

“不过看这样子,南靖应该不知道这药的宝贵之处,很有可能连沈未晚自己都不知道。”黎兰暗想道。

否则他们也不会急匆匆的把她找来。

黎兰最佳勾起一个冷笑,既然如此,那她的机会就来了。

“南靖,这药有副作用,九爷现在很危险!”

黎兰似乎很紧张,她快速打开药箱,装模作样的配置了一瓶药,艰难的给傅九叶喂了下去。

实则就是葡萄糖加葡萄糖。

补充一点能量而已。

已经恢复不少精气的傅九叶,虽然昏迷,还是顺利的将这瓶药喝了下去。

黎兰又拿起仪器,装模作样的再次检查了一下傅九叶的身体,随即松了口气:

“好在我来得及时,已经没事了,南靖,以后可不要给让九爷吃那些莫名其妙的药丸。”

“好,我知道了。”

南靖心头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他想到沈未晚的举动,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那女人,就只知道胡来!

黎兰收好药箱,但她不想离开,她手死死的抓着药箱,有些犹豫:

“我担心九爷的病情会反复,所以想留在这里观察一下。”

“好。”

南靖怎么可能会拒绝这样的请求,他立马让人端来一把椅子,让黎兰坐在床头就近照顾傅九叶。

黎兰心满意足。

她看着傅九叶那张谪仙似的俊脸。

昏睡中的他,睫羽翩飞,眉眼像是朦胧着一层雾气,点染了几分柔和的色泽。

较其清醒,少了几分凉薄。

“九爷……”

黎兰眼底愈发痴然,她十分想伸手亵玩那张如妖似仙的脸。

但南靖一直在旁边盯着,她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

不过能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傅九叶,她已经很满足了。

……

另外一边,沈未晚已经换好衣裳。

还顺便在身上带了更多的药。

“要是药箱在身边就好了。”

就她身上这点药和器材,别说解毒了,就是想查清楚傅九叶身上的毒都是难事。

沈未晚走到卧室,保镖们却严阵以待,坚决不让她进入。

“刚刚是我救了九爷。”沈未晚只得解释道,“我对九爷没有恶意的,只是想进去看看他的病怎么样了。”

保镖摇头:“黎小姐已经到了,她会照顾好九爷。”

沈未晚皱眉。

黎小姐?

黎兰么?

那个传说中预约排到明年的医生?

上一世她听说过她,但记忆很淡。

不过既然是出名的医生,医术应该还是可以,现下傅九叶已经脱离危险,让别的医生照料也并无不妥。

只是……她不想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我还是想进去看看九爷。”沈未晚说道。

保镖直接将枪口对准她的脑袋:“沈小姐速度是不错,但沈小姐觉得,是您的速度快,还是我的枪更快?”

沈未晚:“……”

好好说话不行吗?

非得动刀动枪的,何必呢?

沈未晚不想跟保镖们翻脸,她想到自家儿子还在楼下,所以无心跟他们纠缠,巴巴的就跑下了楼。

后院。

傅路依旧窝在暖暖怀里,表情却很看似淡然实则焦急不已。

走近一听,傅路正在碎碎念:“爹地肯定不会有事的,暖暖,爹地那么厉害的人,肯定能活得长长久久的对不对?”

“吼——”暖暖应声。

沈未晚看着傅路小小的身子,不由得鼻子一算,眼眶微红,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上一世,她陪了傅路六年,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

现下再一次看到活蹦乱跳的傅路,她心底有说不出的感动。

这一世,她一定要护他平安一生!

“路宝——”沈未晚深吸了好几口气,终于上前,出了声,“你爹地没事,你放心。”

傅路和暖暖同时回头,看向不远处的沈未晚。

他下意识的皱眉,瞪大了眼睛,气势汹汹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未晚,却突然一愣。

来人眉眼带笑,嘴角弯起,步履缱绻,温柔似风。

分明是张从未见过的脸,但他却觉得自己认识她很久很久了。

莫名的,他想要亲近她。

沈未晚见笼子是打开的,便直接走了进去,张开双臂想要将傅路拥入怀中:

“路宝——”

“啪!”

暖暖抬起爪子,抵住沈未晚的额头。

“吼——!”

它在警告沈未晚,不要靠近傅路。

沈未晚:“……”

这么不近人情吗?

暖暖这一吼让傅路回过神,他咬了咬牙,扬起小脑袋,拽紧了拳头: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爹地的家里?”

掷地有声。

很有活力。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傅路了。

沈未晚眼眸氤氲,蹲下身,与傅路平视:

“路宝,我是你妈咪。”

傅路一顿,脸上覆上一层隐瞒,冰寒刺冷。

“你刚刚……说什么?”

他妈咪早就死了!

这不过是个在沂水庄园住了两天的女人,居然敢恬不知耻的说她是她的妈咪。

简直不可饶恕!

沈未晚面色柔和,声音慈爱:“路宝,我是妈咪,妈咪回来了,对不起,现在才回到你身边。”

傅路死拽着的手泛着青白,怒不可遏。

还真以他后妈自居了。

傅路隐忍住心底的怒火,眼眸闪过一丝算计,他面色勉强柔和了下来,咬牙切齿的唤了一声:

“妈咪——”

麻痹敌人,这是第一步。

了解敌人,这是第二步。

设置陷阱,赶走敌人,这是第三步。

他决定在三天之内,完成计划,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出去。

沈未晚看向傅路阴沉的脸,知晓他恨她,她却并不在意,眼底流光四溢,对傅路张开双臂:

“路宝,来,妈咪抱。”

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他实被迫离开的实情,但不是现在。

否则会招惹来诸多麻烦。

傅路看着沈未晚的双手,眉头微皱,陷入沉思。

他权衡利弊,最终还是迈出小腿,不情不愿的投入了沈未晚的怀抱:

“妈咪——”

刚靠近沈未晚,淡淡的木草香就侵入傅路的鼻息,随即是满怀的温暖,让人沉迷沦陷。

傅路顿了顿,他……似乎并不排斥沈未晚的怀抱。

周围的保镖下巴都惊掉了。

【小少爷平日里不是生人勿进的么?】

沈未晚下巴抵着傅路的小脑袋,托着他的小屁股将他抱了起来,轻轻的拍着傅路的背:

“对不起,妈咪这么晚才回到你身边。”

傅路咬牙,脸颊镀上一层寒冰:“不晚。”

因为她不可能嫁给爹地。

沈未晚能察觉到傅路的异样,却装作看不见:

“刚刚是不是很担心爹地?你放心,爹地已经脱离危险,没事了。”

傅路身子一僵,小眼眶红了红:“嗯。”

泪水摇摇欲坠,却还是拼命隐忍住了。

是的,对傅九叶的病,傅路其实都了解,甚至他也在暗中寻找鬼医和神医的下落。

只是这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

书房。

傅九叶修若玉石的指尖微弱的动了一下。

仅仅一下,便让屋里二人都睁大了眼睛。

“九爷?”黎兰颤抖着唤道,“九爷,你醒了吗?”

傅九叶清冷的眉头皱起。

聒噪。

许久之后,傅九叶睁开了淡漠的眸子,如星辰划过,漾起点点涟漪。

慵懒迷离,却气势逼人。

黎兰心头猛的一颤,想要染指的心荡然无存,她眼神卑微了几分,连露骨的喜爱都不敢表现出来:

“九爷……”

傅九叶清醒过来,斜了黎兰一眼,淡漠疏离:“黎小姐?”

夹杂着一丝质问。

她怎么会在这里?

黎……黎小姐?

黎兰脸色煞白。

他们青梅竹马,五年不见,他居然叫她黎小姐。

他还真是半点关系都不想和她牵扯上啊。

南靖见此,立马起身解释:“九爷,你刚刚发病,情况危急,是黎小姐救了你。”

傅九叶唇角干涩,舔舐了一下。

甜沁如斯。

怎么回事?

殊不知他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在黎兰看来多具有诱惑力。

“嗯。”傅九叶撑着胳膊起身,声音冰凉,“送黎小姐离开。”

南靖一急:“九爷,现下黎医生不在文城,还是让黎小姐留在这里吧。”

傅九叶面色清冷:“不必。”

他厌恶女人进出他的房间。

让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股令人生厌的气息。

黎兰面色惨白,她嘴唇微微颤抖,终于还是卑微的说了一句:

“九爷,让我留下吧,你的情况很危急,就像是刚才的情形,我如果来得不及时的话,你怕是……”

准确来说,刚刚如果不是沈未晚来得及时,傅九叶现在已经归西了。

傅九叶知晓自己的病有多重。

刚刚病发之时,他也知自己命在旦夕,所以并未怀疑黎兰的话。

他垂眸,神情莫测。

南靖也跟着附和:“是啊九爷,你就让黎小姐留下吧。”

他是真的怕了。

傅九叶凝视着手背上新旧针孔的痕迹,终于还是说了句:

“带黎小姐去客房。”

对救命恩人,他没有做得太绝。

“是。”

黎兰眼中闪烁着泪光。

她留下来了!

至少在黎明回来之前,她应该都可以自由出入沂水庄园。

“谢谢九爷。”黎兰声音微颤。

傅九叶压下眼底的厌烦,不动声色。

待黎兰离开之后,傅九叶才冷声质问南靖:“是谁让她进来的?”

南靖低头:“九爷,当时情况危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去请黎小姐的。”

傅九叶皱眉,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木草香气,终于还是问道:

“除了她,可有其他人进来过?”

南靖念及沈未晚多次提醒他的伤,有心维护,所以没有说出她的破格行为:

“没有。”

傅九叶手抚上唇角,若有所思。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寒气消减,身体若有若无的麻痹感也减弱,甚至脑子里的神经痛也减缓不少。

是因为黎兰么?

黎家不愧为医药世家,子孙当真个个都十分出彩。

只是黎兰……

傅九叶皱眉:“黎明呢,联系上了吗?”

这件事情,等到黎明回来之后再处理,黎兰的恩情,该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

至于黎家想要的合同,他给他们就是。

“没有。”南靖应声,“应该还没有下飞机。”

“嗯。”

傅九叶拔掉手上的针头,在南靖的搀扶下坐上轮椅。

“九爷。”南靖拿起酒精,替傅九叶简单处理了一下手上的伤口,“你这是要去哪里?”

傅九叶没有回应,只缓缓的坐着轮椅来到阳台。

他一眼就瞥见被沈未晚抱在怀里的傅路。

傅九叶瞳孔微缩,睫羽覆上寒冰。

他们是相认了么?

“九爷,这这这……”

南靖指着沈未晚怀里的傅路,紧张得都结巴了。

小魔头居然就那样懒洋洋的躺在沈未晚怀里,温顺乖巧得不像话。

幻觉!

对,这一切肯定都是幻觉!

傅九叶眸光触及到傅路眼底的算计和筹划,淡淡的笑了:

“看好他们,不要让沈未晚出事。”

南靖以为傅九叶是担心傅路的安全,立马应声:“是。”

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傅九叶最后说要保护的名字,是‘沈未晚’。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