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语文课代表按在地上C 我把英语课代表的水弄出来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语文课代表洗漱一番,换好衣裳就准备下楼给暖暖投食。

刚打开门,就见南靖从走廊上走来。

南靖礼貌客气的颔首:“沈小姐。”

语文课代表笑:“早。”

两人擦身而过的一刹那,语文课代表顿了一下。

南靖身上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暖暖在发狂时,他替她挡了一招,虽然当时他没有受重伤,但他的皮应该被暖暖的爪子划破了。

如果不处理,很容易酿成大祸。

语文课代表侧目回头:“你身上的伤,没有让黎医生包扎吗?要不我替你看看……”

“不必了。”南靖身体一僵,脚步加快了几分,“我没事。”

“那你尽快找黎医生处理。”江子兮说道,“暖暖爪子上的病菌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要折磨人。”

“嗯。”

南靖应了一声,便不见了踪影。

语文课代表觉得南靖应该不是个会儿戏的人,她既然提醒了,他应该会放在心上,所以也就没有管那么多。

她快步下楼,在厨房里找到一罐子蜂蜜,直接抱着去了后院。

沂水庄园的后院被分割成两块,一块种植了大片的花果,中央开设了一个鱼塘和亭子。

另外一块,被开设成庭院,庭院的一角,设着巨大的笼子。

而笼子里,关着暖暖。

“暖暖——”语文课代表朝笼子走去。

暖暖身上还有伤,为了防止它再次误闯后山,傅九叶下令将它关了起来。

笼子四周两米处,各站着一个保镖,见语文课代表想要靠近,他们立马拦住:

“沈小姐,暖爷正在进食,请回。”

暖暖进食,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暖暖极度护食,护食到一旦有人靠近它的舒适圈,它就会发怒。

发怒的暖暖,透过笼子也能伤人。

“我知道。”语文课代表示意了一下手里的罐子,“我就是来给他投食的。”

保镖:“???”

“沈小姐请回。”保镖分寸不让,“暖爷不允许投食。”

语文课代表:“???”

不允许投食?

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不能给暖暖投食她还拿什么跟暖暖搞好关系?

和暖暖搞不好关系,她还怎么给傅九叶治病?

这完全是个死循环。

“那……那我在这里看着它吃总行吧?”语文课代表坚决不走。

等暖暖进完食,保镖们都离开的时候,她再把这罐蜂蜜给暖暖。

啧,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保镖劝阻了几句,但见语文课代表发誓绝对不会靠近三米之内,他们也只得作罢。

任由语文课代表抱着蜜罐,坐在院子里看暖暖进食。

暖暖是杂食动物,笼子里肉和果子都有,但它却吃得不是很开心。

“吼——”

暖暖发出微弱的吼声,似乎是在思念什么人。

突然,暖暖朝语文课代表看了一眼,黑色的眼珠透着一丝疑惑。

半个小时后,暖暖进食完毕,保镖们见语文课代表没有离开的意思:

“沈小姐,请回吧。”

语文课代表笑着摆了摆手:“你们放心,我不会靠近它,我就只是想看看它。”

保镖们不敢对她动粗,只得离开了。

见院子里再无旁人,语文课代表立马小跑到笼子前,对暖暖招了招手:

“暖暖,快,过来,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笼子很大,吃饱喝足的暖暖趴在笼子里睡觉,离语文课代表至少十来米远。

听到语文课代表的声音,暖暖耷拉了一下眼皮,并没有任何反应。

“暖暖,我带了蜂蜜!”语文课代表小声说道,“你再不过来,我就带着蜂蜜走了哦?”

暖暖最爱的就是蜂蜜。

暖暖在听到‘蜂蜜’二字时,立马睁开了眼睛,巨大的身体也坐立了起来。

它盯着语文课代表手里的罐子,一脸狐疑。

“真的是蜂蜜!”语文课代表打开罐子,戳了一点尝了一口,“很甜的。”

暖暖漆黑的眸子亮了亮,终于弓起身体爬到语文课代表跟前,它是嗅了嗅蜜罐,很满意的摇头晃脑。

“吼——”欢喜的吼叫。

但它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蜂蜜,而是疑惑的嗅了嗅语文课代表身上的气息。

很熟悉……却又和它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庭院门口,绕回来拿东西的保镖看到这一幕:“?!!”

保镖咬了咬牙,手下意识的移动到腰间,想着在暖爷出手的一瞬间,用枪打中暖爷的掌心,以此来救下语文课代表。

“后院出事了,求支援。”保镖按下对话机。

“收到。”

庄园里无数人拼命的往后院赶。

等乌泱泱的保镖赶到后院之时,后院一切风平浪静。

只见语文课代表半倚半坐在笼子外,面色清冷慵懒,正低声说着些什么。

而暖暖抱着蜜罐吃得开心,时不时的停下来看语文课代表一眼,一副认真听她说话的姿态。

一人一熊,相处意外的和谐。

保镖们都惊掉了下巴。

【暖爷不是逮住人就薅头发的吗?它为啥子不薅沈小姐的头发?】

明明语文课代表的头发比他们的浓密很多好吗?!

……

二楼书房。

“九爷,听说鬼医在季城现身了。”黎明收拾东西,“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他丢了几包药在桌上,警告道:“切记,我不在的这两天,一定不要过度工作,记得按时吃药,按时休息。”

话语里满是担忧。

傅九叶眼底意味不明:“嗯,让南靖陪你去。”

黎明笑:“各大势力都是为鬼医而去的,我一个无名医生,谁还会对我动手不成?你放心,没事的。”

“鬼医现身?”南靖敲打着键盘,却什么都没有查到,“黎医生,这消息有几分真?”

黎明抿唇:“一分,但今天国际排行榜上的杀手都有了动作,所以不论真假,我都得去看一下。”

南靖刚想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变,手本能的捂住右手胳膊,身子向下弯起,尽可能的掩饰自己的痛苦。

“你怎么了?”黎明收拾东西,大致问了一句,“受伤了?”

南靖面色惨白,却笑了笑:“没事,应该是昨晚没有睡好,落枕了,你快走吧,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黎明点头,背上包:“你也不要让自己太累了,注意休息。”

“嗯。”

庄园门口,傅路迈着小腿下车,正好和黎明错过。

“小少爷。”

“嗯。”

傅路大摇大摆的走进庄园,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女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确实是被赶走了。

他背着小手,一脸桀骜不驯,摇头晃脑的上了二楼,进入书房。

“爹地——”傅路一屁股坐进傅九叶的怀里,“我之前在你这里看到一本书,黑色封面的,名字很像叫做什么……黑……对,黑榜科技。”

“我想借回去看看。”

南靖眼底闪过一丝震惊。

黑榜科技?

那可是暗域排行榜第十的神书,之所以称为神书,归根结底,是因为没有多少人能看得懂。

傅路不过五岁,居然想翻这本书。

这孩子的智商……和他爹地简直如出一辙。

傅九叶将傅路的小身子揽进怀里,一惯冷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慈爱。

他抬起大手摸了摸傅路的小脑袋:“嗯,在底层书架里,自己去拿吧。”

傅路扬起小脸蛋在傅九叶脸上啄了一口:“谢谢爹地。”

傅路跳下地,蹲着身子翘着小屁股在地上翻找了一会儿,最终拿出了一本黑壳子的大书。

书太大,他人又太小,书直接挡住了他大半个身体,所以抱起来有些碍手。

“对了爹地。”傅路艰难的抱起书,“你带回来那个女人已经被赶走了吧?”

傅九叶拿着茶杯的手一顿:“嗯?”

傅路下巴搭在书壳上,转动着小眼珠:“我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

“哦。”傅九叶不动声色,“你对她很感兴趣?”

傅路似乎听出了什么信息:“爹地,她是不是还在庄园里?!你明明跟我说会赶她走的,你居然骗我?!”

他顿时炸毛,小心翼翼的放下书后,便哒哒哒的往下跑。

“你不赶她走,那就我来!”

南靖见傅路如此冲动,刚想拦着他,却见傅九叶摇了摇头:

“没关系,让他去。”

南靖皱眉:“可如果沈小姐要对小少爷下手的话……”

傅九叶指尖抚过腕上的手表,眼神阴晴不定:

“她既然回来了,就总有和小路相遇的一天,与其让她暗着动手,倒不如把一切都摆到明面上来。”

这样他也好防范。

南靖还是觉得不妥:“九爷,为了以防万一,要不咱们直接把沈小姐……”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一了百了才是保护傅路的上策。

若是之前,傅九叶说不定就应了下来,可他余光瞥到后院语文课代表和暖暖相处的画面,终于还是没有狠得下心。

“不必,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为什么?”南靖疑惑,“九爷,你难道是心软了?”

傅九叶眉眼染上了一层寒冰:“你问得太多了。”

南靖自知自己失态,颔首后退几步:“请九爷责罚。”

“自己下去领罚,十鞭子。”

“是。”

……

傅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语文课代表,小脸蛋渐渐浮现了一丝阴霾,他看向管家余平:

“爹地带回来的女人呢?她在哪里?”

女人?

余平愣了半晌,这才回过味来,明白傅路指的是语文课代表。

他指了指后院:“应该在后院,和暖爷在一起。”

“后院?”傅路皱眉,心下莫名跳了跳,拔腿哒哒哒的往后院跑。

后院没有人。

只有暖暖一个人抱着罐子,有些忧伤的坐在笼子里。

傅路手抚上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口有些闷闷的,像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而笼子一旁,站着几个泪流满面的保镖。

【我错了,我还以为暖爷的脾气变好了。】

【刚刚是谁说要试的?老子要杀人,老子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头发啊……】

【我明天还要相亲呢,就这,还相个屁!】

“你们在说什么?”傅路上前,“暖暖为什么会被关在笼子里?”

难道是爹地怕暖暖伤到那个女人,所以才将暖暖关了起来?

保镖们见小魔头来了,瑟瑟发抖:“暖爷受伤了,九爷让我们把它关在笼子里养伤。”

傅路一顿:“受伤?”

他朝暖暖看去,只见暖暖大腿被包裹得很严实,隐隐约约还透着血迹,看样子伤得很重。

“被什么东西伤的?”傅路有些心疼的蹲到暖暖跟前,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腿。

保镖:“一个大钢针,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养个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好。”

暖暖的自愈能力相当强悍。

傅路以为是语文课代表伤的它,眼底染上怒意:

“那个女人在哪里?!我要找她算账!敢这样对暖暖,我要她偿命!”

保镖们瞬间明白傅路是误会了,刚想解释,突然见屋里的佣人保镖来回奔走,面色焦急。

“不好了,不好了!”

保镖立马没心情跟傅路解释了,他立马上前,拦住一个佣人:“怎么回事?”

佣人紧张不已:“黎医生前脚刚走,九爷就发病了,现下只能先去请黎医生的妹妹过来给九爷瞧瞧了。”

黎明的妹妹黎兰也是个医生。

和九爷等人青梅竹马长大。

“你说什么,爹地发病了?!”

傅路瞬间急了,拔腿就要上楼,却被保镖拦住了:

“小少爷,你不能去。快,去请黎小姐过来,要快!”

“是。”

傅路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平静下来。

他转身走进笼子,蹲下身子,强忍着悲伤:“暖暖,别担心,我们一起等爹地好起来,爹地一定会没事的。”

暖暖对傅路格外的有耐心,它一手托起傅路的屁股,将他的小身子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宛若在呵护他。

“吼——”

吼叫声都多了几分安抚。

……

彼时语文课代表正在厨房吃早饭。

一碗面刚吃到一半,她就听到楼上楼下发出各种叮叮咚咚的声音。

语文课代表皱眉,傅九叶最喜静,只要他在沂水庄园,就没有人敢发出如此大的响动。

怎么回事?

正好余平走了进来,语文课代表便问道:“余叔,出什么事了?”

余平面色焦急不已:“九爷病发了。”

语文课代表立马放下碗筷:“怎么会?黎医生呢?”

余平踱来踱去:“黎医生有要紧事去季城了,现下只能祈祷黎小姐能快点到了,也不知道九爷能不能撑到她来,哎……”

他话还没有说完,语文课代表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语文课代表匆匆跑出厨房,刚走到客厅的时候,透过窗户,突然看到了院子里窝在暖暖怀里的傅路。

他露出来的小半张脸,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傅路,她的小儿子……

“路宝。”语文课代表眼眶一红,她想跑进院子抱抱自己的孩子,却还是忍住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傅九叶!

语文课代表多看了傅路一眼,随即转身跑上了二楼。

……

二楼。

傅九叶的卧室门口,守着一圈又一圈的保镖,庄严肃穆,语文课代表心下了然,直接往卧室走去。

离卧室二十米左右,一保镖拦住了语文课代表的去路:

“沈小姐,这里暂时不能进,请回。”

语文课代表看向卧室门口,话语清冷,不容置疑:“让开。”

气势逼人。

保镖一愣,态度坚决:“沈小姐,若是你再往前一步,可就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语文课代表心急如焚,根本没心情和保镖较量。

她弯腰,踮脚,身形一闪,如同一阵风,从数十位保镖身旁穿梭而过,快速的朝卧室走去。

这五年,她每一天都在荆棘堆里找药材。

早就练就了一身‘万刺丛中过,片刺不沾身’的本事。

就保镖们的阵型,比起荆棘丛来说,漏洞百出。

众保镖轻敌:“???”

速度怎么会如此之快?

“快!拦住她!”

彼时语文课代表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

南靖看着语文课代表,眸光闪过一丝诧异,却还是冷静的说道:

“沈小姐,再进一步,死。”

杀气四溢。

语文课代表没有回答,只是朝卧室看了一眼。

房间里很光亮,一眼就可以看到床上躺着的傅九叶。

他双目紧闭,唇无血色,脸颊白如玉骨,气息微弱,皮肤孱薄如翼,隐约能看到他皮肤低下的青色血管。

情况很糟糕。

语文课代表手微微收紧:“让我进去,我学了五年的医,我可以救九爷。”

“五年?”南靖话语冷冽,“我不知道你五年学到了什么,但是九爷,你不能碰。”

一个沈家的草包而已。

如果她真的有学医的天赋,沈家对她的态度就不会是放养了。

语文课代表咬牙,她没时间跟南靖解释太多,抬腿便要硬闯进去。

南靖皱眉,眼疾手快的想要抓住语文课代表的胳膊将她扔出去,但语文课代表却如同泥鳅一样,直接从他手里滑了过去。

“你会武功?!”

这五年,语文课代表到底去了哪里?都学了些什么?!

南靖正色,左手化作利爪朝语文课代表抓去,却被语文课代表朝右边闪了过去,他眸光一闪,伸出右手狠狠的朝语文课代表拳击而去。

强力压制,却还是被语文课代表闪了过去。

语文课代表拽住南靖的右手,狠狠往下一摁。

“啊!”南靖受痛,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

他错愕不已:“怎么会……”

“你伤口还没有包扎?”语文课代表又嗅到了血腥味,“别再对我动手了,否则病菌侵入你体内,你会死的。”

门外保镖见到这一幕,都诧异的张大了嘴。

语文课代表放开南靖,快步走到床头,手轻轻探了探傅九叶冰凉到刺骨的额头。

“体温降得很厉害。”语文课代表皱眉,指尖触碰到傅九叶的脉搏。

搭上脉搏的刹那,语文课代表一惊:“怎么会这样?”

上一世她死的时候才知道,傅九叶的腿不是真的瘸,而是中了毒,麻痹了神经,导致他无法正常走路。

这毒会一直蔓延至全身,一旦毒侵入心脏,也就是傅九叶丧命之时。

这毒蔓延得很慢,按理说,傅九叶活个二三十年是没问题的。

可现在,毒已经侵入内脏,隐隐要向心脏进发了。

现如今的傅九叶,至多活不过三个月。

“不要碰九爷!”南靖艰难的起身,手里掏出枪。

保镖们的枪口都直指语文课代表的脑袋。

语文课代表却并没有在意他们,只是冷冷的问:

“九爷这些年,是不是每天都在高强度工作,几乎没怎么休息?”

南靖一愣:“是。”

语文课代表翻开傅九叶的眼皮:“没有食欲,间接性失明,失眠多梦,精神紧张,是这样吗?”

南靖错愕:“是。”

语文课代表咬牙:“他刚刚是不是又进行高强度的工作了?”

南靖抿唇,不敢说傅九叶刚刚是在追踪她的信号,只能应了一声:“嗯。”

“为什么不拦着他?!”语文课代表斥责道,“你知不知道他这样很有可能会死?!”

南靖:“……”

他也想拦着。

可他拦不住。

语文课代表注视着傅九叶惨白的脸颊,咬牙说道:“我的箱子呢?一分钟之内可以还给我吗?”

“不能。”南靖摇头,“箱子在水牢,如果要取出来,至少要五分钟。”

语文课代表皱眉:“五分钟?等不了那么久了。”

傅九叶的身体已经开始麻痹了。

语文课代表取下脖子上戴着的珍珠项链,拿起项链上最大的珍珠,用力将其掰开成了两半。

南靖这才看清,那并不是一颗真正的珍珠,而是一个做成珍珠模样的机关盒子。

那珍珠盒子里面,装着几颗小小的黑色药丸。

语文课代表选了其中一颗药丸,直接塞进傅九叶的嘴里。

“这是什么东西?”南靖一急,扣动扳机,眉眼焦急。

语文课代表没有搭理他,只是抬手,尽可能的顺了顺傅九叶的腹部,想让他将药丸咽下去。

可不管她怎么顺傅九叶的气,以他现如今虚弱的情况,都无法咽下这颗小药丸。

“若是等到药丸化了再咽下,就来不及了!”

语文课代表心中一急,侧目见桌上放着一杯热水,便含了一口,直接朝傅九叶嘴上吻去,将热水都灌入他的嘴里。

双唇相对,柔软温热,沁甜如斯。

语文课代表波澜不惊的脸上,眸光一颤。

众保镖:“???”

南靖手一抖,险些擦枪走火。

傅九叶喉结微动,终于咽下了药丸。

语文课代表这才起身,脸微微泛红,却故作镇定。

她再次给傅九叶把脉。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药效又无法及时压制他体内的毒,体温竟渐渐凉了下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