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被做了一节课 我在语文课上C了语文课代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暖暖驮着语文课代表走进去,慢慢的俯身,方便她下去。

语文课代表并没有直接跳下地,而是翻身趴在暖暖的身上,手顺着暖暖的背伸向它的肚皮。

“好柔软……”

暖暖黑了脸,打算一个鲤鱼翻身就将语文课代表给弹下去。

就在此时,只听语文课代表轻轻的说道:“暖暖,五年不见,我好想你。”

暖暖一顿,将头埋在胳膊里,终于没有了动作。

落地窗前,看到这一幕的傅九叶瞳孔一缩。

“怎么会……”

语文课代表和暖暖之间相处的模式,像极了晚晚!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调查过语文课代表,她和晚晚的人生根本无法重叠在一起。

她们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但语文课代表的举动却又……

傅九叶眉眼微低,沉默半晌,拿起手机给黎明打了个电话:

“有没有什么药,或是什么香气,能让白灵熊依赖的?”

黎明愣了愣:“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或许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对外公开而已。”

“九爷,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傅九叶抿唇,眸光微敛:“没事。”

……

傅氏庄园。

傅路回来的时候,沈木心还没有离开,她看到傅路,脸上立马扬起温柔的笑容:

“小路,你回来了?”

她上前,将一叠小糕点递给傅路:“这是小姨亲手做的,尝尝看喜不喜欢。”

傅路有些犯难。

傅家所有人都知道,傅路讨厌甜食。

而沈木心每一次来的时候,都会亲自下厨房为傅路做一叠甜食。

诡异的是,沈木心做的甜食,傅路还真就会吃。

傅路抿唇,沉默许久之后还是拿起一块糕点,很给面子的勉强笑了笑:

“嗯,好吃,小姨手艺很好。”

沈木心低头浅笑,眉眼里却闪过一丝得意。

是的,她是故意的。

她不是不知道傅路讨厌甜食。

她故意这样做,不过是想让傅家庄园里的人知道,傅路有多喜欢她。

这样才加大了她嫁进傅家的筹码。

沈木心笑容愈发柔和:“你喜欢就好。”

傅路艰难的咽下嘴里的甜食:“小姨,被爹地带回庄园的女人,已经被送去当暖暖的饲料了,爹地应该不喜欢她。”

暖暖?

沈木心笑容一僵。

她远远的见过暖暖一次,那是一头壮硕且的白灵熊。

模样看着倒是白白净净的可爱,但残暴凶狠。

这也是她从不涉足沂水庄园的原因。

虽然……她也进不去。

“这样啊。”沈木心看似很担忧,“可是小路,不会真的闹出人命来吧?”

事实上,她巴不得那女人死得干净一点。

傅路笑着摇头:“不会的,爹地心里有数,应该只是想震慑一下她。”

沈木心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可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进得去沂水庄园?

最重要的是,她查不到任何关于那个女人的身份信息。

她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安。

“对了小路。”沈木心问道,“那女人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有女人进沂水庄园呢。”

傅路耸肩:“不知道,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见傅路这么说,沈木心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而是极力的施展母爱:

“小路啊,今天累不累?要不我给你讲故事吧?”

傅路兴致缺缺,但很给沈木心面子:“好。”

沈木心笑容里闪过一丝阴狠。

还好当年情况危急,导致她没有掐死傅路。

否则哪来的她现在的风光?

只要傅路还信任她,只要她还能给与傅路缺失的母爱,那她就一定能嫁给傅九叶,稳坐傅家少奶奶的位置!

语文课代表,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沈小姐,九爷叫你去书房。”

“嗯。”

语文课代表走到二楼,却并没有去书房,而是走到楼梯口的一个房间前面停留住了。

她在楼下的时候,刻意留意了沂水庄园所有地方,但都没有看到傅路。

她猜测,傅路应该在房间里。

语文课代表站在傅路以前的房间门口,心不由得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路宝,妈咪现在才回来,你……你不会怪妈咪吧?”

她不是故意丢下傅路的。

当初她不确定玉山会不会救治小糖果,所以她只能带着小糖果去赌一把。

既然是赌,那就不可能带刚出生的傅路去受苦。

而且傅路留在傅九叶身边,他会活得更好。

“路宝?”语文课代表敲了敲门。

没有人应声。

门上有钥匙,语文课代表见周围没人,便‘咔嚓’一声打开了门。

屋里没人。

“怎么会……”

语文课代表睁大了眼睛,很快镇定下来,安安静静的将门关上,往书房走去。

傅路不在沂水庄园。

难不成因为傅九叶再婚,傅路不受后妈待见,所以被送到傅氏庄园那边养着?

“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这一世傅九叶连她都恨,再恨上一个傅路也很正常。

是因为那个被撕票的女儿么?

语文课代表心脏抽疼,同样都是傅九叶的孩子,他为什么不能公平对待呢?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该带着傅路一起离开。

“傅氏庄园是么?”

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去一趟傅氏庄园了。

……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南靖和黎明都在。

语文课代表站在门口,看向逆光坐着的男人。

他单手支着下巴,眼底敛着一层雾气,语文课代表顿了顿,轻声唤道:

“九爷。”

傅九叶抿唇,摁灭烟头,示意南靖和黎明出去,这才十指交叉,看向语文课代表:

“没想到你能活着回来。”

他冷漠的语气和脸上无法忽视的厌恶,让语文课代表呼吸不畅,她苦笑:

“九爷,你就这么希望我死么?”

傅九叶眯起眼睛,冷冽的眸光直射入语文课代表的心脏。

半晌,他才朱唇亲启:“不,我希望活着。”

语文课代表眸光一亮。

“只有你活着,游戏才能继续得下去。”傅九叶嘴角勾起难以捉摸的笑意,“你简简单单的死了,那就不好玩了。”

语文课代表面色煞白。

以她的身份,若是其他人这样说,她肯定立马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但这个人……是傅九叶。

她这一世可以对所有人残忍,可对他不行。

她欠他一条命。

是要还的。

语文课代表咬住下唇,掩饰住自己的失落和无措,她深吸几口气,上前走到傅九叶跟前:

“九爷,你放心,你不想我死,我就会一直活下去,直到你厌倦这个游戏。”

“等到还完你的命之后,我才会离开。”

一辈子不会再回来。

傅九叶一顿,抬眸对上语文课代表清冷的双眼,清冷无暇,淡然脱俗,他宛若看到了星辰万丈。

这双眼睛,像极了晚晚。

傅九叶失神一刻,回过神来之时,忍不住移动轮椅后退了两步,眼底满是厌恶。

这种恶毒的女人,怎么能拥有和晚晚相似的双眼?!

她怎么配?!

傅九叶垂眸,整理了一下袖口,腕上的表在灯光下闪现出异样的光:

“别再说这样的话,我听着很恶心!”

语文课代表抿唇,点头:“好,我以后不说了。”

她嗅到书房里充斥着药气,想了想还是说道:

“九爷,我这五年学了一点医术,我看你病情加重,如果可以,我想给你看看……”

“不必了。”傅九叶语气果断,“如果你想在我身上玩什么花招,我劝你不要妄想。”

他对她的防备很深。

“其实我没有……”

“啪!”语文课代表想要解释,却被傅九叶一个响指打断了。

傅九叶胳膊搭在书桌上,修长若梅骨的指尖划过文件夹,睫羽染上一层寒霜:

“好了,既然你回来,那……游戏继续。”

语文课代表嘴角微白:“这一次,你又要送我去什么地方?”

没有药箱在身边,她有些不安。

傅九叶抬眸:“不,这一次的游戏很简单:让暖暖抱你。”

是的,他还是怀疑语文课代表和晚晚之间的联系。

虽然一切证据都表明语文课代表不是晚晚,但她的下意识小动作,和这双眼睛实在是像极了晚晚。

暖暖的主人是晚晚,除了她,它不可能愿意抱任何人。

所以他需要验证一下语文课代表的身份。

在确认完身份之前,他不会让语文课代表去做冒险的事情。

任何一个可能性他都不会放过。

他怕自己后悔。

“让暖暖抱我?”语文课代表有些疑惑,“这……这算是什么游戏?”

游戏的难度,突然……呈滑坡式降低。

暖暖确实冷漠至极,生人勿进,但它有弱点。

那就是馋。

上一世她给了它买了很多吃食,大约一个月,暖暖就愿意亲近她了。

三个月后,暖暖就愿意拥抱她了。

这不算什么难事。

傅九叶挑眉:“怎么,不敢?”

语文课代表摇头,笑了笑:“这有什么不敢的,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会尽力去做。”

傅九叶好看的眉头皱起,轻轻摆手:“出去把门带上,这场游戏结束之前,不要再来见我。”

语文课代表抿唇:“我……”

上一世她花费了三个月才让暖暖拥抱她,这一世肯定也行。

但问题是,傅九叶的腿拖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不,不止是腿,傅九叶的身体似乎也拖不了三个月了。

他的身体被毒侵蚀得很厉害。

“九爷,我其实……”

“出去!”

语气冷冽,不留一丝余地。

……

傅氏庄园。

送走沈木心之后,傅路便哒哒哒快步跑回放,翻出自己的小电脑和书本不停的翻看。

沉迷于学习。

次日,他略有启发,根据沂水庄园的信号痕迹,开始追踪那个让他受挫的信号。

傅路精神奕奕的盯着电脑,踌躇满志:

“这一次,我非得扒出你的庐山真面目不可!”

……

玉山。

“啊——”小糖果起床,打了个哈欠,往外招了招手,“妞妞,我的鞋子呢?”

黑狼甩着尾巴,叼着一双小皮鞋走了进来。

小糖果刚醒,潮红的小脸蛋如一颗水润的小苹果。

她摸了摸狼头:“妞妞真乖。”

话音刚落,防卫系统就发出了红光。

“叮!”

小糖果皱眉,赤着脚就下床,走到隔壁屋,盘腿坐到椅子上,确认信号来源,不由得皱眉。

她反复敲击键盘,不一会儿,电脑就平静了下来。

“哟,一大早起来怎么又不高兴了?”萧枭递给小糖果一杯牛奶,“咋了,谁又惹你了?来,告诉我,也好让我高兴高兴。”

小糖果接过牛奶,斜了萧枭一眼:“文城那边,又有人顺着妈咪的信号追踪过来了。”

“文城?”萧枭挑眉,“所以呢?”

小糖果将牛奶一口饮下,唇角沾染了牛奶而显得纯白一片,衬得她奶气十足:

“他们很烦人。”

“哦?”

小糖果再次得出一个结论:“爹地是个蠢货。”

连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

正在替小糖果穿鞋的萧枭:“……”

小糖果眉头紧蹙:“枭枭,能不能尽快治好我的病?我想下山找妈咪。”

萧枭撇嘴:“我也想尽快把你扔下山,但你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小糖果:“……”

……

傅氏庄园。

傅路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小脸蛋得意洋洋:

“就快攻进去了!嘿嘿嘿,我就说,怎么可能会有人能拦得住小爷我!”

话音刚落,电脑便再次黑屏。

傅路的脸和电脑屏幕一样黑。

“我去!”傅路大骂一声,险些直接把电脑给砸了,“对方什么来头啊?!怎么嚣张?!”

他气呼呼的叉腰,可劲的踢着沙发,许久才冷静下来。

“等一下,我记得爹地那边好像有一本黑科技的书。”傅路摸了摸下巴,“倒是可以借来看看。”

“顺便还可以看看爹地也没有把那个女人赶出去,一举两得。”

傅路打定主意,穿好衣裳便匆匆的下了楼:“刘叔,备车,我要去爹地那边。”

“好。”

二楼。

一身着休闲服的老人站在落地窗前,垂眸打量着急匆匆上车的傅路,眸光微深:

“小路最近去沂水庄园的次数,是不是过于频繁了些?”

钱秘书抱着文件站在一旁:“老爷,小少爷亲近九爷,也是应该的。”

老人摇头:“九叶需要静养,以小路的脾气,应该不会去打扰他,看来最近沂水庄园是出现了什么吸引小路的东西,或者……人。”

钱秘书颔首:“老爷,听说九爷带了一个女人回沂水庄园,整整三天了,那女人还没有离开。”

老人挑眉,眼底闪过一丝兴趣:“就他那身子,会对女人感兴趣?”

对傅九叶的情况他很了解,如果找不到神医或者鬼医,他活不过三个月。

枯木一般的身体,怎么可能会对女人产生兴趣?

肯定有问题。

“难道……”老人若有所思,“去查,看沂水庄园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语文课代表。”

“是。”

“如果是语文课代表……”老人嘱咐了一句,在脖子上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做得干净一点。”

能亲手害死自己女儿的人,难保不会害死自己的儿子。

傅九叶已经不行了,傅路绝对不能出事。

否则这傅家,迟早会落入旁系手中。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