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趴下让我上的作文 把数学课代表按在地上做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淡紫色长裙,容貌秀丽,笑容温和。

沈木心,沈家二小姐,数学课代表的亲妹妹。

看到沈木心,傅路脸上的笑容真挚了几分,他麻利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小姨,你来了?爹地呢?他还没有回来吗?”

沈木心抬手擦了擦傅路脸上的汗水,温柔的笑容多了几分迟疑:

“你爹地他……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傅路侧开脸。

他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

即便这个人是妈咪的亲妹妹,也不行。

沈木心尴尬的收回落空的手,却依旧温柔:“他肯定有他要忙的事情……”

“不行!”傅路打断沈木心的话,“小姨你都回来了,那他也一定要回来!”

他在撮合沈木心和傅九叶。

在傅路心中,傅九叶即便要再婚,也只能娶和妈咪有血脉关系的小姨。

其他的,谁都不行!

沈木心眼底闪过一丝喜意,却很快收敛,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你爹地他……”

傅路皱眉:“爹地出什么事了?”

沈木心摇头:“没有,只是听说你爹地前两天带了一个女人回沂水庄园。”

“女人?!”傅路满脸不可思议。

别说他了,就是一旁的佣人们也都是一脸震惊。

要知道,除了失踪的数学课代表,沂水庄园没有别的女性进去过,连佣人也都是男的。

傅路皱眉,很快做出决定:“备车,我要去沂水庄园,小姨,你放心,不论什么女人,我都会把她赶出去。”

“能嫁给我爹地的人,只会小姨你!”

沈木心脸微微泛红,有些娇羞:“小路,这些话可不能乱说,我何德何能可以嫁给你爹地?”

“我……只需要远远的看着他就行了。”

……

沂水庄园。

客房。

数学课代表拿出手机,充上电,将信号加密之后,这才登陆微信。

“嗡嗡嗡!”

手机响动个不停。

冷清风:【师姐,求救!这批药样出问题了,这是数据,求救!】

这两天,他连发了五十条一样的消息,还有一篇论文数据。

数学课代表扶额:【师傅呢?】

冷清风:【院长云游去了。】

数学课代表嘴角一抽:【枭枭呢?】

冷清风:【师兄查无此人。】

数学课代表脸一黑,认命的点开了论文。

挂了个博士头衔,还是帮师傅做事的。

……

次日,数学课代表醒得很早。

准确来说,是被吵醒得早。

如果不是南靖一直在敲门,她或许还能再睡几个小时。

“沈小姐,快四点半了,请您快些起来,该上山了。”

“沈小姐,快五点了,请您快些起来,该上山了。”

“沈小姐,快五点半了,请您快些起来,该上山了。”

数学课代表:“……”

跟个报时鸟一样。

数学课代表只得爬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素色长裙穿在身上。

衣裳都是前两天傅九叶让人买的。

数学课代表扒拉了一下头发才打开门,她眼底青黑一片,半阖的眼睛幽怨的盯着南靖:

“走吧。”

素色的衣裳很适合数学课代表清冷懒散的气质,开门的刹那,南靖惊艳了一下。

他被数学课代表盯得不自在,回过神,轻咳两声,递给数学课代表一个包:“包里有外伤药。”

数学课代表接过包,随意翻了一下,看到不少面包和泡面。

“九爷怕您饿死在山上。”

数学课代表:“……”

贴心,贴心得很。

傅路赶到沂水庄园的时候,数学课代表已经上山了。

他直接来到书房,敲响了门。

“进来。”傅九叶声音清冷。

傅路插着腰,大摇大摆的走进屋,扬起小脑袋:

“听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

一旁喝茶的黎明:“噗!”

喷出大口茶水。

傅九叶停下手里的笔,抬眸,复杂的看了傅路一眼:“嗯?怎么了?”

难不成傅路已经知道数学课代表回来了?

这个天天吵着要‘妈咪’的孩子,如果知道数学课代表回来了,怕是会极力的护着她。

小帮手找得不错。

傅九叶把玩着手里的笔,眸光沉了下来。

数学课代表没有出过沂水庄园,却能这么快就插手到傅路身上,不得不说,他还是小看了她。

傅路爬到傅九叶的腿上,‘嘤嘤嘤’了几声:

“爹地,你是不是想给我找个后妈了?你不是说后妈由我来定的吗?”

傅九叶挑眉,抱住傅路的小身子:“嗯,由你来定。”

“那你为什么还要带女人回来?”傅路嘟起嘴,“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姨了?”

小姨?

傅九叶眼底闪过厌烦。

不是不喜欢,而是一直很讨厌。

傅九叶不动声色:“她是你妈咪的妹妹,爹地不能娶她。”

傅路小脸皱成包子:“能!我说能那就是能!她是和妈咪血缘最相近的人,只有她才能当我后妈!”

傅九叶放下笔,有些高深莫测的问道:“那如果你妈咪回来了呢?”

“不可能。”傅路低下头,有些伤感,“虽然你们都说妈咪只是离开了,但我也知道,妈咪就是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否则她是不可能丢下我这么可爱的儿子的。”

傅九叶:“……”

这小子还挺会给自己加戏的。

傅路摇晃着傅九叶的胳膊:“哎呀,我知道你现在还不那么喜欢小姨,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

“爹地,你先和小姨慢慢培养感情,至于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就赶出去!”

“你如果不好意思动手,那就我来!”

小魔头出手,就没有赶不走的人。

傅九叶笑,淡淡开口:“我让她去后山找暖暖了。”

傅路哭嚎着的表情立马消失:“嗯?爹地把她送去喂暖暖了?爹地太残忍了,其实把她赶走就是了。”

傅九叶点头:“嗯,放心,不会要她的命。”

“那就好。”他推开傅九叶跳了下去,“爹地洁身自好,这一点我很满意。”

他蹦跶着准备离开,却被黎明叫住了:“小少爷,等一下。”

傅路转头:“嗯?怎么了?”

傅九叶也朝黎明看去,眼底满是警告。

黎明尴尬一笑,指了指面前的电脑:

“那啥,前两天这台电脑被黑客攻击了,想问问你能不能帮忙追踪一下信号的所在地点?”

傅路年纪虽小,但电脑技术很有一套神操作。

让他出手,说不定可以追踪到对方的IP地址。

傅九叶不可见的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他不想让傅路知道他有一个想杀他的恶毒妈妈。

傅路迈着小腿来到黎明跟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看了一眼黎明跟前的台式电脑。

他小手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有爹地在,你们还能被黑客攻击?爹地现在这么弱的吗?”

黎明知道小魔头有些毒舌,所以并没有计较:“九爷的身体,不能再掺和这些事情了。”

他守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傅九叶工作过度。

电脑更是碰都不让傅九叶碰。

傅路顿了顿,有些忧愁的看向傅九叶:“爹地的病很严重吗?”

黎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马补救:“没有,但是他需要休息。”

傅路松了口气:“哦,这样啊。”

这是昨天被小糖果黑了的电脑,虽然南靖已经尽可能的修复了防火墙,但小糖果设定的反追踪信号还是无法被破解。

并且随着南靖的一次次破解,那信号越来越脆弱,痕迹很快就会彻底消失不见。

到时候再想要追踪锁定就更难了。

黎明根本不敢碰,只得求助于傅路。

“这人有点意思。”傅路眼底闪过一丝斗争精神,盘坐在沙发上,“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他小手敲击得极快。

……

玉山。

小糖果手拿着大块牛肉:“妞妞,来,吃饭了。”

话音刚落,屋里突然亮起红灯。

小糖果丢下牛肉,快速进屋,皱眉:“居然有人追踪到这里了?”

她抱起电脑,不停的敲了起来:“又是文城么?看来妈咪的处境真的不太好。”

“有点能耐嘛,不过……”小糖果勾起冷笑,“跟我斗,还嫩了一点。”

这一次,她将所有的痕迹都抹得干干净净的。

……

书房。

“啪!”

电脑彻底黑屏。

傅路瞪大眼睛:“怎么会这样?!居然把小爷我绕到沟里去了!不行,重新来!”

他重新开机,却发现对方的踪迹一点都找不到了。

他气得险些把电脑给砸了。

黎明死死的护着电脑:“小少爷,您还是出去闹……呸,您出去玩吧,你爹地需要静养。”

傅九叶确实需要静养,否则傅路也不会被送到傅氏庄园。

傅路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傅九叶,忍下心中的气愤,暗暗决定回去往死里学,再找回面子。

他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爹地,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顺便看一下那女人有没有被赶出去。

“嗯。”

……

彼时数学课代表已经上山。

她能感觉到南靖跟在她身后,但她并没有把他揪出来。

有他跟着,其实更安全一点。

不过傅九叶派南靖跟着她,是不是就证明他还是有那么一点舍不得她死?

“真是奇怪,都走到这个地步了,我竟还希望他是上一世的九爷。”

山上野兽很多,数学课代表直接拿出手机,开始播放小糖果的歌声。

“这是什么情况?”

南靖眼睁睁的看着所有毒蛇野兽,都温顺的离数学课代表两米之外活动。

现如今禁地的野兽都如此温和了?

他刚这样想着,一条毒蛇就朝他扑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