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一到没人的地方就做我 c女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对象一到没人的地方就对我动手动脚 刚才在空教室里就在我身上到处乱摸。

我男朋友也是,摸自己女朋友是一种表达爱和占有的方式吧,因为想得到你的全部,如果不喜欢就向他严肃地提出来,让他顾及到你的感受,我想他下次就会有所收敛了

男子一怔,眼神慌乱闪躲,活脱脱一只受惊的小鹿,哪里还有第一次见谢云韶满身煞气样。

“我叫谢云韶,这是我弟弟谢云麒,这里是上元村。”原来古代的男子都这么纯情呀,只是一句调侃,就可以让他红透了脸,“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子回过神,眼中满是自嘲,他是孤儿,一生下来就被暗夜堂收养培养成杀手,通过几年的时间,他从最低级的杀手一路爬到顶级杀手的位置,原本为能活得自由,可到最后,自己还不是暗夜堂的一条狗。

“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要是不说,就太不够意思了吧?”谢云韶一脸真挚地瞅着男子。

“无心。”男子低低吐出两个字。

“好名字呀。无心无迹无猜、无心无祸无灾、无心无我无人。你的名字随便一下就能组成一句诗。”谢云韶抱膝坐在男子身旁,她身上的幽香不断飘入无心鼻中,他微微挪开一些保持距离。

“那你今年多大了?我十五,云麒七岁。”

“二十二。”

“啊?你都二十二了?”谢云韶瞪大眸子上下打量无心,“瞧你身板瘦小的,我还以为你顶多十八呢。”

无心低头,嘴角露出他都察觉不到一丝笑容:“可能常年在外,吃不好睡不好,所以看着瘦小。”

“呀,你笑了。”谢云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无心脸颊上的淡淡的笑容,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你笑起来可比冷冰冰板着脸亲近多了,云麒你说是不是?”

“对呀,无心哥哥笑起来真好看。”谢云麒就是个小马屁精。

“我……”无心一脸窘迫,他成为杀手之后,见过无数投怀送抱的女子,柔情似水的、热情奔放的、泼辣任性的,可从未见过像谢云韶这样明媚又随和的女子,才在她身边呆了短短一会儿,自己的心居然渐渐放下了戒备,甚至还多了一丝宁静。

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好啦,我不逗你了,时候不早了,我跟云麒要回去歇息了。你今晚就在牛棚里凑合一晚,明日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替你安排个住所。”谢云韶摸着下巴瞅着牛棚内,“不过那日给你的被褥呢,你藏哪儿了?”

“在里头,我怕给你带来麻烦,所以就藏起来了。”无心的黑眸在夜色下闪闪发亮。

“行,那你早点休息哦。”谢云韶牵着谢云麒的手走出牛棚,还不忘叮嘱男子,“记得把苹果吃了,听到没有。”

无心轻轻嗯了一声,目送姐弟两人离开,谢云麒还偷偷回头冲他摆摆手,一脸俏皮样。

郎朗夜空下。

又剩下他一人。

低头望着手中的大苹果,他放进嘴里咬下一口,好甜,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甜的苹果,目光向前,眼神渐渐放柔,他好像找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

第二日天一亮,外头竟然下起了小雨。

“娘!”谢云韶拉着正要出去的章氏偷偷说道,“您偷偷炖只鸡呗,那男子又回来了,受了好严重的伤,炖个鸡给他补补。”

“哎呀,他回来了?”章氏嗓音压低舔了一下嘴唇说道,“那我去隔壁王婶家买一只,正好你上次给我的银子还剩一些。对了云韶,你今日真要带着你爹去城中见柳员外啊?”

“当然了。”谢云韶点点头,“像爹爹这种人,就要让他求锤得锤,他才能看清局势,娘我先出去找孙强大哥借个牛车,很快就回来。”

兴许是孙强上次的态度,让他有些愧疚,没过半个时辰,他便驾着牛车跟谢云韶一会儿回来了。

“爹,让孙强大哥扶着你上牛车吧。我们一块进城。”

谢老三昨夜胸闷的一夜未睡,这会儿刚有睡意,却被谢云韶喊醒,有点不确定地问:“云韶,你瞎胡闹什么呢?今天外面还下雨,去什么城里?再说了,你以为柳员外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人吗?”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要见柳员外,他不但见我,还会亲自迎接,恭恭敬敬地把我请到他府上。”谢云韶勾唇一笑,眼神直勾勾盯着谢老三闪躲的目光,“顺便再去药材,爹在家休养,可不能断了药材。”

谢老三转眼一想,兴许女儿是在虚张声势,走一趟就走一趟,有什么可怕的。

“娘,我们会快去快回的。您安心待在家中,关紧大门哦。”上元村到处都是爱嚼舌根的婆娘,她找孙强带着爹爹进城一事,估计不出半天就会传到大伯二伯耳中,她生怕他们会再次找上门来。

“去吧,娘心里有数,就算他们来了,娘也不跟他们起争执。”章氏撇了一眼坐在牛车上披着蓑衣的谢老三,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屋。

“孙大哥,我们走吧。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谢云韶趁着油纸伞往牛车上一跃,那粗鲁的样子立马惹来谢老三吹胡子瞪眼:“姑娘家家的,怎么这般粗俗。”

“爹还是知道我是个姑娘呀?”谢云韶冷嘲热讽道,“昨天您扇我两巴掌可一点都没顾忌我是个姑娘。”

谢老三语塞,只能狠狠瞪着谢云韶。

孙强全当听不见,坐在牛车上,高喊一声,牛车应声而出。

由于下雨,牛车进城缓慢,进城之时,已是晌午,三人路上也没带什么吃的这会儿走在城中,早已被左右两边小食摊贩上的飘出的香味勾得肚子咕咕叫。

“云韶、你带银子了吗?”谢老三昨天就没吃,今早也没吃,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家里的银子昨天都给大伯母了,哪里还有银子。”谢云韶摸出空空荷包倒了倒,“一文钱都没有。”

“云韶妹子,谢三叔,我带银子了,我请你们吃面吧。”孙强将牛车赶到一家面摊前高声问老板,“老板,阳春面多少钱一碗?”

老板笑嘻嘻伸出五个手指头:“五文钱。”

“五文啊。”孙强面色难色,他只带了十文,好像有点不够。

“孙大哥,我们不吃面,我们还是先去柳员外家吧。”瞧出孙强的窘迫,谢云韶笑着指着前头拐角处,“就是那儿,柳员外家就在巷子里呢。”

孙强不好意思应了一声,心中暗骂自己,连一碗面都请不起,真是太窝囊了。

孙强很快就驾着牛车来到柳府大门前,深红色的两米围墙,一扇一米宽的古铜大门矗立眼前,气派十足。

“爹,孙强大哥,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谢云韶道了一声,蜀门熟路上了台阶走到门口,对着站在左侧的小厮咧嘴一笑:“麻烦通知一下柳员外,上元村谢云韶拜见。”

“谢姑娘,原来是您呀。”小厮一瞧是谢云韶立马露出笑脸往后退了一步冲冲着她行礼,“您算来巧了,今儿下雨,老爷就在家中陪夫人呢。小的这就去通传,您稍等。”

片刻之后。

高大威猛的柳员外出现在三人面前,柳员外见到谢云韶那就如同见到救星一般疾步走到她跟前:“云韶你个丫头怎么就来的这么巧?再过一日,我怕是忍不住要去找你了。”

谢云韶瞧着柳员外眼下泛青,一脸疲惫的样子,立马收起面上的笑容蹙眉问道:“怎么了?可是夫人有事?”

柳员外抬眼见,看到谢云韶身后的两人,一脸诧异问:“这两位是?”

“柳员外,这位是我爹,这位是我村里的孙强大哥,他是送我们来的。”谢云韶给柳员外介绍着,“原本想早点来的,结果下雨,牛车又慢。”

“那还愣着干嘛,赶紧进屋啊,柳叔吩咐下去,去准备饭菜。”柳员外多精明一下子就听出谢云韶言下之意,亲自将三人迎了进去。

谢老三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震撼,果真如女儿所说,柳员外不但亲自迎接,还恭恭敬敬把她请了进去。

简单用过饭菜之后,谢云韶就开始询问起柳夫人的情况,并给柳员外解释,她爹也是一名大夫。

柳员外这才恍然大悟,冲着谢老三抱拳说道:“原来云韶小小年纪能有如此精湛的医术,全是您教导有方啊。”

“柳、柳员外您见外了,是云韶她自己有天赋。”谢老三作为土郎中,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村里的村长,如今看到柳员外对他抱拳赞叹,早已是局促不安应答的很心虚。

“自从夫人生下博儿之后,就日日吃不好睡不好,尤其她还……”柳员外瞧了认真听讲的两人,想着母女两都是行医的就没什么好顾忌的,“她说胸口胀痛厉害,疼得她日夜难安呐。”

根据柳员外的描述,柳夫人得的莫不是产后堵奶?如果不及时疏通,那胸部便会硬的跟石头一样,不断疼痛难忍还会引起发烧。

“那柳夫人现在可有发烧?”

柳员外眼睛一亮:“云韶你是怎么知道的?夫人昨夜高烧不退,今早好不容易退下去一点,可一直说疼。”

“柳员外,我能问一句,孩子生下之后,是由柳夫人喂养,还是找了奶娘喂养?”

“当然是找了奶娘,我哪里舍得夫人亲自喂养。”柳员外说的坦荡荡。

那这就是问题所在呀。

谢云韶摇摇头笑着说道:“我大概知道情况了,没事,有我在,我保证柳夫人的烧能退下,胸也不会胀痛。”

谢老三也是医者,在一旁听着也听出个大概,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他会建议产妇用芒硝外敷患处,再用麦芽煎水内服,连续三天,才可以达到效果,可就不知云韶用得什么法子。

在柳员外的带领下,谢云韶见到被堵奶折磨的柳夫人,好好的一个人痛得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柳员外,您先出去吧,我在这里就好。”谢云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点辣眼睛,所以还是先把柳员外请了出去。

“云韶啊,我这胸口又疼又堵,就像大石头压在胸口,我都要喘不上气来了。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明明生孩子一点都不痛的,可这会儿疼得我命都要没了。”柳夫人越说心里越心酸,早知道如此,她打死也不生孩子。

“夫人,没事的,有我在,一定保证你不疼。”谢云韶掏出灵泉水喂给柳夫人喝下,然后掀开她的衣衫,活动一下手指手腕,开始她的疏通大法。

灵泉的妙用,让柳夫人没有一点痛楚,反而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当看到谢云韶一双手在她胸口揉啊揉,她顿时吓得花容月色:“云韶!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帮您疏通呢,您会感到痛,完全是因为乳腺堵住的原因,我刚刚听说您不喂养孩子,所以每日分泌出来的母乳就出不来,经常如此,当然会堵住了。”谢云韶这招疏通大法,是在闺蜜生孩子之前特意跟家中一位女长辈学习的,结果还真用上了。

“可我不知道怎么喂养博儿。”柳夫人何尝不想,可又怕自己喂养不好。

“夫人要是能亲自喂养,定会跟小少爷关系更加亲密的。而且这个时候,是婴儿最需要母亲的时候,您可不能让小少爷的童年在奶娘那里长大,如此一来,等他再大些,夫人就是想管教都来不及了。”

“你小小年纪怎么懂这么多?”柳夫人感觉疼痛消失不少,脸浑浊的脑袋都开始清明起来眼中透着笑意,“不过听你说得有道理,我的孩子怎么可以交给他人喂养呢。”

“夫人您躺好,我再给您揉揉,您也可以看看我的手法,等下次再感觉痛的时候,一定要将母乳挤出来,只有排空了,才不会感觉疼痛。”谢云韶见柳夫人眉头渐渐舒展,便加大力度,半个时辰后,等到谢云韶揉完,柳夫人竟然已经酣睡过去。

谢云韶一笑,替她盖好被褥,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刚一出房门,在门外着急等候的柳员外迎了上来:“云丫头,我夫人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夫人这会儿已经睡下了。估计烧下午就能退。夫人现在还处于哺乳期,所以药汤我便不开了。”谢云韶抬手擦了擦汗,“不过我的建议是让夫人亲自喂养小少爷,一来可以避免类似情况再发生,二来可以增加夫人与小少爷之间的亲密感。”

柳员外一听,要让夫人喂养孩子,一脸的纠结样:“可我舍不得让夫人太过操劳,她怀胎十月辛苦万分,我都不能替她分担,如今还要她辛苦喂孩子,我真心里实在是难受的很。”

同样是男人,柳员外将夫人当成宝,而谢老三却把章氏当成草。

“夫人刚刚生产完,也不能一直这么躺着,也要活动一下的。”谢云韶想了想回道,“不如这样,等夫人喂小少爷之时,柳员外您就在一旁协助?”

“我?可以吗?”柳员外瞪大眸子,“我一个大男人要怎么做啊?”

谢云韶展颜一笑:“您要做的事情可多了,小少爷这会儿醒着没有?要不然我给您示范一下?”

柳员外点点头:“好,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云韶。”

谢老三跟在最后头,一脸忧心地拉住她:“你自己都是个孩子,哪里懂照顾婴儿?万一弄巧成拙了怎么办?”

“那是爹知道的太少,我脑袋里装得东西,可比爹多多了。”谢云韶没好气道,“爹腿脚不便,还是先坐着休息吧,我等会儿再来找您。”

谢老三反正就是不相信自己有本事,就跟他不相信娘一样,要不是看到他是自己亲爹的份上,老早就把他踢出去了。

柳员外的儿子取名柳文博,白白胖胖的样子,谢云韶一见到他就欢喜的很。更为神奇的是,小文博似乎很喜欢谢云韶,看到她就咿呀呀的咧嘴笑。

“真是神了,博儿除了我跟夫人还有奶娘,其他人要抱他就会哭闹不止。怎么一见你,就跟见了亲人似的。”柳员外连连赞叹,越看谢云韶那是越顺眼。

“兴许是因为我接生的。”谢云韶熟练地把小文博抱在怀中,然后开始讲解平日里怎么照顾小文博跟一些日常护理。

等到柳员外一套学习下来,他已经满头大汗了,长长吐了一口气:“哎呦,原来把一个孩子养大是这么不容易。”

“那是当然,不过等小少爷四五岁的时候,柳员外可以考虑请个拳脚师父帮助小少爷锻炼身体,有助于增强他的心肺功能,他便不容易生病。”

“好好,云丫头,你现在说什么我都相信你。”柳员外欣喜万分道,“我遇上你呀,真是算走运了。我让柳叔给你包个红包,再拿些东西……”

“您可别给我东西了。您上次赏赐我的东西,全都被我大伯母拿走了。”原以为还要自己开口,没想到柳员外又要给自己东西,谢云韶正巧可以顺水推舟,“我爹也不制止,而且还诬陷我娘在外有染。”

“什么?”柳员外震惊连连,眼眸瞪得大大的,“你那什么亲戚,敢动我送的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其实,我今日带我爹来,也是想让他知道,那些东西就是您送的。”谢云韶抬起头楚楚可怜道,“可我爹宁愿相信那些东西是娘以前相好送的,也不相信这些东西是您送给我的。”

柳员外要是能有谢云韶这么好的闺女,定要把她宠上天,可偏偏就有人不懂得珍惜,他的脸一下子沉下去:“敢动我柳寺送的东西,哼,我让他们有种拿,没命还。来人,去把柳叔喊来。”

“柳员外,您可千万不能伤了他们性命,万一他们出什么事儿,爹爹肯定又要把气撒在我跟娘身上了。”谢云韶连连摆手,一脸后怕样。

“我心里有数,云丫头,走,别让你爹等太久。”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