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长装不下去 迫不及待想进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谢云韶吐出四个字,这个生产法子,在现代也没有被普及,但在国外已经很成熟很流行了,她也比较怕痛,想到将来生孩子会痛得死去活来,特意研究一下水中的技术。

“水中分娩?你是说在水里生孩子?绝对不行。”柳员外还以为她能讲出什么好法子呢,结果是颠覆他所有幻想的法子立马否定掉。

“首先,要制作一个可以让柳夫人躺的进去的浴盆,注入适合人体温度的温水,在温水的作用下,水中分娩是一个自然的过错,能舒缓阵痛带来的紧张,我会全程帮助柳夫人生产,保证大人小孩平安。”谢云韶把该说的都说了,至于要不要实行,就看他们的意思。

夫妇两人一下子沉默了。

柳夫人从小就喜欢水,倒是不抗拒,可她有点担心,毕竟眼前的谢云韶年纪太小:“要不然先这样,我试试你的方子,要是有用,我在找你?”

“我尊重柳夫人的意见。不过柳夫人您的肚子马上足月了,随时随地就会生产,要早做打算哦。”

柳夫人笑了笑:“你个小丫头,倒是贴心。”

爷爷常说,医者与病人之间也讲究一个缘字,既然不成,谢云韶也不强求,捧着柳员外打赏的二两银子高高兴兴出了柳府。

去肉铺割了二斤肉,再买上大米、白面、油糖,踏着美丽的夕阳,谢云韶满债而归回家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一想到今晚能吃上肉跟大米饭,谢云韶喜得加快步伐往家中赶去,可当她走到自家小道上,看到敞开的篱笆大门,还有院中散落一地的药材,心中咯噔一下,飞快冲了进去。

“娘!爹!云麒?”

黑乎乎的屋内,没有任何回应。

谢云韶心中不安越发扩大,快速点亮油灯,冲到里屋,看到爹爹依旧昏睡着,屋中却不见娘跟云麒的身影。

难道……是大伯跟二伯,趁自己不在,抓走娘跟云麒?

擦!

谢云韶咒骂一声,快速冲出家门,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准备冲向大伯家,不料刚跑出去几步,在路边着急徘徊的孙强一把拦住她:“云韶妹子,你上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孙强大哥?你知道我娘跟弟弟哪里去了?是不是被我大伯抓走了?”

孙强摇摇头,面露郁色:“你大伯说你突然能说会道是妖孽附体,如果不把你除掉会给我们上元村带来灾难,村长就派人上你家抓你,结果你不在,就把你娘跟弟弟都抓走了。”

“胡说八道,我看他们才是一群妖怪,专门吸食人血的妖怪呢。孙强大哥,村长家在哪儿?”谢云韶气得七窍生烟。

“你可不能去村长家,听说村长还请了法师,你要是过去,不死也要脱一成皮啊。”孙强连连阻止,他是在为今早对谢云韶冷漠表示歉意。

“法师?”谢云韶连连冷笑,“巧了,我也会做法,我倒要看看,那个法师怎么驱逐我。孙强大哥,没事,你带我去。”

孙强拗不过谢云韶,只能带着她前往。

还没进屋,就听到屋内阵阵呵斥声伴随着娘亲与弟弟的哭喊声,谢云韶的血液一下子涌入头顶,上前一脚踹开大门。

章氏与谢云麒被绑在一起,全身上下被泼满狗血,一个穿着灰白长袍头戴尖帽的男子,左手摇晃着铃铛,右手拿着柳条使劲抽打两人,两人叫得越大声,他就抽得越狠。

“谢、云韶。她来了。”谢老大的媳妇叶氏条件反射地站起来,指着满脸愠怒的谢云韶对着村长大喊,“村长,快让人抓住她,她是妖孽,啊……”

妖孽个屁。

谢云韶右脚一抬,狠狠踹在叶氏正胸口,她的散打可不是白学的,一回头左右接连踹翻想要抓住她的两个大汉,快速从一人腰间拿起斧头横在屋内所有人面前:“谁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我砍死谁!”

“反了,反了。”村长气得胡子都在颤抖指挥屋内的壮劳力,“抓住这个妖孽,快抓住啊。”

“屁话真多。”谢云韶往地上啐了一口,目光一冽,右手挥出的斧头精准地横在村长后方的墙壁上,“马上将我娘跟弟弟松绑,要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两条腿全都卸下来当柴烧。”

就冲谢云韶刚刚进门那几招,在场的大汉们绝对相信,她有这个实力。

“松绑,松绑。”村长哪里见过这种架势,连连尖叫。

“娘、云麒,你们没事吧?”谢云韶扶着两人来到角落一旁,从怀中掏出帕子,心疼地擦去他们面上的黏腻的狗血,泪水一颗颗往下掉,“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们。”

“咳咳……云韶,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女儿,怎么能说连累呢?”章氏抬起被磨得血肉模糊的掌心一脸慈爱。

“姐姐,我不痛,一点都不痛。”谢云麒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娘、云麒,你们先缓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谢云韶冲着两人笑了笑,站起来转身面向谢老大之时面色阴暗地吓人,“谁给你的狗胆,敢动我娘弟弟?”

“谢云韶,我是你大伯……”谢老大气得要死,怎么都没料到谢云韶跟个疯狗一样,见人就砍,“你看看你刚才那样,简直把我们老谢的家脸给丢尽了。”

“你才把老谢家的脸给丢尽了呢。”谢云韶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谢家列祖列宗都要被你气得活过来了,大半夜都要到你床前转悠呢。”

谢老大吓得浑身一激灵,结结巴巴道:“谢、云韶!你少在这里吓唬人。”

“你不是我说我妖孽吗?那我就妖孽给你看。我诅咒你一家,出门被马踩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反正就是死死死。”这些古人最忌讳就是一个字死,谢云韶就往死里说。

“村长、谢云韶疯了,快让人把她捆起来,浸猪笼,对,浸猪笼。”谢老大面色涨的通红,满头的汗珠,不知是被气得还是被吓得。

“哼,要说浸猪笼,大伯你们一家长得那副猪样,才应该浸猪笼。”要说谢云韶骂人为何如此厉害,全靠现代家中有一位口吐芬芳的长辈,她纯粹是耳濡目染。

“谢云韶,你敢骂我们猪?”叶氏指着谢云韶,气得脸都歪了。

“猪怎么了?猪浑身都是宝,哪像你们一家,肥头大耳,绣花枕头草包心,我收回你们长得像猪样的话,因为骂你们猪,那就是侮辱了猪,你们不配。”谢云韶两手叉腰,杏眼瞪眼,盛气凌人。

“噗……”急火攻心的谢老大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哐当一身倒在地上,两眼翻白,浑身抽搐。

“他爹,他爹!”叶氏嗷呜一声,扑倒谢老大身上连连冲着村长哀嚎,“村长您要给我们做主啊,不能让谢云韶这么欺负我们啊。”

“大伯母,你狗嘴里怎么吐不出象牙呢?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现在还要装吐血讹人?都说亲兄弟打断腿还连着筋,你们恨不得把我们家啃得渣都不剩,你们良心被狗吃了?”谢云韶说着说着鼻子发酸,她知道,那是原身在自己这些年叫屈,“今日我谢云韶就把话撂下,只要我在家一日,无论是大伯还是二伯,休想再从我家拿走一分一毫,想拿走的,百倍奉还,要不然……”

谢云韶弯腰捡起地上散落一条粗大木棍,狠狠掰断:“你们的下场就跟这条木棍一样,人财两空。”

狠狠将木棍往地上一扔,谢云韶扶起早已呆滞的娘亲与弟弟,冲着他们柔和一笑:“我们回家。”

直到三人走远,村长家中观摩整场战斗的人,才渐渐回过神来。

谢云韶……真是妖孽附体了吗?

那骂人的话,一套又一套,又狠又凶。

“村长,您要为我们做主啊。”叶氏还在哭哭啼啼。

“做什么主?”村长气得要死,本以为可以顺利让谢云麒过继给自己,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瞧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谢老大,真是越想越生气,“都还杵着干嘛?散了散了。”

“想不到……谢云韶这么能说会道。”

“你们以后可跟谢云韶少来往,她那样的,嫁不出去的。”

“可要小心以后千万不能惹到谢云韶,要不然不知她能骂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从昨夜,谢云韶成为婆婆们不喜欢的媳妇对象,今夜,她已经成了上元村所有人最不敢惹的对象。

谢云韶带着章氏与谢云麒回到家中,当看到院中一地的狼藉,章氏呜咽一声低头缀泣。

“娘,没事的。以后有我保护您跟云麒。”谢云韶拍了拍章氏的后背小声安慰着,“您不知道我今天在城中给一个员外看病呢,虽然没成功,不过他给我二两银子。”

从怀中掏出余钱,谢云韶塞在章氏手中:“娘,我以后能挣钱,保证我们一家四口吃得饱穿得暖。我今天还买了肉大米白面油糖,你们先去烧水洗澡,我给你们露一手,保证你们吃得满嘴流油。”

昏暗的烛火下。

饭菜的香味不断飘入鼻子内,谢云麒坐在小板凳上,盯着桌上那盘红烧肉一直在吞口水。

“菜齐了,娘,我们吃饭吧。”谢云韶解下围裙,笑盈盈坐了下来,“今天我们吃清炒南瓜叶、红烧肉、大米饭。”

“云韶……你何时会做饭的?”章氏低着头问得很小声,她愿意相信女儿是真的,可今日一切,都跟她记忆中女儿很不一样。

“娘,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让您很震惊很意外。”谢云韶侧过身,拉起章氏的手,上面的狗血都已经洗干净了,“但您要明白,我谢云韶是您的女儿,是云麒的姐姐,不管我将来做什么,我都把你们放在我心中最重要位置。”

“云韶……娘就是怕拖累你。”章氏扑簌一下掉下两行泪,扭头看着还躺着不省人事的谢老三,“你爹醒来,要是知道你今日所作所为,定是要打你的。”

“打就打了,我就不信爹任由外人欺负我们。”谢云韶端起碗,往嘴里狠狠扒了一口饭,唔……大米饭就是好吃,“要是爹爹真如娘说的那样,我就替娘再物色个爹爹,保证比现在的爹爹好个一百倍。”

章氏眨了一下眼,倏地噗呲一声笑出声,眼中泪光闪闪:“云韶,你个傻孩子,哪有人替自己物色后爹的。”

“既然没有,那我就当第一个好了。”谢云韶把烧得香喷喷的大块红烧肉夹到两人碗中,“娘、云麒、吃饭。只要我在家中一日,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章氏望着碗中的米饭上面油光锃亮红烧肉,吞了吞口水,上次吃肉还是过年那会儿。

“唔,红烧肉好好吃。”谢云麒早就抵挡不住红烧肉的诱惑,嗷呜一口吃掉,吃的满脸幸福样。

章氏试着也咬了一口,香甜暖糯,一点都不肥腻,顿时眼前一亮:“云韶,你怎么把红烧肉做得这么好吃?”

谢云韶嘿嘿一笑:“娘,我会得菜多去了,等以后我们有钱了,我每天换着花样做给你们吃,现在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这是今年,他们三人吃得最满意的一顿饭,正如谢云韶所说,吃得满嘴流油,连连打饱嗝。

吃过晚饭后,谢云韶就着昏暗的烛火,开始替父亲制作外敷的伤药,章氏把今晚的汤药一口一口喂给谢老三喝下。

“也不知,你爹爹什么时候能醒。”

谢云韶将搅拌得厚厚的药膏敷在谢老三腿上,再用两块木板固定住,又给谢老三搭了一下脉,比昨日好稳定一些,“娘,您不用担心,爹爹很快就醒来的。”

次日天不亮,章氏下地干活去了,谢云韶煮了稀饭,就着家中腌制的萝卜泡菜,姐弟两人吃得非常满足。

“姐姐,你做饭真好吃,要是每天都能吃到你做得饭就好了。”谢云麒将碗中的稀饭吃得干干净净,短短几日,他对这个能说会道做饭又好吃的姐姐,已经完全信任与依赖了。

“好吃的话,姐姐天天做给你吃。”谢家世代行医,可偏偏出了一位顶级的大厨,正是谢云韶的父亲,她的厨艺都是跟父亲学的,正是如此,谢家中医掌门第六代头衔才会落到她的头上。

不过现在穿越到小山村,往事不值得一提啊。

趁着谢云韶收拾,谢云麒就搬着小板凳坐在谢老三床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看,这是这两天他雷打不动的行为,姐姐说了,要是爹爹醒来,就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日上三竿。

章氏扛着锄头疲惫地回到家中,坐在门口拍打身上的灰尘。

“娘,您回来了。”正值六月,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谢云韶煮了一点凉茶拿给章氏喝。

“哎……今年的天气有点反常,兴许不是大旱就是洪水。”章氏一口气喝干碗中的凉茶,感觉浑身的燥热都已褪去,“你爹爹醒了没有?”

谢云韶接过章氏手中的碗,朝里头望了一眼摇摇头:“我让云麒守着爹呢,现在还没醒呢。”

章氏拿来一张小板凳坐在门口,擦着头上的汗珠叹气道:“当年分家,我们家分到地最少,才五亩地,我们一家四口全靠这五亩田吃饭,现在你爹又不知什么时候能醒,原以为日子能越过越好,现在怎么越过越难了呢。”

章氏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妇,原本想着自己嫁给一个土郎中,日子一定比其他家过得要好,谁曾想到,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当年嫁给隔壁村的王铁匠呢。

“娘……都说先苦后甜,您以前是过得很苦,但现在有我在,云麒也一天天长大,您的苦日子很快就会熬头的。”谢云韶蹲在章氏跟前拉着她手轻声宽慰道,“等我们有钱了,我们就再买十亩地,然后再买上一些鸡鸭,后院再挖个鱼塘,还要把家里土房子全部拆掉建成那种红砖绿瓦的明亮屋子,顿顿都是大鱼大肉,要什么有什么。”

章氏连连咂舌:“哎呀,那要花多少钱呐?”

谢云韶噗呲一笑,虽然现在一时半会儿还实现不了,不过吃的方面,她那空间内应有尽有。

“行了,我先去看看你爹爹,你守在这里,别让鸟儿啄了药材,那些可是你爹最宝贝的东西。”章氏摸了摸谢云韶的头顶转身进了屋。

也不知她空间那些瓜果蔬菜怎么样了?

见章氏进屋,谢云韶快速走到院中木架后方,低头轻轻摩擦几次,熟悉的痛感再次来袭,再次睁眼见,奇妙雪白的身躯一下子将她扑倒:“主人!您怎么才来,我都想死您啦。”

“我有事啊!”谢云韶将奇妙抱在怀中,狠狠摸着它的狗头,“怎么样,我种的那些瓜果蔬菜熟了吗?”

“虽然十天还不到,但主人靠自己的力量诚心诚意种下去的,所以两天就可以成熟。”奇妙从谢云韶怀中跳到地上,“走,主人我带你过去瞧瞧。”

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下,是一片丰收的景象。

苹果树上长满了红彤彤的大苹果,红红的西红柿压弯了枝丫,黄澄澄的梨结满整个梨树,玉米个个颗粒饱满,各类药材有的簇拥一团,有的拔地五尺高。

谢云韶从小就长在城市之中,除了小时候随家中长辈去乡下小住,平日里哪里能见到如此硕果累累的场面。

“主人,你快尝尝味道。”奇妙咬着谢云韶的衣摆,将她拉到农田里。

随意摘下一颗西红柿,谢云韶轻轻嗅了嗅,好香啊,用力掰成两瓣,一股更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粒粒黄色的小籽点缀在新鲜红嫩的果肉上,狠狠咬下一口,酸痛可口的汁水在口中爆炸开来。

“唔,好好吃啊。”谢云韶嘴巴塞得鼓鼓的,眼中满是兴奋,这是她吃过最好的西红柿了。

“那当然,这里的土壤是奇妙空间开创者从遥远的天界运来的。从这里土壤生在出来的各种食物,外面那些根本比不上的。”奇妙一脸满满的骄傲感。

谢云韶五口吃掉一个西红柿,就很有饱腹感,抬头看着那大红苹果大雪梨,想必它们的味道一定更甘甜可口。

“那这些食物我都可以拿出去给我的家人吃吧?”谢云韶实在忍不住又摘下一颗苹果,咔嚓一口,又脆又甜。

“当然可以,不过据我了解,这个时空物质很匮乏,像西红柿、玉米、番薯、土豆、花菜、都是没有的,这个时空主要的主食来源是水稻与小麦。”奇妙被谢云韶唤醒之后,就可以瞬间了解这个时空所有讯息,“还有西瓜、菠萝、葡萄、草莓、芒果这些水果也没有哦。”

“啊?这么多没有的食物水果?”谢云韶可最喜欢吃西瓜草莓了,大夏天的,来个冰镇西瓜不要太惬意。

“每位身为奇妙空间的主人,都有将这些食物传播出去的使命,所以……主人加油将这些推广出去,造福人类吧。”奇妙用力跳到谢云韶怀中摇起小尾巴,“你比以前的主人多了一样技能,那就是你的医术,主人也要用您的医术悬壶济世哟。”

谢云韶盯着奇妙,片刻后点点头:“我会努力的。不过我现在可以将这些成熟的水果带出去给我家里人吃吗?我就带苹果跟梨好了,这个外面也有卖的。”

“当然可以。”奇妙停顿一下,两只耳朵动了一下,“主人,有人过来了。你赶紧出去吧,我们下次再见。”

画面一转!

谢云韶脚步踉跄一下,抬头对上章氏喜极而泣的脸庞:“云韶,你快来,你爹爹醒了,他醒了。”

此刻一家三口都围在谢老三的床前,瞧着谢老三慢悠悠地睁开眼,章氏激动地连连掉泪,谢云韶不慌不忙搭脉,严肃的面容渐渐舒缓下来:“脉象平稳有力,娘,爹爹醒来,就没事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