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一起太多了一前一后 一个在上面两个在上面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景修将她反压到地毯上,对此事有阴影的苏向雪妥协的紧紧的闭上双眼,急促的呼吸声响彻在静谧的房间里,颤抖的浓密睫毛煽动着逐渐升温的暧昧。

感受到身下人儿的紧张与抗拒,陆景修第一次没有撕碎苏向雪的衣服而是轻轻的将她的裙子缓缓的卷了起来。

观察到苏向雪的抑制,陆景修更加的卖力,仿佛要把身下的人带入天堂般飞速的律动着。

终于,苏向雪张开大口喘息着,低声的呜咽嘶吼,被陆景修一次次的带入高潮又深深跌入空虚,反反复复不知疲惫的陆景修一次次的越发的狂野,满室的涟漪气息充斥着苏向雪的五官,体力不支的在陆景修的迸发下晕了过去、

契合完美的交融让陆景修满足的从她身上爬起,轻轻的将她抱起,感受到锁链的牵绊,陆景修拿出钥匙将束缚解开。放满热水,仔仔细细的将怀中的人清洗干净,套上干净的衣物才将她抱出浴室。

为床上昏睡的人儿盖好床被,陆景修并没有多停留,转身离开了房间。

待再次从自己房间出来后,已是一身清爽,唤来佣人,吩咐下去,准备出清淡的夜宵温热着,等到苏向雪醒来一定会饿。

再次上楼,陆景修推开了书房的大门。将笔记本打开,连上远程视频,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好像想起什么又匆匆的放下。

“看来,小野猫被驯服了啊。”视频那头的欧阳看着神清气爽的陆景修调侃道。

“是家猫,而且是我专属的,已经打上印记。”陆景修警告道,挑起的眉毛宣誓着主权,好心情的没有打断欧阳的八卦。

“是是是,说正事,我已经将陈七手下扔在了罗敏自己偷偷买下的别墅里,想必她一定能认出这个人,他可是为这对奸夫淫妇做了不少事情。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坐不住主动联系陈七的,我们的人只需要守株待兔,来个一箭双雕。”

“没有那么简单,陈七这个人心狠手辣为罗敏干了不少肮脏的事,他只不过是罗敏众多情人中的一个,那个女人心思歹毒,还是不要掉以轻心。”陆景修严肃的对着电脑,不假思索的说道。

“就这样吧,你派人盯着点,我先去休息了。”陆景修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

“呦呦,这是我认识的陆景修嘛!你什么时候休息的这么早过!哦哦?纵欲过度,身体吃不消了哈——”电脑里传来欧阳的坏笑。

“佳人在怀,是你这种夜夜笙歌的人无法理解的。”陆景修不理会欧阳的调侃,霸气的回击道,起身将电脑合上,不理会欧阳的不满和叫唤。

清晨。

苏向雪从睡梦中醒来,浑身撕裂的疼痛让她眉头轻蹙,懊恼的揉搓着双颊。正要起身,才发现脚踝的金锁链已经被取了下来,摩擦破皮的地方也已经被包扎好。额头清凉的感觉让她觉得已经比昨日好了许多,这让她沉溺的心有了几分好转。

“小姐醒了!您是要在房间里吃还是去餐厅吃?”孙姨将洗漱水放好,牙膏挤在牙刷上,然后温声的询问还坐在床上发呆的她。

“出去吧,活动活动。”苏向雪艰难的起身,意识到被下一丝不挂的自己和一身欢爱过后的痕迹又忙尴尬的缩了回去。

“小姐,我去餐厅给您备餐,有什么事再喊我。”察觉到苏向雪的害羞,过来人的孙姨含住笑意,识趣的退下。

“啊,对了,谢谢孙姨你给我上的药。”苏向雪冲着转身离开的孙姨开口说道,看到孙姨不解的回头看着她,忙用修长的纤手指了指自己被包扎好的脚踝和上过药的额头。善意的对着孙姨表示感谢。

“小姐误会了,这都是少爷给您亲自包扎和换的药,少爷啊,可真是把您当心尖尖疼呢,不只给你亲自上药,昨晚还特意嘱咐厨房给您熬夜备着宵夜怕你醒了会饿,今天早上从你房间出来,还特意嘱咐我叮嘱你吃药和额头不可以碰水——”孙姨一打开话匣子有些忘乎所以,不住的多说了些。欣慰的表示陆景修还从来没有对谁这么好过。

“好了,孙姨,我知道了。您先出去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将意犹未尽的孙姨打断,苏向雪冷漠的说道,平静到有些反常的表情让孙姨很不理解。

如果是别的女人早就开心的不行了,虽然少爷对苏小姐是很凶,又是个有些过分,而且还不会表达,但是以她在陆家的时间陆景修这样已经是非常喜欢苏向雪了,否则不会就关了她一天就把她的监禁解除,还破例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亲自给苏小姐上药。不解的摇了摇,孙姨轻轻的把门给关上,暗自替自家的少爷着急。

坐在床上的苏向雪,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孙姨刚刚的话,这还是她眼中的陆景修嘛,会亲自给她上药?那个自大高傲的男人还给她包扎脚踝?如果是因为她的绝食让陆景修变呃呃的对她温柔一些打死她都不信,他?到底又要搞什么花样,不论怎么样他稍微友善正常一些的举动确实让此时的她多了些舒畅,阴郁的心情也多云转晴。

脚下轻松的走向浴室,心情不错的仔细的将自己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经过多次的经验,苏向雪还是在衣橱中费力的选出了一套纯棉有些保守的睡衣,那些没有拆过标签的最新款连衣裙还有各种服饰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如果不能走出这个别墅,那么她穿什么又有什么用,她才不要去穿那些去取悦那个只会折磨她的男人。她只会把最美的一面展示给最爱的人,想到此处,苏向雪轻快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清白已经没有了,那她拿什么证明自己的爱呢?

陆氏帝豪集团——

刚刚听完孙姨的汇报,知道苏向雪已经吃过饭并且心情不错的侍弄了一会儿花园里的花,还破天荒的打开电视看了会才回房午休。陆景修满意的挂掉了电话,想到今天他的另一个兄弟陈致炫从意大利归来,陆景修刚要打电话吩咐秘书把之后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

敲门声响起,还未等陆景修应答便被砰的一声打开。慌张的秘书在罗敏身后无奈的看着一脸寒意的陆总。表示自己没有拦住罗敏,陆景修不耐的挥了挥手,示意她把门关上。

“不在家伺候我父亲,罗姨来公司可有事吗?”陆景修倚靠在老板椅上,修长的逆天长腿交叠的搭在地上,修长的手指交叉放在胸前。

“明人不说二话,陆景修,你把一个死人放到我的地方是什么意思!大小论辈分你都该尊称我句妈吧,你就不怕我去你爸那告一状吗!”罗敏扭动着纤瘦的水蛇腰走到沙发旁优雅的坐了下去,低声的对着毫无表情的陆景修开口说道。挑起的柳叶眉,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被盘起的头发,以及那刺鼻的高级香水味让陆景修不禁皱起鼻子,玩味的脸上多了一丝厌恶。

“实在是听不懂罗姨的意思,我是一个遵守法纪的商人。也许,是罗姨自己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或者是你手底下的人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让人家不高兴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吧。不过,身为晚辈我还是要劝告一下您,我父亲虽然现在已经有些老糊涂被你哄的挺老头的,但是你可也别忘了,你跟他的时候,他可是京州黑道第一人,手下无数,残暴无比,可以说你的陈七可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懂吗?”陆景修意有所指的说道,起身按下电话键,秘书送罗董事出去。

罗敏被陆景修几句话噎的不知所以,本来想借陈七一事一件双雕,现在可好,如果让陆景修知道点什么,她到无所谓,她的儿子陆东升一定会怪他阻碍了他的计划。想到此处,罗敏只好不甘心的起身,不愤的瞪了一眼在办公桌前淡然的处理公务的陆景修,转身踢门而去。

陆景修,把签字笔甩掉,如果不是为了大局和那个浑蛋爹,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女人给点颜色,不过,很快就会有好戏上演了。看看到时候,那个奸诈阴险上不了台面的母子来怎么收场。

看了看手表,陆景修唤来王虎,这个陈少,他深知其性,比欧阳稳重,性子深沉,待人温和,八面玲珑。就是有一点,对于时间观念过于强,他要是晚去,一定又会被念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回归宴竟然定在酒吧,也只有欧阳能办出这种不靠谱的事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