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渣连在下面一起写作业 正在写作业他进来就把我做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何遇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何母则是每天挖空心思的给学渣做好吃的。

“王阿姨,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会照顾好自己,更何况还有......”

然而,学渣的话还没有说完,胃里便翻江倒海起来。

学渣一阵风冲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狂呕。

然而,早上的饭早就消化的渣都不剩,中午的饭还没吃到嘴里,结果可想而知。

学渣知道,她的孕吐生涯怕是要轰轰烈烈的拉开序幕了。

“晚晚,喝点水顺顺。”

苏母心疼的要死,恨不能把这难受转移到她自己身上。

学渣伸手接过水,刚喝了一口,便再次昏天暗地的干呕起来。

“未晚,你坚持一下,孕吐最多三个月,等孩子五六个月,就过去了。”何母真怕学渣因为孕吐生出别的想法,赶紧劝慰,同时再次保证。

“等这死小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阿姨一定要他加倍补偿你。”

苏母觑了一眼学渣,继续道:“未晚,你多体谅体谅他,阿遇在国外.遇到了困难,但是他真的是归心似箭。”

何母说的斩钉截铁,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到底有多心虚,昨晚,何遇给她打来了电话,义正言辞的告诉她,绝对不能让未晚把这个孩子留下。

学渣两眼含着泪,实在是难受的要死,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摆了摆手,简单的漱了漱口,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学渣盯着窗外发愣,这个时候,别的女人怕是都有老公忙前忙后吧,而她却在等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留在外边的何母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苏母轻叹,晚晚怕是心里委屈了,拍了拍何母的手:“王姐别多想,晚晚只是孕吐的难受,王姐也是经历过的,还请王姐理解理解。我去看看她。”

然而,苏母并没有直接进卧室,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子,端着一碗葱花面汤敲开了学渣的卧室。

“晚晚,你尝尝,当初我怀你的时候,也是什么都吃不下,就爱吃这葱花面汤,说不准你就随了我呢。”

学渣脸皱成了一团,还是咬牙接过汤碗,葱花和着小磨油的香味直接勾起了学渣的胃口。

“咕噜咕噜。”

苏母眼中含笑:“我就知道我闺女绝对随了我的胃口。”

一碗面汤很快便见了底,“妈,我还想喝。”此刻的学渣,像是还未长大的孩子,冲着自己的妈妈撒娇。

苏母伸手接过汤碗,笑道:“这又不是什么有营养的东西,就是先让你垫吧一下肚子,吃别的东西的时候不至于干呕,走吧,多多少少吃点肉类。”

学渣知道妈妈说的是实情,便随着苏母来到餐厅,冲着一脸担忧的何母笑了笑,坐了下来。

然而,一块鱼肉刚进了肚子,学渣再次冲进了卫生间,而这次可真的是吐的那叫一个彻底。

如此这般,每天既要忍受着孕吐,更要揪心何遇的态度,学渣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磨没了。

在何母再次要做保证的时候,学渣只神色淡淡:“阿姨,你也不用在瞒我了,何遇是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你这段时间也确实辛苦了,以后也不用在来了,这孩子,从此和你们何家没有任何关系。”

何母哪受得了这个,泪水不要钱的往下流,“未晚,阿姨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等阿遇回来,阿姨一定让他第一时间和你领证。”

“叮铃”一声,学渣随手打开手机,看着静静躺在对话框的内容,只觉得遍体生寒。

“孩子赶紧打掉,大家都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也不想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吧。”

何母本就站的离学渣近,信息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保养得宜的脸上别提多精彩了。

“未晚,你放心,等这死小子回......”

“阿姨,我真的累了。”

学渣浑身打颤,心头更是千般委屈万般怒火,可良好的教养不允许她撒泼骂街,只留下一句无力的话转身进了卧室。

苏母揪心学渣的情绪,赶紧追了上去,却不忘和何母打声招呼:“王姐,今日实在是不能留你了,我们改日再谈。”

然而,苏母紧赶慢赶,还是被学渣关在了房间外。

“晚晚,你开开门,妈妈担心你。”苏母既后悔又懊恼,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让晚晚把这个孩子留下。

然而,回应苏母的是长久的沉默。

学渣把房间锁死之后,便一头扎进柔软的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实,呜呜的哭了起来。

“何遇,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即便你对我没有感情,可是孩子是你的亲骨肉啊。”

“宝宝,妈妈真的好累。”

这一刻,学渣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该怎么办,难道她的宝宝要和她一样,在单亲家庭中长大,要把她吃过的苦再次吃一遍吗?

不,她绝对不能放弃!

“宝宝,你在等等妈妈,等爸爸回来,妈妈亲自和他谈!只要有一丝希望,妈妈就绝不放弃。”

学渣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心,想到妈妈还在外边为她揪心,便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妆容,起身开了门,迎接她的便是苏母布满血丝的双眼,眼中满是愧疚和自责。

学渣鼻子酸涩,她这两个月强撑着心情,她的妈妈何尝不是,只怕是比她更揪心。

“妈,我想吃你做的手工面,葱花清汤面水的那种。”

学渣笑容灿烂,可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绝望,苏母还是看的出来的。

苏母伸手摸了摸学渣柔顺的长发,笑道:“好,妈妈这就和面,只是.....”

苏母踌躇了片刻,在学渣以为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再次开了口:“晚晚,之前是妈妈固执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妈妈都支持你,妈妈只希望你开心。”

学渣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苏母的怀里,强忍着哭腔:“妈,是女儿不好,让你跟着担惊受怕,不过我还是想在等等,等何遇回来了我亲自和他谈,如果他......”

学渣噎气,苏母轻轻拍着学渣的肩膀,似乎给了她无尽的力量。

“妈,如果何遇真的不要这个孩子,我就自己养。”学渣说的决绝,她有手有脚,还怕养不起一个孩子吗?

学渣从苏母的怀中抬起头来,眼中再无阴霾,调皮般的笑道:“妈,你看你把我养的这么好,相信我们两个一定能把宝宝养的更好,这样我们苏家也算是有后了,你说是不是?”

“你这孩子。”苏母气极反笑,伸出粗糙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学渣的额头,“这都是跟谁学的。”

苏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既然这么说,怕是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这个孩子都会留下了。

“晚晚,妈妈只希望你开心幸福,不要后悔自己做的每一步决定,妈妈永远支持你。”

苏母语重心长。

学渣重重的点头,随即拿出手机,回了一条讯息。

“等你回来,我们谈谈。”

这一日,学渣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来到工作室处理手里堆积的工作,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学渣的思绪。

“请进。”

学渣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着门口站着的男人久久无语。

烟灰色的西装,把修长的身体衬托的愈发挺拔,微卷的头发让沉闷的男人生动了不少,只是表情却如欠他几千万一样。

男人的视线落在学渣微凸的腹部,眉头更是皱了几分,神色略冷。

“不是给你发讯息了,这个孩子我不会要,为什么还是留下来了。”

明明已经进入初夏,空气甚至有了几分沉闷,可学渣却觉得置身于大雪纷飞的冬季,男人冷硬的语气把她冻的死去活来。

“何遇,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他是一条生命啊,你说这话,你还是个男人吗?”学渣从未想到,自己居然会这般狼狈。

对上学渣愤怒的目光,何遇表情未变,随意的坐在了学渣的对面,姿态休闲。

“我之前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友,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才和你相亲了,我也没有想到会让你怀孕,所以很抱歉。而这次去国外,我意外的遇上了她,更是看到了复合的可能。”

何遇语速均匀,不紧不慢。

“而她也知道你怀孕了,她心太软了,就再次要离开我。但是我真的很爱她,也不想她伤心难过,所以才让你把孩子打掉,也不想因为孩子毁了你的一生。”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一意孤行,孩子既然已经这么大月份,你也只是想让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出生的时候有爸爸,所以这份合同你看看,要是没问题,就签了吧。” 

听着何遇简单的叙述,学渣只觉得天旋地转,何遇这是为了他自己的爱情所以才要牺牲掉她的孩子,更是拟出一份合同来!

好,她倒要看看,会是一份什么样的合同,咬牙拿起被何遇放在桌子上的合同,越看越愤怒,恨不得撕烂了何遇这张冷硬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遇不理会学渣的愤怒,伸手点了点合同上的条款。

“我们定一个五年合约,五年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不领证,因为你的月份太大,所以举办婚礼也不方便,不过你也放心,孩子的户口问题我会解决掉,不会受到影响。”

“孩子有了完整的家,而我五年后,也能娶她。”

“可是,五年后孩子还是单亲家庭啊。”学渣满心苦涩,难道她用尽全力,依旧不能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吗?

“最起码,孩子出生之后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这五年我也会尽力做一个好爸爸。”

“所以,也算是入你所愿了。”

何遇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心早已飞到了国外,嫣然,你等我,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你走。

而被何遇惦记的林嫣然穿着暴露的比基尼,带着大墨镜躺在沙滩上,身边围着三四个健硕的白人帅哥,甚是亲密。

林嫣然享受着男人们的嬉笑怒骂,看着无尽的大海感叹千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