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校霸车男男车推荐内容 班长哭着说不能再C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班长心中惴惴不安。

七爷居然答应了那三个死小鬼的提议?

她不由惶恐,内心一万个不愿意离开这个男人,于是,急忙上前解释,“七爷,这次您能这么快恢复,或许是因为病发不久的缘故!针灸刺穴,的确能助人快速醒转,但也有可能遗留下后遗症,您现在的身体特殊……还请您能允许我们留下来,继续观察一下情况!”

学霸听了,倒是没拒绝。

只是,语气颇为冷淡,“我现在人没什么不适,你们可以到外面等。”

班长心头一喜!

这意思就是还要用他们医疗团队了?

看来,自己在七爷心中的地位,还是比那不知道来路的女人,要强多了!

班长忍着喜悦和得意,领命道:“是。”

接着,带着医疗团队,出了房间。

屋内,剩下学霸和校霸二人。

学霸闭了闭眼,忍着脑袋传来的晕眩感,问道:“你联系的神医,什么时候到?”

校霸愣了愣,道:“您是说Nancy?过两天就会到,已经约好了!不过,您问这事儿……”

他顿了顿,问,“难不成真打算换掉班长的团队?”

学霸重新睁开眼睛,语气没有半点情感起伏,“怎么?不该换?她连随便冒出来的人,都比不过!薄家砸钱、砸资源,让她开研究所,为我治疗。可这么久了,病情仍不见好转,这说明,她的能力,也就这样了!”

校霸闻言,一时无法反驳。

的确是这样没错!

班长的医疗团队,是有能力的,可治疗方面没进展,也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那三个萌娃的妈妈一出手,差距顿时就显现出来了。

只是,他现在也无法判定,那女人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只是侥幸!

学霸似能看出他的想法,开口道:“你不会也以为对方只是靠运气?这些年,我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每次昏迷,没有三四天,基本醒不来。可这次,却只有两个小时不到!这说明什么?说明那女人……确实有几分本事!”

校霸听完,沉默了。

他回想了下,那女人下针的速度和稳定,还有全程波澜不惊的状态,明显是有把握,才敢动手救治!

看来,确实是自己小看了别人!

“您说的是!是我目光短浅了。”

想通后,校霸立马开口认错。

学霸摆了摆手,话锋一转,“不过,这事也不重要了!反正,她以后和我们,也不会再有交集。”

校霸点点头,“那倒是!等过两天,那位神医过来,您的情况,或许就能迎刃而解了!”

“也许吧。”

学霸淡淡地应,内心却没抱什么期望。

尝试过太多次失败后,‘治愈’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奢侈!

而且,之前为了找那所谓的‘神医’,就费了许多周折。

谁知道,临到头,又会发生什么意外?

似乎要应验他的想法,大约半小时后,校霸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来电的,是国外一位相熟的医生,名叫蓝斯。

蓝斯开门见山,对校霸道:“慕,有个坏消息!Nancy医生那边突然拒单,不为七爷治疗了。三千万定金,已经全数退还!”

校霸手机差点没拿稳,神色激动又焦急,“怎么会这样?对方之前不是已经同意为我家爷治疗了么?怎么能说变就变?好歹是个名医,有没有点契约精神?说出口的话,还能反悔的?”

学霸听到这话,不由蹙眉,看过去,示意校霸按免提。

校霸照做。

蓝斯语气有些无奈,“我早说过,Nancy医生脾气很古怪。”

“这也太任性了!”

校霸不满皱着眉,“她难道就不管病人的死活吗?”

蓝斯知晓他的急切,连忙温言安抚道:“你先别急!虽然Nancy拒绝了单子,但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她近期会去国内……具体会出现在地方,我不清楚,但你可以动用关系去找。”

校霸听到这,勉强压下怒火,“找倒是可以找,只是,对方到底是何长相?年纪多大?还有体型特征这类,一概不知!”

“关于这个……我也没办法给你太笼统。”

蓝斯苦笑道:“Nancy医生行事向来低调,能有幸见到她的人,真的不多!不过,有一点,你倒是不用太担心!Nancy出现,基本会有消息传出!她一般只会出现医学交流会上、或者到知名医院会诊……你往这个方向打听,准没错!”

校霸闻言,脸色总算没有刚才那么难看。

至少,有了个寻找方向!

不管怎么样,这个Nancy医生,是必须要找出来给自家爷看病的!

接下来,校霸又和蓝斯说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学霸在一旁听了全程,这会儿,脸色已经冷得不像话。

校霸见状,连忙安抚,“爷,您别担心,我一定会全力找到Nancy医生的。”

学霸下令道:“动用所有关系去找!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派头这么大!”

虽说,他对这个Nancy医生不抱太大希望,但这不代表,他会允许对方单方面解除原本谈好的约定!

他学霸的约,可不是那么好毁的!

“阿嚏~~”

此时,带着三小只刚抵达帝澜府的顾宁愿,突然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三小只听见,纷纷扭头看向自家妈咪。

星寒关心道:“怎么了妈咪,是刚才车上空调太冷了吗?着凉了?”

“没事吧,妈咪?”

星辰和宁宝也关切地问。

顾宁愿揉了揉鼻子,笑着安抚他们,“没事,就是鼻子有点痒,可能是谁在念叨我吧。没着凉,别担心,妈咪好得很!”

“那就好。”

三小只松了口气,接着兴奋看着眼前的别墅,“咱们快进去看看新家吧?”

“好。”

顾宁愿同意,推开了别墅大门。

进去后,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地方。

这片区的别墅,皆以古代风格建造,庭院占地极其广阔,有亭台楼阁、轩榭廊舫、假山湖水……每一样造景,都极具韵味。

进到三层楼的主别墅内,家具也是古色古香,墙上还挂着字画,架子上摆设的花瓶、装饰,皆是品味十足,充满了艺术感!

三小只对于新家,也是喜爱万分,进来后,就四处参观。

从一楼到三楼,从前院到后院,全部浏览了个遍。

不过,他们最爱的,还是三楼靠南的那面飘窗。

因为从这儿,能清晰眺望隔壁别墅内的景象。

“爹地家的院子,看起来好漂亮呢!”

“房间布置得也很好看。”

“距离好近,也不知道爹地睡哪个房间……”

三人并排趴在落地窗上,议论着。

宁宝精致的小脸上,满是雀跃,“想到以后每天早上醒来,都能见到爹地,我就开心!”

星寒点点头,也很兴奋。

不过,他心里还有些担忧,“现在妈咪和爹地,还存在着误会,妈咪甚至拒绝为爹地治疗,咱们得先想个办法,缓和一下他们的关系才行!”

星辰闻言,机灵地转动了下眼珠子,提议道:“这好办!咱们刚搬新家,可以以新邻居的名义,邀请爹地晚上到家里做客、吃饭!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他尝尝妈咪的手艺……电视剧里不是经常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吗?我觉得妈咪做的东西那么好吃,肯定能抓住爹地的胃!”

星寒听到这话,小表情陷入沉思。

他觉得弟弟这主意,放在爹地妈咪身上,似乎有点不适用。

宁宝眼睛却亮了亮,毫不吝啬地夸赞,“哥哥好聪明,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就这个了!”

星辰得意道:“那当然了,至少,我的胃,就被妈咪抓得死死的!”

星寒怔了怔,突然觉得……弟弟说的也不无道理!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三人立刻跑去跟顾宁愿商议。

顾宁愿向来不太注重人情世故。

但三个小家伙都考虑到了这些,再加上,长此以往要在国内生活,若是和邻居相熟了,偶尔有个照应,也挺好。

于是,她很快同意,“行,下午妈咪去买点菜,晚上好好招待新邻居!”

……

上午,母子四人合力收拾好行李,再简单叫了个外卖,当做午餐,就出门去附近的进口超市进行采购了。

买完回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这个点,距离晚饭时间还早,顾宁愿就陪三小只在院子里踢刚买回来的足球。

她没什么运动细胞,每次都能把球踢歪。

三小只也不在意,还很细心地教她,“妈咪,你踢之前,先仔细对一下球和足球门框的间距,再凭感觉使用力道,将球踢出去。”

“哦哦,好的,妈咪再试试。”

顾宁愿一脸受教地按照他们说的做,先仔细瞄准,再抬腿踢球。

然而,她力道依旧没能控制好,甚至比以往还要重几分……

那球一下脱离原本预想的轨道,跟火箭似的,‘嗖’地往隔壁别墅落了下去!

没几秒,就听到‘哐当’一声巨响。

有玻璃碎裂落地的声音……

与此同时,隔壁别墅的大门,刚好打开。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从外面缓缓驶了进来。

坐在车后座的,无疑正是学霸!

他脸色看起来,犹是有些苍白,不过精神已经恢复了很多,这会儿,手里还拿着刚看完的文件,正懒懒地抬起眉眼。

结果,就瞧见一颗球从眼前掠过,直直砸了他家的落地窗!

学霸:“……”

隔壁的顾宁愿和三小只:“……”

三小只俨然没想到自家妈咪的‘功力’,如此了得,一时间都有些怔愣。

顾宁愿倒是率先回过神。

她表情有点僵硬,心里想着:完了!不知道有没有砸到人?

要是没砸到还好,若是砸到了,怎么跟邻居交代?

这才入住

第一天,就干了这种丢人的事,以后还怎么打交道?

星寒这时也回了神,看着表情有点呆滞的妈咪,勉强安慰,“妈咪,咱们过去道个歉吧?待会儿要是对方生气,就说是我踢的球,他们看在我是小孩的份上,应该不会太过责怪。”

“说我也行,道歉这事儿我在行!”

星辰拍了拍小胸脯,贴心地说。

平日里,三兄妹中,就数他顽皮,所以对道歉这种事,已经熟练无比。

宁宝听了,跟着举手,奶声奶气开口,“我……我也可以!我这么可爱,爹……邻居肯定不会忍心骂我!”

顾宁愿听了,不由觉得好笑。

怎么一个个抢着背锅?

就那球飞出去的力道,根本不是一个小孩能踢出来的。

除非邻居傻,信了他们的说法!

顾宁愿摇了摇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这事是妈咪惹的,妈咪认就行了,不管要道歉,还是要赔偿,都得接受。咱们还是先过去看看,有没有伤到人。”

说着,她转身先往门外走。

三小只闻言,连忙跟上,心里祈祷着没人受伤才好!

不然,爹地妈咪那还没缓和的关系,恐怕会雪上加霜!

思忖间,四人来到隔壁别墅外面。

顾宁愿也不拖延,直接抬手按下门铃……

这会儿,别墅内。

学霸已经下了车,正和校霸并排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一地的玻璃碎片。

前者好看的眉,皱得死紧,表情明显不悦!

校霸看得战战兢兢,吞咽着口水,道:“看球下落的弧度,应该是隔壁别墅飞过来的。不过,我记得隔壁别墅应该没住人才是……难道是有人搬过来了?”

“去看看怎么回事!”

学霸有些动怒,“今天索性是没砸到人,若是砸到人,这里就是行凶现场!”

校霸神情一肃,不敢怠慢,连忙应道:“是,我这就去。”

说着,转身要去隔壁揪人!

不料,刚走到门边,门铃率先响起。

他顺势扭开门把,往外瞧。

下一瞬,直接和门外的顾宁愿母子四人,打了个照面!

顾宁愿显然没料到,会在这瞧见‘熟悉’的面孔,表情相当愕然,脱口就问,“你怎么……在这?又为什么会从这出来???”

问完,她突然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不会……这么巧吧?

校霸也没想到会在这看到母子四人,同样诧异,“我家爷住这儿,我自然就在这儿。倒是医生你们……怎么也在这?”

顾宁愿,“……”

她一时间都不想回答。

甚至很想调头走人!

三小只倒是回答得相当积极,“我们刚搬来,就住在隔壁,没想到这么巧,竟和帅叔叔做了邻居。”

“助理叔叔又见面了呢!”

“帅叔叔在不在啊?人好点了吗?”

三人表情看起来,非常兴奋。

校霸也很讶然。

不过对于三小只,他印象挺好的,所以也没隐瞒,“他已经好多了,这还多亏了你妈咪早上出手相救。原本还以为没机会见面了,没想到竟成了邻居……这还真是缘分啊!”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自己出门的目的,不由似笑非笑,“不过,你们一来,就干了件了不得的大事啊!刚才那球就是你们的杰作吧?”

顾宁愿尴尬得几乎要钻地,恨不得穿回去几分钟前,阻止自己踢那球!

可懊悔也来不及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承认道:“抱歉,刚才和孩子们在院子里玩,没控制好力道,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就急忙赶过来看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人?”

“这个倒没有。”

校霸如实回答,“不过,也算惹了点事,你不仅砸了我家爷的落地窗,还砸了一只花瓶!”

顾宁愿一愣。

砸了花瓶?

很贵吗?

她刚想问多少钱,自己一定照价赔偿。

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见校霸身后,突然多了道人影。

来的,正是今早才在酒店见过的男人!

只见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身姿被勾勒得挺拔俊逸,那张俊美的妖孽容颜,仍有些病态苍白,却丝毫没有遮掩掉他身上的矜贵气质。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