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下?一个在上面 一个在上面一个在?b试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黎远也不知道叶锋要干什么,便看向自己的姐姐。

然而,只见黎嫣美目盯着叶锋,表情同样一脸懵逼。

“呵呵,又换人了?”

疤哥揶揄问道。

“小子,你要跟我玩儿?”

老蛇挑了挑眉,阴阴地问道。

“不然我坐下来干什么?”

叶锋点点头,说着冲黎远喊道:“小舅子,筹码!”

“小舅子?”

疤哥听见叶锋对黎公子的称呼,顿时愣了一下,而后放声大笑道:“黎小姐又换未婚夫了?”

黎远沉着一张脸,走到了叶锋旁边,寒声问道:“你想搞什么?你会赌?”

妈的,这小白脸不会故意坑他的吧?

“上筹码吧!”

叶锋笑了笑道。

叶锋会赌吗?

算不上会!

那些年有点小钱,顶多是随便玩玩。

赌术,压根儿算不上精通。

但他需要精通赌术么?

根本不需要!

他只需要把龙气灌注于双目,便能透过牌的背面,知道自己和对方手里是什么牌。

所以,他只需要在自己牌大的时候跟注、加码,在自己牌小的时候弃牌。

赢,赢大的!输,只输底注。

黎远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牙道:“小子,你要是敢玩儿什么花样,今天我肯定剁了你,我姐也护不住!”

警告了一声,黎远还是冲赌场负责人挥了挥手:“拿一亿筹码过来!”

筹码上来之后,老蛇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朋友,你想玩儿什么?”

老蛇因为自信,从进来之后,就让黎远这边的人随便选,玩儿什么他都奉陪。

之前黎远的人一直输,所以跟他玩儿过好几种花样。

希望能换换玩法,扳回一局。

然而结果,却都是一样。

换上叶锋之后,老蛇便照旧,嘲讽而挑衅地问了一句。

他自信,对付叶锋绰绰有余。

因为叶锋看起来,也就不到三十岁,这样的年纪,根本不可能是赌术高手!

只要是赌,玩儿什么都一样。

“哦?赌什么都行?”

叶锋闻言,挑了挑眉问道。

“对,赌什么都行!”

老蛇点头。

叶锋笑了,笑得有点邪性。

下一秒,他冲黎远伸出了手:“小舅子,把你的左轮给我!顺便再给我上两个亿的筹码!”

“你要干什么?”

黎远惊疑道。

“死亡轮盘,没听说过么?”

叶锋淡淡地问道。

话音落下,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曹!你!”

“给你!”

黎远爆了两句粗口,嘴角抽了抽,把左轮递给了叶锋。

“叶锋,你闹哪样?”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叶锋要玩儿死亡轮盘,黎嫣心里竟然紧张起来。

她竟然,在紧张这个家伙?

死亡轮盘?这家伙玩儿命?

“你要玩儿死亡轮盘?”

老蛇的表情也变化了几分,冷声问道。

“怎么,你不敢?不敢的话,就把赢的赌注还回来。”

叶锋说道。

听见这话,老蛇大笑了几声,一脸嘲弄地看着叶锋:“小子,你想唬我啊?太天真了!好,我就跟你玩儿死亡轮盘!”

作为澳地来的赌术高手,老蛇什么阵仗没见过?

死亡轮盘,确实凶险。

不过作为赌术高手,老蛇的手法是相当精湛的。

就像摇骰子,赌术高手能够控制骰子的点数。

老蛇也有几分把握,可以通过手法,控制左轮转动的大概圈数,从而避免自己真的转到那颗子弹。

这个时候,所有人看着叶锋的眼神,似乎也都带上了几分不以为然和嘲弄。

原来,他是想用死亡轮盘吓退对方?

这确实太天真了!

从澳地过来的赌术高手,哪会这么容易被唬住?

“妈的!一会儿你最好自己崩了自己!”

黎远恨恨地骂了一句,觉得今天这场子肯定找不回来了。

黎嫣摇了摇头,看着叶锋的眼神,带上了一抹失望。

亏自己之前,还开始高看这家伙了。

“我们一把定输赢,直接梭哈吧?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等筹码上来之后,叶锋把面前的三亿筹码,直接推了出去。

“好!嘿嘿……”

老蛇点了点头,同样推出了所有筹码。

这场赌局,当然要梭哈了!

运气好的话,可能要开几枪才能分输赢。

但只要输了,命就没了,这场赌局自然结束。

“好,那我先来!”

叶锋笑着道。

“请便!”

老蛇冷笑道。

黎远的这把左轮,弹仓能够放六颗子弹,此时是满的。

只见接下来,叶锋把六枚子弹全都退了出来。

接着嘶拉一声,他直接从赌桌边缘扯下一块黑布,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拿起一颗子弹,塞进了弹夹当中。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合上弹仓的时候,让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叶锋又是摸起一枚子弹,再次塞了进去。

“两枚?小子,我很欣赏你的勇气!”

老蛇眼睛眯了眯。

然而下一秒,他的瞳孔又忍不住缩了缩。

因为,叶锋的动作并没有停,第三枚子弹进入弹仓。

“姐,他到底什么人?”

黎远凑到自己老姐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黎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美目死死地盯着叶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心已经渗出香汗。

刚才的轻视,已经变成了此时的紧张。

然而,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的是,叶锋还没停!!

接着把第四颗子弹,也塞了进去。

然后,是第五颗!

“小子,你疯了??”

老蛇的脸色彻底变了,直接喊出了声。

“疯子!”

疤哥咽了口唾沫。

“姐,你在哪找了个疯子?他今天就是上我这寻死的是不是?”

黎远的嘴角抽搐着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清冷淡漠的女总裁,此时竟然有些慌乱,六神无主。

这个家伙,不会真的想不开吧?

怎么回事?

难道他的女儿,情况又恶化了?

混蛋,你tm又不想活了?咔哒!

一声轻响,在此时格外安静的现场,显得有些刺耳。

让所有人,都是一激灵。

叶锋,终于合上了弹仓。

弹仓内,赫然嵌入了五枚子弹,只有一发是空的!

“别说我捣鬼,给你检查一下!”

蒙着眼的叶锋,将左轮放在赌桌上,一用力滑向了老蛇。

老蛇跟疤哥对视了一眼,拿起左轮检查了一番。

确实,没有问题!

滑回来之后,蒙着眼的叶锋用手一拨,弹仓转动起来。

“小子,你这不是赌,是在纯粹的自杀!”

老蛇咽了口唾沫,声音艰涩地说道,已经不复之前的冷静和淡定。

没错,在他看来,叶锋这就是自杀!

赌,总有概率会赢的。

但现在,老蛇觉得叶锋必死无疑。

“你说了,怎么赌我说了算。不会玩不起了吧?”

叶锋手里把玩着左轮,还看似无意识地慢慢转动着弹仓。

他这个动作,看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种随手的动作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之前他滑动了弹仓许多圈,弹仓随机停了下来。

所以在这种前提下,他再拨弄弹仓,也没人多想什么。

况且,从始至终,叶锋都用黑布蒙着自己的眼睛。

“玩不起?小子,你到现在还想唬我是不是?有本事你就开枪啊!”

“开啊!”

“你开啊!”

老蛇喊道,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好!”

叶锋淡淡地点了点头,刷得一下把左轮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揪紧了,死死地盯着叶锋!

眼睛,不敢眨一下!

下一秒,只见叶锋的手指头动了!

他真的,扣下了扳机!

“叶锋!”

黎嫣忍不住叫出了声。

咔!

然而,想象当中的枪响,并没有出现,只有一声轻微的脆响。

空的!

在弹仓里有五颗子弹的情况下,叶锋竟然赌赢了。

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事实却就发生在眼前。

呼……

下一秒,屏住呼吸的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当只有一颗子弹的时候,所有人都希望你死!

当枪里是五颗子弹,所有人反而希望你活!

黎嫣只感觉自己手心刺痛,不知道什么时候,指甲已经扎进了肉里。

黎远擦了擦汗,发现自己后背都湿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生死,甚至黎远还亲手弄死过人。

但这种情况,真的是……太刺激了!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这个时候,一道变了调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蛇整个人瞪大了眼睛,像是看鬼神一样看着叶锋,神经质地大叫起来。

“废话少说,轮到你了!”

叶锋终于揭开眼上的黑布,然后将左轮滑到老蛇的面前。

老蛇颤抖着手,将左轮抓了起来。

然后,不死心地打开弹仓,又检查了一遍。

五颗子弹还在!

叶锋并没有搞鬼,偷偷卸掉子弹之类的。

“请!希望蛇哥你也能活下来,这样我们还可以多玩几局。”

叶锋做了个手势,说道。

老蛇转动弹仓,整个人粗重地喘了几口气,将左轮颤颤巍巍地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啊!!”

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停了几秒之后,突然发泄似的大叫起来。

蓬!

噗通!

紧接着,两声闷响。

左轮被他重重地摔在了赌桌上,而他整个人则是跌坐在地。

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我……我不赌了!我认输!”

“我认输!”

老蛇那颓然的声音响了起来,甚至还带上了哭腔。

刚才横扫赌场,镇定自若的赌术高手,此时却心志接近崩溃。

他真的没有勇气,扣动扳机。

那精湛的赌术手法,也无法确保他一定会转到空弹仓。

老蛇觉得自己扣下扳机,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他不想死,他还没享受够!

他有钱,在澳地还有几个千娇百媚的情人。

“疤哥,魏爷之前给我的报酬,我……双倍退回!”

“我不赌了……”

老蛇坐在地上,双目空洞地看着疤哥说道。

疤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因为,他可以理解老蛇,换成自己同样没有勇气扣下扳机!

“呵呵,疤哥,慢走不送!”

黎远笑了,一脸揶揄地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看着疤哥和老蛇的狼狈样子,心里别提多爽快了。

解恨啊!

你不是牛逼么?你不是横扫本公子的赌场么?

有本事,你接着牛啊!

等疤哥架着身子发软的老蛇离开之后,黎远回头看向了自己这位“姐夫”。

“谢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黎远盯着叶锋,沉声问道。

眼神里的轻视,变成了惊疑和猜忌。

这个家伙,绝不是普通人。

很明显,更不是一个没用的废物傀儡。

但这,更让黎远怀疑叶锋接近自己姐姐的目的。

“我是你姐夫啊!”

叶锋摊了摊手,理所当然道。

就在黎远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见黎嫣脸上仿佛罩了一层寒霜,劲劲儿地冲叶锋走了过来。

下一秒,玉手扬起,朝着叶锋就扇了过来。

叶锋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她扇来的手:“你干什么?”

特么的!

自己帮了她弟弟,这女人发什么疯?

“混蛋!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

黎嫣美目泛红,幽怨气恼地骂道。

叶锋翻了翻白眼,暗道又演上了?

“放心,我有把握。这不是为了帮咱老弟吗?乖,别哭!”

叶锋抓着黎嫣的手,顺势将对方拉到了自己怀里,让黎嫣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嘶……

这感觉,真要命!

黎嫣惊了一下,瞪大了杏眼看着叶锋!

她什么时候,跟男人有过这种暧昧的姿势?

不过,当着弟弟的面,她这时候又不能起来。

一时间,心里别提多羞恼了,看着叶锋的眼神,仿佛都带上了杀气。

下一秒,她咬着银牙,凑到了叶锋耳边。

“混蛋,你给我等着!”

而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却几乎把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一向清冷淡漠的黎大小姐,竟然,坐到了男人的腿上。

而且,还像是打情骂俏一样,跟对方耳鬓厮磨?

黎远咳嗽了一声,眼神彻底变了。

姐姐这一次,是来真的??从金海岸会所出来,黎嫣还一直挽着叶锋的胳膊,看起来就像是陷入热恋的小女人一样。

黎远这个时候,已经不认为叶锋是姐姐找的工具人了,反而担心自己老姐是不是被人骗了。

哪怕强势高傲如他姐姐,或许陷入爱河之后,智商也会降到负数。

叶锋今天的表现,让他觉得这个人有点危险!

“给我查!把这小子查个底朝天!”

“是,老板!”

另外一边,坐进法拉利之后,黎嫣那巧笑嫣然的模样瞬间收了起来,一张脸冷若冰霜。

“叶锋,你以后最好规矩点。再对我过分地动手动脚,不用楚天龙,我先让你消失!”

对于这个混蛋把自己拉着坐到他腿上的行为,这位高傲清冷的黎家大小姐,显然异常羞怒。

在她眼里,叶锋始终还是个工具人,应该任由她摆布才对。

然而现在,她却有种叶锋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

“哦,那黎小姐你是不是也应该规矩点,也不要随便对我动手动脚?”

叶锋不咸不淡地问道。

黎嫣美目一凌:“你什么意思?”

“我们是交易,我可以当一个傀儡,可以被人指指点点。我阻止不了你们内心看不起我,但麻烦别在肢体上攻击我。就算是演戏,也不用甩我耳光吧?”

叶锋冷着脸道。

“你……”

黎嫣闻言,语气不禁一滞,美目瞪着叶锋,眼神变换了几下。

一丝不可察觉的委屈,从她眼底深处闪过。

自己当时气势汹汹地走过去,一耳光甩向叶锋,是在演戏么?

应该是吧,总不可能是真的紧张这家伙!

深吸了一口气,黎嫣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再次让自己看起来面无表情。

“今天你虽然帮了我弟弟,但阿远似乎对你充满了猜忌。让他保护你的事情,我过后会单独和他谈。走吧,先去领证!”

“保不保护我其实无所谓,你确定领证?”

叶锋问道。

“你再废话,现在就把钱还给我!”

黎嫣冷声道。

“那还是领证吧,我现在没钱!”

叶锋耸了耸肩。

去往民政局的路上,叶锋犹豫了半天,还是试探着开口道:“黎小姐,今天我帮了你弟弟,你要怎么感谢我?”

黎嫣笑得有点嘲讽:“怎么?你不会是想要钱吧?”

“那倒不是!我就想跟你请几天假,等我女儿情况稳定,我再正式上任行么?就几天!”

叶锋语气带着几分恳求。

黎嫣愣了愣,没想到叶锋仅仅提这样的要求。

相比较他帮弟弟赢回三个亿,这个要求显得是如此微不足道。

“可以!不过你要快点哦,不然人家会想你的呢。”

下一秒,黎嫣展颜一笑,娇滴滴地说道。

“额,黎小姐,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别演了。”

叶锋狂汗。

黎嫣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这家伙一眼:“滚!我演你妹!”

这个混蛋,挺没劲的!

不会讨好人,甚至连玩笑也不会开,脑子里就想着他女儿?

省城,一栋豪华别墅内!

“黎嫣,你这个贱人!”

青年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表情一片狰狞。

“你喜欢找男人是吧?”

“你找一个,我就弄死一个!”

说着,他将房间内能砸的东西,几乎都砸了个稀巴烂。

青年,就是楚家大少楚天龙。

他,誓要得到黎嫣!

其实就算得到对方,楚天龙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他有生理缺陷。

从小就有!

但正因为如此,才造就了他扭曲的性格,和变态的占有欲!!

……

两天后,叶锋打了个车,来到一片老旧的平房区,这里是他租住的地方。

为了给诺诺治病,他将原本的房子都卖了,只能租房子住。

此时的叶锋,脸上不自觉地挂着一抹笑意!

诺诺的情况已经彻底稳定下来,可以出院回家。

他今天就是提前回来收拾收拾,给小丫头一个温暖的家的。

初步掌握龙皇经的叶锋,有绝对的信心维持女儿的情况不再恶化,而且他亲手配置的药方,可比那些进口药效果好多了。

最重要的是,没有副作用。

甚至,如果能够找到一味叫做“龙髓草”的珍贵药物,叶锋都有信心能让诺诺痊愈。

不过这两天,云城各大药房他都跑遍了,也没找到这种龙髓草。

看来只能凭机缘了!

走到出租屋门口的时候,叶锋的脸上,却不禁露出气愤之色。

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得干干净净。

只见自家的东西,在门口散落一地。

赫然,被人都扔了出来!

就在此时,房东拎着一个包裹,刷得一下丢出了门外。

掉到地上之后,包裹散落开来。

里面,赫然有一个小熊玩偶,还有一些小衣服。

那是诺诺的玩具,和小时候穿的衣服!

“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破烂玩意?真碍眼!”

房东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一边扔东西一边嘴里嘀嘀咕咕地骂道。

叶锋捡起布娃娃和小衣服,小心翼翼地包起来放到一边,然后带着气愤之色走了过去。

“王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房东“呦”了一声,看着叶锋刻薄道:“呦,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跑路了呢!”

“你为什么扔我的东西?我这个月的房租好像交了吧?”

叶锋怒声问道。

“你说为什么?你这个穷逼,给你家那死孩子治病欠了一屁股债,房租到期你还有钱续租?

我不得提前找好下家?要不然我的房子空着租不出去,你给我包着啊?

正好,昨天有人来看房,我趁早收拾收拾怎么了?大不了,我把剩下这几天的钱退给你!

赶紧滚吧!”

房东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话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说着,从兜儿里掏出一百块钱,直接扔到了叶锋的脸上。

叶锋气得脸色涨红:“所以,你就直接把我的东西扔到门口?”

“扔到门口怎么了?我告诉你,你这也就是回来了,要是不回来,我一会儿还要扔垃圾箱呢。

都什么破玩意,脏了老娘的门口。”

房东蛮横地说道,然后一指地上的东西:“赶紧收拾收拾这些破烂滚蛋,钱我也退给你了,别赖在这不走!”

“我要是不走呢?!”

叶锋咬牙切齿地问道,看着房东的嘴脸,恨不得一拳砸上去!诺诺上次情况恶化住院之后,叶锋便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一直待在医院陪女儿。

没想到,一段时间没回来,房东竟然连招呼不打,直接赶人?

叶锋凭什么要走?

房子的租金已经交了,这房子的居住权就是自己的。

就因为房东狗眼看人低,觉得自己没钱续租,就让自己提前走人?

叶锋是获得了某种机缘,但这种机缘现在还没有转化成钱财。

黎嫣上次只是交了诺诺的医药费,并没有以其他方式支付给叶锋,叶锋现在可没钱找别的住处。

况且,诺诺还等着回家呢。

要是知道自己父女两人被人赶出来,该有多伤心失落。

“不走?信不信我找人把你打出去?”

房东指着叶锋的鼻子,嚣张地骂道。

就在此时,另外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锋,你这是连房租都交不起,被人赶出来了?”

话音落下,只见一男一女,带着一帮凶神恶煞的人闯进了院子。

赫然是周晴和她现在的老公刘豪!

“哈哈,而且还赖着不走!”

刘豪大声嘲笑道,然后冲叶锋呸了一声:“妈的,就这熊样儿,还雇人气我家晴晴呢?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玩意儿,省下那点雇人和租车的钱,够你付几个月房租了吧?”

周晴则嘲讽说道:“叶锋,你那个白富美女朋友呢?让她开着法拉利,过来给你交房租啊!”

说着,她又咬牙切齿,带着一股子恨意道:“还故意找人气我,你这行为简直幼稚可笑。

今天,我就让你好好清醒清醒,知道自己就是个应该被人踩在脚下的垃圾!

豪哥,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跪下向我求饶!”

“宝贝儿放心!”

刘豪咧了咧嘴,看向那些凶神恶煞的社会人员,冲一名光头道:“光哥,帮我好好教训这小子,打到他向我媳妇儿跪地求饶为止!”

“刘少放心,他要是不肯跪,我就砸碎他的膝盖让他跪下来!”

光头狞笑着看向叶锋:“小子,你是自己跪下呢?还是让爷爷们动手?”

他是这一片的大混子,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自身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手底下还养着百八十号小弟,也都是敢打敢干的刀枪炮子。

再加上,还有更牛逼的存在罩着他,所以光哥可谓是肆无忌惮。

这片棚户区正在开发,拆迁工作就是光哥负责的,凡是敢当钉子户的,无不被光哥上门“问候”得老老实实。

有一户更是被他带人强拆掉了,强拆过程中,那家的男人被推土机碾压致死。

后面却定性成了意外,赔了一笔钱不了了之。

所以,光哥收了刘豪的钱,说要砸碎叶锋的膝盖,并不是单纯说说而已。

他是真敢下黑手!

“一日夫妻百日恩!周晴,你就这么狠的心?还找这些社会人员来对付我?”

叶锋没搭理光哥,只是愤怒痛心地瞪着周晴质问道。

自己这些年,对周晴可谓是千依百顺,宠护有加。

作为一个老公,叶锋自问没有一点对不起周晴的地方。

几年的夫妻感情,周晴竟然这么绝情。

自己落魄了,这女人就如此落井下石!!

呵呵……

自己这些年,真是傻到家了!

周晴嗤笑了一声,一脸居高临下和狠毒:“谁跟你一日夫妻百日恩?你配么?要怪,就怪你又穷又能装!你这种废物,只配被人踩在脚底下!”

“妈的,老子在跟你说话呢!小子,跪下!”

光哥见到叶锋不搭理自己,顿时恼羞成怒,凶神恶煞地呵斥道。

“不好意思,我腿有点毛病,打不了弯!”

叶锋面无表情道。

“曹!那今天我就给你治治!还等什么,给我废了他!”

光哥闻言,表情狰狞道。

下一秒,光哥的一群手下,便气势汹汹地朝着叶锋围了上来。

“哈……让你赖着不走!这下不用我找人了,有人收拾这个无赖。”

见到这一幕,房东也幸灾乐祸地说道。

然而下一秒,让人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了。

蓬!蓬!蓬!

叶锋一拳捣出,一名混混的肋侧直接凹陷了下去,肋骨寸寸断裂。

一腿扫出好像战斧一样,三名壮汉吐血倒飞!

这一幕,极具视觉冲击力!

叶锋其实并不会什么招式,但他的速度、力量、反应,却完全凌驾在这些人之上。

龙气热流的滋养强化之下,叶锋的肉身强度,早就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不到半分钟,只见光哥的手下纷纷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轻者骨断筋折,重的已经不省人事!

叶锋刚刚掌握了这种强大的力量,还并不懂得控制和收敛。

龙哥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傻眼了!

刘豪,傻眼了!

周晴,傻眼了!

房东,也傻眼了!

就连叶锋自己,也有些意外。

自己,竟然这么厉害了?

只见周晴那张化着妖艳浓妆的脸上,布满了震惊和不敢置信。

这个穷逼,怎么这么能打?

跟他结婚好几年,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况且,这穷逼不是卖了一颗肾么?

没了一颗肾,还能这么生猛?

这个时候,只见叶锋挟带着刚才的余威,朝着光哥走了过去。

光哥露出恐慌之色,看了一眼自己那些小弟,他的脸皮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这小子,下手真狠啊!

他看见有几个断胳膊断腿的手下,骨头茬子都露在外面!

“兄弟,你混哪儿的?今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咱们别大水冲了龙王庙!”

“别过来!我劝你别乱来,就算你很能打,但我背后的人,你绝对惹不起!”

见到叶锋还在一步步走来,光哥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这个时候,刘豪从惊骇当中回过神来,吓得脸色发白,拉了拉旁边还处于震惊当中的周晴,小声说道:“晴晴,我们走!快!”

周晴闻言,慌乱地点了点头。

两人趁着叶锋注意力在光哥身上,就要偷偷开溜。

妈的,这个穷鬼竟然这么能打?

光哥看来是罩不住了,这穷鬼回过头来再对他们动手怎么办?

不跑,还等什么?

房东也吓得脸上肥肉打颤,悄木声地冲大门那边挪。

然而就在此时,一帮人却是从外面冲了进来。

带头的是一名气势凌厉的中年人,其身后跟着一帮精练的手下。

统一的黑色背心、黑西裤,远不是光哥的小弟可比。

见到这帮人,原本一脸恐慌的光哥,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